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恐慌症(二)

  展博深知徐森焦急的心情,於是把自己所了解的狀況以最快的速度告訴他。“…….基本上這就是我所了解到的事實。"

  “接下來我會盡力配合,只要是有關她的,所有要求你都可以說。"沙啞的聲音洩露了他的情緒。徐森人已經走向大門,一心向著一號室奔去。

  展博亦不多作逗留,同步走到大門,“回去我會命人把藥物處理好,以後每個禮拜我會來一次替凌小姐覆診。"

  “藥物處方好後,通知我就可以,我會派人來拿。"徐森送展博離開後,立即大步回到一號室,踏進客廳,凌霜希一聲不響坐在沙發上看著窗外,陽光鍍在她身上,讓她看起來閃閃發亮,這樣耀眼又帶給他溫暖的人,一個他捧在心尖上的人,曾經遭受這些黑暗的過去。

  許多種情緒在徐森的內心交戰,他憤怒,無法原諒那些傷害過凌霜希的人。他無奈,即便現在和未來把她捧到天上,也無法彌補她。更多的是心疼,當時的她有多無助,失去了他的保護,她一下子跌進冰窖。

  “小希……"他的聲音帶著顫抖,如果不是因為他的離開,她根本不會承受這種痛落。那些欺負她的人,不少是因為區內對誰都冷漠的他,只對她一個人好,那些人沒辦法出言責怪他,就把所有心理不平衡的情緒都加諸在她身上。

  為什麼那麼容易就原諒他?為什麼只聽他解釋一遍就無條件相信自己?徐森一直覺得凌霜希對他的愛,沒有像自己愛她那麼多。但了解她的過去後,才深深覺得自己被深愛著。不然凌霜希怎麼會什麼都不講就重新回到自己的懷抱。

  因為愛,只要你回來就好。

  盯著窗外發呆的度霜希早在他打開大門便回過神來,但她不敢轉過頭看,她怕徐森會責怪她,為什麼沒有親口說,一起的幾個月時間她不願意回想過去,因為太幸福了。既然已經擁有未來,為何還要執著過去,但凌霜希不知道過去的事情仍沒有完全放過她。

  這是徐森第一次在凌霜希面前流淚,她難以置信地張開嘴,急步跑上前撞進他懷裡,抬起手捧著他的臉,姆指拭擦他的淚水,觸感柔軟,正如她一樣。“以後,都要陪在我身邊。"她改而摟著他脖子,語氣帶著淘氣的撒嬌,又帶著溫柔的撫慰。

  “好,以後,一直,永遠。"

  相擁給予對方力量後,要面對一系列的正事,例如凌霜希要打電話給陳以宣,誠實告知她的情況。陳以宣剛從Q市飛回來,才剛下飛機便收到一系列的電話,詢問他HEIZE在鏡頭前暈倒的事。她暈倒的照片一出現在媒體,大眾蜂湧到新聞報導下留言,有人懷疑她懷孕、有人懷疑她受情傷,身心俱疲,總之謠言四起。

  針對她和徐森感情有裂痕的佔多數,但不久後便出現其他醫院病人偷拍徐森在醫院抱有凌霜希的畫面,這類的謠言才不攻自破。凌霜希繼公開戀情後,又再一次上到熱搜榜第一位。

  “直接到W大廈。"一接到凌霜希的電話,陳以宣便吩咐助手。會到暈倒的程度,他多少有點擔心,這肯定不是小問題。

  “要不然你下去接他。"陳以宣好歹是老闆,又是第一次到她家,凌霜希覺得還是下去接他比較有禮貌。雖然知道她生理上沒有任何問題,可是徐森還是不想她走來走去,以免發生什麼情況。

  “我不要離開你一步。"徐森更不可能放她自己一個在家。對陳以宣禮不禮貌對他來講不重要。本來已經覺得跟他很黏,怎知道他現在好像有更黏的趨勢。

  結果在他們黏來黏去的過程中,陳以宣已經到樓下了。於是只叫管理員打電話接到樓上就順利把門打開,還把他送進電梯。

  開門的是徐森,黝黑強壯的手臂緊緊牽著凌霜希白皙纖弱的手。“老闆。"徐森客氣地點點頭,神情帶點嚴肅。陳以宣便知道事情定必十分麻煩。

  他打量了凌霜希一眼,除了臉色有點蒼白以外,看上去並沒有特別生病的樣子。“你剛剛說找了醫生檢查,那結果是?"陳以宣坐在沙發上,看著凌霜希遞給他的水問道。

  “小希她有鏡頭及人群恐慌症,醫生要靜養好一陣子,配合藥物治療。所以我看她工作方面……"徐森替凌霜希開口,手仍然是緊緊抓著她的。

  “工作就先暫停,也沒有別的辦法。這方面我會處理,可以了解一下你的情況嗎?這樣出新聞稿會比較有說服力,也可以替你減少負面抨擊。"陳以宣誠實地說道,當然,他也關心她,畢竟是自己捧紅的大明星。但站在商人角度,以生病來取得大眾同情分是必需的,因為這是對公司有利的事。而且這樣才可以解廣告商解釋,就算人家要解約,也不至於給廣告商不好的形象,因為生病才被迫著要暫停演藝活動。

  “可以,事情是這樣的……"徐森以最簡略的方式訴說著她最悲慘的過去,連帶自己的心也像被刀一片一片凌遲處死一樣的難受。

第七十六章 恐慌症(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