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恐慌症(一)

  兩個小時後,展博終於走出來,臉色帶著一絲嚴肅,徐森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正要請他到二號室詳談時,凌霜希走出房門,一副有話要跟他講的樣子。

  展博察覺到徐森的視線,自然地說道,“冰箱有飲料嗎?剛剛說了太久有點渴。"徐森指向廚房的方向,露出不明顯的微笑,“展醫生請自便。"說罷,便大步上前摟著凌霜希的肩膊走回房間,把門關上。

  “小希,你是不是有話想說?"徐森總是待她十分溫柔。凌霜希看過幾次他工作時的樣子,跟他對著自己的態度是完全相反的。在他關切的眼神及柔情的聲線下,她全然崩潰。她撲向前緊緊摟著他的腰,泣不成聲。

  “他……我……待會不管他跟你說什麼,你都不要怪自己。"凌霜希深知展博定必會把事情全告訴徐森,而其實她也想過好幾次想要告訴他,但有些事情自己反而很難開口,何況她知道徐森定必會責怪自己。再者,重遇的這段時間內,徐森的溫暖的確沖淡了她對過去的記憶。

  在徐森的眼中,眼前的人的情緒比一切都來得重要,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好好平復她的情緒。於是他立刻回答說,“好,我知道了。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來。"他憐惜地吻了吻她的額頭後就離開了房間。

  現在他只想趕快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再立刻回到她身邊好好陪著她。走出客廳,展博坐在梳化上,看著手機若有所思,察覺到徐森的視線,他抬起頭把手機收好,收起剛才的表情,回復平日的理智。徐森指著大門,示意到外面說話,展博隨後走出大門。

  本以為是在大門外走廊說話,怎知道徐森按下對面大門密碼,展博不禁笑了笑,“不愧是SU總裁"可惜此時的徐森並沒有心情開玩笑,雖然平常的他也不會開玩笑。二號室的裝潢完全切合他給人的印象,乾淨、幹練,更帶著冷漠和疏離。

  “首先,我現在最需要知道的一件事,是小希現在的情況。」"

  徐森從來不說廢話,展博體諒他的心情,“凌小姐的情況是恐慌症,患有恐慌症的患者都會對特定的事情感到恐慌,這是由於自律神經失調,患者會出現心悸、冒冷汗、甚至休克等反應。而恐慌症患者若不提早求醫,很大機會會對自己無法完成某些事而感到沮喪,久而久之會演變成憂鬱症,這樣下去就更危險。凌小姐稱自己在被眾記者及粉絲圍著的時候開始冒汗、心跳加速、最後暈倒。可以推斷她是對人群感到恐懼。現在最首要是靜養和服用藥物,調整好自律神經反應。但長遠而言,調整自己心態和呼吸是最重要,我知道凌小姐以舞蹈聞名,過去舞蹈亦曾經對她的情緒造成許大的幫助,或許可以嘗試瑜珈這類運動,講求冥想和呼吸方法會對身體有莫大益處。"國內心理醫生中,展博他可以算數一數二的專業。

  “嗯。我明白了。那小希會出現這樣情況的理由……她跟你說了?"徐森少有地停頓,他大概猜到事情與他離開的十年相關。回來以後,多次和凌霜希聊天,她都刻意避開過去的事不說。他疼她,所以不迫她,但不代表他不想知道,而甚至於這個問題影響她至今。

  “患有情緒問題、心理病的患者未必是有什麼特別悲痛的經歷,許多時候都是突如其來的,亦有不少是與遺傳因子有關,例如憂鬱症。而凌小姐的個案中,可以說是長年壓抑所致,而最近的公開戀情後所受到的反彈抨擊成為觸發的契機,引致病發。"

  “長年的壓抑?說清楚點。"徐森臉色是前所未有的陰沉,想到小希在他看不見的情況下忍受著不知道多嚴重的痛苦,他都覺得受不了。

  展博之所以沒有開門見山說出凌霜希所隱瞞的事,是因為看得出徐森對她的事有多大反應,所以先舖陳讓他情緒不要一下子有太大上落。

  “凌小姐在小時曾經遭受霸凌,而且,是長達五年的時間。在那段時間當中她曾患過暴食症,又患過厭食症。"一句說話便讓徐森感受到心臟驟然停止的感覺。四周的空氣就如心跳一起減慢了流動,他帶點茫然看著展博,腦中一遍又一遍響起了展博的話……曾經遭受霸凌……長達五年時間……暴食症……厭食症。

  “徐先生,我明白你的錯愕和難過,但對於凌小姐來說,這些是於她而言是恥辱,所以難以開口。"展博向來沒有對愛情找抱有什麼希冀,現代人的愛情大多短暫而激烈,說愛很容易,但真正持續地交出心愛一個人卻很難,而今天看到徐森和凌霜希,他開始覺得愛情並沒有那麼不可信,最少,他從二人的表現體會到了。

第七十五章 恐慌症(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