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已下架,该章未解锁

通过 作品目录 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行商坐医

行商坐医

山樵守护者

现实/人间百态

239.42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6-18 20:15:31

行商坐医
医者仁心,商者牟利,医商结合,悬壶济世,利人利己。 然而,理想挺美好的,现实却很严苛。 边沐,一个小中医大夫于市井大潮中辗转多年,喜忧交织,艰辛地成长为一代名医。 不经意间,财神光顾,财务方面也彻底脱贫。

第001章 失语症

  寒蝉长鸣,初冬将至。

  星期三上午,十点多钟,丽石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大楼一层,中医三科问诊室。

  中医医师边沐独自一人坐在窗前正当班,早八点到现在,一个病人也没见着。

  手机页面全是同城房屋租赁信息,地段、朝向、价格……相对合适的房源非常稀少,反正也没病人,边沐正好抽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可租。

  阴面房,里外里透着一股阴寒之气,隔壁是水房,水房西边是公共卫生间,潮气有点重,长期在这儿当班的话,边沐担心自己的身体扛不住。

  边沐正打算起身活动活动筋骨,通通周身的血脉,手机提示音响了。

  副院长陈毓蓉发来一条短消息,通知边沐上二楼202诊室参加会诊。

  202诊室,中医科大主任匡衣衡专用诊室,平时可谓门庭若市、一号难求。

  “匡衣衡那边怕是又碰到什么难缠的患者了?这是让我过去救场?!凭啥啊!那位患者八成还有点儿身份,不然的话,怎么连陈副院长都惊动了,算了!就当没看见,成天替人做嫁衣,费力不讨好不说,最终还得罪一大片人,真是闲得!”想到这儿,假装没看到短消息,边沐继续埋头搜寻合适的房源信息。

  手机有点卡顿,再熬熬吧!等父母那边安顿好了,也该换部新手机了。

  十几分钟过后,陈副院长再次发来条短消息。

  “患者身份特殊,病情复杂,匡主任连‘夔门十三针’都用上了,没戏!年终考核在即,来与不来,你自己看着办!”

  这一次,边沐仔细揣摩了一下手机屏幕上面每一个字,尽可能地将里面包含的信息都精准地翻译一遍。

  所谓“夔门十三针”,是匡衣衡从老一辈中医名家手上继承的一套针灸技法,据说是“鬼门十三针”的一种演绎分支。

  经几代中医名家精研实践,有变通、有发展、有增补,用以治疗疑难杂症疗效非常显著。

  “虽说匡衣衡平时有意无意地将那套针法刻意神秘化,单就针灸术水平而言,他还真不白给,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轻易施用那套针法的,这么长时间都拿不下来,患者的病情得多复杂啊?!身份还特殊?!达官显贵?还是富甲一方的巨商?该不会来了位当红大明星吧?奇怪!什么样的大人物会突然驾临这种偏僻小县城呢?”好奇心萌动,边沐有点动心了。

  就在他准备起身的瞬间,眼前猛然浮现起匡衣衡那副倚老卖老阴沉的面容,边沐又改主意了。

  自打自己入职以来,匡衣衡表面对自己赞誉有加,背地里那些小动作一天也没消停过,自己凭啥替他解围?!

  落井下石那种事边沐自然不会去做,然而,谁手上的病人谁负责,晾晾匡衣衡,让他知道知道中医之道的深浅对他未必是坏事。

  匡衣衡是个聪明人,以后行事或许还能多少收敛一些。

  “反正那位特殊患者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否则,陈副院长早就冲下楼了,没事,再等等看!”边沐心下暗忖道。

  至于陈毓蓉嘛……

  没关系!自己科班出身,正大光明凭借优异成绩考进县医院,没托人情、没送礼,堂堂正正,从医至今,边沐也没学会看谁的脸色办事,陈毓蓉自然也不例外。

  年纪轻轻的,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边沐始终不愿意曲意低头,这一点,边沐随了他妈了,老妈说得对,人活在世,贫富顺逆左右不了,那也不能失了锐气。

  失去锐气对西医医师可能影响不是很大,对中医医师来说那可是致命的心理硬伤,搞不好,边沐这辈子也没机会触及国医绝学桂冠了,这一点,边沐绝对接受不了。

  边沐是个有志向的人。

  租来的房子还不定得住多少年呢,鉴于老爸老妈的身心健康,边沐必须认真对待,这会儿还是没患者进门问诊,静静心,边沐安坐在坐椅上继续搜索合适的房源……

  “嘣……嘣……嘣……”,诊室外有人敲了几下房门。

  边沐一心琢磨租房子的事,充耳未闻。

  “吱扭”几声,诊室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总护士长蔡大姐打门外冲了进来。

  “嗨!陈副院长找你半天了,快上匡主任那儿看看吧!来了个大人物,他们会诊老半天了,没啥效果,杜县长在旁边都生气了。”

  缓缓抬头看了蔡护士长一眼,边沐一点儿也不着急。

  “哦!杜县长都惊动了啊!具体咋回事?”边沐语气平静地问道。

  “领导们在那儿围了一圈,我没敢走太近,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你赶紧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快!别磨蹭了!”话里话外的,蔡大姐这是为边沐好。

  “具体啥情况根本不摸底,上去找刺激?!不去!”边沐神情坚决地回复道。

  见边沐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蔡护士长不由地冷笑了几声。

  “马上就该年终考核了,绩效、年终考评、科室自评……自己打多少分你心里没个底数?我可警告你!今年可是要严格执行末位淘汰制的,就你这态度,到时候我看哪位领导肯替你说话!真是的!”

  一听这话,边沐不由地撇了撇嘴,再不吱声了。

  中医科上下,除业务考核、出勤考评少数几项,各种考核成绩边沐一直处倒数第一位置。

  见边沐有点服软的意思,沉默片刻,蔡大姐到底还是有些心软了。

  “那男的看着气场就不一般,听说王书记一直打电话表示关切呢!好象是路上遭遇车祸,突然失语,不过,我瞄了一眼,那人神智什么的看着还行,你好歹上去应付一下啊!万一手到病除,年终考核的时候,陈副院长总能替你说几句话吧?你家老房子马上就拆了啊!小悦明年后半年可就得上大学了,里外里全得花大钱,你再失业,还让你爹妈活不?真是的!”

  话说到这儿,边沐再有个性也不好梗着脖子说硬话了。

  “得!我去还不行嘛!看把您急得!”歉意地笑了笑,边沐就手关了手机屏幕,起身快步出门朝楼梯口走去。

  蔡护士长在后面将诊室房门关好,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几眼边沐的背影,失望地摇摇头,快步如风地忙活她手头急事去了。

  ……

  每年正常退休的人就那么几个,天天有人想进来,进出比例严重失衡,末位淘汰制势在必行,马院长也没办法,在他心里已经拉了一份名单。

  很不幸!边沐就在那份名单里。

  边沐啥水平马院长早有耳闻,想着眼前这个帅气医生再过一两个月就得离职,马院长心怀歉意地冲边沐点点头,借口诊室人员过度聚集会影响供氧量,马院长招呼着杜县长等人退出诊室上他办公室休息休息。

  匡衣衡死爱面子,借故也走了。

  诊室里就剩下边沐、陈毓蓉、一位助理模样的年轻女士、中医科护士长少数几个人。

  陈毓蓉副院长暗自嗔怪地瞪了边沐几眼,示意他赶紧过去给那个大人物看看到底能不能紧急处置一下。

  嘴角撇了两下,边沐啥也没问,上前坐那位大人物对面给他把了把脉。

  脉象如画,十几分钟过后,边沐心里有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