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酒會(五)

  幾個千金小姐臉上掛著笑容走近凌霜希,遠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妥,一步步走近,直至她們圍到凌霜希旁邊。凌霜希對她們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這樣使她們更加覺得凌霜希目中無人,仗著名氣耍大牌。她們形成一個小的圓圈,其他人看不見她的表情。而事實上,她們的表情亦沒有多友善,眼中的不屑充份反映出笑容的虛假。

  “我看過你,是那個什麼跳舞明星?"一個相貌跟身材平平,但臉上寫滿了輕視的藍裙女生說。

  凌霜希熱愛自己的工作,當藝人的幾年時間內,也遇過不少對明星抱著輕蔑心態的人。大多覺得上台表演幾分鐘就賺了普通上班族幾個月甚至一年的薪水,忌妒以及不了解引致的偏見。

  明白歸明白,凌霜希這些年來多努力訓練自己表演,怎麼能夠忍受別人的嘲諷。她沒有接話,低頭再喝了一口酒,自顧自地看著台上表演,剛好這隊古典樂隊的奏樂吸引了她的耳朵。

  “我們在跟你講話,大明星也不用那麼顯擺吧!"另一個黃色娃娃裙女生長得可愛,但開口絕對不討人喜歡。

  “禮貌是相對的。"凌霜希只回了淡淡一句話。

  她嚴肅的態度並沒有警告到她們,她們只互相看一下就笑個不停。那種笑聲不是什麼遇到快樂的事而笑,而是打算心底的取笑。

  “我就說你,不就是台上穿兩塊布扭來扭去的,談什麼禮貌教養。"開口講話的是一個白裙高挑的女生,凌霜希認得她,常常出現在雜誌,什麼媲美女明星外貌的千金,算是半個時尚圈的人物。

  “音樂和舞蹈是構成文化的重要元素,既然大家不明白,我也不打算解釋太多。"凌霜希的耐心已經到極限,她實在不想再跟她們說話,想著想著,表情更僵硬。

  “HEIZE"低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徐森注意到臉色不對勁的凌霜希,立即加快腳步走到她面前。

  “過去吃點東西。"徐森沒有多說什麼,冷漠,明顯不悅的眼神掃過去,幾個千金小姐頓時不敢說話。

  “把她們舌頭割下來好不好。"徐森說起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平淡,像是問說“今天晚上吃西餐好不好"一樣,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彷彿一切都是凌霜希聽錯一樣。

  “討厭我的人不是一兩個,沒有必要為他們費心神。以後不跟她們打交道就可以,單純言語上的攻擊我還應付得來。"凌霜希開始覺得徐森把所有耐性跟柔情給了自己,對待別人的時候總是冰冰冷冷的。

  “再有這些場合的話,我不會離開你半步。"他就是見不得她受一點委屈,就算他可以幫她討回來,但那些難聽的話一旦進到她耳朵,就已經會造成傷害。

  “好了啦!不是說去吃東西嗎?我有點餓了。"凌霜希無奈地笑了笑,任由他繼續摟著自己去餐飲區。

  遠方的JOICE早就注意到他們,她很確定徐森跟HEIZE兩人是交往的關係,兩個人的舉動不但自然,而且散發著情侶的甜蜜互動。這樣的認知讓JOICE很不安,靠上徐森的難度增加太多,但這樣的男人,只要睡上一次就應該很足夠,思緒轉了千百遍,直到張董拍她肩膀,她才轉回來。

  “你怎麼了?"張董的語氣分明是不悅,這樣正式的場合,一舉一動都有可能讓別人笑話。

  “沒有……我就是第一次出席這樣正式的場合,不太習慣所以四處看看而已。"看來要纏上徐森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事,現在的她最重要的是保住張董這個長期飯票。

  她語氣輕輕柔柔,表情無辜,張董也沒有追究,只叫她注意點,不可以添亂。她點點頭,乖巧地跟在她旁邊,討好張董對她來講沒什麼難度。

  同樣地,在酒會另一邊的易姍早就留意到徐森和凌霜希共同出席的畫面,心中衡量了一下阮少跟徐森的差異,“現在的HEIZE大概是碰不得……"她蹙眉煩惱如何應付阮少。

  “小姍!過來我介紹一下人給你認識。"易姍聽到楊貴的聲音立刻換回親切的笑容,跟一個又一個的商界代表打招呼。她之所以會選擇跟楊貴一起出席,是還當年楊貴對她的恩情。她現在的影響力不比楊貴小,但念在最初是楊貴穿針引線介紹一個又一個富商讓她展開“生意",她很快就答應他的邀請。

  而楊貴打的是什麼算盤呢?

第五十七章 酒會(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