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小別勝新婚(一)

  “小希,你這邊有藥酒嗎?"“有,我拿給你。"凌霜希剛換好居家服從房間走出來,徐森拉她到沙發,按著她雙肩,“不要動,告訴我放在哪裡,我去拿。"“就在那個櫃子,左邊那格。"她指著客廳角落的櫃子說。徐森拿到藥酒後,本來緩下來的臉色又變得有點烏雲密佈,藥酒和一支小瓶啤酒差不多大,但已經用到只剩五分之一。他一言不發,拿著藥酒走到沙發,先把她左邊的褲子拉到大腿,左腳膝蓋上方、大腿外的位置跟小腿中間都有青青紫紫的傷痕,尤其是大腿的瘀青有半邊手心大。他把藥酒倒進手心,抬起她的腳放到自己大腿上,剛開始輕輕的揉,再慢慢加深力道。凌霜希也不是第一次受這種傷,但還是會痛,雖然忍著沒有出聲音,但緊緊皺著的眉頭反映了她有多難受。

  按完左腳輪到右腳,右腳是膝蓋往內旁邊,還有小腿內側,瘀青的範圍不大,就是顏色來得比左腳深。儘管徐森想輕一點也沒辦法,這次凌霜希不但皺眉,雙眼也緊閉上。最後是手上幾道淺淺的瘀青,凌霜希看著沉默已久的徐森,他專注的神情像是在處理國家大事一樣,揉著揉著,反倒把她的眼淚揉出來,她主動撲向前,伸手摟著他腰,在他懷裡磨蹭著說,“以前一個人的時侯倒不覺得自己揉藥酒有什麼問道,可是現在覺得有你真好。"他雙手手心都是藥酒,沒辦法回抱她,只好用手背掃過她的長髮,聲音溫柔得可以溶化世界所有,“小希,以後發生什麼事都有我。"“嗯。以後受傷也不怕了。"“說這什麼話,什麼以後受傷,以後每次受傷都要罰。"徐森的聲音回復了平常的冷靜,“受傷還要罰……”她抬起頭,下鄂抵在他胸膛,“罰什麼?這樣?”她往他唇上親了一口。他輕笑,“什麼時候還學會撒嬌?”雖然手沒辦法碰她,他低下頭想著要回親她,卻被她往後退避開,正習慣地想伸出手撈她回來,她笑著退得更後,“你的手都是藥酒,不要碰我。"被她的笑容感染了,他也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小沒良心。"

  淺灰色的地板中央有著鋪上深灰色被單的大床,微微的小燈映照著床上兩個人影,“我明天要回公司處理一些文件,下午也要會議要開,要晚上才可以回來陪你吃飯。"他和她十指緊扣,帶著可惜的口氣說。“我也要預備後天的表演。晚上只預備你自己的晚餐就好了,我陪你吃,但我另外有東西吃。"徐森不解的望向她,“一起吃可是你有另外吃別的東西?”“對,我後天要到B市表演,我平常工作前一天都是只喝果汁,這樣才不會水腫,鏡頭上也比較好看。”徐森立馬就不滿說,“那有這樣,飯都不能吃。這樣對身體不好,不要……”

  “那些都是經過營養師處方,你放心,公司對我的健康管理很全面。”“去B市要幾點回來?”“因為表演完第二天在B市有個雜誌採訪,所以會在那邊住一天,大後天黃昏才會回到A市。"“那我後天晚上要自己睡嗎?”凌霜希看到他裝可憐的聲音,樂得不得了。她往他懷裡蹭了蹭,他收緊摟在她肩膀的手臂,“沒辦法,我的工作常常要飛來飛去。"“那你回來的時候要好好補償我。"他的聲音充滿笑意,這讓凌霜希有種不安感,怎麼聽都覺得這笑聲不單純。“我煮晚餐給你吃,給你家的溫暖。"他在她耳邊說,“我比較想念你手心的溫暖。"熱氣在她耳邊盤旋,他說完還捏了捏她的手,她躲進被子裡,“再說我就不理你了。"靜夜傳來男女嬉笑的聲音。

  早上八點,A市機場。首先進來的,是一個不及二十歲的新人偶像JOICE,穿著露腰的上衣以及緊身牛仔褲。為了展露身材,她連外套也沒有穿,只搭在手臂上。儘管她努力向不同的記者笑,打招呼說早安,只有零零丁丁幾個記者隨便拍一、兩張,其他人一直低頭檢查自己的相機,她硬撐著笑容,覺得走去登機的路每一步的很難受,突然身後一陣起哄,“Heize,請看這邊!"“還有這邊。"“這裡這裡"記者們此起彼落的聲音響遍整個大堂。凌霜希一身剛蓋到膝蓋的棗紅色高領緊身針織連身裙,把她身體的曲線完美展現,開叉的設計讓她露出白皙的大腿外側,外面一件深灰色的長版大衣,配上黑色亮皮的踝靴。她披著一點銀灰色的捲髮,臉上是咖啡色配黑色的墨鏡,一進入機場已經被各個記者的鏡頭追著。經紀人緊隨著她身後,外面圍了一圈保安,一直擋著記者。她有禮的笑著向各方點頭問好,不徐不疾地走過充滿記者的大堂,卻沒注意到被一股灼熱的視線盯著。

第二十九章 小別勝新婚(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