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恐慌症(七)

  吃過早餐後,徐森先處理公事,而瑜伽導師也已經在路上,兩人暫時分開各自處理事情。兩個小時的瑜伽課,有一半時間是在導師指導下進行冥想,教導瑜伽的導師大多都有一把瑜伽聲音,聽到會讓人放鬆的聲音。另外一半時間就是教導各類型的瑜伽動作,凌霜希本來就是練舞底子,力量跟柔軟度都很好,所以導師教得更用心,很快就跳過初級的動作,直接向著中高級進展。

  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凌霜希的柔軟度比以前更好,FIND and FOUND的導師們也很高興她的進步,動作比以前控制得更好。瑜伽雖然有柔軟的一面,但同時也是講究肌肉力量的運動,所以兩個小時後,凌霜希身上已經沾了汗,送走導師後就去洗澡。

  洗過澡後,展博已經到了。趙媽先歡迎他到沙發坐著,等凌霜希打理好後,就跟他在客廳聊天。其實要聊的昨天已經聊過,他主要是詢問她吃藥的情況,估計什麼時候可以減藥的份量。

  徐森上午的工作都處理好後,展博正預備離開,他把房間的門打開跟展博說,“說兩句。"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展博對這個年輕的總裁多少有點佩服,有家勢有能力的人,私生活乾淨得不得了,把最愛的女人捧在手心是種什麼樣的感受呢?想到這裡,展博目光一沉。

  “你認識程瑪丹,這對我來說不重要,我只是想告訴你,她是小希最好的朋友。"簡單一句表明立場,愛屋及烏,程瑪丹發生什麼事,凌霜希會傷心,而徐森見不得她傷心。

  展博微笑,“我知道了。"程瑪丹不是個會被人欺負的女生,他很早以前已經知道。

  此時,大門外傳來一陣門鈴,徐森替程瑪丹弄了一張住戶證,方便她進出,所以她盡情享用了會所的設備才回來吃午餐。“旁邊公園的大叔們真的很厲害,他們教了我很多街頭運動的動作,還幫我拍影片。"程瑪丹從一進門就吱吱喳喳的講個不停,凌霜希想提醒她展博來了都還來不及,展博就跟徐森從房門出來。

  展博看著程瑪丹穿著加厚的運動外套,緊身的運動褲,簡單綁著馬尾,小麥色的肌膚充滿光澤,素顏卻一點都不顯疲態。充滿笑意的表情在看到他的一剎那消失,她有點尷尬的不知道該講什麼,凌霜希主動替她解圍,“趙媽,午餐是不是差不多了?"

  廚房傳出趙媽的聲音,“五分鐘後就能吃。"程瑪丹走到廚房打算幫趙媽拿菜,順便迴避一下展博的目光。怎知道聽見外面傳來惡耗般的聲音,“我可以留下來吃午餐嗎?"

  沒見到程瑪丹的日子,展博遲遲沒有行動,她世界各地亂跑,他根本不知道該在哪裡找她。久而久之,她就埋在他心裡,只有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才發了瘋想找她,把她放在網路的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

  但自從昨天看到她後,他心中埋藏的欲望重新湧上來,衝破他的心房,思念從胸口破繭而出,在他全身上下快速生長。於是,他放棄平日的理智,從來不和病人多聊的展醫生,居然會主動要求在病人家吃飯。

  徐森笑笑,向著廚房說“趙媽,預備多一個位子。"程瑪丹彷彿聽到來自地獄的聲音。

  一頓午飯吃下來,程瑪丹只吃了平常一半的份量就停下來,“剛做完運動都還沒洗澡,我還是先回去洗個澡,今天晚上我就不過來了,昨天太晚睡。"急急忙忙說完一連串的話後,就離開座位。

  展博立刻放下碗筷,“我也先走了。"徐森和凌霜希沒有多說什麼,本來他留下來吃飯就是為了程瑪丹,兩人回復平常膩歪的吃飯模式。

  “食材已經準備好,那我先走了。"除了蛋糕以外,凌霜希已經很久沒有煮過晚餐,於是讓趙媽休息半天,打算跟徐森造完蛋糕後,煎牛排來個燭光晚餐。

  此時的二號室,是難得臉上出現不知所措的程瑪丹跟執著地盯著她看的展博。

  “為什麼要看見我就逃?我就這麼不待見嗎?"終於只剩下他們兩個,可以把想說的話都說出口。

  程瑪丹一臉為難,“不是,我只是不知道要講什麼。"她的思緒回到中學時代。

第八十一章 恐慌症(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