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已下架,该章未解锁

通过 作品目录 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入错洞房后,我跟阴鸷权臣去种田

入错洞房后,我跟阴鸷权臣去种田

赟子言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140.5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7-23 22:10:28

入错洞房后,我跟阴鸷权臣去种田
大婚当日,阴差阳错,新娘入错了洞房。
颜芙凝看新婚夫君竟成了被她得罪过的某人,想到今后他将成为阴鸷冷戾的权臣,手段狠辣,她双腿发软。
不承想,新婚翌日他们就被赶去了乡下种田。
不想步炮灰女后尘,她努力挣家业,顺毛捋他,当好他名义上的妻。
--
傅辞翊见新婚妻子竟成了曾退他亲事的某女,本可当即和离了事,他忽然改了主意。
此般女子放在身旁日日折磨才好。
哪里想到此女娇软动人,一颦一笑皆在勾人……
他竭力克制隐忍,却不想折磨的竟是他自己。
--
某日,傅辞翊遇袭被击了脑袋,此后频频梦见一个女子。
梦里女子的脸,他从未看清,却知她身上有处胎记,仿若初绽的芙蕖……
某晚,颜芙凝在房中沐浴,不小心被他看到了后腰。
冷淡的某人凤眸微敛,眼底似含了她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她莫名心慌欲逃。
男人却掐紧了她的腰肢,蹙眉警告:“莫再勾我!”
颜芙凝:“……”
是谁掐着她的腰不放?

第1章 入错洞房

  夜阑窗轩风吟寒,烛影摇曳共欹枕。

  清冽的酒味充盈在鼻尖,颜芙凝费力睁开眼,扯下罩在头上的红布,一怔。

  竟是块绣着双喜字的红盖头!

  倏忽间,眼尾余光瞥见一张俊美绝伦的脸。

  惊得她一个激灵坐起身。

  眼前的男子十八、十九的少年郎模样,生得绝世出尘,皮相骨相皆是一绝。

  什么情况?

  欲下床查看,不承想自己的裙裾被男子压在身下,只好跪坐着伸手扯。

  生怕将人吵醒,她扯得小心又谨慎。

  忽觉男子动了,光影随着他的身形移动,最后将她笼在他的阴影里。

  颜芙凝捏着裙裾的手一顿,抬首看他:“你好,请问咱们这是在哪?”

  傅辞翊冷沉着脸觑她一眼,坐至床沿,垂眸按了按额角。

  “严芙凝,你耍什么心机?”

  嗓音清润悦耳,仿若空谷冷泉激石,却糅杂了讥诮。

  颜芙凝脚尖一落地,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竟忘了站起:“你知道我是谁?”

  傅辞翊起身,清冷道:“家贫母瞎,妹瘸弟痴,怎配娶你!”

  气氛凝滞,仿若结霜。

  颜芙凝心头一突,如惊雷乍起。

  这不是她昨夜书里看到的情节么?

  书中有个炮灰女配名唤严芙凝,与她同名不同姓。

  女配与男主傅辞翊有婚约。

  在凌县,严家乃最有钱的商户,而傅家出了个县丞。

  傅辞翊便是县丞之侄。

  然,即将成亲前,严芙凝嫌傅辞翊家贫,其母眼瞎,其妹腿瘸,其弟痴傻。遂在书社门口,当着名流学子的面,退了他的亲。

  令他颜面扫地。

  她怔怔地走到他跟前:“傅辞翊?”

  傅辞翊抑制着体内燥热,短促轻笑:“此次换了什么把戏?”

  酒席上他被猛灌酒,大抵那时被下了药。

  某人眉梢眼角皆是寒意,颜芙凝的心肝子莫名颤了颤,心头疑惑更甚。

  遂指了自己身上的嫁衣,与他身上的喜袍:“咱们成亲了?”

  傅辞翊眸色一凉:“此刻你该在我大哥房中。”

  “啊?”

  颜芙凝惊呼出声,忽觉额头剧痛,抬手一摸才知额头有个凸起的大包。

  如此一按,似打开了记忆的开关。

  严芙凝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退亲前的记忆与书里写的一般。

  而之后,却有了不同。

  今日是严家姐妹嫁傅家兄弟的日子——

  严大小姐严海棠嫁傅二公子傅辞翊,严二小姐严芙凝嫁傅大公子傅明赫。

  可她这会在傅辞翊房中,方才他们还躺在一起。

  颜芙凝傻了眼:“换错新娘了,你怎么不急?”

  傅辞翊不作声。

  严家两女,如果可以选,他一个都不会要。

  此女适才装作不认识他,这会倒是知道换错新娘了。

  莫非入错洞房是她的恶作剧?

  颜芙凝急道:“既然换错,那得赶紧换回来!”

  书中所写,退亲之后两人再无交集,直到傅辞翊连中三元,成了权臣。

  他先断了严家的财路,后按罪名将严家男子悉数关入牢中。

  她去求他,反被他囚禁,日日折磨。

  可见此人报复心很重,倘若他们成了夫妻,那她今后……

  得新婚夜换回来,待到明日为时已晚。

  言罢,便往屋外走。

  傅辞翊扯了扯领口,酒意散去,体内燥热愈加明显。

  他坐到桌旁,捏拳,竭力克制不适。

  颜芙凝觉某人没跟上来,转回身行至他跟前。

  “你怎么了?”

  她歪着脑袋瞧他,看他面色潮红,气息紊乱,遂伸手探他额头,被他不动声色地躲开。

  颜芙凝蹙眉,此人大抵中了催情药物。

  事情越来越诡异了,谁给他下的药?

  某人这般情况,大概不能随她去换新娘了。但他不去,她一个人也说不清楚。

  更何况,此人身上的催情药得尽快解了。

  念及此,她走到屏风后,端了一脸盆冷水,直接往他头脸泼去。

  大冷的天,这么一泼,他的头发脸庞全湿了,喜袍都湿了不少。

  “耍什么疯?”

  傅辞翊起身拂身上的水,冷眸睇她。

  颜芙凝眨眨眼:“你有没有感觉舒服点?”

  身上的燥热被冷水冲淡,傅辞翊冷峻的眼底涌起一丝打量。

  他被谁下的药?

  此女懂得解此药性,莫非是她?

  转念一想,她不想嫁他,大抵不会用她自己的清白来当赌注。

  “你想换回来?”傅辞翊站起身。

  不管她在今日的阴谋中扮了什么角色,此刻他也不愿留她在此。

  颜芙凝点头:“对,换回来!大公子的婚房怎么走?”

  书中他将她禁锢在别院,那一系列疯狂报复在她脑中浮现。

  像拿刀刃轻抚她的脸,都是极轻的行径。

  她既穿来,保命是顶要紧的,这错嫁得尽快拨正!

  见傅辞翊抬步往外走,她连忙跟上。

  --

  夜幕深深,似盖苍穹上,铅云渐渐浮笼。

  府中红绸高挂,灯火通明。

  因值深夜,一路安静,不多时,两人来到西苑。

  令颜芙凝惊讶的是,东苑质朴清雅,而西苑富丽堂皇,花团锦簇,池塘拱桥,水榭长廊,假山楼阁,无一不精致。

  两苑唯一相似之处,便是新房窗户透出的龙凤喜烛的红光。

  她正要靠近贴着大红喜字的房门,被老妈子展臂拦住。

  “二少爷……”老妈子对傅辞翊颔首,转眸看到颜芙凝身上的嫁衣,又唤,“二少奶奶,两位新婚夜来西苑作何?”

  颜芙凝急道:“错了,新娘子搞错了!我是严家二小姐,大少奶奶。”

  傅辞翊眉峰微蹙。

  新房内,傅明赫与严海棠听到声音惊醒过来。

  厚重的喜帐掀开,烛光投射而入,两人这才发现睡错了人。

  严海棠胡乱穿上衣裳披上外衫,开了门。

  看到一身红色喜袍的傅辞翊,她的眼底盛满惊艳。

  她晃神片刻,对着颜芙凝怒目而视。

  “二妹妹早不说晚不说,这会子来说是何意?你口口声声说不想嫁傅二公子,还当着众人的面退了亲。如今倒好,你还是扒着二公子不放。”

  傅辞翊长得俊美,是众多少女的春闺梦中人。

  敢情严芙凝这个小蹄子退亲玩的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我昏迷才醒,醒来就来对换。”颜芙凝反问,“反倒是大姐姐,一个晚上了,怎么没发现入错了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