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只取所需

  翻云的单眼流出一条泪痕,他不值得自己的子民这样做,这些年来,他的身体被关在牢笼里,灵魂也被锁进黑暗,放弃了自己,不曾思考过自己是死的还是活着,但是他的子民,从来没有被自己保护过的子民,依然承认他为王,用自己的血肉来保护他。

  一种沉重的责任感压在他的肩上,但是他知道,是背起的时候了,千百年来一直被忽视的,身为王的使命。

  翻云的嘴中吼出誓言:“夏氏家族,凡握银啸者,必尝死别之痛。”残破的衣服被血液浸染,王者悲痛的声音,传遍山河,有几位老人从睡梦中惊醒,望着天际微弱的红光,唤来家族子弟,交付本该带进棺材的秘密。

  一个妖的成长也许只要瞬间,在千百年的时间长河里,无数的时光默默地流逝,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但刚刚的几分钟,将永远铭刻在翻云的心中。许多年后,当他想起这一天,想起他本来的愿望——只是想见一见主人呀!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谁,也从来没想过要争名夺利,但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就有重重阻拦最终逼迫他走上从不愿走上的道路。

  即使是队伍里经验最丰富的猎人,前半生所有的杀戮也不及今天多,猎物的血和自己的血,粘稠地流过脸颊,一种莫名的恶心,全身上下蒸发这热气,背上却冒着冷汗,拿着枪的手在颤抖。猎人与猎物一样,热爱着这片山林。

  “造孽啊!”

  “造孽啊!”年长的猎人忍不住叹息。年轻的猎人不敢相信自己的手带来了这样的屠杀,刚才被一群野兽攻击,实在是太害怕了,杀红了眼,忘记了祖训——只取所需。

  还活着的野兽都已经跑远了,寂静的山林,老狼站在山顶哀嚎,远远近近有微弱的声音响应,痛苦不堪。空气里都是血肉的腥味,这种气味,萦绕在在场每个猎人的噩梦之中。

  远处的野狗和狼在窥视,却不敢靠近。森林的法则,是弱肉强食,死去的躯体也可以为生者带来活下去的希望。

  夏老爷子佂住,弓还握在手里,手却是第一次发抖,直到翻云消失在水里,仆人上前请示,夏老爷子才回过神来。

  下令道:“五年禁止狩猎,明日清理现场,今日伤死的兄弟全都三倍体恤,今夜所见之事,对任何人,都不得传扬。”

  原本健硕的身躯,在听到那声诅咒时,瞬间老去十岁,连腰背都佝偻了。千百年未使用的银啸箭,如今重新开启。看守了千百年的妖兽从他手上逃脱,自己的族人不再能过上安宁的生活了。

  “造孽啊,这秘密,夏家,已经守了千百年了。”莫名地老泪纵横。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他看见祖父进入密室偷偷跟去,看见祖父在一块水晶前久久伫立,水晶里有一个人,一个毫无生机的人。他走出来,问祖父:“这个人不可以有自由吗?”这是祖父唯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后来他受到了家规的惩罚。

  十八岁那年,他已是远近闻名的天纵英才,祖父没有将家主之位传给父亲,而是直接传给了他。

  再次走到那块水晶前,祖父对他说:“他是森林之王,他的一生没有伤害过谁,只是他一旦出来,无数生命会因他而死。你记住,看守他就是你的使命。”

  一语成谶。

第22章 只取所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