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后宫的皇妃

王朝后宫的皇妃

长孙贺齐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替身皇妃

  【插曲】《爱江山更爱美人》道不尽红尘奢恋,诉不完人间恩怨,世世代代都是缘,流着相同的血,喝着相同的水,这条路漫漫又长远,红花当然配绿叶,这一辈子谁来陪,渺渺茫茫来又回,往日情景再浮现,藕虽断了丝还连,轻叹世间事多变迁,爱江山更爱美人,哪个英雄好汉宁愿孤单,好儿郎浑身是胆,壮志豪情四海远名扬,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东边儿我的美人哪!西边儿黄河流,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傍晚,康熙皇帝(清朝第四位皇帝,8岁登基,14岁亲政,在位61年,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梁九功(乾清宫的太监总管,服侍康熙皇帝多年)走过来看着他说:“皇上!”康熙皇帝一边批阅奏折一边说:“敬事房的人来了?”梁九功看着他笑了笑说:“是!”康熙皇帝面带笑容地抬起头看着他说:“让他们进来吧?”梁九功看着他应了声说:“是!”说完转过去对站在乾清宫外等候的敬事房总管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可以进来了,敬事房总管看着他点了点头走进来。

  康熙皇帝侧过脸来看着敬事房总管,手上端着的放有宫中所有妃嫔名牌的托盘,皱了一下眉头问:“怎么没有蝶妃(康亲王杰书的次女,依尔觉罗玉蝶的妹妹,名依尔觉罗彩蝶,因为自己的姐姐依尔觉罗玉蝶不愿进宫选秀,而冒名顶替她进宫选秀,却不曾想被康熙皇帝一眼看中,册封为蝶妃)的名牌?”梁九功和敬事房总管先是看了一眼对方,然后敬事房总管说:“回皇上,蝶妃娘娘是今天才刚刚被册封的妃子,奴才们还没来得及做她的名牌,所以……”康熙皇帝脸色凝重地看着他说:“既然没有名牌,那就直接把她送到乾清宫来?”

  这话一出,梁九功和敬事房总管全都瞪大双眼震惊地看着他,他们震惊的原因和理由,是因为包括已经过世的皇后在内,康熙皇帝从没有让任何妃嫔到乾清宫来侍寝,康熙皇帝坐在那儿看着他说:“怎么?朕说的话你听不懂吗?”敬事房总管看着他连忙解释道:“不是……奴才这就去办!”说完对康熙皇帝行礼退下了。

  依尔觉罗彩蝶被裹在棉被里,抬进了乾清宫,敬事房总管看着他笑了笑说:“皇上!奴才已经把蝶妃娘娘送来了?”康熙皇帝抬起手来看着他说:“退下吧!”敬事房总管看着他应了声说:“嗻!”说完敬事房总管和几个太监退下了,康熙皇帝侧过脸来看着他说:“你也退下吧?”梁九功站在那儿看着他说:“嗻!”

  【插曲】《心情》信不信我们早就注定,要一起沿途看风景,纵然逃不开宿命,也要不住那颗狂热的心,思念已经突破瓶颈,再也无法且走且行,恨不能立刻靠近,一生一世一样心情,好想聆听你心底的声音,你要相信爱是不变的决定,哪怕一切不过是流星,也要一起厮守到天明,爱你爱到最后都不能停,停不下来就让自己伤了心,缘分总是纠缠不清,把手握紧,一生一世一样心情!

  康熙皇帝面带笑容地看着放在龙榻上的金黄色棉被,一步步缓缓走过去,坐到龙榻边上,伸出手来一点点慢慢地掀开被子,当看到依尔觉罗彩蝶时说:“你真美!”说完轻抚着她的脸颊,依尔觉罗彩蝶的脸瞬间红起来,身体也开始略微有些发抖起来,康熙皇帝坐在那儿看着她说:“怎么在发抖?你很怕朕吗?”依尔觉罗彩蝶躺在那儿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康熙皇帝看着她笑了笑说:“别怕!你现在已经是朕的妃子了,朕会好好对你的?”

  第二天早上,梁九功正在给康熙皇帝穿龙袍,敬事房总管和几个太监走进来看着他说:“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康熙皇帝站在那儿看着他们说:“起来吧!”敬事房总管和几个太监站起来看着他说:“谢皇上!”说完他们刚要准备将还没有醒的依尔觉罗彩蝶抬走,就被康熙皇帝开口阻止了:“等等!”敬事房总管和几个太监纳闷地看着他,康熙皇帝认真严肃地看着他们说:“你们不用送她回去了!”敬事房总管和几个太监不可思议、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康熙皇帝侧过脸来看着他说:“梁九功!”

  梁九功站在那儿看着他说:“奴才在!”康熙皇帝认真严肃地看着他说:“你留在这里,她要是醒了,你让她不要离开这里,等朕上朝回来!”梁九功看着他应了声说:“嗻!”康熙皇帝对他们做了个手势说:“你们都退下吧!”敬事房总管和几个太监对他行礼说:“嗻!”

  康亲王杰书(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曾孙,礼烈亲王爱新觉罗·代善之孙,镇国公爱新觉罗·祜塞第三子)和福晋坐在那儿看着对方说:“也不知道彩蝶怎么样了?/是啊!我真的很担心呐?要是皇上和太皇太后(博尔济吉特氏,名布木布泰,康熙帝即位后,尊为太皇太后,一生培养、辅佐顺治、康熙两代皇帝)发现了,可怎么办呐?”康亲王杰书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她说:“我说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吗?”福晋脸色凝重地看着他说:“我看你还是派人进宫去打听打听吧?”康亲王杰书认真严肃地看着她说:“我已经安排人进宫去了!”福晋叹气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依尔觉罗彩蝶微微睁开眼睛坐起来,这时梁九功站在那儿看着她说:“蝶妃娘娘您醒了?”依尔觉罗彩蝶侧过脸来看着他说:“梁总管?你怎么在这里呐?”梁九功看着她笑了笑说:“回蝶妃娘娘的话,是皇上让奴才留在这里的!”依尔觉罗彩蝶纳闷地看着他说:“皇上?”梁九功看着她笑了笑说:“皇上说,蝶妃娘娘要是醒了,就留在这里等皇上上朝回来!”依尔觉罗彩蝶看着他点了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下一秒康熙皇帝走进来看着她说:“蝶儿你醒了?”依尔觉罗彩蝶连忙掀开被子,想要下床给他行礼,可康熙皇帝却快步过去阻止她说:“你现在身体不适,不能下床,一切礼节就都免了!”依尔觉罗彩蝶浅笑地看着他说:“谢皇上!”康熙皇帝轻抚着她的脸颊,对梁九功说:“你让腊月过来这里伺候蝶儿梳洗?”梁九功看着他应了声说:“嗻!”康熙皇帝认真严肃地看着他说:“另外叫小李子去太医院,把止痛汤拿过来!”梁九功对他行礼说:“是!”

  依尔觉罗彩蝶坐在那儿看着他说:“皇上!奴才……”没等她说下去,康熙皇帝抬起手来看着她说:“在朕的面前,不准你称呼自己是奴才?”依尔觉罗彩蝶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他说:“那……臣妾……”康熙皇帝看着她摇了摇头说:“虽然你是朕的妃子,但朕也不喜欢你称呼自己臣妾,你就直接说我就行!”

  依尔觉罗彩蝶坐在那儿看着他说:“这……”康熙皇帝认真严肃地看着她说:“朕让你这么自称,你就这么说!”依尔觉罗彩蝶脸色凝重地看着他轻声说:“皇上我……我还是回自己的宫里梳洗吧?这里可是乾清宫,我留在这里不合适!”康熙皇帝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她说:“你是朕的妃子,这里是朕的寝宫,你留在这里怎么不合适了?”

  依尔觉罗彩蝶坐在那儿看着他说:“皇上我……”没等她说下去,康熙皇帝把话抢过来说:“难道你不喜欢和朕待在一起吗?”依尔觉罗彩蝶看着他摇了摇头说:“不是!”康熙皇帝看着她笑了笑说:“既然不是,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依尔觉罗彩蝶脸色凝重地看着他,这时腊月走进来看着他们说:“奴婢腊月给皇上和蝶妃娘娘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蝶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康熙皇帝坐在那儿看着她说:“免礼!以后你就跟在蝶妃娘娘的身边,她去哪儿你就跟着去哪儿?明白吗?”腊月看着他应了声说:“是!”康熙皇帝站起来看着她说:“现在你帮蝶儿梳洗吧?”腊月站在那儿看着他说:“奴婢遵命!”康熙皇帝看着她笑了笑说:“朕先出去,一会儿小李子把止痛汤拿来,你要趁热喝了,这样你身体的不适,就能马上缓解了?”

  依尔觉罗彩蝶看着他点了点头,康熙皇帝看着她笑了笑,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转身走出去,腊月看着她笑了笑说:“蝶妃娘娘!奴婢伺候您梳洗吧?”依尔觉罗彩蝶浅笑地看着她说:“麻烦你了!”腊月看着她笑了笑说:“蝶妃娘娘不用客气,这都是奴婢该做的!”说完扶她走下床。

第一章 替身皇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