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二章 執著

  晚飯過後,徐森把客廳留給兩個女生聊天,自己回到房間處理公事。話說凌霜希在買這個房子以前,沒有設計書房,原因很簡單,她不需要。所以理所當然是沒有書房,而是把空間重新設計成練舞室。

  直到徐森進駐她的空間,尤其現在他連工作都不會離開一號室,那工作的時候怎麼辦呢?於是在睡房一角加了辦公桌椅以解燃眉之急。其實凌霜希多次提出讓他工作時回二號室,但對於徐森來說,有她的地方才是家,所以在家辦公的話,他只會留在一號室。

  二號室對他來講只是個儲物間,真的有需要,他會回SU的辦公室工作,所以沒有對一號室作太大的改動。不過他最近的確有在想,要不在別處買一個大一點的房子,要不把二十三層打通成為一個屋子。只是這麼大的改動需要跟大廈管理討論,因為樓層設計方面有它的限制在。

  “所以你怎麼回答?"程瑪丹大概的跟凌霜希講出跟展博的過往,還有剛才下午的經過。

  程瑪丹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難得看到她煩惱的一面。凌霜希大概知道她跟媽媽的事,但跟展博的卻沒有聽說過,除了訝異於他們兩個的過往以外,還為了他們的緣份覺得神奇。自己莫名其妙成了他們重新相遇的橋樑。

  “你還喜歡他吧?不然你不用那麼苦惱。"不喜歡就沒有顧慮,直接拒絕就可以,但程瑪丹的反應顯然不是。

  “所以才更苦惱,我有我非做不可的事,我讓他等或是不等我都是傷害。"他已經等了七年,還要無止盡的等自己嗎?要他等一個沒有歸期的人,這樣太自私。讓他不要等嗎?回想起他下午哀傷的語氣,她真的說不出口。

  “好好想一想,毫無保留愛一個人,很難。"這個感是源自於徐森對她的感情,要多幸運才可以得到一個人不顧自我的愛。要多大的勇氣跟毅力才可以堅持十年,在寂寞中保存自我等到重新回來的那一天,去找一個早已經不知道變成怎樣的愛人。

  這樣的想法讓晚上的時候,凌霜希看著枕邊的徐森,他笑著回看她,“怎麼了?"一於平常溫柔的低聲說。

  “萬一你回來的時候發現我變得陌生到認不出來,還要愛我嗎?"徐森明白她說的陌生,不是指外形,因為外形上她的確變了很多。

  “我相信不管你變成怎麼樣,本質都不會變。"在他人眼內,這跟賭局沒分別,十年足以把一個人的本質改變,甚至摧毀。可能是由於徐森過人的自信,所以才有這樣的信心覺得她不會變,連她不禁想到,幸好她沒變,幸好他愛著沒變的她。

  春天到來,她帶著暖意安靜躺在他的旁邊。

  次日一早,二號室的程瑪丹又在整理幾個包裹,拿著小卡片寫上產品的故事。這也是她的店賣點之一,從世界各地帶回來的產品,除了物質本身,還有故事。即使產品不是什麼很特別或是出眾的古董,賣它的人也會有自己的故事,這些都是顧客樂意知道的事。雖然沒有親自到那個地方,但由微小的東西去感受,是不一樣的接觸。

  寫完最後一張,把幾個包裹都包裝好的時候,電話響起,來電讓她拿起手機的動作一頓,展博兩個字在屏幕上閃著,也在她雙眼閃著。想了好幾秒,耳邊是他昨天那句,“不要不回我的訊息還有電話",最後還是接過電話。

  “什麼事?"她的聲音讓人聽不出情緒。

  “早,很早醒過來了?"展博沒有在意她的不熱情,自然地講自己的話,像是每天打的電話一樣。

  “嗯。有事嗎?"程瑪丹還是找不到平衡,不知道用什麼情緒回應他。

  “我買了早餐在你家樓下,開門讓我進來吧!"語氣絲毫沒有讓人拒絕的餘地。

  程瑪丹想著不要開門,但想到他一個人拿著外賣在樓下等的模樣,又不忍心放著他不管。於是還是開了門讓他上來。

  其實展博根本不擔心,因為他可以讓徐森開門給他,他照樣可以到二十三樓。但程瑪丹開門給他,他是特別開心。

  ?

第九十二章 執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