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界传说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部分书最新付费章节不限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7篇 现原形吧

  十年一度的迎新美食大赛开始了。

  赛会在香满城食民中心举行,可容纳五万观众的现场早就座无虚席。好在现在无线传媒业发达,食民们可以坐在家里看电视,或者在手机上看直播,反正到现场去,除了评委,一般人员也不可能真吃上一口不是?

  好久不见的外婆也来到了现场,带着小豆子和细面条远远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

  老人带着小孩,到这么热闹的地方似乎不太好,所以还有两个大人陪同,分别是拎壶酒庄的庄主拎壶笑和清心清补凉家主清风。

  外婆给两个小孩一人塞一颗糖,又问两个大人:“你们家娃儿相处得怎么样了啊?”

  拎壶笑压低笑声道:“多谢外婆做媒,现在他们俩好像处得还行。”

  “什么叫处得还行啊?”外婆似乎对这回答不太满意。

  拎壶笑道:“就是,俩人现在能互相配合一下了,不会总是只埋怨对方。”

  说到这里,他对一直静默不语的清风发问:“你说你们家清心清补凉厉害,能让人清心静心,怎么你从小带到大的亲生闺女,偏就火爆脾气呢?难道说,你家做菜水平——”

  “你不用表现得这么明显。”清心知道这家伙现在抢了人家闺女得意得很,叹一口气道,“所谓物极必反,我们家远古祖上,就是因为脾气火爆,太过冲动,所以才下决心修炼清补凉的。”

  “哦,”拎壶笑似乎反应过来,“照你这么说,我儿媳妇这是出现了返祖遗传?”

  合家欢食堂其他成员则由凤凰儿和金鼓带队,在选手区席位上就坐,除了各家掌勺的,包括胖妹、青妹、黑妹和串串、签签及嘎嘎几位服务员也都在。

  在另一侧,傲天龙食业集团的众多选手,在他们集团营销部老总牛总,公关部老总胡总,技术部老总娄以及人事部泰总的带领下,也都按序入座了。

  难得的是,傲天龙食业集团的董事长傲天龙今天也来了。他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全身好多肉,却还是不停地往嘴里塞着各种吃食。

  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偏却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这使得他看上去有些怪怪的,故而也就显得很神秘,很威严。

  灯光一闪,锣鼓声响,美食比赛的评审团味五帝开始入场,分别是味闻帝、味望帝、味聆帝、味舐帝和味抚帝。

  灯光一闪,锣鼓再响,在一众食管队员的簇拥下,铁板长老、瓦罐长老和砂锅长老作为食界长老院的代表,也登上了主席台。

  在铁板长老一番追忆往昔、检视现在和展望未来的祝词后,美食大赛正式开始。

  首先进行的是综合赛事分类赛第一类,面条大赛。

  六边形擂台上,分布了六组参赛选手,除了古风摔面世家的破阵摔面组合外,还有代表傲天食业集团的扯面组合烈火千娇,以及民间拉面组合沙漠玫瑰和黄龙溪一根面等。

  破阵摔面组合金鼓没有亲自上场,而是由锅净和抖哥抖妹仨人组合,希望在未来,年轻人要勇挑重担。

  随着主持人宣布开始,现场一片寂静。因为美食大赛,如果有食神级别的参加,会在现场具现出食魂,有声有影,如果现场太吵,或者灯光闪烁,将会可能对食魂产生误判。

  众选手一起动手,现场只听到“呯、呯”砸面团的声音。大家将面和均匀后,便开始不同的操作,拉的拉,扯的扯,摔的摔,投的投……

  最先具现出食魂的,是烈火千娇组合,在他们的身后,突然冒出一大团火焰虚影来,并且,似乎隐隐有一朵牡丹花在绽放。

  虽然仅只有魂影,但第一场比赛就让人见识到了食魂,这让现场众人及评委都有些兴奋,但大家还是严守规矩,只激动地安静看着。

  傲天龙集团的看台上,牛总和娄总都擦一把汗,还好,集团研发的炼魂丹果然有奇效。

  惊喜还在继续,转眼间拉面组合沙漠玫瑰也具现了食魂,这次是没有魂影,只有魂音,空中传来风吹黄沙驼铃声……

  其他组合顿时都明显不安起来,动作明显失调,只有破阵摔面仨兄妹组合不为所动,依旧按自己的节奏,动作整齐把手中面团摔向面板。

  随着手中面团一次次摔出,扭转,再摔出,面团渐渐变成成捆的面条,砸向面板的声音,由“轰轰”变为了“沙沙”声。

  随着面团不断分裂成面条的数量越来越多,那“沙沙”声也就越来越显得密集,仿佛黑夜中有千军万马在步伐整齐地安静行军。

  等等,好像真的有千军万马,在破阵摔面组合的身后,一道道虚影不断地显现。

  这些虚影,似乎都穿戴盔甲,迈着整齐的步伐,随着数量越来越多,竟然组成一道排山倒海的军阵!

  军阵虚影不断壮大,越过摔面组合,不断向四周扩散,掩盖了沙漠玫瑰拉面组合的驼铃声,淹没了烈火千娇扯面组合的火影,充满了整个六边形美食擂台,似乎还要不断向外扩散。

  这时,摔面组合停止了摔面动作,三把摔面在面案上向四周散开,犹自震颤不已,虚影渐渐模糊消散,但那“沙沙”踏步的声音,仍在空中不断回响。

  “开火!”随着锅净一声喊,仨人变换了位置。

  锅净闪到一旁,揭开大煮面锅,倒入净水,打开气阀点火,开始烧水。

  “火!”锅净催动灵力,助火焰升高,加速烧开水。

  抖哥站在另一侧,手中菜刀飞速切割,把肉食和素菜切碎,然后一抛,倒进油锅里。

  抖妹站在中间位置,早已开火热好油,菜一入锅,她就迅速翻炒起来,认真制作肉酱浇头。

  愣在一旁的其他选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拉拉扯扯的把面条迅速做好,也起火开始煮面做浇头。

  他们的心尖都有些微微发颤,主要是刚才破阵摔面组合的食魂具现,实在是太震撼了,那时候,仿佛有千军万马从他们头上踏过,把他们淹没,踩成肉泥。

  太恐怖了!

  六大碗面条摆在味五帝面前,等待他们的评判。

  五位评委不是很激烈地讨论了几句,由味抚帝代表发言作出评判。

  他擦擦额角的汗:“各位观众,本来呢,一下子出现好几家食神级别的饮食,就用不着我们多嘴的,明眼人都能分辩出来谁更胜一筹。不过,为了更全面的评判,我还是代表我们,多说两句。视觉和听觉效果,大家都知道了,从嗅觉上来评判,差别也不是太明显,但从触觉上来评判,破阵摔面的面筯经过摔打,分布得更均匀,更整齐,咬起来,不但更有嚼劲,而且韧性更强,仿佛高山大海,生生不息,使我感觉仿佛回到了那个全食族齐心协力奋斗不息的激情岁月。当然,其他组合的面条也各有长处,我就不多说了。我们现在宣布,破阵摔面获得面条比赛一等奖,烈火千娇扯面组合和沙漠玫瑰拉面组合获得二等奖,其他组合获得三等奖。”

  对于这样的结果,大家早就心里有数,立即开始鼓掌。

  傲天龙集团席位上,傲天龙暂停进食,有些不满地看了看手下四大金刚。

  营销部牛总和技术部娄总赶紧低头:“对不起,董事长,他们以前秘密训练,公开露面时间不长,而且此前也没有如此出色的表现,以致于我们情报搜集和技术准备不够。我们有罪。”

  傲天龙“哼”一声:“他们这一开场,气势太压迫人了。我只担心会影响到后面的比赛。”

  营销部牛总忙道:“董事长不必担心,接下来是炒鸡比赛。这一局不管胜负,都将对他们造成震憾打击。”

  主持人开始宣布参赛选手名单:“第一组,斗翅大盘鸡。参赛选手,呼一刀,拎壶冲?喂,你们这不行啊,斗翅大盘鸡我知道是一道传说中的名菜,但食界发现到现在,已经不允许这样注册商标了,否则不利于其他厨师对这种菜的探索。你们要加个专属的前缀商标才行。”

  哦?这样啊?呼一刀一时想不出好名字,随口道:“那就叫破阵斗翅大盘鸡行不行?”

  主持人道:“破阵?刚才的摔面不是就叫破阵吗?你们想抄袭蹭热度?哦,你们还是同一家食堂的啊?那算了算了,就叫破阵吧,反正面条和炒鸡也是不同分类的菜,实在杠上了,你们以后再自己去解决吧。”

  “第二组,香辣辣玫瑰花鸡。参赛选手,椒香,拎壶冲?”主持人又头大了,“又是合家欢食堂的选手,你们这一组问题更多了啊。首先,必须加个前缀商标!”

  拎壶冲问椒香:“加个什么呢?”

  椒香反问拎壶冲:“你说加个什么呢?”

  拎壶冲挠头:“我哪知道什么好。”

  椒香回道:“今天轮到你当家,你说叫啥就叫啥。”

  拎壶冲想一下,时间不等人,一跺脚:“要不就叫两相惜吧?”

  椒香同意:“今天你当家,你说叫啥就叫啥。”

  主持人宣布:“两相惜香辣辣玫瑰花鸡!”

  角落看台上,外婆表示满意:“终于知道要两相惜了?”

  “这都是我家教好。”拎壶笑洋洋得意。

  清风摇了摇头,不发表感慨。

  台上主持人:“第二个问题。拎壶冲,你怎么能同时参加两个组?”

  拎壶冲举手:“我只是打打下手,加加料酒。这都在台上,我跑得过来。”

  “这——”主持人望向五位评委。

  味闻帝道:“他就是跑跑腿,只要他乐意,跑得过来,不耽误兄弟和媳妇俩个人炒菜就行。说实话啊,我还挺羡慕这位拎壶公子的。你知道吗?我经常想和兄弟们撸串,媳妇怪我冷落她。我守着媳妇擀面条,兄弟们又怪我见色忘友。唉,做人难啊。”

  主持人向味闻帝伸伸大拇指,佩服他在这样的场合公开向媳妇发牢骚,也不怕回家要用洋葱抹眼角!

  接下来,主持人宣布第三组参赛名单:“天仙缘香辣辣玫瑰花鸡,参赛选手,傲天龙食业集团,卤小凤,火钳留!”

  “小凤?”卤渍深对这个名字反应最敏感,立即偏头看一下身边的空座位。

  大家也觉得奇怪:“她刚才不是还在这里的吗?”

  卤渍深额头上有汗:“她说她去一下洗手间。”

  话是这样说,但卤渍深知道妹妹说谎了,因为主持人报的名字里除了有卤小凤,还有火钳留。他知道,小凤说她的男朋友就是叫火钳留。如果只是单独报卤小凤的名,也许是重名,但和火钳留的名字一起出现,世上这么巧的事情只怕难遇上。

  签签都觉得奇怪:“没听说过她还要代表傲天龙食业集团参赛啊?”

  就是,等下卤渍深上台卤菜,卤小凤还是名单里的帮手成员呢。

  醋熘香也没想到:“她就算是参赛,怎么会是代表傲天龙食业集团?她以前到底是在哪里上学?”

  卤渍深伸长脖子看着台上:“她以前也没告诉我啊,问她也不说。”

  他希望看清楚,上台的到底是不是妹妹,对于傲天龙食业集团,合家欢食堂其他人,可都是当做敌手看待的啊。

  没错,上台的就是卤小凤和火钳留,虽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都化装成了另外一个人,头上戴上了白色的假发,眼角涂上紫色眼影……

  事实摆在眼前,卤渍深埋头流泪:“怎么会是这样?”

  胖妹奇怪另一点:“怎和小凤姐姐要做的菜,也是叫香辣辣玫瑰花鸡?”

  醋熘香想起来了:“以前,椒香就说过,外婆给她的食谱,怎么也找不到了,难道是……”

  冰语在后排轻轻推了一下他的椅背。

  醋熘香赶紧闭嘴,毕竟大家都已经猜到怎么回事了。

  卤渍深羞愧难当:“对不起,对不起大家了。”

  凤凰儿安慰他:“别想太多了,她去傲天龙食业集团学习也没什么,正好有个比较,免得我们闭门造车,总觉得自己才是最好,说不定能看出我们的不足呢。她和椒香做一样的菜又怎么了?什么独家秘笈,外婆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其实只要你们谁主动提出,谁都可以抄一本给你们。”

  串串立即接话道:“真的?我也可以吗?”

  凤凰儿也就接着玩笑话:“你就会串个菜,要秘笈有什么用?我们家的都不够你学的了?再说,那是两口子一起炒的菜,你有男朋友吗?”

  串串一撇嘴:“你也没给我安排相亲啊。”

  卤渍深完全没有被岔开注意力,他站起身来:“我去把小凤叫回来。”

  凤凰儿一把拉住他:“你干嘛?你还不让妹妹安心比赛了?”

  “可是——”卤渍深觉得有错就要及时制止。

  凤凰儿劝慰道:“你别乱想太多,说不定这菜谱,就是椒香和她一起学习的呢?”

  这明显是乱说,明明椒香是说菜谱丢了,再说就算不是,难道椒香给卤小凤食谱,会同意卤小凤代表傲天龙食业集团参赛?

  不过意思很明显了,大家也就都劝卤渍深不要自责。

  醋熘香又道:“按照比赛规程,接下来是卤菜大比拼了,你还是安心准备自己的菜吧。就算卤小凤犯了错,也是自卑心作怪,希望自己成为名厨。你做好自己的菜,表明自家的卤菜就是顶级卤菜,小凤也就有自信心了。”

  好像有点道理,卤渍深也知道这种场合,自己强行去拉小凤,也只会添乱被赶出去,可是,现在就要入场准备了,没有小凤,没人打下手了啊。

  签签姑娘站起来:“我陪你去吧,毕竟在你那里打下手,也有一段时间了。”

  六边形擂台上,六组选手已经准备就绪。别人都是两三人一组,就是呼一刀、拎壶冲和椒香是两人三组。

  随着主持人一声令下,比赛正式开始,拎壶冲又有些猛愣,看看呼一刀,又看看椒香,不知道应该先帮哪一边。

  呼一刀笑道:“兄弟,还是先守着媳妇吧。你找个媳妇,可真是历尽千辛万苦啊,好好珍惜,我一个人暂时还行。”

  因为是比赛,所以食材都是事先调配的,呼一刀也不能当众杀鸡,直接拎起一只拔了毛的公鸡就切成对称两半。

  椒香手脚麻利,拎起一只嫰母鸡就开始切菜。拎壶冲根本插不上手,幸好这段时间相处练习,倒是熟悉了各种食料和工艺,早早准备好盛菜的空盘子,把接下来要切的食材拿到手上,等椒香切好一种,他就赶紧把另一种食材递上。

  今天的拎壶冲升级了,腰间挂着两个酒葫芦,一个葫芦里装着做斗翅大盘鸡要用的“一口扪”烧酒,另一个葫芦里装着——好一点的黄酒,然后事先在酒缸上层漂了几天的玫瑰花瓣。没办法,确实那什么香辣辣玫瑰花酒还没酿出来啊,先凑合着用吧。

  卤小凤和火钳留也没闲着,似乎与椒香和拎壶冲的动作还要娴熟一些,他们练习的时间更长?

  根据秘笈提示,好像也是要配一种料酒,不过依据他们的理解,代表浪漫爱情的,当然得是红酒鸡尾了,黄酒什么的,土老帽了。

  其他几组选手也都忙碌着……

  呼一刀已经是轻车熟路,灵力运用最娴熟,很快他就炒鸡炒得不亦乐乎,喊一声:“拎壶冲!”

  “来了!”拎壶冲答应一声,顾不上媳妇了,摘下右侧酒葫芦,冲到呼一刀的锅前,拧开盖子,喊一声,“醉消遥!”

  烧刀子“一口扪”倒入锅内,立即烧起满锅的火来。

  呼一刀颠几下锅,喊一声:“壮行酒!”

  拎壶冲手一抖,再倒入料酒。

  火焰再次窜起,在呼一刀的身后,显现出一全顶天立地的将军,而同时空中响起雄壮的歌声:“我站在,烈烈风中……刀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拎壶冲好激动:“兄弟,你真成了,这回真的是楚霸王了!”

  呼一刀再翻炒几下收汁,将菜倒入大盆里:“收功!”

  这?几位评委都惊呆了,毕竟,这斗翅大盘鸡是失传已久的名菜,今日再现食界,让大家一饱眼福(嗯,等下还要一饱口福),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兴奋啊。

  呼一刀的食魂影音俱现,把其他选手都给镇住了,导致几位选手一不小心,把菜烧出了糊味。

  卤小凤和椒香是受影响最少的,毕竟,她们俩都是有心理准备。

  卤小凤咬牙告诉自己要镇定,暗中和火钳留吞下一颗显魂丹,继续烧菜。

  显魂丹果然有效,卤小凤炒鸡炒着炒着,随着火钳留倒入鸡尾酒,他们的身后隐隐出现了一片紫晕。那紫晕翻滚着,又似乎下了一场紫色玫瑰花瓣雨。

  成了!卤小凤收锅。

  拎壶冲看着着急,喊:“媳妇,加油啊。”

  椒香笑着回道:“莫乱喊,加油就腻了,赶紧加料酒!”

  拎壶冲赶紧解下左侧的酒葫芦,把冒牌香辣辣玫瑰花酒倒入锅内,嘴里犹自不甘:“她真的偷了我们的菜谱吗?烧菜过程好像和我们真的一模一样啊。”

  椒香一边颠锅一边回道:“拿就拿了吧,其实她要是拿着手机拍个照,再把原本放回来,她都可以不承认啊。你不要忘了,那斗翅大盘鸡大盘鸡还有好多个版本呢。”

  也是,拎壶冲顾不上,只先说句好听的:“媳妇你现在脾气好多了。”

  椒香笑着回道:“我主要是怕你紧张嘛。”

  翻炒几下,椒香也收锅。

  在她收锅的一瞬间,她们的脚下出现一片红云,一朵朵红玫瑰在地面绽放,只不过稍纵即逝。

  拎壶冲惊喜喊道:“媳妇,咱没看错吧?难道咱也成食神了?怎么别人食魂都在空中,我们的偏在地上?难道是因为用了假酒?”

  椒香回道:“也许是告诉我们,要脚踏实地吧。”

  ……

  评委味五帝激烈讨论一番,最后宣布,呼一刀破阵斗翅大盘鸡一等奖,椒香和卤小凤的香辣辣玫瑰花鸡二等奖,其他几位因为烧糊了,不得奖!

  不得奖的几组没有发表意见,主要是刚才那斗翅大盘鸡的气势,真的有些吓人,不敢比。

  接下来就是卤菜比拼了。卤渍深走上擂台时,一路东张西望,看到卤小凤和火钳留正在向傲天龙食业集团的牛总和娄总汇报。

  在报菜名时,卤渍深遇到了此次合家欢食堂选手同样的错误,没有在他的卤牛肉前面加特定商标,必须赶紧补一个。

  卤渍深正为卤小凤的事心烦意乱,加上本来读书少,一下子哪里想得出来。

  醋熘香不知什么时候挤到了擂台下,招手把签签姑娘叫到台边。

  签签回来对卤渍深说:“醋熘香老板说,就叫砥砺前行卤牛肉就好。”

  “砥砺前行卤牛肉!”卤渍深想都没想,立即报上特注前缀,然后才问签签,“这是什么意思?”

  签签也不是很理解,只尽力回想醋熘香的解释:“好像就是什么承受苦难,不改初心,什么坚定前行的吧。哎呀,我也不清楚,先卤了菜,回去再找他问清楚吧。”

  卤渍深却听清了承受苦难这个词,顿时感慨万千。

  他一边往锅里加香料制卤汁,一边回忆起往昔,想着父母早亡,自己辛辛苦苦起早贪黑省吃俭用把妹妹养大的事,不由得心里一酸,眼泪“啪答啪答”就掉下来。

  主持人赶紧提醒:“选手卤渍深,请注意食品安全与卫生!”

  卤渍深赶紧抬手擦眼泪,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可能不想吗?他又想起生意难做,老是被人刁难,自己不敢惹事,幸好有左右邻居照顾,很多次帮他渡过难关,大家都亲密似一家人,结果妹妹偏偏还……

  主持人再次提醒:“选手卤渍深,汗水也不能掉锅里啊。”

  签签赶紧拿条毛巾给卤渍深擦汗。

  大家都在紧张比赛,现场突然想起一阵歌声:“生活,是一条路,怎能没有坑坑洼洼……生活,是一杯酒,包含着人生醋甜苦辣的苦乐年华!”

  嗯?这难道是魂音?主持人赶紧自外张望,并竖起耳朵,要找出声音来源。

  这是哪位选手?声音有些飘忽,我无法定位啊!

  卤渍深越想越多,汗泪交加地继续卤他的黄牛肉。

  歌声飘忽中,他的身后出现了虚影,一头老黄牛正拉着梨,低着默默耕田。

  “哇噻!”主持人终于自己都控制不住,这是今天比赛,第三个食魂出现影音同显的选手!

  破阵摔面影音同显的时候,他就惊到了,可那时还好,毕竟破阵摔面,好像是传说级的美食。

  呼一刀食魂影音同显的时候,他也忍住了,毕竟斗翅大盘鸡也是传说中的顶级美食,美名传世。

  可这么快就出现了第三组食魂影音同显的选手,这接二连三的震撼,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啊!

  对不起,我还不是一名合格的顶级美食节目主持人,此时的我,只想大声喊哇噻。

  连评委味五帝都忍不住了,连连点头齐声道:“酸甜苦辣,五味杂陈,这正是卤味讲究的厚重啊!”

  卤味比赛结束,卤渍深的砥砺前行卤牛肉,毫无争议评为一等奖。

  签签高兴地说:“卤渍深大哥,祝贺你!”

  “谢谢!”卤渍深自己也没想到,激动的同时,又忙着扫视台下,找寻妹妹的踪影。

  ……

  综合比赛结束,在接下来的挑战赛中,各路选手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其中古木全蒸派,成功打败九阳全蒸派。

  冰语安静地等着,却并没有看到那位做佛跳墙的跳墙佛来挑战清心清补凉……

  傲天龙集团的看台上,董事长傲天龙生气地把手中的一杯奶茶狠狠地摔在地上。

  牛总和娄总满脸大汗赶紧站起来,高声大喊:“我们抗议!我们抗议评委不公!我们集团的选手,也都具现了食魂,为什么每次都判定不如合家欢的选手?堂堂傲天龙集团的高级厨师,怎么可能还不如一群卖盒饭的?评委一定是收了合家欢食堂的贿赂,要严查!”

  评委味五帝齐齐擦汗,我们明明是收了你们集团的钱,倒是想给你们评第一,可现在都是食神级别的比赛,人家都是食魂影音俱显,明眼就能看得出,我们想做假也没人服啊。

  胡总也站起来:“铁板长老,您要给我们作主啊。”

  铁板长老有些心虚:“这——要不重新比一场?”

  㤗总高举双臂,领着傲天龙集团众人高喊:“抗议!搞议!”

  “别抗议了,还是先解释一下吧!”食管队长带着三名食管队员走过来,“根据群众举报和我们的调查,怀疑你们集团故意囤积食物,然后饲养放纵老鼠蛇虫破坏农业生产,想趁机抬高食品价格,破坏食品安全。”

  牛总忙上前:“你们不要乱说,这种重罪我们可担当不起,要是没有真凭实据,我要告你们贪赃枉法!”

  食管队长不管他,继续说道:“另外,我们还发现你们通过诱骗恐吓,与人签订不平等条约,布下合约陷阱,抢夺各美食世家的商标权,强占民间美食高手的创新食谱,还反过来限制发明者的使用权。”

  胡总哭喊:“各位长老,我们被人冤枉了,你们要为我们作主啊。”

  铁板长老赶过来,对食管队长说:“傲天龙食业集团可是我们食界的优秀美食企业,你们对于这样的企业,可不要乱起诉啊。”

  牛总接话道:“就是,我们培养了那么多美食明星,成就了那么多的食神,你们凭什么诬陷我们?你们问问他们答应不答应!”

  “牛大蛙,别叫得那么大声。你真以为,只是嗓门大,就是南玻万吗?”一个老太婆拄着拐杖,牵着两个小孩,出现在傲天龙食业集团的席台前。

  被人一下了点出真名和外号,牛大蛙瞬间脸都白了,冲着那老太婆喊道:“你是什么人?在这里胡说什么!”

  胡总一听牛总身份被揭穿,也吓坏了,赶紧对铁板长老喊道:“长老,您要为我们作主啊。食管队的,你们要维持秩序啊,怎么什么人都能挤到我们这儿来,还不赶紧把她赶走!”

  老太婆不慌不忙,又对胡总说:“狐媚子,不要再在这里卖弄风骚了。”

  胡媚儿一把拉住铁板长老:“长老,这是哪里来的乡下老太婆?她,她诬人清白!”

  铁板长老忙喊道:“食管队的,维持现场秩序!”

  㤗总对手下喊道:“把闲杂人等扔出去!”

  食管队长忙带人把老太婆保护:“谁敢动!”

  “外婆!”呼一刀、拎壶冲和锅净等其他合家欢成员也挤过来,把外婆团团围住。

  外婆不慌不忙,先对牛大蛙说:“牛大蛙,你总是以为自己口气大,能把死的吹成活的,活的说成死的。为了打压竞争对手,可以日以继夜的派人四处散播谣言,毁人声誉,贬低别人的商标价值。为了吹嘘自己,可以花钱请人夜以继日地编造神话,虚称自家价值。你是专门负责吹牛骗人,美其名曰营销。你可真能吹的,吹久了,竟然连你自己都信了,以为自己真的南玻万了。你真是一只会撒谎吹牛的蛙蛙啊。”

  “狐媚子!”外婆又指向胡妹儿,“你个骚狐狸,真本事不学,仗着一身骚味,极尽诱惑之事,拉食界管理人员下水,还以此为荣,真是不害臊,不知羞耻!”

  铁板长老和味五帝顿时冷汗直流。

  胡妹儿赶紧“嘤嘤嘤”哭起来。

  铁板长老恼羞成怒:“哪里来的脏老太婆,给我叉出去。”

  “不许胡来!”瓦罐长老和砂锅长老拼着一身老骨头往里面挤:“让一让,让一让!让我们进去参拜食祖!”

  啊?食祖?铁板长老顿时哑巴了。

  外婆竟然是食祖?围着外婆的合家欢众成员也都惊呆了,齐齐回头看向外婆。

  外婆不为所动,继续指向娄总:“娄阿鼠,你自称什么技术部老总。你懂什么技术啊?你们就是靠偷,靠骗,靠合同陷阱,把别人的美食绝技占为己有!”

  她又指着㤗总:“㤗哥,别以为改个名字,我就认不出你是吃人的老虎了!你们偷不到,骗不到,就去烧,就去抢,就去毁灭!”

  㤗总冷哼一声:“怎么了?现代社会讲究丛林法则,强者才有资格生存。谁不和我们合作,谁就该倒霉!这世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外婆也冷哼一声:“真不愧是畜牧啊,拿着畜牧的话当人类圣言。可是野兽也就只配生活在森林里了。人类就是靠着分工协作,齐心协力,才共同走向繁荣。那些只讲究弱肉强食,只靠骗抢他人成果,自己却不从事生产的野兽,最终也只会被消灭!”

  “既然你们信奉丛林法则,那就送你们回丛林去吧!”外婆说到这里,吩咐细面条,“把我的法杖拿来。”

  细面条还懵着呢:“外婆,什么是法杖?”

  外婆一拍脑门:“以前没告诉你们,就是那个给你们喂饭的调羹。”

  “是这个吗?”细面条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饭勺。

  外婆接过来,把小饭勺插进拐杖上的一个小孔内,顿时金光万丈。

  抖哥眼都花了,一把拉住锅净:“你们竟然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

  外婆把拐杖举起,金光射向傲天龙集团众人:“你们的人还动不动显什么食魂,其实,那大部分都是骗人的!你们使用的什么炼魂丹显魂丹,其实都是致幻剂!现在,我就让人们好好看看,你们的原形!”

  金光一闪,牛大蛙大叫一声,身后显现出一只巨大的牛蛙。

  难怪叫牛大蛙呢。

  金光一闪,胡妹儿“嘤嘤”一声,身后显现出一只骚首弄姿的狐狸来,还一身的骚味。

  原来胡妹儿,其实就是狐媚儿。

  金光又一闪,娄总“吱吱”一声,身形矮一截,身后显现出一只大老鼠来,脖子上还挂着串串铜钱。

  原来娄总,就是偷了十五贯的娄阿鼠。

  金光再一闪,㤗总怒吼一声,身后显现出一只嘴角挂血的吃人大老虎。

  听说在某此地方,老虎也叫㤗哥。

  外婆又指着傲天龙:“你也配称龙?你就是一条贪食蛇!”

  金光笼罩,傲天龙身后显现出一个蛇首团身的怪兽来。

  外婆又对傲天龙说:“你可真是贪吃啊。我听说,你以前刚出现的时候,还是高高瘦瘦,一身斯文的样子呢。”

  大家再定睛一看,原来傲天龙——哦,贪食蛇的身子,是长长的蛇身相互缠绕在一起,才显得这么肥硕的。

  食管队长一声令下:“抓住他们!”

  牛大蛙赶紧鼓起肚皮,张开大嘴,“呱呱”两声,果然声若洪钟,一下子把近身的食管队员吓了一跳,竟一时之间有些耳鸣头晕。

  狐媚儿也不哭了,抖起双袖往前一顿猛扇。

  “好臭!”刚奔到近前的呼一刀和拎壶冲捂住口鼻,眼泪直流。

  娄阿鼠小眼睛嘀溜溜几转,掏出手机猛按几下,顿时脚下出现一个黑乎乎的大地洞。

  㤗哥张开血盆大口,把跟前的一名食管队员咬住一甩,掩护贪食蛇钻进地洞。

麻雀飞飞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207篇 现原形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言情小说吧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