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没有为什么

  然而,夏生兰还是因为悲伤过度的去了,豆绍鸿便将弥生送到了郗学景的家里,而郗学景将弥生放在了郗初炎身边,希望弥生这孩子不要因为他父母的死而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也自此,豆绍鸿一改往日的行事作风,他不再对对手步步紧逼,而是选择化敌为友……

  “你在想什么?”弥灿倚在门框,望着豆绍鸿的目光尤为深邃。

  而这声音,也将豆绍鸿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不要以为你露出一副亏欠与我的模样,我就会放你离开!”弥灿等豆绍鸿进了屋子才缓缓说道。

  豆绍鸿眨眨眼,掩去眼里的悲光,不发一言。他知道弥灿是不会原谅他的,甚至十分恨他。

  弥灿扔出了一个不大的陶瓷瓶子,瓶口塞着用红布包裹的木塞,他声音平静的说:“打开看看。”

  豆绍鸿疑惑的打开瓶盖,一道浓郁的桃花香溢了出来,飘荡在整个屋子了,是他曾经也很难弄到的媚桃醉。

  “为什么?”豆绍鸿盯着弥灿看,誓要把他看透。

  弥灿依旧声音平静的说:“没有为什么。”

  说完这句话,弥灿突然笑了起来,“来来来,今个儿,我们一醉方休!”

  “好。”

  弥灿吩咐阿环去问客栈掌柜要了一套茶具,令其放在豆绍鸿面前。

  豆绍鸿摆开茶杯,一次放入很少的媚桃醉,加入烧好的开水。媚桃醉一接触到开水,粉红色的烟雾自茶杯里飘出,烟雾绕梁,久久不散,空气里皆是醉人的味道。

  他将一杯又一杯的加了开水的媚桃醉倒进事先准备好的酒坛中,稍微隔上一段时间,打开酒封,淡粉色的媚桃醉酒已经勾人饮欲。

  推杯换盏之间,豆绍鸿已经醉卧在酒桌上,嘴里还说着依稀能够听见的“再喝!”

  弥灿眼睛清明的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酒,至少也要醉上十日,十日,够了。

  ——

  踏雪第三次叹气了。

  夫人吃饭的时候会盯着老爷喜欢吃的饭菜,然后就开始发呆。

  她已经吩咐厨过房不要再做老爷喜欢的饭菜了,但是今日掌厨的傅厨娘有事回家了,临时的厨娘不知道,做了一道老爷喜欢吃的菜。

  现在,夫人已经盯着那道菜看了好久,饭都没有吃几口,唉!

  踏雪又叹了口气。

  寻梅见踏雪一直叹气,便让她去看看小姐,自己留下来照顾夫人。

  踏雪去看豆无药时,豆无药躺在摇篮里也消瘦了些许,踏雪的眼泪就啪嗒啪嗒的从眼眶里掉了出来。

  豆无药伸出了一只小手,试图去擦掉踏雪的眼泪。

  “小姐,夫人又没吃多少,再这样下去身子会吃不消的!”

  “唉!”她伸手握住了豆无药的手,“小姐要平平安安的……”

  ……

  郗学景带郗初炎来豆宅的时候,他又跑去看豆无药了。

  推门而入,他看到豆无药抱着她的枕头坐在摇篮里,耷拉着脑袋,有些清瘦了!

  他胸口闷闷的,走到摇篮前说:“无药妹妹,初炎哥哥抱你到外面走走吧!”

  豆无药无动于衷,伸手一直小手放在了眼睛上。

  郗初炎看到了眼泪,他说:“初炎哥哥给你带来了好消息!”

  真的有好消息了吗?豆无药抬头看着站在她面前的郗初炎,眼睛闪闪的。

  “是不是有爹爹的下落了?”

  “是!”

  郗初炎违心的说着,其实关于豆绍鸿的消息是一个不好的消息——调查到了两年前被认定死亡的弥灿出现在了曜日城。

第二十九章 没有为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