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线索

  “那你快具体说说。”

  豆无药眼睛更亮了,似有星辰误入一般。郗初炎反而沉默了。

  “初炎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

  豆无药突忐忑起来,“初炎哥哥——”

  “嗯!”他撒个谎吧!

  “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了,你父亲或许在曜日城。”

  “曜日城?!”豆无药惊呼道。

  “我听爹爹提起过!”

  “什么时候?”

  豆无药将下巴搭在枕头上想了一会儿说:

  “就是我爹地有一次喝酒了,在娘亲面前说起的,当时我在浅睡,就听到爹地说曜日城是他心境成长的地方。”

  郗初炎有些意外。

  “你父亲当时还说了什么?”

  豆无药撇了撇嘴说:“没了!”

  原来是这样,郗初炎摸了摸豆无药的头说:“那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这个故事在当时也算是一件大事了!”

  “嗯。”豆无药点着头,顺道蹭了蹭郗初炎的手掌。

  郗初炎觉得手心痒痒的,收回了手。

  “两年前,你的父亲和现在京都的唐家发生了一些冲突。有一次我父亲跟着你父亲运货的时候,唐家人正好埋伏在了曜日城,打算取你父亲的项上人头,但是被唐家的唐心小姐阻止了这件事。后来,你爹爹就在商界上声明——今后永不与唐家合作。而这场埋伏,你父亲失去了他的好兄弟——弥灿。”

  “弥灿?”

  豆无药跟着念了一遍,挺好听的一个名字,可惜了!

  “嗯,弥灿还是我父亲的下属。我父亲奉皇帝的命令去调查地方官员,途中多次与你父亲相遇,两人相谈甚欢,直言相见恨晚。而在返回的途中,我父亲又遇到了你父亲。我父亲好奇是怎么运货的,就一同上路了。遇到埋伏时,弥灿为救你父亲坠崖了!”

  “那后来呢?”

  豆无药觉得有什么她给忽略了,弥灿,这个名字她反复的在心里咀嚼,为什么要救她爹地?

  “后来你父亲与我父亲都派人去崖下找人,但是,没有尸体。他的妻子知道后,悲痛欲绝,就去世了,独留四岁的弥生一人。”

  说到弥生,郗初炎情绪有些低落,他之前那样的问他!

  “那弥生是被我爹爹收养了吗?”

  “没有,送到我们家去了,现在做我的书童。”

  “你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不是你父亲收养他?”

  豆无药眨眨眼,示意他继续说。

  “第一是因为弥灿是郗王府的人,第二是因为弥生需要和同龄人一起成长,而你哥哥很早就被学院收走了,一多半的时间都在学院,所以,弥生就成了我的书童。”

  豆无药的脑海里似乎有一根线连上了,她问郗初炎,“弥灿是不是没有死。”

  虽说是在问郗初炎,可她用的是肯定句。

  郗初炎别有深意的看了眼豆无药,“是。”她竟然能根据他讲的故事推测出弥灿还活着!

  豆无药闭上眼睛,不想看郗初炎探究的眼神。

  “弥灿没有死的话,他说不定会记恨当年的事情!我爹爹与他认识的时间不算长,可他却为了我爹爹差点丢了命,妻子也死了!怎么看都很奇怪!”

  

第三十章 线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