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程瑪丹和展博篇之十八歲的我們(一)

  A市原來如此大。直到不見了程瑪丹,展博才意識到一個城市之大。輾轉從警方聽說了程瑪丹媽媽主要先因為早年喪父,加上工作上的壓力,久而久之不能進睡,演化成憂鬱症。

  在當時情緒病還是不太多人關注,很多情緒病病人都不知道自己患病,因為不知道而沒有去正視,這樣的情況下病情愈來愈嚴重,一方面理性知道不應該有這些想法,但又因為病的影響沒辦法去改變自己,無力感增加,自我了結的念頭就在腦海裡植根。

  即使是在現在醫學窗明的社會,還有很多人不了解情緒病,以為是“看開一點"、“多點正能量"就能解決問題。把患者當做是無病呻吟、博取關注、抗壓力低等等,矛頭直指向受害者。這些都是因為不了解情緒病或精神病的構成,更多時候是因為大腦出現異常而引起,肉眼看不到,不代表不嚴重,可惜大多數人只相信自己所見的。

  多少個晚上,他閉上雙眼,只想起她紅著眼默默流淚的表情。正因為這個契機,讓展博特意查找了許多跟情緒病有關的書籍。因為關心她,所以關心她的母親到底是什麼原因而死。眼前沒有了程瑪丹,但展博還是因為她而找到人生想做的事。

  “你長大了想做什麼?"這是從小就會被不同人問的話。小時候,大人問這個問題,只是抱著看小孩童言童語的想法,不會當真。到了高中,老師問你這個問題,是替你考慮前途,希望你先早做規劃。

  像展博這樣聰明的孩子,大家一直猜不到他想做什麼,以為他是性格問題,藏得比較深,怎知道他是真的沒有想做的事。直到16歲,展博才第一次有了想法,他想成為心理醫生。

  自從程瑪丹家裡出事後第二天展博等不到她,接著第三天學校那邊傳來消息,說她已經退學。陪她辦手續的是一個中年婦人,展博想起應該是程媽媽的同事,猜到她是跟著郭婷生活。

  有了目標後的展博,明白到自己要強大到可以站在她身邊,才有資格向她走去。於是他放棄了之前的決定,選擇適合自己能力的跳級,比其他人提早兩年考大學試,順利進入醫學院。

  年紀輕輕到醫學院,領著神童的頭銜反而更吃盡苦頭。醫生需要實習,需要對著病人,不只是書本理論厲害就可以當。即使大家知道他有多聰明,醫生是一個需要心智發展成熟的人,才可以跟病人、家屬溝通。所以他選擇進醫學院的時候,連向來開明的父母也有微言。後來他用了幾個小時去分析,才讓父母放棄勸他選別的科的決定。

  而學校方面,考試那些自然難不到他,每個人看到他都會說,“展博?那個天才可真用功,每天都在圖書館從早坐到晚。"沒有程瑪丹的時間,對他來講都一樣。

  兩年後,十八歲的程瑪丹已經靠打工存了不少錢,打算開始人生第一個旅行。當年她沒有郭婷生活,只是出事的當天去了她家睡,聽她講了很多關於母親的事,她才知道在她痛苦、寂寞的同時,程媽媽也不好受。

  工作佔據了整個生活,她沒有自己的悠閒生活,直到死前,她都沒有好好享受生活,甚至沒有去過一次國外旅行。程瑪丹在母親過世後的第二天,接到律師的電話,原來程媽媽早就在A市另一區買了一幢房子,本來打算送給女兒當嫁妝。怎知道她沒有等到那個時候就離開。

  她們二人本來住的房子是租的,程瑪丹拿著媽媽買給她的房子,還有她遺留下的一筆錢,做的第一件事是退租。那個沒有溫暖的家,那個母親選擇了了結自我的家,她一點都不想看見,所以郭婷幫她拿了最重要的東西後,就直接把房子退租。

  她搬到母親買給她的房子,困了自己在家五天,想了很久,她決定放棄學業,好好靠自己雙腳去認識世界、認識生活。郭婷知道自己只能幫她,不能插手,因為她沒有身份去做。

  她自己是個有家庭的人,即便跟程媽媽是好朋友,也沒辦法幫她照顧一個十六歲的女兒,所以她盡了自己當長輩的義務,幫她處理房子問題,幫她退學。

  而且看到好友的下場,連她自己也動搖,循規蹈矩的生活,到底是不是正確,最後,她選擇支持程瑪丹的決定。於是幫她處理退學手續,這已經是她最後一件可以為程瑪丹做的事,是時候要把精力放回自己原來的家庭。她的條件只有一個,就是程瑪丹要適時聯絡一下她,讓她知道近況。

  準備好一切,要出發去旅行前一天的程瑪丹,回到了舊房子附近,看到的是一個午夜夢迴都會見到的人,一個把溫度刻在自己身上的人。

第八十六章 程瑪丹和展博篇之十八歲的我們(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