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除夕(二)之針灸

  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小徐森在西瑰別墅河邊的草地上,和暖的天氣和微風的吹拂並沒有使他平和快樂,他閉著眼皺著眉,一副煩厭的表情。驀地,遠處傳來急促但力道輕小的腳步聲,他眉眼頓時舒展開,嘴角帶著笑意,不用張開眼也知道是誰在靠近。“森森哥哥……"傳到耳中不是往常的歡快聲音而是委屈的哭腔,徐森立刻站起來轉過身,小霜希眼裡是一泡泡的眼淚,顛顛倒倒地朝著他跑來,模樣可憐極了。他走上前穩穩地接著她,微微蹲下來與她平視,“怎麼了?有人欺負你?"她還未緩過來的哭泣,轉化成抽泣,“我……我不……要……打針。"說完更大聲哭出來。

  小徐森呆了,以為她是受到什麼欺負,本來陰沉的臉在聽到打針兩個字的時候僵住,“打針?"小霜希抽泣著,斷斷續續的說,“媽……媽說打……打了後就……不會生……病。"小徐森頓時明白,大概是預防針之類的東西。“小希,把手伸出來。"小霜希紅腫的雙眼還掛著幾滴眼淚,茫然地伸出手,他稍為用力把指甲戳她手臂,“這樣痛嗎?"小霜希歪歪頭,好像又不太痛,而且時間很短,還沒來得及痛就已經完了。她搖搖頭,“打針就是像這樣,不痛,很快就完,不用害怕。"小霜希思考了一會兒,她噘嘴說,“可是,我每次都哭得很厲害。"凌媽媽知道小朋友一定怕打針,平常都是即時抓她去打針,怎知道今天居然讓她偷聽到預約打針的電話,於是就變成現在的局面。

  “那你每次打針的時候有很痛的感覺嗎?"小徐森拿出口袋的手帕,輕輕拭著她臉上的淚痕。她又想了很久,好像每次都是哭很久後才發現已經打完針。看到她一直沒有回話,徐森摸摸她的後腦勺,“其實沒有那麼痛,很快就過去,比你吃一口蛋糕還要快。"小徐森溫柔地笑著。“真的有那麼快?"小霜希向來聽徐森的話,他說的話她都會立刻相信,於是這一刻,她動搖了。“真的不痛嗎?那我為什麼哭那麼久?"小徐森忍不住放聲笑出來,“害怕會使人把一切感受放大。"

  回到W大廈,“針炙?"徐森想起凌霜希害怕打針的往事,而從她震驚的反應看來,她對於針炙的感受一定很負面。“對,針灸可以紓緩炎症,很多患者針炙過後立刻會感受到喉部放鬆的感覺。當然不會只靠針灸就可以完全康復,要配合中藥治療,加上吸吸蒸氣、用加濕器、多喝水、多休息。"

  聽到這樣的效果,本來還在遲疑的凌霜希點點頭,示意接受治療。“好,那請小姐先躺好,我出去預備一下。"說完張醫師就離開房間去預備。小芙在旁邊說,“霜希,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歡,可是待會針炙一定要拍照片上傳到你的官方帳號,因為接下來幾天的活動都盡量不可以出聲音,避免被人寫你扮大牌的新聞。而且,萬一幾天後的活動真的唱不到原來的水準,你的黑粉一定會不停攻擊你的實力。"這番話徐森沒有聽到,他跟著張醫師出去了解整個針炙的程序。

  小芙拿起手機大概看一下角度,再仔細地檢查照片會不會透露到凌霜希不是一個人住的線索。凌霜希只顧擔心待會針炙的過程,針炙跟打針的分別太大,絕對不是忍一忍就過。說時遲那時快,張醫師已經預備好,凌霜希看著一支又一支長長的針,心快要跳出來。徐森走過去握住她的手,“不要緊張,緊張的話,醫生很難施針。"在張醫師專業的手法下,十二支針很快就佈滿她的頭跟喉部。從她手的力道看來,徐森當然知道她很怕,抓住她手的姆指不停來回撫摸著她手背以示安撫。等待針炙完成的途中需要微微轉動針,這時小芙跟徐森說,“徐總,不好意思,可能要先請你到一邊半分鐘,我需要幫霜希拍張照片。"徐森嚴肅地看著她,“拍什麼照片?"小芙有種頭好痛的感覺,硬著頭皮要解釋說,“因為要證明霜希不是裝病,所以這個公關手法是必需的。"聽完解釋後,徐森臉色沒有變好,反而更陰沉,凌霜希卻反過來拉拉他的手,眼神示意讓小芙拍,他鼻子重重呼一口氣後走開。

  小芙把照片看了快一百遍,還把照片傳給阿明,讓他一起看。確定沒有問題後,才把照片上傳,寫道“很需要大家的加油打氣。感冒到失聲,只好靠針灸希望可以改善情況,為大家作最好的表演。"照片一上傳,留言整個炸開。佔最多的當然是粉絲擔心她,叫她多休息,也有一些黑粉諷刺她裝病,瞬間就被粉絲蓋過。

  一直留意著凌霜希的JOICE若有所思的看著留言,然後跟經紀人說“幫我找一個中醫。"“你哪裡病了?"力豪不是之前的大牌經紀人JUNE,因為JUNE也看JOICE很不順眼,就派一個新的近身照顧她,除了替她接洽工作以外的事,都是力豪負責。“叫你找就找,問那麼多。"JOICE不滿的看著力豪,JUNE派這個蠢貨來照顧她,根本就是作弄她。前天出席的活動記者很多,她刻意穿上很高的高跟鞋然後裝不小心跌倒,力豪居然在她跌倒前就把拉起來,完全沒有人留意她,她都快要氣死。力豪沒什麼脾氣,所以JUNE才派他來,他點點頭,就去找中醫。

第四十一章 除夕(二)之針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