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章 情緒病是什麼

  這個晚上跟之前許多個晚上一樣,凌霜希都是在徐森的親吻中醒過來。

  “好了,醒過來了,不用怕。"一如既往總是低聲哄著她的徐森,輕拍著她的背。

  自從患上情緒病後,已經一段時間沒有被惡夢纏繞的凌霜希,重回到以前的狀況。最擔心她的徐森就此問過展博,得到的回答是“情緒病跟其他病一樣,身體出了狀況,不是你說吃了藥、做了治療就會馬上康復。"無能為力的徐森只能每天晚上安撫她,努力減少她的負面情緒。

  展博也曾說過“當然身邊的人的支持是最重要,凌小姐對徐總十分依賴,在你身邊的安全感大很多,所以你的陪伴能夠起比較大的作用。可是這也是雙刃劍,一個人完全依賴另一個人,萬一你不在她身邊,她會崩潰的可能性會很大。"

  “不會再有分開我們的可能性。"徐森這話既出,展博也不好意思多講。

  被溫暖地抱著的凌霜希,漸漸低聲抽泣起來,徐森耐性的任由她哭,手沒有閒下來的持續拍著她的背,又輕吻著她的額角。

  而她的內心被自責、無力感,痛苦等等的負面情緒包圍。這個病已經折磨她將近兩個月,一個星期至少有三、四天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醒來。每次她驚醒,又要辛苦他陪著自己。她現在的工作都停下來,可是他不是,他每天還有大量的文件要批閱,開不完的會議,她怎麼捨得他犧牲自己的精神。

  可是她沒辦法,這個病好像看不到盡頭,她的情緒時好時壞。

  很多時候都像往常沒事一樣嘻嘻笑笑的,但也有不少時候是像現在,控制不了的往負面方向走。儘管她知道、明白、了解,但無法控制這樣的自己。

  這就是無力感滋生的原因。

  現在的徐森幾乎一步都不會離開凌霜希,因為展博說過她有憂鬱症的傾向,他生怕一個走神,她就會鑽牛角尖導致不可挽回的後果。

  為了她,也是為了自己。

  可是徐森己經有很長時間沒有到公司,這天方子言打來跟他說有人散播惡意留言,說徐森丟下公司,失去決策人的SU將會面對很大的管理危機。

  “先查是誰,我今天會回來一趟。讓人安排公司的中高層在下午到會議室,會議連線各部門直播。"

  這表示,徐森必須離開W大廈。但他沒辦法放下心讓凌霜希距離他太遠,何況昨晚她才作惡夢,於是他請程瑪丹空出時間,陪著凌霜希到SU。

  “去SU?不大好吧!你去忙就好,我跟趙媽留在家。"凌霜希的拒絕在徐森的預想中,始終她對SU感覺陌生,又怕會被很多人注視,現在的她對別人的目光很敏感。

  “程瑪丹也會一起去,她回來好幾天,我們都沒有請她吃過飯,晚上到綿意會館吃好不好?你不是說想去很久了嗎?"他自然地抬起手把她落左臉側的幾縷柔軟的秀髮勾到耳後。

  她沒有回答,但表情沒有表示很抵觸,只是有點苦惱。因為她也曾問過徐森好幾次,需要回SU的話,不用陪著她。連她不懂公司經營的人,都知道總裁不應該缺席公司那麼久。

  就算徐森不講,她都明白這段時間他不去公司是因為擔心自己,甚至覺得發病這段時間最辛苦的人是徐森而不是自己,內疚感再次襲來。這是徐森最不想看到的事,所以他沒有一開始就跟她說公司發生的事,怕她想多了。

  其實事情不可說是完全跟她有關,徐森沒有在公司上班,可是工作是沒有間斷過,包括連續談了兩個大案子,只是因為需要新增一個部門,人事上需要點時間確認而沒有公佈。

  有心人借這個時間點製造謠言,想要打擊他的形象,明顯衝著他而來。就算沒有她,他們還是會向其他事借題發揮。

  他捧起她的臉吻了吻她的唇角,“當陪我好不好,我想見到你。"小心翼翼的態度讓她心都疼。

  “你一來,公司那些常借機會來找我的女職員就可以死心了。"為了緩和氣氛,只好犧牲一下清白。

  果然,凌霜希笑了。“你說!到底有多少女職員試圖勾引你!"

  徐森也跟著笑,“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們都不成功。"

第九十七章 情緒病是什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