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復出(四)

  對於董寂,徐森一無所知。從陳以宣的話聽到要凌霜希讓出檔期,即使徐大總裁不知道當中對於爭獎的不利,他還是不高興,怎麼要她讓呢?於是臉上的表情是愈來愈不好看。

  他已經在等著,只要凌霜希說一句“不",他就立刻替她說話。

  “好,我也不想趕。"她神情如常。他試圖從她的表情中找到絲毫不願,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徐森把目光投向陳以宣,也沒有覺得驚訝或是錯愕,可見這是他預想中的結果。顧忌著還有其他人在場,徐森先壓下疑問,等待他們結束再問。

  畢竟凌霜希不是第一次出專輯,而且這次她參與了大部分的創作,對造型的想法比較豐富。而造型師跟唱片監製都是合作已久,很快就了解她想要的效果,把好幾個方向選好。

  整個會議不到兩小時就結束,徐森在旁邊沒有空閒著處理公事,卻又一邊分心,當凌霜希發言的時候,忍不住抬頭看著她認真工作的樣子。有好幾次她才講完對手上造型參考照的意見後,不經意視線掃過他那邊,卻見到定神地看著自己。嘴角流露著不明顯的笑意,她立刻移開目光,避免其他人發現她臉紅的樣子。

  待所有人都離開會議室後,凌霜希才問陳以宣,“那董寂她……"

  “最近忙著練習,要不我給你她新的電話號碼?"陳以宣只知道她們兩人有交情,可是不曉得她們有多熟,始終他跟凌霜希算比較公事公辦的上司下屬關係,不會談心。

  “還是你把我的電話號碼給她好了,讓她有空再聯絡我。"面對多年不見的朋友,凌霜希寧願選擇當被動的一方,如果她拿了董寂的號碼,送出簡訊後她不回又很尷尬。不如被主動權讓給對方,提出把號碼給她,等於發出願意聯絡的訊息。回不回,就要看對方有沒有要跟你聯絡了。

  從頭到尾沒有講一句話的徐森,待所有人離開會議室後,仍然保持黑著一張臉,把凌霜希牽出去。很快她就察覺到不妥,平常他不管有沒有人在,都會溫柔地摟著她腰或是肩膀,在她耳邊低聲講話,怎麼現在換了畫風?

  植浩早就把車子駛出大門等待他們,他護著她頭頂怕她撞到車門,這樣體貼的動作卻還是黑著臉做,凌霜希想不通為什麼他突然鬧脾氣。於是一上車就主動靠在他肩膀,“你怎麼了?剛剛是不是等太久?"會議前還很正常的,會議後就變成這樣,所以她唯一想到的是會議開太久。

  但其實她也覺得沒有道理,一,徐森不會介意這種事,他有事做就會自己先離開,不會硬要等還要生悶氣。二,會議其實不久,特別是對徐森這種常開會的人來講,不到兩個小時真的不算什麼。

  他神情沒有緩下來,連帶聲音也冷冷的,“董寂是誰?"

  凌霜希這時才醒覺,沒有跟他介紹過董寂,他剛剛在一邊聽了陳以宣跟她講那麼久,卻不知道是什麼人,一定很悶。

  “以前FIND and FOUND一起學個舞的朋友。"老實交代過後,徐森的表情還是不對勁。

  “我不是故意不提她是誰,只是她好幾年前就出國,跟我斷了連繫,我以為她不會回來。"解釋完一遍,徐森還是維持一樣的表情。

  這次輪到凌霜希要炸掉,“你到底怎麼了?至少跟我講你是在介意什麼事情!"猜啞謎不好玩!真的!

  炸毛的凌霜希多少讓徐森神色稍微緩了點,他最不見得她不開心,伸出手摟住她肩膀,“只是看到你對一個男生那麼上心,我有點不開心。"

  然後凌霜希一臉懵樣……“男生?誰?"她一臉不解地偏過頭看他。

  “董寂,你們剛才講了很久他的名字。"

  “董寂是女生。"凌霜希完全呆了,敢情他就是自己誤會了董寂是男生,然後生氣嗎?

  車廂內一片靜默,徐森呆了,凌霜希也呆了,在駕駛中的植浩專心在路面情況的同時,也呆了。

  徐森不自然地“咳……咳"以圖化解尷尬,卻換來凌霜希清脆的笑聲。

  “所以你生了那麼久的悶氣是以為董寂是男生?"她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真的有咳嗽聲,徐森怕她不舒服,表情仍然是尷尬,但自然地輕拍著她背幫她舒緩。

  “名字不像女生,一時間想錯。"還以為是不是過了熱戀期所以他開始對自己不耐煩,原來是想錯,不但沒有不耐煩,佔有欲是有增無減。

  她愉快地靠在他肩頭,“我不是跟你說過曾經有過一個朋友,那就是她。"

  知道董寂不是男生後的徐森冷靜下來,想起她的確提到過有過一個朋友,但那時欲言又止,他怕觸動到她的負面情緒,所以沒有問。

  “所以你跟她是怎麼一回事?剛剛把檔期讓出來又是為什麼?"

第一百二十三章 復出(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