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遥远的歌谣

  “远方的人啊,归不归来~

  青青的木场啊,干枯成沙~

  女神的花冠被人摘下~

  天神啊,饶恕他的罪过~

  远方的人啊,归不归来~

  白白的山峰啊,不会融化~

  向着女神许愿吧,

  天神啊,格桑花快盛开啦~”

  牧场上的姑娘,槌着奶茶,哼着这样的歌谣,夏阳问了随行的的导游,才知道这首歌在雪山这一带流传了很久,翻译成汉语大概是这个意思,年轻的男女最喜欢唱了。夏阳记录了下来,就去寻找拾荒藏民了。他叫阿石,三十多岁了,家里没有其他人,左手有点坏了,所以没有什么劳动力,也没有结婚。应该很好找的。事实也是这样的,导游很快找到了阿石的小房子,只是里面没人。夏阳只有去四处打听,从一位藏族老阿妈口里才得知,阿石去修行了,就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夏阳问,老阿妈:“阿石最近有什么异常的吗?”

  老阿妈:“你是什么人啊!”

  “老阿妈,之前阿石不是找到了工作嘛,还有些工资没有拿走,我给他送来。”

  “布姆,来给客人上碗油茶。”

  老阿妈突然好客起来,招待了夏阳和导游。在夏阳喝了一大碗油茶,有手撕了大块羊腿之后,老阿妈开口了:

  “阿石是个可怜的孩子,父母走得很早,跟人出去打工后回来,手也坏了,他从来不抱怨什么,一个人住在那个小房子里面,他是一个老实的孩子啊,前阵子风雪来了,还帮我找过羊。”

  “老阿妈,这奶茶真好喝,我再喝一杯,阿石在工作的时候,也是一个很老实的人,手坏了,也没比别人做得少,还帮我值过班呐!不过他的手是怎么坏的,从来都没有说起过。”

  老阿妈笑起来,“小伙子,你是想向我打听事儿吧!看你的样子,城里来的吧!怎么可能和阿石工作过,我看你不像坏人,有什么想问的你就问吧!”

  白乔在这里打断道:“不是坏人这句是你自己加的吧!”

  夏阳不甘示弱顶回去:“白队,你对我有偏见!”才继续讲下去。

  “老阿妈眼力真好,我也不拐弯抹角了,阿石一个月前回来后,有什么异常吗?”

  “阿石啊,那天是被人送回来的,后来刚生的小羊崽子都跑得欢快了,他才出了门,我问他去哪里,他说他去修行了,还对我笑了,我活了这么久,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笑容,像是刚刚盛开的格桑花一样美。我替阿石高兴啊!阿石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房子都没锁。你要是想去看看就去看看吧!”

  夏阳谢过老阿妈,留下了一点钱,算是谢过招待了,老阿妈也不客气的收下了。

  夏阳光明正大地推开阿石的房子,很简陋,一张床,一个柜子,一个火炉,一桌子,一双椅子,东西少得可怜,所以才让房子正中间悬挂的东西显得格外显眼。

  那是一个红色的袋子,像是以前悬挂着房梁上的平安符,只是这个看上去有些诡异。破陋的窗透着刺骨的风,夏阳的头发都有些随风而动,但是那个袋子却没有动,好像是另一个空间的物体。

  夏阳估计着高度,本来打算直接跳起的,但是看见地上两条并行的痕迹之后,夏阳决定还原挂上去的动作。走过去把椅子拖过来,阿石的手不方便,所以用拖的,果然椅子的两个角的同一侧有磨损的痕迹,还沾了点土。夏阳小心翼翼的蹲在椅子上,然后慢慢站直身体,眼睛瞥到了一张脸,翘起嘴角笑着,露出尖尖的牙齿,夏阳警惕地回头才发现,那是一面贴在墙上的小镜子。

第6章 遥远的歌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