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翻云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空气都停止了流动,常年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只有水滴声——滴、滴、滴……

  暗处有一个“人”坐靠在墙上,其实已经看不出是一个人了,灰白色的头发杂乱地摊着,像秋风刮过的野草,看不见一丝生命力,身上的衣物已经破烂不堪。手脚上都戴着沉重的枷锁,被粗壮的铁链锁住,一只手都碰不到另一只手。

  他右手上好像攥着什么东西,一会儿会拿起来看一眼,是一块玉环,这玉环圆润而饱满,与这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他再次拿起来的时候,锁链发出咯咯的响声,像是老人的咳嗽,在手腕的地方有一圈一圈层层叠叠的老茧,锁链的摩擦已经不会让他的手腕出血了,其实这也无所谓,因为他已经感受不到痛了。

  玉环在他眼中倒映出微弱的光。

  “太久了,太久了……”

  他想起回忆里主人的样子,明明笑着回过头,说“等我回来”的啊!那天他与主人置气,都没有去送她。

  “都没有告别,都没有告别……”

  他想将玉环抱在怀里,全身都蜷缩起来,铁链都绷直了,但是却始终碰不到。灰白的头发之下,眼眶已经猩红,他咬紧牙齿不想哭出声来,铁链随着身体颤抖,他低垂着头,眼泪滴滴地落下,玉环只在那么近的距离。

  “阿云……阿云……阿云……”

  “阿云……你不要哭……”

  空灵的声音,仿佛来自光年之外,微弱,轻微,但是他可以确定,这就是主人的声音。

  那次之后,所有人都说,主人死了,这是第一次,听到主人的声音。

  妖,与人不同,妖不会有梦,妖的世界只有眼前的真实。如果一个人离开了,在时间的长河里,留给妖的,除了思念,别无他物。

  “阿云……来见我……”

  “是主人”

  “是主人”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翻云要去见她。

  翻云用力地挣脱这铁链,早就结茧的伤口有重新渗透出血来,铁链上的雷咒施加在翻云的身上,翻云发出低沉的吼叫,灰白的头发重新染上黑色的光泽,随着他妖力的释放而翻飞。

  周围的阵法被这力量激活,层层施压,光箭射在翻云的身上,鲜红的血流出,翻云的妖力几乎到了极限,双眼流出血泪,随着翻云的怒吼——“啊……啊……”铁链崩碎,阵法败退。

  “找到她。”

  “找到她。”

  这里是完全封死的,自从当年被关押到这里,就没有做放出翻云的打算,而夏府之所以千百年来,即使岁月淘沙,时代如何变化,主府从来都在这里。因为镇守妖兽——翻云,就是他们的家族使命,这是每一代家主在授命是向祖宗许下的承诺。

  只是这世间,没有岁月冲不破的东西,泉水滴落的地方有一条缝隙。翻云一拳头打在上面,开出一条通道来,从这里逃了出去。

  对主人的感应越来越强烈,翻云冲着那个方向狂奔,连全身的伤口都不去管它。血迹留在了他踏过的树上,地上和墙上。也为追捕他的人留下踪迹。

第20章 翻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