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酒师的奇妙冒险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部分书最新付费章节不限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调酒师(终)

  对于一个在谁的世界都不重要的过客,像一串Word上的文字消失,像一首喜欢的歌消失在“我的列表”,任谁也不会关心,只是心里挂念一句:“我好像记得他,他死了吗?”泛不起一丝的涟漪。甚至不如飞逝的流星,人们还会纪念着看到它的那一刻,为它的美丽拍照,庆祝,还会对它许下美好的愿望。

  魏茹月走了,那个像是邻家妹妹一样的女孩。

  边清问自己,如果多在意她一点,如果昨晚回她的信息,虽然改变不了结局,但她走的时候是否少了许些遗憾。

  可即便在一起了,边清自认为自己就像只无拘无束的鸟儿飞在天空。久了,爱也会消失的,对吗?

  “至少,我在最美好的年纪,遇见了最美好的你。十九岁的你,还没有沾染红尘的糜烂烟火。”

  每个人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不一定非要是爱情。

  ……

  钱塘江,桥外行人街。

  寒冷的夜晚气息一如昨日,只是人不在旧,比之以往的心境,又多了几分孤单和伤悲。

  边清攥紧的拳头滴答着鲜血,一滴一滴的向下流着。他的脚下,踩着一个凄惨的血人。他的小指被边清切下了一截,脑袋汩汩的流淌着赭色的鲜血。

  成瑞龙,比想象的弱。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在他单薄的身形下毫无反抗之力。

  切下的小指和染血的瑞士军刀被他扔在一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切下成瑞龙的一截小指后,边清选择了用拳头的方式了结他。

  他要活活打死成瑞龙,无关于其它。

  他在这个世界中,美奶奶走了。还会为他哭泣的人,魏茹月也被成瑞龙一枪打死了。

  边清骑在奄奄一息的成瑞龙身上,一拳又一拳的砸在他脑袋上,像个疯子一样大哭大笑,“她的世界只有我,你却把她杀了,因为我她选择呆在了酒吧,受尽了同学的流言蜚语……”

  这似乎是对成瑞龙的愤怒和咆哮,又像是无法原谅自己对魏茹月漠不关心的罪行。哪怕流言蜚语是真的,边清又怎么会在乎呢,一个眼里只有你,只对你好的女孩。

  她再坏,即便是和全世界为敌,边清也会毫不犹豫的站在她的身边,敢于践踏世间的秩序。

  有人报警了。

  楚香得知了报警详情,预感不妙。

  他怀疑,那是边清早他一步找到了凶手。而他对边清的认知,一个敢于抛弃生命,面对死亡的人,即便知道被判死刑,他也会杀死那个凶手。

  “李哥,快跟我走。这不是简单的打架斗殴。”

  “都动刀子了,我也知道。但这件事滨江的警局已经出警了,你专心寻找线索。”

  “不,边清可能已经找到了凶手。他在钱塘江选择自杀,同样的地点又出现一起案件,我想他做好了被我们击毙的准备,选择投身钱塘江。”

  黑黝黝的李哥看了楚香一眼,看着他恳求的眼神叹了一口气:“加班了加班了,今晚的夜宵你可得请我。”

  “相信我李哥,我可以肯定。”

  李哥摇头笑笑,他大概知道凶手是什么人,怎么会被一个毫无经验的小子给干掉。

  “为你我受冷风吹”

  “寂寞时候流眼泪”

  “有人问我是与非说是与非”

  鬼哭狼嚎的嗓音在加密频道里反复的唱着,吵的一众人耳根子疼。

  “七号,别唱了。”

  “六号,别看我唱歌悠哉游哉的,我在抓紧跑呢。后面还有个骑摩托的小警花追我,是她不知道我们部门还是我们这是不在备案的私下行动。”

  “私下行动,在第四律赶来前将九号秘密带走。虽然枪杀民众在先,但我们其它部门被陷害了,那些记者跟苍蝇似的比警察还快。”

  “啧啧啧,为了一个小小的九号出动我们五个人,他面子可真大。”

  钱塘江,桥外行人街。

  “边清,你在听吗?边清!我理解你的感受,但他应该交给法律去审判,我不希望看到你死,不要糊涂!”楚香焦急的说着。

  他面前的笔记本上呈现着桥外行人街的监控画面,紧急情况下他黑进了路边监控,看着那个状若疯魔的青年,恨不得现在飞过去。

  “子弹取出了吗?”边清沙哑的问道。

  楚香怔了怔,开口回答道:“取出来了,5.8毫米制的DAP92式普通弹。”

  “你确定吗?不是9毫米帕拉贝鲁姆弹?”

  “5.8毫米制的DAP92式普通弹”,楚香以极其肯定的口吻再次回答道。

  电话另一头的边清沉默了,意大利伯莱塔92F型手枪的子弹是9毫米帕拉贝鲁姆弹。

  这一肯定的句回答回响在脑海,边清的瞳孔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失魂落魄的松开了手机,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楚香松了一口气儿,他总算是停手了。希望他眼前的犯人没有被打死,还有一口气能救回来。正当他通过电脑屏看向犯人时,瞳孔猛的一下收缩起来,“边清,身后!”

  伴随着手机里的一声急吼,沉重的枪响声划破了黑夜。

  边清踉跄几步,看向腰间,有一个血淋淋的口子。

  “收藏枪械是我的爱好,有谁说过我去杀令你心爱的女孩,必须用伯莱塔92F型手枪呢?竟然被你阴差阳错的找上我了。”

  边清慢慢转过身,看着晃晃悠悠站起的成瑞龙,涣散的瞳孔重新聚焦起来。

  “怎么回事!”

  楚香彻底慌了神,虽然他与边清的交流非常短暂,但他心底里已经将他当成了一个可靠的朋友。看见边清身中一枪,他紧握拳头的手掌被指甲割出血来。

  “C型9600KF恢复药剂,透支寿命和潜力迅速补充生命力。”

  李哥解释了一句,点了一支烟。

  车速,越来越快。

  事情已经严重起来了,他对凶手有一定的猜测,但是没有想到凶手是官方的自己人。

  第四律呢?是在执行任务吗?

  有高层在借这个棋子,在权力上进行压轧。一个可怕的猜测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甚至有可能,特殊部门的高层被反渗透了。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边清看见了成瑞龙手里的一支药剂,一把5.8毫米制的92型手枪,还有他违反常理快速恢复的生命力,但这并不妨碍他肆意的狂笑。

  “没有打死我,所以疯了吗”,成瑞龙喘着粗气冷笑,“你像个怪物,但很可惜,你的生命到头了。而我,只是被关押一段时间就会释放。我在一个你这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部门,我的世界你也一辈子接触不到,蝼蚁!”

  “抱歉抱歉”,边清止住了笑容,笑着咳嗽出了一口血。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笑着解释道:“我刚才在遗憾打错了人,可能会被警察带走关进监狱,这一生都没有办法替她报仇了。可没想到惊喜来的是这么突然,你,做好被我打死的准备了吗?”

  看着眼前癫癫疯疯的男人向他一步一步的靠近,看着他像野兽一样的眼神,瑞成龙害怕了。他颤抖的手都忘了手里还有一把枪。

  “你要害中了一枪,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瑞成龙不理解眼前的状况。

  “绝望吗?我是被恶魔选中的人呐……”

  “砰!”

  “砰!”

  接连两枪的射出,打中了边清的身体。

  他踉跄了两步,嘿嘿笑着继续向瑞成龙靠近。

  “怪物,你就是个怪物!”

  瑞成龙疯狂的扣着扳机,可92式手枪有一个通病,容易卡弹。所以有了改良版的华夏92G手枪,在外国手枪射击比赛中一举夺得了冠军,被誉为世界前五的手枪之王。

  “你所说的阶层也不怎么样嘛,92G也配不上吗?”

  愤怒的一拳砸在他的脸上,这一拳的力量将成瑞龙牙齿打飞了几颗,飞出三米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待他回过神,边清像踢足球似的狂奔两步,又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

  血肉横飞,五官塌陷。

  钱塘江大桥,桥架的最高处。

  一个女孩坐在最高处,她轻荡着双腿,嘴角微微扬起,一头秀长的红发在寒冷的风中飘乱。

  她扛着与她身形严重不符的反坦克重型狙击步枪巴雷特M-82A1,通过瞄准镜观察着三百米开外,那个像小孩子一样打架的弟弟。

  “我愚蠢的弟弟,竟然不需要姐姐的帮忙。”

  成瑞龙,一个自诩不知道什么阶层的东西,脑袋被他打成了浆糊。边清硬生生的靠着一双拳头,打碎了他的头骨盖。

  “举起手来!”

  “举起手来!”

  一阵阵怒喝,刺目的白光照向了他,边清慢慢举起了双手。

  穿着黑色防爆衣的特警,举着枪联袂向他靠近。

  “月,我替你报仇了。”边清低喃,脸上的血与泪划落。

  他的上衣口袋里有一个挂着卡通小酒瓶的粉红色外壳手机。

  它挡下了第一颗要命的子弹。

  “六号,呼叫六号。计划出问题了。”

  “第四律先我们一步吗?”

  “不是,是九号被……被一个男孩活生生打死了。”

  三个月后,酒吧。

  “老板,来一杯曼哈顿。”

  “我不是老板,我是副调。”小飞摇摇头,开始拿酒。

  “让老板来给我调杯酒呗,我听朋友说你们这的老板调酒特厉害。”

  “老板不在。”

  首席调酒师走来笑了笑,“我们帮老板照看生意,老板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为啥嘞?”

  “因为,老板是英雄。”

  首席调酒师看着酒吧大荧幕上播报的新闻,少年冲冠一怒为红颜,血染钱塘江。

  酒吧的装饰和格局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酒柜的最上层,只有一把吉他,一封纸条,一句话:

  你是我一辈子的遗憾——边清

三寸土种二月花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十一章:调酒师(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言情小说吧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