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酒會(六)

  易姍只收到消息楊貴最近秘密在準備什麼,大概是想翻身,在A市重拾地位,所以趁著商界的人都會聚首的場合,反過來借她的人脈。她輕笑,這十年來她所得到的豈止於錢,她手上掌握不少消息以及醜聞證據,連當初帶她踏進這門生意的楊貴,現在也要靠她,確實是沒有白活。

  “不要吃這個,你過幾天那個要來,現在吃那麼涼的東西,到時候又痛到要我捂肚子。"徐森對正要夾海鮮刺身的凌霜希說。

  “可是我想吃海鮮。"凌霜希帶點撒嬌的語氣說。

  “不行。你想吃海鮮,我叫廚房弄海鮮粥或是燉飯給你吃。"其他事情只要她稍微撒撒嬌,徐森都會隨她心意,但牽涉到她身子則絲毫不能讓步。

  “那燉飯吧!粥吃多了會一直去洗手間。"凌霜希撇撇嘴,惹來徐森低沉的笑聲。

  在場留意著徐森的人都明顯感覺到二人的關係非比尋常,這個圈子跟女明星在一起不是什麼新鮮事,大家只當作知道多一個消息,反正跟記者爆料不單沒有好處,反而容易惹禍上身。

  酒會的後半場大家都是聊聊天,跳跳舞。會場的中間有一個純白地板的舞池,大家聽到喜歡的音樂可以下去跳,其他人可以圍觀,是個炒熱氣氛的活動。

  “要跟我下去跳嗎?"徐森在凌霜希耳邊低聲問道,在旁人眼中看起來實在是太膩歪的姿勢,尤其是剛剛那群千金小姐,忍不住心中翻白眼翻到背面,不就是個賣身材的騷貨。

  “你會跳嗎?"說起來凌霜希倒是滿好奇的,在一起的這段日子裡,徐森看她跳舞看了不止上百遍,但她卻從來不知道他會不會跳。

  “不會,你教我不就好了?"以前的徐森對跳舞是零興趣,不是鄙視,只是沒有特別關心這個活動,可是看到凌霜希每次跳舞都如此樂在其中,讓他也有點興趣,只是不知道會跳成什麼樣子。

  慶好接下來的演奏的音樂是比較輕快,隨便動一動已經會有人起哄。徐森摟著凌霜希走到舞池旁邊,示意她教自己。凌霜希想了一會兒,覺得還是跟節奏踏踏步比較適合,她可不想讓徐森在這裡出糗。

  凌霜希踏一步,徐森又跟著踏一步,互動不錯,跳起來比較像六、七十年代舞會的復古舞。這吸引了上年紀的商人們的加入,喚起他們年輕時去舞會的片段。瞬間場內充斥著一股復古味,大家跟著節拍跳的舞步在沒有約定的情況下,居然很合拍,融洽的氛圍帶來不少歡樂。

  一曲完畢後,本來在舞池跳舞的人都離開去飲料區抖抖氣。旁邊圍觀的人也被這種氛圍感染,這時幾個公子哥兒趁著氣氛還算不錯,走到凌霜希面前邀舞,徐森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下來。

  事實上幾個公子哥兒早就俏想過HEIZE,搭了幾次線還是沒辦法得到她的聯絡,今天在舞會看到她驚喜了好一陣子,果然是個尤物。徐森一直陪在她旁邊,找不到機會跟她講話,乘著剛剛歡快的氣氛,他們想著終於逮到機會,卻沒想到徐森立馬臉色都變了,但已經開了口邀請凌霜希,這時候退縮,以後怎麼混,一下子大家都僵在現場。

  本來在旁邊看戲的千金小姐看到徐森的臉色,想到剛才凌霜希不冷不熱的態度,就加一把嘴,首先開口的又是那個藍裙女生,“早就聽說過HEIZE唱跳俱佳,今天就展示一下給我們看,這麼多舞伴讓你選。"

  沒有人開口倒還好,只要有一個人首先開口了,其他人就更放膽開口說,“對啊!HEIZE的舞技那麼精彩……"

  “哎唷!你這樣講就不對,要看音樂,HEIZE都是跳那些流行的快歌,這種場合怎麼會播那種歌曲,不要勉強人家大明星跳。"言語中的諷刺是十分明顯,徐森的臉色黑到不行,這時候凌霜希卻先開口。

  “幾位先生都沒有習過舞是吧!"幾位公子哥兒點點頭。“既然這裡沒有專業受過舞蹈訓練的人,要看我舞技的話,恐怕還是獨舞比較適合。"

  一句話先反駁了他們都不是專業舞者,又同時拒絕跟其他人跳舞的邀請。男生們一片婉惜,女生們則還是瞧不起她的樣子。

  這時舞池正在播放的是一首哀怨纏綿的歌曲,而今天凌霜希穿得服裝剛好有點像現代舞表演服的華麗版,所以她在一旁把高跟鞋脫了,感受著歌曲的情緒,很快就投入了。沒有舞伴的她沒有一絲尷尬或是不自在,本來在跳舞的人也紛紛讓出位置給她,瞬間,舞台只剩下凌霜希一個人。

  歌詞訴說著遲遲等不到愛人回心轉意的心情,傷心、悔恨、希冀、絕望,這四種情緒不但出現在她舞步中,連表情也拿捏得很好。一連串的旋轉、地板動作、騰空跳躍如行雲流水般,不但展現了舞技,還有她臨時的編舞能力。在場觀看的人都覺得自己不是來了酒會,而是舞蹈表演現場。連剛剛出言諷刺的千金小姐們也講不出話,只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全程投入在音樂當中,這時才發覺自己的話有多無知。

  一曲完畢,以凌霜希坐在地上,雙膝彎曲,把臉埋在大腿裝作抽泣作收尾。掌聲此起彼落,大家張著嘴想稱讚才發覺言語形容不了他們的感覺,除了感嘆還是感嘆。

  凌霜希對圍觀的人鞠躬,打算赤腳走去穿回鞋子,卻見徐森拿著她的鞋子走到她面前,把她一把抱起到一旁的休息區,自然地替她穿好鞋子。大家假裝沒有看到,但心裡一整個萬馬奔騰,看來兩人不是買賣關係,不然徐總怎會做到這個份上,意識到這是個認真的關係,剛才的公子哥兒才明白到徐森臉色轉變速度的原因,而那些千金小姐則是自求多福了。

  “生氣了?不喜歡我在人面前表演?"跟徐森在一起一段時間,凌霜希輕易地感受到他的情緒。

  “我是心疼你。"徐森知道她熱衷於表演,但為了不長眼的傢伙表演,怎麼看都覺得不順眼。

  “我不想人家覺得徐森帶了一個空有外殼的花瓶來。"一句話表達了自己為什麼要做那麼多。

  徐森一征,明白她的用心,“我們去休息室坐吧!燉飯弄好了。"

  她甜甜的微笑,“好。"

第五十八章 酒會(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