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團聚(五)

  一瞬間董寂以為是女版方子言跟她打招呼,“怎麼你也在,不是忙得應酬嗎?"

  “怎麼樣?現在不讓我來是不是,我就跟你說要展醫生看看你那麼兇的一面……"

  “我在。"展博跟著程瑪丹走到大門,一如往常她又要跟方子言鬥上好一陣子,為了避免新朋友尷尬,他特意出來調和。

  “展醫生!你看你女朋友,我來吃個飯也要管著,她平常是不是這樣對你?這樣不行……"

  “你那麼多嘴,信不信我把你打到說不了話。"程瑪丹作勢上前,方子言立刻退後一步,想起上次跟她鬧著玩的切磋較量,差點要進醫院,想想都覺得痛。

  “小寂我們不要管她,讓展醫生好好管教她就好,我們走!"方子言拉拉董寂的胳膊。

  董寂無所適從,只點點頭跟程瑪丹打了個招呼,“我叫董寂。"就再沒有說話。

  程瑪丹手肘頂了頂展博,“你有沒有覺得看到徐森的感覺?"展博哭笑不得。

  比起午餐安靜吃飯,晚餐的氣氛非常好,有了程瑪丹跟方子言根本不需要擔心冷場,他們兩人你來我往的鬥嘴比電視上的相聲更好笑。好幾次凌霜希笑倒在徐森懷裡,而展博則是非常無奈看著女朋友張牙舞瓜的模樣。

  董寂一直都是安靜吃著飯,唯一顯示她在參與這個晚餐就是她視線也是停留在方子言跟程瑪丹身上。“阿寂,他們長期是這樣,不要介意。"凌霜希還是擔心她沒辦法融入,所以特地說了這句。

  董寂嘴角帶著笑,“我知道,還滿有趣。"

  到了晚餐後半段,董寂早就停下手沒有吃,凌霜希、徐森跟展博是吃得差不多,而程瑪丹跟方子言好像才剛開始吃一樣,兩人爭著餐桌上的餸菜,又一輪戰爭。“所以你今天搬去樓上了?"

  “對,我剛聽霜希說你現在住對面?"飯後程瑪丹才有機會跟董寂聊聊天,三個女生窩在房間,另外三個男生就在客廳摸摸酒杯底。

  “對!現在徐森變了我的房主,幸好是超低價租給我,所以說霜希你這男朋友認識得真好。"程瑪丹表情多多的樣子,凌霜希是看習慣,但董寂沒有看過,看她像看方子言一樣,覺得新奇。

  “這也是緣份,我沒有想過會跟朋友當鄰居。"要數最開心的當然是凌霜希,不常出門的宅女,連跟朋友聚會都可以不離開住宅的大樓。

  徐森跟方子言的對話大多跟公事有關,但展博也在這裡,也不便在他面前說太多,倒不是怕他聽到不該聽的,只是怕他聽著尷尬。結果他們談論了最近股市的趨勢,不得不說有從商的朋友,確實對投資有幫助。

  這天最開心的除了是凌霜希,另外要數的當然是董寂,雖然從她臉看不出喜悅的表情。

  房子本來的裝潢也滿有特色,意外地合乎她的品味,所以她沒有特別想要做大的改動。深灰跟白色為主調的裝潢,冷色調的摩登跟型格完美展現。客廳中央是她們下午選購的藍黑色沙發,白色大理石地板上是墨綠色的地毯,在沙發旁邊是散發著溫暖黃光的落地燈。

  她攤在沙發上,回想這一天過得十分充實,跟多年不見的好友相見、搬家、認識新朋友,不經不覺已經到十一點,明天又要六點起床準備一系列的排練、錄製、拍攝等等。沒有時間讓她回想,連忙洗了澡就倒回床上睡。

  兩個月後,正預備正式出道的董寂在星樂的總裁辦公室跟陳以宣面對面坐著。

  “……所以我們商量過是覺得還是不要特別取別的藝名比較好,畢竟你名字本來就比較特別,而且跟你的氛圍,還有未來要走的路線十分相配。如果要本名出道,你自己覺得怎麼樣?"新人出道有個讓人容易記住的名字是很重要的事,圈子裡每天都有新冒起的人,如果名字不響亮一點,很快就會被大眾忘記。

  凌霜希出道用英文名,是乘著那時少數新人只用英文名字當藝名,所以才從一系列的名字中選了這個。一般來講對於藝名的事都是由陳以宣安排,也有喻意著由星樂給予藝人一個新的人生。

  偶爾有像董寂這樣的情況,本名已經少見的,他們就會提出不改名的建議。

  “我覺得沒問題。"董寂在任何人面前都是面無表情,包括陳以宣,他也習慣了,點點頭下了定案。

  “因為是新人,所以沒辦法從預購量得到什麼指標或是數字,所有事情都要在發佈後才知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我對你這張專輯很有信心,就像當年霜希出道前一樣。"做了這行多年的他,做了個估算,董寂必定可以成名。

  “我沒有太大的擔心,只要一切順利就好。"董寂沒有那麼樂觀,歌手前幾張專輯賣不好等等都是常見,正式出道以後的工作才是挑戰。

  星樂故弄玄虛,連續幾天發佈了幾乎全黑色的照片,照片上只有小部分的地方有影子,一眾注視著這家有名的大公司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一個禮拜後,他們公佈了整張海報,宣告著怪物新歌手的誕生。

第一百二十九章 團聚(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