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情敵(四)

  徐森的笑容等於正式宣告撕破臉,“娶一個明星當集團總裁夫人?"甄如妍反應很大的站了起來,雙眼瞪的圓圓,還算有教養的她沒有伸出手指指著凌霜希,但表情充滿鄙夷。

  “徐總,大家都是生意人,應該很清楚怎樣才是對大家有利。東郊那塊地八CD是我們妍山所擁有的……"甄豪欽自以為勝算在握,所以表情特別淡定地說著分明是威脅徐森的話。

  “沒有SU的資源,東郊那塊地跟廢了有什麼分別?"失去SU的投資,除非有別的集團願意花費帶旺那邊,不然東郊只是個普通郊區,賺不了什麼錢。

  “那SU想在那邊發展,還是要先問過我。"說著說著連甄豪欽也懶得裝模作樣,他閨女在那邊鬧情緒,他這個當爹的,懶得要顧什麼禮貌。

  甄豪欽沉下來的語氣絲毫沒有激起徐森有什麼情緒,他只是笑了笑,把桌上的東西扔在他們面前,“你們妍山還能不能保得住,還是要先問過我。"

  甄豪欽一手拿過資料,在打開文件以前他還是徐森就是個虛張聲勢的小伙子,徐老把SU交給他就不知天高地厚。他沉著臉給了個眼神徐森,寫滿了‘看你能耍什麼花樣’,但徐森只把眼神留給在旁邊滑著手機的凌霜希,注意力沒有分給多餘的人。

  “昏君。"這大概是甄氏父女的心聲。

  甄如妍靠近甄豪欽,想一看到底徐森是憑什麼那麼大口氣。怎知道兩人同時發出“這……這……"

  “爸!"甄如妍從走進徐森辦公室開始可以說是心情轉換沒有停下來過,從預備可以看到徐森的害羞跟激動,到看見他跟凌霜希舉動的不忿跟不甘心,還有現在看到一份又一份資料的震怒以及難堪。

  放在文件最上面的是一大疊照片,裡面是甄豪欽跟方馥菲進出酒店房的照片,兩人態度親暱,不用明講都知道兩人的關係。

  “你……怎麼可以跟方姨……"甄如妍第一次覺得喘不過氣來,本來對於父親出軌這事已經很難接受,而對像竟然是蘭開集團的夫人方馥菲!她母親的好友,從小看她長大,前天才一起吃過飯的方姨!

  甄豪欽氣勢已經被削了一半,但他還是試著穩定情緒,管理好表情,“這並不代表我們有發生……"

  “顧念我未婚妻眼睛的健康,我才沒有把其他照片拿出來。還是甄總有這樣的嗜好,希望女兒看到自己的情欲照片?"徐森表情沒有起復,語氣平淡輕鬆得像閒話家常般。

  甄豪欽一時語窒,以為這樣已經是很大的打撃,再往下看卻發現自己把徐森想得太簡單。一疊的資料都是妍山跟其他公司暗地交易的黑材料,當中不少涉及公司信譽,或甚至於法律的事。

  甄豪欽難以置信地注視著徐森,“這些你都用了多久時間查出來。"他是個行動小心的人,所有事情都不是直接做,而是經很多人的手去做,減低被查出的機會。也是這個原因,出軌的事也一直隱藏的很好。房間從來沒有用過自己的名字登記,而是隔了好幾層的關係訂的,不是刻意跟縱根本不會發現。

  單憑手上這些資料都足以讓他身敗名裂,妍山也會受到很大的打擊。這一刻他才醒覺徐森是把人趕盡殺絕的風格。

  徐森淡淡的笑著,一樣黑材料是不夠,要掌握足以把一個人摧毀的材料,那樣才是情報最厲害的地方。

  這次主要是對付甄豪欽,所以針對甄如妍的比較少,但也足夠嚇倒她,資料裡面有著她在學士跟碩士論文請人代寫的證據,連當初替她代寫的人也願意為徐森作證,指證她的學歷不是靠自己得來。這個消息傳出去不但會失去學歷,還會淪為他人的笑柄。

  “甄小姐也真是博學多材……"他抿了一口茶,覺得溫度正好,遞到凌霜希嘴前,就著手餵她喝。同一空間中坐對面的四人只是隔了一張辦公桌,卻是完全相反的情緒。

  “你的條件?"甄豪欽根本沒有信心可以處理這些問題,他立刻妥協,理智如他很快判斷好形勢,現在沒有別的事比徐森交出手上的資料更重要。

  “放心,我不會要甄總做虧本生意,東郊那塊地……"本來妍山是要跟SU合作,他們貢獻地,而SU貢獻資源發展。但現在徐森要求的是取得東郊的地,所以等於沒有合作的事,而是妍山把地賣給SU。

  本來東郊的地在妍山是雞肋,但自從SU要發展後得到很大的重視,因為他們相信憑著SU的規劃跟資源可以帶來很大的收益。眼見這塊肥豬肉已經到了唇邊,現在卻被徐森一把拿走。

  東郊的地市價根本不高,就算妍山可以得到賣地的錢,比起最初估計可帶來的還是差很多,一下子甄豪欽的臉色更為難看。

  “甄總需要考慮的話,可以回去想一想,這些資料……"徐森沒有把話完整的說完,但充份表示了態度。

  “好。"甄豪欽這句話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口。

第一百一十八章 情敵(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