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酒师的奇妙冒险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部分书最新付费章节不限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调酒师(十)

  “手机里的照片,都有关于你,一个很喜欢你的女孩。”楚香怅然的说着,“她的手机也只能留给你了。”

  边清紧紧的攥着栓着卡通小酒瓶的手机说不出话。手机里的每一张照片,都是在不同角度拍他的。他笑的时候,他发呆的时候,他调酒的时候……他不想开口,怕一开口眼泪就掉下来。

  “她生在河南,父母离婚。是她的舅舅收养了她,她的舅舅双目失明,在她十七岁的时候拾荒被车撞死了。我们联系过她的父母,她的父母说找她爸爸或者找她妈妈去,我们已经离婚了。这个女孩的世界也只有你了。”

  最后,有两条信息是她昨晚发过来的。

  “唱一百遍成都,就会回到2016年吗?”

  “想你一百遍”

  边清并没有回复昨晚她发送的信息。这两句话,他以前听她说过,是毫无逻辑的两句话。想你一百遍的下一句,是“你就会出现在我眼前吗?”

  她那时,是在求救啊。二点五十六,凶手已经来到她面前了。

  “她是在二点五十六以后被杀的。”边清看着贴满便签的墙,平静的说道。

  “是,我们判断她是在三点半到四点内被杀的。手机的最后一条信息时间是发送给你的,二点五十六。”

  “二点五十六,她已经看见了凶手。”

  “二点五十六的时候已经看见了凶手吗?”楚香皱紧了眉头,倒不是怀疑边清的话,二点五十六看见了凶手,但三点半以后被杀的,期间没有挣扎,没有反抗的迹象。昨晚的时间,也没有收到任何报警电话。

  那么有一个可能……

  凶手是她认识的人!

  “二点五十六,她察觉到了危险,并且认识凶手。关系并不亲密,仅仅在认识或者聊过天的阶段。”边清缓缓的说着,来到了床边。

  在床头柜有三个布偶娃娃,他随手拿起一个说道:“凶手坐在床边,玩弄了一会布偶娃娃随手放下,这期间他们应该在聊天。应该在聊吉他和民谣,不然不会聊这么久的。你也说过的,她是一个稍稍有些孤僻的女孩。”

  “出于什么判断?”

  边清回忆起了那一天刚刚见面的情景,魏茹月刚到酒吧的时候,不懂酒吧的规矩。看见了摆放杂乱的酒柜和吧台,走进了吧台将乱七八糟的调酒工具收拾的整整齐齐,将酒柜上同一颜色的酒标摆放在了一起。

  那天,她还被副调骂了一顿,说清哥来了有你好看的。

  “她是一个有些强迫症的女孩。”边清伸出手,像以往对待小妹妹一样摸了摸她的头,这次她没有像以往一样红了脸。

  有了这些关键性的描述,楚香立刻进行了侧写,他模仿着凶手坐到了床边,随手拿起了布偶娃娃对着空气说话,说着吉他和民谣的故事。然后他起身走到卧室房门,抬起手一枪,穿透了她的心脏。

  而魏茹月也预感了自己的死亡,死前是闭着眼睛坦然受死,是安详的表情。

  “她在等待死亡,话题的结束,是伴随着她化妆的结束。”边清看着安详的魏茹月,温柔的说着,她脸上的妆容昨晚是哭花了的,但现在她的妆容庄重,眉间有一点朱砂。

  “是在画古代女子的出嫁妆吗?”

  边清无声的笑着,轻抚着这个小女孩的脸,他发誓,他要将凶手碎尸万段。

  “你比我更适合做警察,不,你简直就是福尔摩斯。”楚香长呼了一口气,有这些线索,接下来就是将魏小姐心脏内的子弹取出,通过轨迹分析凶手的大致身高,然后对她认识的人,接触的人逐一排查。

  李哥在门外的墙上靠着,听着两人的谈话摇头失笑,真被这两个小家伙给推测出个七八来了。他原本以为有一个楚香就不简单了,楚香看中的人边清更不简单。

  “这次案子结束后,楚香也该被调去了吧。我还没用够这个小家伙呢,真是后生可畏。”

  ……

  边清开着跑车,开往富人小区“世运”。

  虞溪又走了,给她留下了一张纸条:“我要去看夕阳流浪了,好好爱自己,我愚蠢的弟弟。”

  边清是有问题要问虞溪的,他是一个极为奉行和相信阴谋论的人。虞溪昨夜突然登门酒吧,以及在两点二十六让他去找魏茹月。如果他那时候去,就可以救下她的性命,在时间上来的及。

  昨晚他当虞溪的言语是挑逗话,但现在……他不相信这是巧合,要说是上天冥冥中的旨意?见鬼去吧。神神秘秘的虞溪,整天开着法拉利跑车闯红灯,然而一张罚单都没有,单凭这一点足以看出一些问题了。

  在魏茹月的卧室内,案发现场,还有一点边清没有告知过楚香。那是他独有的天赋,敏锐的嗅觉才可以闻的到的。

  空气中弥漫着威士忌和苦艾的酒香。

  old pal,意为老伙伴的意思。这款鸡尾酒在1920年美国实行禁酒令之前,是美国南部黑人和西部牛仔最爱的一款鸡尾酒。

  而这杯酒的配方,除却金巴利,是黑麦威士忌以及苦艾酒。

  它的口感味道非常独特,因为苦艾的酒香和味道都泛苦味,所以有着极高的辨识度。边清所知道的经典鸡尾酒,只有这一款需要用到20ml的苦艾酒来调制。

  他所在的酒吧中,有两个客人。是前任主调新阳还没有走,常来的两个客人。大概三十七八的年纪,来了之后经常拉着黑帮老板一起喝酒。他们最喜欢点的一杯鸡尾酒,便是oldpal。

  边清起初还好奇,这一堆老伙计每天晚上天天来,通常点四五杯鸡尾酒,是做什么的。生活非常悠闲的吗?

  他当时并未多想,因为见惯了上层社会的光怪陆离,这并不算什么。刚来的时候,前任主调新阳请假,他负责调酒。而一晚,黑帮老板,乔燃以及胖子东福全部都来了,他们说来一个寿星过生日,包场。

  边清想,寿星过生日?那一定是老爷爷一辈的了吧,来酒吧过生日。当时只想着是一个风流倜傥的老头子,喜欢喝酒,对酒的认知非常的充分。所以他准备的非常充分,准备好一切都以侍酒师规格的礼仪来服务老头子。

  但是,来了一群年轻的网红。他们也只是单纯来酒吧过生日玩乐喝酒。有时候不见过,就无法想象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的。他们在酒吧玩乐,赌博,让服务员买盒烟都会塞两百块钱的小费。

  寿星的爷爷给他打来了电话,在音乐嘈杂的酒吧,那个寿星说着爷爷我今天生日,在过呢。是的,家里的老一辈也对这些年轻的孩子去酒吧等场所持无所谓的态度,并给他发了8888的红包。

  “才8888,真少。”

  挂断了电话,小寿星抱怨了一句,看他的年纪,也不过二十三四上下。

  富人小区,世运。

  黑帮老板正沉浸在得到了一笔惊天财富的喜悦中,以往天天领着炫耀的女朋友也有点看不上眼了。他寻思着怎么也该泡个当红小明星。

  敲门声响起。

  “谁?”

  他打开了房门。

  “边清……清兄弟,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黑帮老板急忙改口热情的招呼着,边清的女朋友可是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买下了整个酒吧。

  “哎呀,你如果来就早和我说一声,我这还没个准备。快坐快坐,要喝什么酒?四十年陈的苏格兰威士忌吧?”

  边清看了一眼黑心老板家里的装修和格局,顺手反锁起了防盗门笑了笑道:“老板,我来找你问件事。”

  “还叫啥老板,现在你才是大老板。”

  黑心老板拿来了两个小威士忌杯,开了一瓶40年陈的威士忌给边清倒上。

  “我就长话短说了,这两个人你认不认识。”

  边清拿出了一张照片,那是在酒吧监控下的两个人。

  黑心老板拿过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昏暗的灯光下还真是有点难以辨别清楚。他紧蹙着眉头辨别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两个人好像叫成瑞龙和张子强来着,左边的是成瑞龙,右边的是张子强。好像是叫这名,经常拉着我喝酒的那两个。”

  在他端详的过程中,边清一双漆黑冰冷的眼眸紧紧的盯着他,他如果有一点异样,边清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怀里藏着的一把开过锋的瑞士军刀洞穿他的喉咙。

  边清不确定他们是不是一伙的,如果是一伙的,其中一个受过专业的杀手训练,那么同伙也不会差。面对这种人,他不敢大意。

  “怎么认识的?”

  黑心老板咳嗽了一下,看了一眼边清,咳嗽道:“你可别说出去啊清兄,我之前不是拍摄过电影吗,那部电影里的道具用的是一把真枪。”

  “我已经猜到了,意大利伯莱塔92F型手枪,你继续说。”

  “嗯,成瑞龙在酒吧里看见了我的照片,问我是不是真家伙。我就说那当然是真家伙,第二天就给他看了看。他当时就提出要买,但它是没有子弹的。我想着这玩意挺古老的,也不知道个价,就卖了他五千块钱。”

  “成瑞龙……”边清沉吟了一会儿,“他们两个人是早先就认识的还是酒吧里认识的。”

  “他们是酒吧里认识的,他们怎么了?”黑心老板一脸疑惑,忍不住的打了个哈欠,搞不清楚边清问他们俩个人干嘛。

  “真是奇怪了,我刚起来,喝了两口酒又想睡觉了。”

  “我现在帮人管理酒吧,他们来的次数少了,收入也少了。想问问他们俩个约他们来酒吧聊聊天。”

  “真是谦虚了清兄。酒吧有你坐镇,成为全国数一数二的酒吧也指日可待了,还在乎他们俩个那点小钱嘛。”

三寸土种二月花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十章:调酒师(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言情小说吧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