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6 何处是家,安居一隅1

  萧十七那便宜娘亲留下的一百多抬嫁妆,这些年也被这两个老女人给挥霍的差不多了。

  能从她身上占的便宜,她们可不会手软的下死手。

  今个儿若是之前的萧十七,估计又免不了一顿打,还被搜刮的一干二净,别说三十万两银票了,就是她房间里多出了一根针,她们就立马拿走。

  她保留在身上十几年的锦羽流苏,那个唯一的念想,最后还是在成亲前夜被萧瑾韵给抢走了。

  属于萧十七的东西,几乎都到了这两房人的手里,而她们也从未善待过萧十七。

  其实萧十七一直都不懂,两位伯母这么虐待她,会是因为她没有爹娘疼爱的原因吗?

  纵容着两位妻子虐待至亲侄女的萧家两位家主,难道她的爹不是他们的亲兄弟吗?

  如果不是外祖父一家偷偷地接济着她,估计早在十年前萧十七就已经玩完了。

  萧十七看着被紧急抬走的刘氏,以及后面脸色难看的柳氏那不怀好意恶毒的眼神,萧十七翻了个白眼,起身穿上她那麻布粗衣,走出破旧的小院。

  估计一会儿等刘氏好些了,又要开始闹腾了,她就该狠狠地多踹几脚,只有刘氏下不来床,她才能暂时安静几天。

  “你们听说了吗?好像是南家被赶出帝都了呢!”

  “是啊是啊,我刚刚从外面买菜的刘妈那里听到的,是真的被皇上给贬了,听说是赶回老家去了!”

  “这下三房的十七小姐就再也没人撑腰了,还不得被大房和二房的主子给折磨死!”

  “嘘,小声点!我们虽被十七小姐赶出来,但其实她也是为了我们好,我们在她身边一天,就会被那两房磋磨至死,现在虽被分到当三等的扫撒丫头,却是保住了性命。今后如果能帮的,一定要偷偷地帮十七小姐,她太不容易了!”

  “你说的对,如果不是十七小姐将我们赶出来,我们这会儿哪还有说话的机会!”

  “南家走了,十七小姐就更可怜了。这才被退了婚,将来如何是好啊?要是三房的三爷和三夫人在,十七小姐也不会受这么多苦!”

  “谁说不是呢,当年这萧家的家主之位,本应该是三爷的,若不是突然消失不见了,也轮不到大爷来管家,只是可惜了三房那么好的主子。”

  “你们说话小声点,不要被人听到了,以免给十七小姐惹麻烦。”

  “现在那些人,都去巴结二房去了,十五小姐不是抢了十七小姐的婚姻,成了沈家的长子长媳吗,这会子哪还有人顾得上这里。”

  “哼,就你们几个从三房出来的死丫头,一个个吃里爬外,不知道现在的主子是谁?要是让我再听到你们说些背主的话,我就报告给大夫人,卖了你们去当军妓!”

  大房夫人刘氏身边的大丫头喜粉对着这几个曾经是萧十七父母留下的丫头们凶巴巴地警告道!

  喜粉仗着是大夫人刘氏身边的大丫头,在府里作威作福惯了,一向都是趾高气扬,连一些姨娘都要看她的脸色行事。

  这会儿子来找萧十七的麻烦,也是因为想要立下头功,等大夫人刘氏醒来好得到奖赏。

  要说在萧家欺负萧十七最多的是萧家的两房夫人,那这大夫人身边的狗腿子喜粉作为下人,欺负萧十七欺负的恐怕比她们还要多。

  常常拿着大夫人做挡箭牌,给萧十七安排一些别人不做的活计,大雪天里用冰水洗衣服,让萧十七连着熬夜几天不睡觉,不给饭吃!

  连倒泔水这种最低贱的活计,作为三房嫡女的萧十七都要每年做几次。

  更别提让萧十七大热天里在臭气熏天的外院刷整个府里的马桶了!

  经常鞭打萧十七这些还算是轻的,大晚上不睡觉,暗地里放毒蛇在萧十七床上,也是喜粉最大的喜好。

  只要看着萧十七痛苦,她就开心,没来由的开心,谁让她这个丫头过得比一个主子都要强上千倍万倍呢!

  她就是看不起萧十七,和她的主子刘氏一样,认为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人,不配做主子。

  萧十七躲在一边,看着这个曾经在她头上作威作福的丫鬟,眼里的杀意一闪而逝。

  想到之前那些小丫头说的话,她的大脑一片轰鸣,怎么也不肯相信外祖父一家竟然被皇上给谴回了祖籍。

  南家可是京都几百年的医药老世家,盘根错节,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了呢!

  他们走了,那她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不行,她一定要打听清楚,确定一下消息是否属实。不能只听了几个丫头的话就乱了阵脚。

  萧十七行动比大脑还要快速,就这一会儿已经偷偷地从侧门边的老槐树上跳出了门外。

  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她用了将近一个多时辰的时间,跑到了属于南家府邸的那条街上。

  看着那大门上刺目的封条,让萧十七不自觉地就落了泪。

  看来,外祖一家,真的是被迫离开了!

  为什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传出呢?究竟是怎么回事,会遭到皇上的谴返?

  萧十七浑浑噩噩地走出这条街道,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没有南家暗地里的庇佑,她萧十七想不出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她,萧家还会对她做出什么更恐怖的事情来。

  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世界,有家等于没家,她都不知道何处才是真正的家。

  “快躲开!”

  一声呵斥在萧十七耳边响起,待她反映过来时,已经晚了。

  迎面一匹黑色的俊马狂奔而来,马上红袍少年丝毫没有要减速的意思,马匹奔跑时带起的热风狂袭向萧十七的面门,马儿扬起的蹄子,眼看就要踢中萧十七的脑袋。

  只见马上的少年鲜衣怒马一甩长鞭,快速的卷起萧十七,丢向一边。

  “蠢货!”

  萧十七踉跄了一下才站稳,还来不及感谢这救了她的少年,谁知道就听到了这毒舌般的漫骂。

  本就心情很差,又被惊住的萧十七,张开嘴想要回骂几句时,马蹄奔跑溅起的的灰尘迎面扑来,呛得萧十七咳嗽不止。

  远远地看着那少年没了踪影,萧十七暗叹倒了八辈子血霉。

  不过那人的声音她会记住的,有机会一定要将场子找回来。

006 何处是家,安居一隅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