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恐慌症(五)

  次日早上,墨綠色的大床上,有兩道疊在一起的人影。凌霜希雙手按著徐森的胸口,趴在上面掙大雙眼看著他。他笑笑地替她整理晨起而凌亂的長髮,重遇的時候,因為正在打歌宣傳期,她的頭髮持續補染跟MV一樣的銀灰色。到年初的時候因為還未決定新專輯風格,所以先染回黑色,但顏色經髮型師調過,比起普通死沉沉的黑色又有不一樣的地方,陽光下看更有點深灰的感覺。

  “你那麼長時間不去公司可以嗎?其實你不用每時每刻都陪著我。"自從凌霜希停工以來,只會在家裡跟FIND and FOUND兩邊走。恐慌症不是想控制就可以控制,儘管她心情好,但面對人群還是會出現心悸、冒冷汗等等的反應。精神疾病不是調整心態就可以解決的問題,是因為大腦出現異常,也是為什麼需要藥物處方。

  而徐森幾乎轉成是在家中辦公,連會議也是用視象會議。凌霜希到FIND and FOUND學舞的時候,他同樣跟著去,就在休息室拿著電腦工作。而徐森更把其中一部車子給了植浩開,方便他走來走去替他工作。

  除了公司的事,徐森另外派人追查一件好重要的事,關於凌霜希被霸凌的情況。在星樂發放消息不久後,網路上有好幾個人分別自稱以前跟HEIZE是同一間學校,看過很多次她被人霸凌的場面。

  言語諷刺是基本款,在走廊絆倒她,把她的課本丟掉,把她鎖在洗手間,你能想像的場面幾乎都出現。小組報告永遠沒有人願意跟她一組,這麼明顯的排擠老師不是不知道,只是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其實等於眼睜睜看著她被欺負。

  徐森派人找出這幾個發文的人,他沒有讓凌霜希知道,他知道她不會想自己對他們出手。但徐森每次想到展博講的話,心像被壓了千噸石頭一樣沉重,完全喘不過氣。即使給予那些人懲罰,也不能改變凌霜希過去,但他至少要讓那些人對當年所做過的事負責。

  “現在的科技那麼發達,其實不用每天到辦公室坐著才可以管理公司。像國外很多企業都流行在家辦公,而國內也有些企業是安排員工五天工作裡面有一天可以在家辦公,其實有電腦基本上已經可以。"徐森輕輕捏她鼻頭,她笑著看著他,眼中像是夜空中的星星一樣,閃閃發亮。

  “我怎麼知道,我又沒有上過班。我都還未高中畢業就開始訓練,連大學也沒有考,更別論在企業上班,完全沒有體驗過。"凌霜希一直維持著剛剛的姿勢,他的胸膛太溫暖,暖得她都不想起床,像是小貓一樣攤在他身上。

  “我還記得小時候你說過要當我的秘書,要跟在我身邊,怎麼當了明星呢?"

  小凌霜希的願望就是每天跟徐森在一起,所以當時的他有問過,“小希,你長大了想要做什麼?"

  小凌霜希思考了很久,結果反問他,“森森哥哥呢?"

  小徐森年紀雖小,但已經很清楚自己的人生路向,他要繼承老爺子的公司。徐爸爸完全對經商沒有興趣,反而沉迷於科研,於是徐老爺子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唯一的孫子身上。最叫他欣慰的是,他寶貝得很的孫子確實對經商有興趣,而且潛力還不小。

  於是小徐森沒有猶豫就回答,“接管SU"

  “那到時什麼人可以常常在森森哥哥旁邊?"小凌霜希咬著手上的冰淇淋,一臉天真地問。

  “跟在身邊……大概是秘書、助手那些。"小徐森忙著拿手帕擦她嘴唇,一時沒有思考她為什麼問這個問題。

  結果小凌霜希像‘叮’一聲,想起電視上看過叫秘書的人,都是打扮得很美的女生,她就眼中充滿火焰,雄心壯志的說,“那我要當你的秘書!"

  想起往事,徐森的笑意愈來愈深,童年時期沒有她的陪伴,他根本沒辦法撐住。他輕輕揉著她的手臂,一個那麼小的人兒,為什麼就可以帶給他如此大的力量呢?

  就在兩人膩歪的時候,徐森電話收到展博的簡訊,“昨天跟凌小姐還未聊完,今天時間方便嗎?"

  徐森把電話遞給凌霜希看,她不解的說“昨天我們沒有聊很重要的事,不用特地再來啊!"

  徐森發出淺淺的笑聲,“他不是想跟你聊……"

第七十九章 恐慌症(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