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喬遷宴(三)

  W公寓24層2號室內,一男一女對坐在地上,中間隔著茶几。“因為我跟阿森是好朋友,我知道他這些年來心裡一直有一個人,所以我會這樣做很好理解。可是你呢?為什麼要這樣做?"方子言認真的臉上還是帶著淡淡的笑容。“你是為了你的好朋友,我也是為了我的好朋友。"收起嬉皮笑臉的程瑪丹,狂野性感的臉上多了一分精明。“那……Heize小姐對阿森……"方子言盯著程瑪丹雙眼。勾人的桃花眼成了彎月,她向他展現一個狡黠的笑容,“我怎麼知道?"方子言無奈地搖搖頭,“還要看照片嗎?"看起來是不會從程瑪丹身上問到什麼。“當然要!"

  同樣是一男一女的場景,但這時在23層2號室內的氣氛卻完全不一。“小希……"徐森蹲在凌霜希面前,抬起手用手背輕拭她的淚水。“哭成這樣,明天眼睛會腫。"回答他的只有不停的啜泣聲。他站起來坐到她身旁的位置,摟過她的肩膀,把她擁在懷裡,持續輕拍安撫她。一直在哭的凌霜希沒有注意到兩人之間的動作有多親密,哭到覺得眼睛痛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被徐森圈在懷裡。她抬起頭想推開他,卻看到他眷戀的眼神,“哭完了?"邊說邊用面紙溫柔地替她擦眼淚,她乖乖的任他擺佈,放棄推開他的想法,溫暖的懷抱像是她遺失的溫度。“我有話想跟你說,你願意聽嗎?"徐森磁性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即使他不說下去,她也知道他想說什麼。“願意聽嗎?"

  年少時期懵懂的依賴代表什麼?代表相信。一生之中我們總會相信許多人,父母、伴侶、老師、朋友、同事,可是相信不等於男女之間的愛。凌霜希從小就相信徐森,即使在失聯的十年之間無數次怨恨過他離開,但心底裡還是相信他沒有忘記自己。這樣不問情由的信任是不是等於愛?她無法回答。二十二年的人生中,她沒有談過任何一場戀愛。在踏進娛樂圈後為了保護自己,她甚至在人前表現得更冷漠,拒絕與其他人深交,特別是異性。她下意識想逃避,選擇不聽,那就不用回答。但,面對他懇切的目光,“不願意"這三個字怎樣也無法說出口。

  二人無言對視了好一會兒後,首先敗陣的是凌霜希,“你說吧!"因為哭了很久而變得有點沙啞的聲音,讓徐森心疼的摸摸她的頭,“我先拿水給你喝。"他站起來走到廚房,一剎那,包圍她的溫暖消失了。這樣的感覺讓她想起剛失去徐森的那段時間,大熱天頂著熾熱的陽光站在街上,皮膚都曬得紅紅的,心裡還是有陣陣寒風吹過的感覺。那種冰冷逐漸蠶食她的內心,加上後來又遭遇更多事,曾經想過放棄自己,任由自己活得像個廢物的她,直到遇上FIND&FOUND的老師們,舞蹈讓她有動力繼續生活。而心底的冰冷並沒有消失,只是隨著忙碌,使她有藉口忽視。

  徐森拿著一瓶水坐回她旁邊,“很多東西都在箱子裡還沒拆出來整理,先喝這個。"他把水瓶蓋扭開遞到她唇邊,“我自己來就好。"她臉紅的接過水喝了幾口。“那我可以說了嗎?"她暗暗的深呼吸一口,“嗯。"

  “首先我要再重新說一次,這些年來我沒有不跟你聯絡。我大概猜到中間發生什麼誤會,但我還需要一些時間弄清楚,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徐森堅定地看著她,她點點頭,“我相信你。"聽到她這句話,他嘴角不自覺上揚起來。想到即將要說的話,他也不自覺變得緊張起來。“然後,最主要想跟你說的話,也是我回國前給你最後一封信寫的內容。"他停頓一下,把凌霜希放在膝上的雙手握在自己的手心裡,“小希,我回來了。當我的女朋友好嗎?"雖然有心理準備,親耳聽到徐森告白的凌霜希還是止不住自己瘋狂加速跳動的心臟,心臟跳得像要衝破胸口一樣。她張開口看著他,卻一句話都講不出來。他沒有迫她回答,只是耐心的看著她緋紅的臉。待心臟稍為回復正常,凌霜希才說得出話,“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麼是戀愛。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歡你。"徐森像在哄孩子的看著她,“你不想看到我嗎?"凌霜希很快就搖頭,“不是。"“那你想看到我嗎?"她沒有點頭或搖頭。於是他又問,“你討厭我這樣握著你的手嗎?"她搖搖頭。“如果我常常這樣握住你的手,你會喜歡嗎?"她又沒有給反應。“那這樣呢?"下一秒,徐森雙手捧著她的後腦勺,吻上他夢寐以求的柔軟。

第十五章 喬遷宴(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