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山游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部分书最新付费章节不限免

下拉阅读上一章

屋鱼山篇(五)

  漳鸣大洲,玄周宗宫,雾焬山。

  不尽的青翠从山下覆满到云霭荡荡的深处,直到峰上才稀稀落落。

  以卜卦玄机之某法栽种矮树灌木,叶冠与枝桠的层层叠叠间小石路径曲回转幽,一颗庞大如丘的万年松树盘踞于中顶。

  松树之下,是一座千余平尺的木屋。

  茶座上摆着一盘绝世残棋,一位白发苍苍的朽气老人坐如石像,思绪像那无路的白子,陷进了黑子的泥淖。

  老人的对座空无一人,但灵茶又被仆从换了一杯又一杯,且因老人说有尊客来。如此五天,纵然仆从不解,依然照做。

  折窗外,晴光朗朗,云海荡荡。

  某刻,一抹赤金色盛装而来,流火、命时、剑乘等道纹随衣裳的飘动而漾开空间涟漪。发髻上两边都缀着一把由嗭仙庚金、晱源紫晶等物而做的簪钗,髻面饰着一副桃花头面,也有其他极奢极珍的晶翠饰品。

  仆从甫一看见来人,便傻在原地,直到老人一句富有道韵的“不得无礼”才清醒,低头回退而出屋。

  妱曦落座,看了一眼棋势,无甚要紧地说,“世事万千,不是三百六十一;人心百变,不是十九纵横行。”

  老人摇头一笑,随即起身,整理好自己的卦图真衣,对着妱曦恭敬跪拜,“玄周圣人明无事拜见仙尊。”

  “我知道你拜的是什么。”妱曦偏头把目光落在老人身上,然后朝门外看去,似是在看着什么,“你教得没错,但仅限没错。”

  “请仙尊指点。”明无事伏头更低。

  “入世处世世世亲闻,知世观世世世踏破。”

  “谨遵仙尊教诲。”

  妱曦摸了摸棋盘上的一些黑白棋子,“我把我故友的本命佩剑交给了一个记名女弟子,她叫上官提瑶,在弨憉大洲以东的月折山。”

  他缓缓抬头,只见妱曦摘下一把嗭晱晶钗放在棋盘上,又听她微弯嘴角,说:“她定能飞升仙界。”

  蓦然眼睛一亮,他诚心跪拜,“跪谢仙尊之恩。”

  “你天命将尽,有些事就交给年轻人吧。”

  应是后抬头,却已不见妱曦身影,只有那一杯温热的灵茶飘起淡淡馨香的水雾。

  随即起身,就看见了棋盘上的一些棋子已经变更了颜色,甚至有个把白子闪耀着金纹。

  白子活路已有。

  明无事畅然一笑,朗朗而入在屋外守候的仆从之耳。

  仆从耳朵一动,匹自好奇,却只见三道通讯灵光从屋内飞速下山。

  不消一会儿,两男一女先后飞身落在雾焬山木屋前,提步而入。

  仆从一一躬身行礼,三人也还礼。

  书长钧是最后来的,向师尊明无事行礼后,再向大师兄应行舟和二师姐明衿心行礼。

  待三位弟子来齐,明无事一一看过他们的面庞,“我天命将尽,是时候要交代一些事情给你们了。”

  这话让应行舟和明矜心的心落到了自己的猜疑之处,面露凝重,侧耳恭听师尊吩咐。师尊于千年前下令封山,掌事之位暂由渫声山山主周生舢代坐,言说不再为人起卦,连弟子三人的请见都不曾应允。他们曾为师起卦,但均都是和“忧生忧死,忧人忧世”相关。

  倒是书长钧不为感伤,出问,“师尊可算到自己下一世托生到何处何家?”

  明无事无视他的发问,继续说道,“我和你们周师叔、祝师叔说好了,每人出一名弟子争夺掌事之位。行舟,你去吧。”

  应行舟躬身称是。

  眼神落到二弟子身上,明无事的语气多了点无奈的叹息,“矜心,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做。还有你,没良心的小兔崽子。”

  突然被批,书长钧低下了头。至于明矜心,心下虽升起一股不悦和一缕不服,却也还是被师尊所说“比争夺掌事之位更重要的事情”勾住心神。

  抬手弹去一枚玉简,“行舟,下去吧。”

  看着大弟子行礼告退,明无事再弹出一枚玉简给明矜心,“为师之言,尽在玉简。希望你能好好放在心上。”

  明矜心心底一颤,脑海里迅速闪过一些温情过往,内心到底还是消散了那些不悦不服,“是,谨遵师命。”

  “下去吧。”

  明矜心行礼告退后,明无事瞧着不甚成熟的书长钧,一时无话,让他心里毛毛地。

  两人互瞪了一会儿,书长钧忍不住开口了,“师尊你有屁快放。”

  “一千多岁的人了还当自己二十好几?你害不害臊。”

  “我这叫‘万天须臾尽斑发,少年青心不可换。’”

  几不可闻地叹息,目光泛起一点忧虑,明无事招手,“你过来。”

  书长钧提步近到老人跟前,耳边响起一句“跪下”就老老实实地膝盖磕地,发顶上传来一千多年前的熟悉的抚摸感。

  只听:“为师这是最后一次摸你头了。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没来由地心慌意乱,书长钧抬头,直直看进明无事的眼眸里,那一双略有浑浊的眼睛里有着自己看不懂的复杂。

  满意、欣慰、柔和,然后还有什么呢。

  “十万年了,飞升天路会重开的。”明无事反手掏出一枚玉简递给面前的青年。

  他愣愣地双手接过,忽而预感到了什么,眼眶倏然湿热地淌下热泪。

  “你的天赋旷世仅见,所以你的劫难注定是最苦最难的,都渡过它们吧。我的这把棋盘,送你了,下去吧。”明无事点了点盘沿。而桌上的棋盘由被点之处荡起一圈明光涟漪,发出一声微微的嗡鸣之声,盘上的棋子纷纷飘进侧匣。

  书长钧伏头大拜,几滴泪水湿了地板,“感谢师傅教导哺育之大恩。”

  明无事拿起棋盘点了点他的左肩,示意以退。

  等那一身挺拔身影走出松下木屋,挥手再发两道传讯玉符给掌法周生舢和掌礼祝蓝烟。

  明衿心回到自己的洞府后,坐在桌边,用灵识刚触进玉简便看着手上的玉简绷碎,飞出三物于桌面,。

  一只精奢华美的晶钗,一只润亮剔透的玉镯,一只雕刻恶兽的玺印。

  而那些碎裂的玉片凭空上升,聚集糅合,形成一颗光球。而后,白光闪耀,亮彻此府。待她回过神来,便置身于一处湖亭幻境。

  明无事坐亭垂钓,“来,坐我旁边。”

  看着那佝偻的背影,目光停在束着的白发,明矜心执礼垂首,“是,师尊。”

  白雾渺渺,如同神情寥寥,明无事叹息,“你还是不肯叫我一声爷爷。”

  坐在一旁,明矜心看着平静的湖面,“您有话请说。”

  “天道降劫,不可免避。那是你爹的选择,我以前规劝过他,但他和我说‘道心所向,虽死往矣’。”

  “你现在已经是五虚境修为了,你敢用你的道心看天道吗?”

  明矜心摇头,继续一言不发。

  “你爹刚成为五虚境修士的时候,突生妄想,用他的道心看了一遍。那一天,天降三万黑雷,劈得岷裟山灰飞烟灭,这才有了现在的岷裟湖。”

  “我算尽天机,费尽心力,才救下你爹。可惜,他修为尽毁,神魂四散,成了活死人。”

  说到这段过往,明无事脑海里浮现出的当时之绝望从眼里露了出来,语气里满是怅然。

  而明矜心被这段往事惊得偏头,正巧接住了那双浑浊老眼里流出来的怅然。她以前问过和父亲同辈的师伯师叔们,当然也问过诸如周生舢和祝蓝烟等的长辈们,他们除了对父亲的称赞便再无其他。

  “后来,我打算以身殉道祈天,以求你爹的一线生机。正当我快要成功的时候,一位仙人拦下了我。”

  道心一颤,明矜心微微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之色。小时候就常听十万年前的人间浩劫之事,天穹破碎、上土倾落、地崩海动、洲洋疮痍,然后天玄闭蒙,劫境无以得破妄飞升。

  “她说,人以身殉道,未闻以道殉乎人者也。”说到这,明无事深呼吸一口,试着把涌上来的胸闷给平下去,但没有用。

  老人缓缓偏头,目光浮起几分慈爱,“她是一位真正的仙人,以我闻所未闻的仙法道术,救醒了你爹。”

  “再后来,你爹下了山去了人间,从头修炼,不曾与我书信,我亦是算不到他的行踪。直到你出生,我才有所悟感。”

  “你应该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我看见你那么小小的一个孩子,为了半个脏兮兮的窝窝头,跟五个乞儿打架。”

  想起那个场面,明无事禁不住流下老泪。皮包瘦骨的孩子顶着一头沾满灰尘草屑的污泥短发,被五个乞儿踩在脚下,被骂着不堪的方言脏话,被扇脸,被踢腹。

  明矜心也想起来了,当时在她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衣着华贵的老头,挥手间把那几个踩在她身上的凡间乞儿全杀了,滚烫的鲜血散在她的身体。

  她忍着痛坐了起来,疑惑地看着明无事颤抖着身体缓缓朝她走来,还未说一句谢谢,这个老头便把她抱在怀里失声痛哭,嚎啕而又难听。而她饿极了,挣扎着想拿那掉在一边的窝窝头,但挣脱不开。

  脑海里一一浮现从那条路边到玄周宗宫的记忆,明矜心沉默。

  “你对我有怨,我知道是我没用,护不住儿子,也护不住儿媳。”

  “我太害怕你要走上你爹那条道,保护家人是人之常情。所以,这些年,我对你要求很严格。”

  “我从来都不许你去遄谷湖李家去小住,也从来都不许你去冠淙大洲追寻你爹的过往,也狠心拒绝了你满意的长嘏山孙家提亲之事。”

  明矜心听着就回想起了这些往事,那时她不懂,只觉得被安排的生活好压抑。三丹境了想去遄谷湖游玩但不被准许,三婴境了想结伴下人间游历但不被准许,三神境了在修仙界初露锋芒而有好感之人上门提亲但不被应允。

  “我只想你活得好好的,但好像不行了。以前那位仙人救了你爹后,我定了道誓,现在我才明悟代价是什么。”

  “等我死后,我们家就剩你一个人了,那这代价不得不由你来承担了,就当是你救了你爹吧。”

  “那把晶钗是仙人之物,那只玉镯是你爹娘封禁起来戴在你脚踝上的那个黑铁环,那只玺印是你爹的本命道器,就都交由你了。”

  “之后就去冠淙大洲看看你爹留下的踪迹吧,万事小心。”

  明矜心下意识回道,“弟子……”

  “乖孙女,你叫我什么?”

  起身,下跪,伏身,额点地,“孙女明矜心拜谢爷爷。”

  “好好好。”这一刻,明无事释然一叹。

  湖亭幻境眨眼间崩散,明矜心回过神来,自己坐在凳上,桌上的三物映入眼帘。

  此刻,道音大哀长远,天色赤如红霞,是圣陨之相。

  心有所感,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涌上心头,从眼眶里落了下来。

  明矜心哽了一口气,这世间她没有一个亲人了。

  ——

  鬼界,融魃大洲,魙彻宗,三恳山。

  朗朗笑声荡绝全山,惊得鬼修上下侧耳以惑。

  空广擎高的黑灰色大殿里,一位枯槁老者刚才的畅笑引得自己重重咳嗽了几下,稍稍平复好澎湃的心情,才哼一声,“明老狗,斗了五万年,终究还是你先死!”

  接着,又是一串开心的哼唱。

  殿外,空间荡起一圈波动,一身灰衣闪步于内,露出真诚的笑意,“恭喜师兄!贺喜师兄!”

  “你怎么有空来了?”

  “我也来了。”凭空一道声音于殿外响起,下一瞬一身紫黑色服饰就出现在了老者面前,拱手,“恭喜师兄。”

  魙彻宗的三位太上长老在明无事驾鹤西去之时齐聚三恳山。

  形容枯槁、衣着勉强还算整洁的温行乘霆看着紫黑色衣裳,“灵身?老三你本体在刹鬽密界有八千年了吧?”

  “嗯,应该快要结束了。”都匀烽淡然点头,念及到温行乘霆的万年布谋,“到时本体出关,可助一臂之力。”

  池罗方堃点了点头,“明无事死了,那块镇碑也顶不了多久。”微微眯起眼睛,顷刻间思虑过千,抬手点算,灰色衣袖荡了几下,一瞬的十彩之色炸开在双瞳之里,“到时,还请匀烽助我拿点东西。”

  “哦?花神大人那,轮到二哥了?”

  摇了摇头,池罗方堃的眸色里闪过多场画面,“还差几样东西。现在是缚竼大洲露华山的老花婆得到‘赐福’允许。”

  他们不敢卜算花神大人的‘赐福’,但却敢卜算鬼界的劫境大能,即使那些巅峰鬼修多多少少会以一些遮护之用的器物来干扰卜算、妨碍预言,也可算到一些蛛丝马迹。

  三鬼攀谈良久,随后各自召集徒弟们来此大殿。

  ——

  祌尨大洲之西,镇湧半岛。

  五万多年前玄周宗宫雾煬圣人在平端群岛之间筑炼落定一块高可冲天的碑塔,且玄周宗宫派人常年驻守平端群岛,辅以洲土灵脉为阵遮护碑塔。

  大洲上的诸多帝朝圣国和诸方家族仙门于临近的滨海边沿建立起了一座繁华大城,并取名“长煬”。各大势力置以驻点、分舵、护门、楼院等,惕于黨婼深海之西北的琵芈大洲,戒于黨婼深海之对岸的融魃大洲。

  清明的半月披着稀拉的星光站在幽暗的夜幕里。妱曦站在方圆千丈的碑塔顶端边沿,在碑塔顶面圆心盘坐的玄周宗宫之人竟未发现,他仍然闭目静修。

  妱曦面向那一望无际的空幽暗海,稀薄的空气里无风无云无声。但若是想听,她就可听到碑塔中部那狂暴肆虐的风气、无煬城中那人烟熙攘的生气和黨婼深海那绵延不断的怒气。

  不知过了多久,破晓之光从身后瞬间洒满妱曦的视界。

  幽暗的海在曦光里浮动出漂亮的深蓝,就算是快速飘行的软白流云,也遮不住那颜色映在妱曦的眸中。

  “师尊,弟子来迟,还望恕罪。”

  一道颀长挺拔的白衣身影凭空而现在妱曦身后,连忙双膝下跪,声音温润雅致,柔黄的晨光打在他的白皙侧脸。

  那坐在顶面圆心的静修之人依旧守心静修,无所察觉。

  “阿晨。”

  “弟子在。”

  妱曦转过身,手里倏然出现一把由金质、紫晶等物而做的钗,“这支嗭晱剑钗是成对的,你师妹会拿着另一支来到这里,你且在此等着,送予她。”

  “是,谨遵师命。”白衣男子双手接过。

  “等她来了,事情也差不多开始了。”

  眸光一动,男子的神色在恭敬之余增添了几分期待,那一副容貌在晨曦的照耀下更是俊美绝伦。

  修长的十指间的那把钗闪着明亮的光芒。

起峋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屋鱼山篇(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言情小说吧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