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六章 學舞

  要拒絕他!

  絕對要拒絕他!

  不管是我還是他,都不應該發展這段關係……

  拒絕他!

  程瑪丹的腦海重復著這樣的話,正要開口說‘不好’,對上他的雙眼,又說不出口。

  勇敢、自信,活出屬於自己的人生,是程瑪丹的代名詞。

  此時卻是她第一次覺得自己那麼孬,只是一個眼神,她就沒辦法反抗。即使她不想承認也得承認,她喜歡他。沒有理由地過了這麼多年,還是只對同一個人動心。

  不能為了他留下來,就不應該再走前一步。這是簡單易懂的道理,程瑪丹明白,所有人都明白,但做不到。

  情感控制理智後,我們都會被自私的自我馴服。

  順從自己的心一次,為自己自私一次,試著談一場不顧後果的戀愛。

  邪惡因子被壓抑久,一旦爆發,欲望就破繭而出,長成沒辦法控制的高度。

  拒絕不了,就試著接受吧!就放手試一次脫離規劃的行程。

  “有沒有想要吃什麼?"程瑪丹鬆了口,最高興的當然是展醫生。

  車窗的倒影也清晰看得到他燦爛的笑容。

  “是這樣不是那樣。"W大廈二十三樓一號室內,凌霜希跟徐森在練舞室。

  難得看到徐總裁一臉尷尬,而凌霜希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兩人到底在做什麼呢?

  “我終於找到你不擅長什麼。"兩人相反的前後腳站著,她的左手搭著他的肩,他的右手扶著她的腰,另外一邊兩手伸展相握,是標準的華爾茲姿勢。

  這天凌霜希突發奇想沒有跟徐大總裁跳過舞,想了好幾個舞種,嘻哈?屬性差太遠。現代舞?根據徐森的柔軟度跟零舞蹈經驗,太不實際。爵士、拉丁、寶萊塢,細分的舞種還有很多,但還是華爾茲比較適合。

  擺好姿勢,記住舞步,不專業也可以跳出個大概……至少開始前她是這樣想。

  難得凌霜希提出要求,徐森當然很願意答應,只是第一次嘗試這麼巨大的挫敗感。

  因為徐森不會數拍子,而且舞感跟舞齡一樣,都是零。

  面對跳舞為人生的首要興趣的凌霜希,徐森有點抬不起頭的感覺。

  但徐森之所以能承擔重任,成為SU的總裁,當然性格也不是負面消極的。因為做不到更激起了勝負欲,於是他用了一個別的方法學。

  死記硬背。

  對音樂無感,不會數拍子的徐森,把整套動作背起來後,再把每個動作對應的音樂背好。這跟真正跳舞的人有什麼分別呢?標準舞、拉丁舞這些都是有自己數拍子的方式,學了拍子後,配上任何一首歌都可以根據那個拍子跳。但現在徐森的情況是只背了凌霜希教他的那首,所以播其他的歌,他沒有辦法數。

  好不容易處理好拍子的問題,動作是另一個大問題。華爾茲最高的境界,是舞者們可以跳到如行雲流水般輕盈、順暢,一點累贅感都沒有。這連長年習舞的人都未必可以做到的境界,當然她不會要求徐森。

  只是……她也沒有想過徐森移動的像在走路一樣。

  本來預計兩個小時就可以學好,結果已經教了快四個小時,首先投降的是凌霜希的胃。

  “這裡應該是……"說著說著,她皺了眉頭,手捂著胃。

  被好勝心佔滿頭腦的徐森這時才抬起頭看看時間,距離他們午餐的時間已經過了六個多小時。午餐時凌霜希刻意吃少一點,因為她不喜歡吃到肚子都撐著跳舞,動作會比較遲緩、笨重。

  這樣折騰下來,本來因為不定時飲食而不大好的胃,這時更是在叫囂不已。徐森立馬抱著她,用手捂著她的胃,搓了好一陣子,等她的略為慘白的臉色稍為好一點才把她橫抱出去。

  “趙媽,晚餐煮好了嗎?"徐森把她放到沙發上後,大步走到廚房對著正在忙的趙媽說。

  “豬手要再燉一下,還要炒個菜……是不是胃不舒服?"一般徐森很少會特地走進廚房問她問題,結合這段時間她在這裡工作的所見所聞,很快就得出‘凌小姐不舒服’這個結論。

  “她餓了太久,胃痛。有沒有什麼可以……"徐森對著其他人的臉色都不大好,但對著趙媽已經算平和一點。

  不需要他把話講完,趙媽已經拿著碗走到旁邊的鍋子,“燉了魚湯,先小口小口的喝一碗暖胃。"邊說邊把湯盛好遞給他。

  徐森多少有點讚嘆趙媽的反應能力,“她先喝湯就好,你不用趕著上菜。"說完就拿著碗出去,讓凌霜希靠著自己慢慢喝湯。

  “不要喝那麼急,你胃受不了,小口一點。"低聲在她耳邊說。

  趙媽從廚房看這一幕,人家都說徐先生不近人情,她在這工作了幾個月都不覺得,當然,前提是對凌小姐好。

第九十六章 學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