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永远陪在身边

  康熙皇帝站在那儿看着他说:“什么?”那个太医认真严肃地看着他说:“皇上有所不知,那鹤顶红可是药性极强的毒药,一旦喝下去,就回天乏术了,这次蝶妃娘娘能够存活下来,纯属奇迹,而蝶妃娘娘体内残留的毒药,已经融入了她的血液和五脏六腑之中,要想彻底清除,就必须用至阴至寒的烈性药物,才能以毒攻毒,可以蝶妃娘娘先天虚弱的体质,一旦用了至阴至寒的药,那……”

  康熙皇帝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他说:“朕只要蝶儿活着,其他的都不重要,该用什么药,你们就用吧?”那个太医站在那儿看着他说:“是!”依尔觉罗彩蝶看着他摇了摇头说:“不!我不要自己变成一个废人,我不要!”康熙皇帝走过去坐下,握住她的手说:“蝶儿!就算你永远都不能生育,朕也不会嫌弃你的,朕还是会和之前一样爱你,难道你不相信朕吗?”

  依尔觉罗彩蝶躺在那儿看着他说:“不!我相信你,但要是让我一辈子都没有自己的孩子,我……我真的没有办法承受这种痛苦!”康熙皇帝认真严肃地看着她说:“你没有自己的孩子不要紧,你还有朕,朕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你活下去,所以蝶儿听话,好不好?”依尔觉罗彩蝶脸色凝重地看着他,康熙皇帝轻抚着她的脸颊说:“蝶儿!”

  依尔觉罗彩蝶难过地闭上眼睛两秒,而后睁开眼睛看着他点了点头,康熙皇帝坐在那儿看着她说:“这才是朕的蝶儿嘛!”说完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依尔觉罗彩蝶双眼泛起晶莹的泪花看着那个太医说:“太医!”那个太医走上前看着她说:“蝶妃娘娘!”依尔觉罗彩蝶双眼含泪地看着他说:“请你给我用药吧?”那个太医看着她点了点头说:“好!”

  太皇太后坐在那儿看着她说:“看来她真的是命不该绝啊?”苏麻喇姑叹气地看着她说:“从没有吃下鹤顶红,还能够存活下来的人,这可真是个奇迹啊!”太皇太后认真严肃地看着她说:“其实你不觉得她长得很像一个人吗?不对!不但是长得像,就连个性也像!”苏麻喇姑站在那儿看着她说:“太皇太后指的是董鄂妃(满洲正白旗人,内大臣鄂硕之女,大将军费扬古之姐,贞妃族姐,顺治十三年入宫,深受顺治帝宠爱,同年八月二十五日封为贤妃,仅一月有余,顺治帝以敏慧端良、未有出董鄂氏之上者为理由,晋封她为皇贵妃,顺治十七年八月十九日,董鄂妃在承乾宫病逝,年仅22岁)吧?”太皇太后叹气地看着她说:“难道你就一点都不这么觉得吗?”

  苏麻喇姑认同地看着她点了点头说:“我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还以为是董鄂妃回来了呐?的确!她们不止是长得像,就连个性也像!”太皇太后坐在那儿看着她说:“我之所以会赐死她,是为了不想让历史重演,但我错了,她虽然像董鄂妃,可她毕竟不是董鄂妃,而玄烨对她的宠爱,虽然超乎了我们的想象,但玄烨是不会和福临一样的!”

  太医站在那儿看着他们说:“皇上!蝶妃娘娘!”康熙皇帝和依尔觉罗彩蝶看着他又看着那碗刚熬好的药,康熙皇帝伸出手来拿起那碗药,用嘴吹了吹,然后喂给她喝说:“蝶儿喝药吧?”依尔觉罗彩蝶坐在那儿看着他说:“我自己来吧?”康熙皇帝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她说:“朕喂你喝!”依尔觉罗彩蝶脸色凝重地看着他说:“只要我把这碗药喝下去,这辈子我就是个废人了!”说完把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康熙皇帝坐在那儿看着她说:“蝶儿!朕不准你这么说自己,对朕来说,你活着待在朕身边才是最重要的!”依尔觉罗彩蝶看着他半晌,嘴角微微上扬,脸上露出淡淡地微笑,开始喝那碗药,梁九功、腊月、小李子、太医双眼泛起晶莹的泪花看着他们,康熙皇帝一勺接一勺地喂她把那碗药喝下去。

  德妃娘娘不可思议、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说:“她竟然存活下来了?”只见站在她面前的太监点了点头,德妃娘娘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他说:“想不到她的命这么硬?”“皇上驾到!”德妃娘娘连忙站起来,走到寝宫门口行礼说:“臣妾恭迎皇上!”当康熙皇帝快步走进这里看到她时,挥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德妃娘娘顺势摔坐在地上,捂着被打的脸说:“皇上?”

  康熙皇帝站在那儿看着她说:“谁叫你把蝶儿的事情,告诉皇奶奶的?”德妃娘娘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他说:“臣妾是为了皇上着想,不希望皇上……”没等她说下去,康熙皇帝把话抢过来说:“这是朕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替朕做主?”德妃娘娘脸色凝重地看着他说:“皇上!臣妾到底哪里比不上她?为什么你的眼里就只有她呐?”

  康熙皇帝认真严肃地看着她说:“你和蝶儿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朕如果不是顾忌你肚子里的皇子,早就把你拖出去斩了,所以你最好给朕安分一点,要是你再去招惹蝶儿,到时候就别怪朕对你不客气?”说完拂袖而去,德妃娘娘坐在地上看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皇上……”

  过了几天,依尔觉罗彩蝶浅笑地看着她说:“腊月我想出去走走?”腊月站在那儿看着她说:“可蝶妃娘娘的身体虽然已经好了,但还是很虚弱,太医说……”依尔觉罗彩蝶浅笑地看着她说:“我只是想出去走走,不会有事的!”腊月无奈地看着她说:“是!”

  德妃娘娘满头大汗地捂着自己的肚子,说:“快……本宫要生了,快去告诉太皇太后和皇上,另外赶快宣太医过来?”只见站在那儿的宫女看着她应了声说:“是!”太皇太后站起来看着她说:“德妃要生了?”苏麻喇姑看着她点了点头,太皇太后认真严肃地看着她说:“皇上呐?”苏麻喇姑叹气地看着她说:“皇上正在上朝!”太皇太后脸色凝重地看着她说:“那我们先去储秀宫吧?”苏麻喇姑看着她行礼说:“是!”

  康熙皇帝上完早朝,正准备去储秀宫的时候,经过御花园就看到依尔觉罗彩蝶站在那儿,于是嘴角微微上扬,脸上露出淡淡地微笑走过去,腊月看到他想要行礼,但康熙皇帝却对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不用行礼也不要出声,腊月看着他点了点头,依尔觉罗彩蝶脸色凝重地叹了口气,“为什么叹气啊?”下一秒她转过来看着面带笑容地康熙皇帝,连忙想要给他行礼,康熙皇帝伸出手来扶着她说:“我们之间不需要多礼!”

  依尔觉罗彩蝶浅笑地看着他,康熙皇帝轻抚着她的脸颊说:“告诉朕,刚才为什么叹气?”依尔觉罗彩蝶站在那儿看着他说:“没什么,就是想到我进宫,才短短的半个月,就发生这么多事情,觉得有点害怕以后在宫中的日子了!”康熙皇帝把她搂进怀里说:“有朕在,你不用害怕,无论发生什么事,朕都会保护你的!”依尔觉罗彩蝶浅笑地靠在他的怀里。

  康熙皇帝站在那儿看着她说:“你身体刚好,不能在外面待太久,我们还是回去吧?”依尔觉罗彩蝶看着他点了点头,康熙皇帝面带笑容地看着她,拉着她的手走了,太皇太后脸色凝重地坐在那儿,下一秒宫女走出来给她跪下说:“恭喜太皇太后,德妃娘娘生了个又白又胖的小阿哥!”太皇太后脸上露出开心地笑容说:“太好了!”

  “皇上驾到!”康熙皇帝走进来看着她说:“孙儿见过皇奶奶!”太皇太后看着他笑了笑说:“起来吧!德妃已经生了,是个阿哥!”康熙皇帝看着她点了点头说:“那我去看看德妃?”太皇太后看着他笑了笑说:“好!”此时德妃娘娘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当看到康熙皇帝的时候,她想要下床行礼,康熙皇帝脸色凝重地看着她说:“你刚刚生下皇子,就不必行礼了!”德妃娘娘看着他笑了笑说:“谢皇上!”

  康熙皇帝看了她一眼,走到怀抱着皇子的奶娘那儿说:“让朕抱抱!”奶娘看着他应了声说:“是!”说完把皇子交给康熙皇帝抱,康熙皇帝面带笑容地抱着皇子说:“你是朕的四阿哥,就叫胤禛(清世宗,清朝第五位皇帝,母为孝恭仁皇后,即德妃)吧?”德妃娘娘看着他笑了笑说:“皇上为什么要叫胤禛呐?”康熙皇帝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她说:“怎么?你不喜欢这个名字吗?”德妃娘娘看着他摇了摇头说:“臣妾不敢!”康熙皇帝认真严肃地看着她说:“我之所以给他取这个名字,是想让他真诚真实的做人!”

第四章 永远陪在身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