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百五十公里(八)

  經過三天以來的趕路,薇真跟展博的傷口在大汗淋漓的情況下只停留沒有惡化下去的狀況,卻沒有隨著時間變好。

  “回到J市市內首先清理好身體,吃完藥後再塗些藥膏,應該幾天內會變好。"展博對著幫薇真搽手腳的懿生說。

  “幸好我們開始的前三天進度一直在預期內,還比預期快了一點點。按現在的進度,大概明天晚上就可以下山。下山那邊可能還要走好一段路才可以回到馬路邊攔車。"程瑪丹拿著地圖說。

  “今晚是最後一天在這山頭札營,忽然有點捨不得。"展博這幾天有事沒事就跑到程瑪丹的帳篷外聊天。

  “這就是山藝的樂趣,在城市的人覺得這樣的生活特別難得。"晚上的天空沒有任何的光污染,發眼望去盡是一片星海。

  亮眼的星星映照著她的雙眼,展博認為她的雙眼比這片星空更為吸引,充滿活力、希望,經過這個禮拜的徒步,他終於了解到她所謂無法停下來的原因。

  從這樣的旅程中,你可以認識自我,例如像他,一個從小驕傲又自負的人,偏偏在這一百五十公里中學會量力而為,學會謙卑。而像她,離開了生長的地方,到別的國家,體現不同的文化,對生命的想法又更不一樣。

  外面的世界精彩的地方,不在於華麗、絢爛,而是自身會被這樣的環境影響,激起心中很多想法。

  從小覺得生活是無意義的展博,這時又有了別的想法。如果生命是用來尋找意義呢?透過所見所聞,從而找到自己想要的意義。

  “明天……明天完成整個旅程後,我想跟你聊一下。"她仍然看著星空,聲音細細柔柔的,像是從那片星空傳來一樣。

  “好。"他猜到她想講哪個方面的事,可是他不確定她是什麼立場。

  如果經過這一次都沒辦法留住她,往後只會更難。

  踏入旅程的最後一天,四個人同樣懷抱著不捨的心情邁進每一步。

  “這裡比上次T市那邊好走……"薇真客觀評論道。

  “對,T市那邊上下的幅度比較大,還記得幾乎每天都要上下坡度大的山丘好幾次,體力耗費多很多。"懿生點頭表示贊同。

  “所以T市那邊路線雖然短幾十公里,但難度在許多人眼中比J市這裡高出不少。"程瑪丹回想前兩年去過的經驗,同樣對他們的話表示認同。

  而搭不上話的展博默默覺得自己有點像個運動廢人,這一個禮拜下來他都覺得是極限,到底比較難的T市路線是怎麼一回事?

  走出舒適圈的展博雖然有挫敗感,但同樣終於感覺到生命燃燒……腳底也是在燃燒,他都不敢想像完成整個旅程後腳會痛多久。

  這個星期因為每天都要走那麼長途,所以身體一直在運作的狀態下沒有放鬆,一旦今天完成後,人一放鬆,那些疼痛疲勞全都會走出來。

  明明四個人已經在這一個星期內天天對著,但話好像講不完,這邊看到特別的樹又可以講上一陣子,那邊看到漂亮的湖又要拍照玩耍一陣子,休息時候吐糟對方又講了好一陣子。

  打打鬧鬧的時間過得很快,晚上七點,他們帶著頭燈終於走到山腳。四個人圍成一圈擁抱了好一陣子,拍了合照紀念這次旅途成功。正要沿著山腳,打算走出馬路找車的時候,才醒覺大家手上都還拿著登山杖,畢竟一整個星期都是拿著走,都快要跟自己融為一體。

  “整理好後就往那邊走。"直到旅程到尾聲,程瑪丹仍然是大家的嚮導,為大家指示方向。

  沿著馬路又走了半個小時才看到有計程車路過,大家都快要衝出去馬路,畢竟很久沒有好好吃上一頓,一上車大家選擇報上一個有名的飯店,打算住那邊順道試一下那邊的自助餐。

  終於到達飯店門口,現代摩登的裝潢風格跟這四個充滿大自然痕跡的青年人確實不太搭。這時不算是旅遊旺季,所以酒店也沒有爆滿,房間還有很多,不用擔心沒地方住的問題。

  反倒是展博有點不知所措,到底是要兩個房間還是三個房間呢?

  薇真跟懿生定必是一個房間。會這樣想是源自這個星期的徒步旅程,剛開始展博以為徒步這些大家都是帶一人帳蓬,但當看到懿生打開帳篷後才發現,原來情侶還是會住一起,不但另一個人不用帶,更可以幫忙拿其他東西,互相分擔。

  因為展博是後來加入的,所以懿生跟薇真對於他們是情侶卻不是住一個帳篷沒有太大的想像,只道是他加入的太突然,來不及預備。

  但現在住酒店,在懿生跟薇真眼中明明是情侶的他們卻分房睡一定很怪,可是他又沒信心程瑪丹會願意跟他住一間。

  正躊躇著要怎麼開口的展博,卻先聽到她的聲音,“兩個房間,對,現在還有自助餐嗎?……好……好,到十一點?太好了……還有按摩服務?我們可以現在預約晚上十一點按嗎?"

  程瑪丹發揮著旅遊專家的身份,跟酒店職員打聽交涉。

  薇真和懿生聽到按摩兩個字雙眼發亮,而展博滿腦子都是她那句“兩個房間"。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百五十公里(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