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復出(三)

  陳以宣表情沒有特別嚴肅,所以凌霜希只道是新專輯的安排,沒有多想。怎知道卻聽到意外的事,“董寂,你還記得嗎?"

  凌霜希像定了格,思緒回到在FIND and FOUND的最初,她在那裡沒有朋友,倒不是因為又受到排擠,只是在那邊學舞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些是單純怕生,有些是性子淡泊,有些是性格內向,沒有跟別人湊熱鬧的愛好。

  她在所謂“正常"社交的場合受盡嘲諷,反倒在這邊不用被迫著跟別人社交、裝熟,對她自在多了。而這裡的人溝通的方式就是舞蹈,透過一起學舞、練舞,從中形成了另一種交流的方式。

  當時的凌霜希仍然是胖胖的,她在厭食症跟暴食症之間掙扎,痛苦不已,可是在這裡卻得到暫時的舒緩。在這個期間,她遇到了一個跟她年紀差不多的女生,“很美"這是她對這個女生的第一印象。

  她的美不是青春少女好動活潑如春日陽光般的美,她比一般女生長得高一點,皮膚很白,可以說是蒼白。四肢很修長,特別是腿,可以說跟模特兒可以媲美。她的臉很小、帶點長長的瓜子臉,她眼神總帶著種猜不透、看不到底的感覺。雖然她年紀輕輕卻在FIND and FOUND被一致認為是個冰山美人。

  被喻為冰山美人當然不止因為她外表冰冰冷冷,連性格也是。基本上能聽她講到的話只有“謝謝。"“明白。"“不好意思。"“好。"沒有人聽過她講完整一句話,包括凌霜布。

  而這樣奇特又美麗的女生有種個好像相符又有點不太相配的名字-董寂。

  至於兩人為什麼會成為朋友,可真的是另一個緣份。那時候的凌霜希已經被陳以宣招攬,向著明星的路走,放棄了在傳統學校上課,而是選了公司替她報名的音樂學院。而她課餘的時間除了做功課就是去練舞,一天去FIND and FOUND的途中,卻看到董寂扶著牆,身體非常不適,比平常還要再白,甚至帶了點青的程度。

  她連忙走上前,“董寂,你怎麼了?我扶你去那邊先坐一坐。"凌霜希比她矮上十公分,但當時還不是現在魔鬼身材的模樣,還有點肉的她力氣可是不小,很快就把董寂扶到一邊長椅。

  “你現在的樣子很不妥,我打給老師……"

  “頭……好暈……"話都還未說完,董寂的身體脫離了自己的掌控,向著凌霜希的懷裡栽倒。

  “你……"凌霜希已經顧不上,立刻就撥了電話給平常最關心學生的李松侑。他立刻替她們叫了救護車,自己趕緊跑出去。

  幸好她們離FIND and FOUND不遠,李松侑很快就趕到,董寂已經醒過來,卻沒有氣力地躺在凌霜希的大腿上。

  “救護車快到,你除了頭暈還有沒有別的地方不舒服?"李松侑只大概知道她的背景,但現在顯然不是適合問問題的時候。

  她只張著嘴開開合合,卻講不出一句話,虛弱得連跟她沒有深厚感情的凌霜希都覺得心疼。可能是因為平常看習慣她一個人事情也可以做得很好的樣子,跟現在軟弱的模樣完全相反。

  那天凌霜希才多少知道她家裡的狀況,怪不得臉上總帶著點蒼白,基本溫飽都難以保障的人,怎麼會看起來臉色好呢?

  雖然她們不是人家所認知那種姐妹淘,在一起就聊天聊個不停、起哄、湊熱鬧等等,反而是常常坐在一起,大多的時間都沒有講話,偶爾想起就搭個一、兩句話。這種模式卻是兩人喜歡的,有人作伴是件好事,但前提是合得來的人。

  原來以為會持續下去的友情,卻因為李松侑而暫時停止。

  一天她帶著個打扮得體,卻毫不奢華的婦人到了FIND and FOUND,然後把董寂叫到另一個房間聊天。

  在練習室的凌霜希不知道她們聊了什麼,再回來的董寂一臉平淡,卻想有了點新的希望,眼神比平常居然多了份活力。

  她主動走過去讓凌霜希跟她到外邊講話,“我後天就會出國,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正確的決定,但我想要一個新的開始。"沒頭沒尾的話,凌霜希卻聽懂她的意思。

  她主動抱了抱董寂,“很高興認識你。"然後兩人看著對方,都哭了。

  思緒定格在這裡,接下來的幾年,她都沒有聽到過董寂的消息。她還是樂觀的覺得沒消息就是好消息,可能董寂已經完全展開了新的生活,有了想要發展的事並且埋頭苦幹著。

  “今天早上她跟星樂簽約了。詳細情況有點複雜,你看到她再問也可以,簡單來講公司覺得先讓她出專輯比較好,她才有機會爭今年的新人獎。"當時陳以宣從李松侑那邊也聽過董寂的事,本來想著找個機會看看她,可以就簽下來培養,卻突然出國。

  大多歌手都選擇在這段時間出專輯,為的是要爭年底的頒獎禮。年初的專輯到年尾投票的時候,大多已經被人忘了,所以年中到十一月前都是出唱片的旺季。凌霜希在這行好幾年了,當然明白他的意思。

  本來星樂做什麼決定,確實不用跟藝人商量,公司有最高決策權。但陳以宣還是先跟她講的原因是,凌霜希把檔期讓給董寂,就等於放棄年底頒獎禮。

第一百二十二章 復出(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