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除夕(一)之失聲

  凌晨四點是大部份人都已經進入夢鄉的時間,W幾座大廈只有零丁的燈光,例如其中一座,二十三層的一號室內,凌霜希被兩三條棉被蓋著,滿身是汗。徐森聚精會神地用毛巾輕輕拭擦她的汗,每隔一個小時就檢查她的溫度,儘管趙醫生已經說沒大礙,他還是特意讓趙醫生住在附近的酒店,以免有什麼狀況發生。凌霜希半夢半醒迷糊的張開眼,看到捧著她手掌,嘴唇貼著她的手背的徐森,她眼睛迷濛地與他對看。徐森看到醒來的凌霜希,正想著問她有沒有哪裡特別不舒服的時候,她卻先開口說,“森森……"笑容可愛得像小孩一樣,“怎麼了?"他不禁寵溺的看著她,她把他捧著自己的手往胸口拉近,心滿意足、臉帶微笑抱著他的手重新閉上眼睛睡著。徐森單手拿起探熱器,發現她已經退燒,才跨坐到床上睡在她旁邊。

  翌日一早,凌霜希是被自己的咳嗽弄醒。她渾身沒力但又想要坐起來,吃力的用手撐著床,這時,旁邊的徐森手臂摟住她,一把就把她撈起來。她正想要開口的時候,又一陣咳嗽,他輕拍她的背,“早餐已經預備好,先吃點再立刻吃藥休息。"回應他是一陣又一陣咳嗽。

  凌霜希第一次感受到當廢人的感覺,徐森勒令她要休息,不可以隨便亂動,於是……他抱著她到處走動。“小希,你要去哪?"徐森剛把餵給她的藥收好,就看到她正要離開沙發。“洗手間。"她的聲音比前兩天狀況更差,說出來的話要不是斷斷絕絕沒聲音,就是瀕臨走音的邊緣。他立馬抱她走去洗手間,她瞪大眼睛看著他,“不用……用,我自……"。他只笑著沒有接話,把她抱到洗手間門口,打開洗手間的門,看著一臉驚恐的她,忍不住笑到發抖,大手胡亂揉揉她後腦的頭髮,“雖然我是不介意,可是我相信你會比較希望一個人去洗手間。"凌霜希低頭紅著臉急著走進洗手間。

  基本上凌霜希一整天都是吃東西、吃藥、睡覺,無限循環,一到時間要吃藥,徐森便會叫醒她,她半夢半醒的吃下藥又再睡。可是她咳嗽的情況並沒有好轉,反而變本加厲,到晚上已經幾乎沒辦法開聲講話。徐森立刻讓趙醫生來看她,“咳嗽的部分,我會針對的開藥,可是她現在因為咳嗽嚴重而引起聲帶勞損,紅腫、發炎,這個情況沒辦法一兩天就好,吃藥、多休息、少說話,好好養聲一個星期就自然會好。"凌霜希皺著眉頭,徐森知道她接連幾天都有工作,於是聯絡上小芙,讓她先過來商量。小芙當然立刻趕來,一整天都在處理凌霜希這幾天的工作安排,能夠不出席,或是改時間的都一一商量。她礙於徐森的關係,不敢直接到他們家,盼了一整天終於盼到凌霜希的消息。

  而在旁邊的凌霜希聽到他跟小芙講電話,眼睛寫滿驚訝,“不然昨天你是怎樣回來的。"徐森掛了電話後,對她的驚訝作出回應。她沒有責怪他的意思,只是太擔心,如果小芙把事情告訴陳以宣,定必會給徐森帶來麻煩。“還有,等你病好,我還有事要跟你談。"徐森想起昨天晚上她在電視上的表演,臉色頓時變得不太好。凌霜希只顧著沉思該如何跟小芙談這件事,所以沒有注意聽他的話。

  小芙火速到達,看到凌霜希無法講話的情況,也不禁扶著額,前天只是聲音沙啞,還有辦法可以處理,完全失聲的話也只能靠打針,但打針的效果維持不久,也可能打完也是沒辦法開聲。“我已經盡量把能夠調動時間的工作都往後調了。明天跟後天的粉絲簽名會也可以不講話,可是大後天的商演,還有31號的跨年晚會也要真唱,你現在的情況就算大後天能夠開聲,大概沒辦法唱。"凌霜希也知道這個情況,所以同樣很懊惱。“她都病成這樣,還要表演?昨天還不是因為表演才加重病情,變成現在這樣!"徐森平緩的聲音帶著明顯的慍怒。凌霜希捉著他的手,帶著乞求的眼神搖搖頭,他抿著嘴唇走出房間。雖然情緒沒有平復下來,還是讓植浩聯絡前幾天見過的中醫師,簡單把情況講一遍後再請他來。

  張醫師跟趙醫生一個中醫一個西醫,兩個人都是上流社會人士很常找的醫生,所以張醫師也一樣,懂得看到什麼也不該講。而且張醫師年紀也大,根本不清楚什麼偶像明星,看到凌霜希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這樣的情況可以嘗試針灸。"這次輪到凌霜希不平靜了。

第四十章 除夕(一)之失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