你往下,我往上,狭路相逢凑一双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部分书最新付费章节不限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1章:针锋相对

  徐家庭院内,众人于雪中欢呼诧异,任由雪落在自己身上,司空龄看见满是笑颜的这一幕,不由得心下感慨,当真是红鲤成精了。

  “好!”

  待鱼群表演完毕,人群中爆发出喝彩声,有胆大的向徐郃问话:“敢问院长,不知这锦鲤从何处得来,如此聪慧,似是成精一般?”

  “哈哈哈。”

  徐郃大笑三声,做出一脸神秘莫测的表情:“说来也是运气好。这些天爷爷为百姓的生计发愁,不想二十多日前总有红鲤入梦,也正是那几日,自家池塘内冒出大大小小的红鲤,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可食用的鱼,爷爷大喜过望,亲自尝试一番后为它命名为泉水鱼,并决定将其作为赈灾的口粮。泉水鱼,是为灾粮,亦为寿礼,与民同苦,民与同乐,这是上天对百姓的垂怜,今日有幸能让大家一同做个见证!”

  “泉水鱼?!”

  人群震惊。

  谁人不知这些时日县城的众人为了一斤泉水鱼,已经快将西区如意酒楼的门槛给踏破,没想到这泉水鱼竟然出自阁老家中!这……这真的是同一种鱼吗?还是说院长在骗他们?

  众人脸上震惊无比,可内心却早已相信。阁老不会拿自己的声誉来开玩笑。

  如意酒楼的掌柜,竟然搭上了阁老这条线!

  徐郃:“没错。就是泉水鱼,如众人所见。知晓这些鱼后,西区如意酒楼的掌柜便同我谈了一笔生意,见他态度诚恳,我这边也是应了。今日爷爷大寿,特邀众人前来品尝这鱼的美味,只不过,这鱼的数量有限,在这两个月都是为灾粮提供的,大家都悠着点,可别将百姓救命的口粮都吃撑了去。”

  此话一出,一顶高帽子戴下来,众人不禁汗颜。

  不愧是阁老的孙子,这利索的嘴皮子,是懂得怎么将他们架在火上烤的。

  这要是吃多了,可不得被全县的百姓们骂死?

  可如意酒楼的鱼,每天是真的难抢到,所以……

  吃还是不吃?

  这是个头痛的问题。

  司空龄观察了一下坐在上方的阁老,老人家正慢慢动着筷,吃相儒雅,即便岁月侵蚀,也难改身上的风范。想了想,司空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开吃。

  院长都亲自发话了,可以吃,但不能多吃,所以,他考虑那么多做什么?

  “龄兄?”

  兰院学子有一瞬间的讶异,但与司空龄同窗这么多年,知晓他不是一个没分寸的人,四下瞅了瞅,见一众人还在犹豫,阁老与县令却已动筷,此时再看龄兄加快速度的吃法,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今日是阁老寿宴,徐郃将鱼摆上了桌,若是不给众人吃,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既然能吃,管他吃多少,先干了再说!

  书院一众学子最先反应过来,吃起饭来毫不拖泥带水,无人注意到司空龄吃鱼之际,眼睛越来越亮。

  怎么说呢?

  一个字——绝。

  难怪酒楼的门槛会被踏破,司空龄表示自己好像理解了。

  这泉水鱼,是他目前为止吃过的最好的美味。

  司空龄内心啧了两声。幸好司马妙和司兰绝那两家伙不在这,不然,指不定要跟他抢吃的。等抽空回去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在那两人面前炫耀一番。

  百姓的灾粮,阁老的寿礼,这泉水鱼,全天下独此一份,食之——有幸。

  另外一边,当徐郃的话传送至县城所有百姓的耳中时,看着自己手中捧着的热汤与粥,沉默不语后便是热泪盈眶。

  他们的先生——没有忘记他们!他们的父母官——没有不作为!而他们自己——时刻被惦记着,这种普天同庆之事,让一群百姓们感受到了自己被在乎。

  良久,百姓们集体跪下,对着茗香书院的方向行大礼。

  信仰之力化作一道道无形的光影源源不断地朝着徐家庭院徐阁老的身体内涌去,而还有一小部分则是一路逐渐远飘,最终来到了七里乡,钻进了小泉宝的身体内。

  而与此同时,景国皇宫凤阳宫内,顾清姿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娘娘?”

  侍女心蕊连忙上前想要查看,却被顾清姿探出一只手制止了心蕊的举动。

  “无妨,只是做了一场梦罢了。”

  心蕊先是怔了怔神,随即应了下来不再上前:“是。”

  “国师大人与我二哥,还是没有找到吗?”

  听见主子问这话,心蕊有些无奈:“回娘娘,没有。”

  三年前消失的景国国师左园与半年前消失的顾二公子顾景黎,至今下落全无。

  顾清姿有些心累,摆了摆手:“下去罢。”

  “是。心蕊告退。”

  侍女知道,娘娘这是又有心事了。

  她家娘娘在后宫的生活,远比她看到的要艰难许多。

  心蕊做不到为娘娘排忧解难,只求自己不拖娘娘后腿。

  床上的顾清姿只着一身素衣,神色看上去有些疲惫。这些天看父亲呈上来的信件,知晓各地都有大大小小的饥荒灾情,皇上已经命户部尚书长孙治去操办此事了。可这长孙治,表面上公正廉明,实际上却是楼家一脉的人。怕是这灾情一过,楼家的声誉要再上一个高度了。

  顾清姿不由地想起了二哥顾景黎。若是二哥在此,会如何做?想了想,顾清姿笑了笑。

  是她想左了。

  楼家的那位若真能为百姓的赈灾出一份力,那这声誉如何和她顾家一脉又有何关系?

  若是二哥在此,定会说一句话:“这名声,不要也罢。”

  争,他们争不过,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权倾皇城里,顾清姿唯一能做的,便是自保。

  没有皇上的宠爱,没有国师的偏帮,坐镇后方的家族亦艰难求存,仅凭天下文人一张嘴,能改变什么?只能护着她让她好过一些,她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便是用景国的国制去抗衡朝廷对她顾家一脉的打压了。

  可左园不在,这国制怕是长存不久。

  所以——景国的未来,该何去何从?她这个皇后,又能坚持多久?还有,她方才……为何会梦见景国开国皇后?

  她有点想左园了。可惜三年前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无人可问。

  “罢了。出去走走吧。”

  顾清姿有些闷的慌,唤来心蕊为自己更衣后便打算出去散散心,只是刚一踏出房门,顾清姿有一瞬间的错愕:“下雪了?”

  真是活久见。两年未下一场雪,竟是在今个突然间下了起来,令皇宫内的所有人都没想到。

  “回娘娘,是的。不久前刚下的雪,莫名便下大了。想着娘娘休息,没敢打扰。”

  “皇上他……”

  顾清姿话说到一半儿突然间说不下去了。

  本想着下雪天,天气会冷,但想起圣上对她的态度,她是脑子抽了才会去关心圣上冷不冷的问题。有时间想这个,倒不如想想灾民们如何过冬。

  “走吧。去逛逛。”

  “是。”

  心蕊陪着顾清姿前往御花园,只是还未踏入御花园的门,里面便传来女人轻柔的声音。

  “皇上,你看,韵儿多乖。”

  顾清姿半只脚刚刚踏入,心蕊便悄然出了声:“娘娘,是皇上,楼妃娘娘,和三公主。”

  景国三公主——景韵,与景辰一道,乃楼妃所出,这一对龙凤胎,在皇上眼中有着不一样的偏爱。

  他可以不偏爱楼妃,但绝对不会不喜欢景韵。这是他唯一的女儿,小小糯糯的一团还未断奶,却是将皇上的心都融化了。

  皇上抱起了景韵,只是二人没注意到御花园内多了人,直至有小太监喊了一嗓子:“皇后娘娘到——”

  这五个字瞬间让楼妃僵在原地,身子不受控制的轻微颤了颤。

  皇上景朔的心思都留在了景韵身上,没有注意到楼妃的异样,等他回过神来皇后过来的时候,两道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臣妾见过皇上。”

  “臣妾拜见娘娘。”

  这一前一后,一散漫一显慌乱的两道声音令景朔心里瞬间不舒服起来。

  他皱了皱眉:“起来!朕还在这里呢!这像什么话?!”

  这话明显是让楼妃起身,可顾清姿全当自己听不懂,起身之际将楼妃给扶了起来。

  “谢皇上。”

  “谢娘娘。”

  这一次,楼妃将话接在了顾清姿之后。

  景朔此时的好心情瞬间被楼妃的跪拜给搅凉了。换做其他妃嫔,断然不会这么没有眼力见。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他与顾清姿不合,唯有这楼妃,仗着自己的宠爱却没胆跟顾清姿作对,偏要对皇后行礼,这是怕他这个皇上的气势压不过皇后吗?!

  然而景朔再生气,也不会生景韵的气,只是将孩子交还给一旁的楼妃,对她冷声道:“带韵儿回去。这雪下大了,莫让孩子着了凉。”

  楼妃楼微末一听这话,如释重负:“是。臣妾告退。”

  皇上冷不冷眼跟她有什么关系?但惹了顾清姿这个女人,她绝对没有好下场!

  心蕊看见楼妃娘娘忙不迭的的带着三公主溜了,心头生出一股怪异感。

  为什么她感觉楼妃见她家娘娘,总是像耗子见了猫一样,避之不及?

  可平日,众妃嫔给娘娘请安时,也没这种感觉啊……

  到底是哪里不对?

  想不明白的心蕊没来得及细想,因为景朔开始发难了。

  “怎么,皇后这是闲不住,来我这御花园逛了?”

  一开口便是针锋相对,一旁的侍女太监们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殃及池鱼。

  这俩祖宗一吵架,整个皇宫内的下人都得提心吊胆。

  顾清姿懒得搭理他这话,只不过该敲打的还是要敲打:“臣妾梦见先皇后了。”

  景朔脑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梦见那个女人做什么?怎么,你这是想膈应我母后?”

  先皇在世时,他并非太子,也非正宫皇后所出,只因他登基,他的生母才成为太后娘娘。

  然而顾清姿下一句话瞬间把景朔给呛出了声:“本宫说的,是开国枫玥娘娘——苏皇后。”

  开国皇后苏枫玥,先皇后,没毛病。

  “咳——”

  瞬间,皇上惊了。

  一群侍女太监们瞬间跪了一地,内心不断惊呼出声: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真不是他们有意冒犯。而是皇上和皇后在此,他们没收到命令不敢退下。求娘娘饶命!

  景朔被气的够呛,缓过神来时恼羞成怒。眼前这女人用先皇后三个字误导他不敬,这女人就是故意的!!!

  怕是方才这话传出去,他又要被母后罚去抄经念佛了!

  他一个皇帝,凭什么在顾清姿面前这么窝囊,就因为她是皇后吗?!

  好像……还真是。

  这么一想,景朔更生气了。然而再生气,他也拿顾清姿无可奈何。他可以对先皇的女人不顾,可他冲撞的是开国皇后苏娘娘,这真是天下文人一口一个唾沫都能将他淹死。

  景朔深吸一口气,强压心中怒火:“给朕滚!”

  成功惹的皇上不开心,顾清姿表示自己心情好多了,微微一笑,半行礼道:“臣妾告退。”

  说罢,也不等皇上让她起身,顾清姿带着心蕊走了。

  走了……走了!

  景朔越想越气,没忍住发起了脾气:“她什么意思?这女人就是来看朕笑话的!”

  “皇上息怒!”

  下人们跪了一地,只能说这四个字来平息圣上的怒火。

  全天下,大抵只有顾皇后一人敢在众人面前当众给圣上难堪了。

  “摆驾慈宁宫!”

  为了堵住悠悠众嘴,他不能将把柄落在顾清姿那个女人手里,所以,他得去慈宁宫受罚,他主动去,也好过被张自心骂着过去。正好,段妃深得他心,断不会在众人面前落了他面子。

  从顾清姿这里受的气,他要好好和段妃倾诉一番,但今日和顾清姿的这段仇——他记下了!

酒寻故间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41章:针锋相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言情小说吧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