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踏天梯

    “好了,都随我来。”徐鹏朝喧闹的人群招了招手。  

  徐雪跟在徐鹏身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纪天浩转头望向太阳落下的地方,通过翎羽他能感觉到金璐璐就站在那个方向。  

  “走了。”徐鹏忽然从后面走了过来,拍了拍纪天浩的肩膀。  

  纪天浩没有回答他,仍旧凝望着太阳落下的地方,一双如星辰耀眼般的眼睛里此刻满是迷茫和担忧。  

  “别忘了你来这的目的,放心吧,那女子是四品金翅大鹏鸟,其实力已达到结婴境,没多少人能伤得了她。”徐鹏缓慢说道。  

  纪天浩闻言总算是有了一丝反应,他点点头,将手里的翎羽一声不响的塞进了衣衫中。  

  “走吧。”徐鹏转过身向后走去。  

  纪天浩吐了口气,刚想跟上徐鹏,却不料胸口忽的传来一阵灼热感,他停下脚步,看了眼走在前面的徐鹏,再次转过身,从衣服里掏出了那块祖传的神秘玉佩。  

  玉佩依旧散发着微弱白光,只见两个字忽然出现在其上,只不过这次不是之前的“造化”两字,而是“机缘”。  

  纪天浩心里莫名有些打鼓,偷偷的将玉佩给塞了回去。  

  “干什么呢,还不跟上?”徐鹏转过头奇怪的望了一眼纪天浩。  

  “来啦来啦。”纪天浩心中暗叹一声,走到了徐鹏的身边。  

  大约几十分钟后,众人随着徐鹏、徐雪二人回到了幻辰宗的广场。  

  徐鹏转过身,望着众人道:“第二门试炼将于明天进行,诸位今晚先好好休息一番,为明天的试炼做好准备,我还有事,小雪,你带他们去休息的地方吧。”  

  徐鹏看向站在一边儿的徐雪,对她点点头,而后朝主殿走去。  

  徐雪眼望着他离去,美眸中似是闪过一丝痛苦之色,良久,才转头对众人道:“走吧。”  

  ……  

  “掌门,第一项试炼通过人数大约有二百六十余人。”徐鹏弯腰拱手道。  

  大殿之上,幻黎盘膝而坐,他穿着一身灰袍,丝丝缕缕浓厚的灵气从他身上散发而出,压迫得周围的空间都发生了扭曲。  

  闻言,幻黎蓦地抬起头,望向徐鹏。  

  他那对遍布沧桑的眼睛此刻黯淡的像是撒了一层灰,但他看向徐鹏的眼神却宛若一柄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的利刃,直击徐鹏的内心,令徐鹏不寒而栗。  

  徐鹏下意识的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片刻。  

  “嗯,我知道了,你做的很好。”幻黎淡淡的说道。  

  “掌门,那空间之法……”徐鹏话还未说完,便被幻黎强行打断。  

  “别与我提那空间之法,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此法只传于有缘人,其它的,只要是我会的法术我都可以传给你,唯独……这空间之法,绝对不行!”幻黎神情严肃,语气不带一丝一毫犹豫不决。  

  徐鹏脸色一僵,朝幻黎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既然如此,弟子先行告退。”说罢,快速飞出了主殿。  

  徐鹏落在幻辰宗的广场之上,忽的抬头望向主殿一旁的三座高大雄伟的山峰,那里分别有着幻辰宗的三大副殿。  

  第一座山峰是幻辰宗核心弟子和太上长老等居住的仙灵峰,仙灵峰上的宫殿叫仙灵殿,住在仙灵峰上的人屈指可数,因为他们是核心弟子,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整个宗门的修炼资源几乎都花在了他们的身上。  

  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过人之处,实力在整个幻辰宗中也仅仅只低于太上长老和掌门,否则的话怎么会成为核心弟子,凌驾于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甚至是长老之上?  

  第二座山峰叫秩序峰,秩序峰上的宫殿叫执法殿,其上住的是掌管幻辰宗所有大小刑罚的执法弟子,执法弟子权利很大,且个个铁面无私,修为高深,只要不是嫌自己活够了的人一般都不会去招惹他们,因为在外人眼里,执法殿里的执法弟子都是一群名副其实的疯子,是真正的冷血动物。  

  在他们眼里,用刑法折磨死一个人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是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情。  

  第三座山峰叫百药峰,顾名思义,是门派种植药材的地方,其上有一座灵药殿,徐雪就住在那里。话说起来,如果要论门派中那个山峰的女修士最多,当属百药峰为第一。  

  因为这里汇聚了众多奇花异草,天地灵物,导致百药峰的灵气浓郁度达到了一个不敢想象的地步,修士在此修行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不少人挤破了头也想进入百药峰,可这百药峰只允许女弟子加入,男弟子一侓不收,一侓不让进,这也就让大多数人的幻想所破灭。  

  徐鹏眼望着这三座山峰,一双大而黑的眼睛,平时显露出沉思和热情,此刻却闪烁着最凶恶的憎恨的表情。  

  “老匹夫,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什么狗屁有缘人,都是屁话,你不传我空间之法,那我就让整个幻辰宗覆灭,哈哈哈!”徐鹏脸色狰狞,忽的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张土黄色的符纸便出现在他的手上。  

  他捏了个法印,朝着那张符纸道:“你万剑宗的人马还要多久才能赶到?”  

  符纸散发微弱黄光,一位老者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大概还需十天半个月才能到达,怎么,徐小友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不是,我只是迫不及待想要把幻辰宗给灭了而已。”徐鹏压低声音解释道。  

  “行了,放心吧,幻辰宗的覆灭早已成为定局,这次我万剑宗的太上长老会亲自出马,它区区一个小小的幻辰宗又算得了什么呢?哈哈。”  

  徐鹏松了口气,也是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恭候各位的到来了。”  

  他手晃了一晃,那张符纸便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  

  纪天浩仰躺在床上,抬头望向窗外的那轮明月,它像弯弯的银钩挂在树梢上,朦胧的夜色给大地罩上了一层轻纱,屋内的点点灯火映出的光线与天际的星光连成一片,朦胧中仿佛置身于浩瀚无垠的宇宙中一般。  

  他摸摸挂在脖子上的圆形玉佩,嘴中喃喃道:“你真的只是我家祖传的一块玉佩那么简单吗?”玉佩似是听到了他说的话,散发出一道微弱的乳白色光芒,纪天浩望着那道白光,只觉一股巨大的困意涌来,眼睛一闭,就此睡了过去。  

  这一觉,似是格外的长,在梦里,他梦到了他那死去了十多年的赌鬼老爹,以及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孩林雨欣,她依旧是那么美,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在梦里,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自己兴奋的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雨欣……”  

  纪天浩的眼睛模糊了,眼泪挣扎着涌出了眼眶,他忍不住地哽咽,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淌。  

  他把脸放在手里,那手盛不下,挡不住,泪悄悄地滑落,流到嘴里热热的,涩涩的,咸咸的。  

  太过真实,令人分不清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可如果这是梦,为什么…为什么能尝到眼泪的味道?  

  纪天浩伸手摸向林雨欣吹弹可破的脸颊,可就在碰到她脸颊的一瞬间,她便像幻影一样消散一空。  

  纪天浩呆住了,内心泛起一片苦涩,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忽的感觉嘴唇一凉,睁开眼,却是金璐璐……  

  “啊!”纪天浩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脸上满是冷汗,衣服早已湿透。抬头望向窗外,太阳刚刚跃出灰蒙蒙的海面,小半轮紫红色的火焰,立刻将暗淡的天空照亮了,在一道道鲜艳的朝霞背后,像是撑开了一匹无际的蓝色的绸缎。  

  “呼。”纪天浩擦了擦脸上的冷汗,暗想做的梦怎么这么奇怪。  

  “赶紧起床啦,第二门试炼要开始了!”一大清早,就有人在外面大声提醒道。  

  纪天浩伸了伸懒腰,揉揉惺忪的双眼,缓步来到了幻辰宗的广场上。  

  此时的广场可谓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徐鹏悬浮在空中,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令人联想起扑向猎物的老虎,充满危险性。  

  “第二门试炼开始,此次试炼为…登天梯!天梯有九九八十一层,每上一层威压便会大上一分。成功登上四十层以上的,便算作是通过此次试炼,成功登上五十层以上的,可直接成为外门弟子,越过第三门试炼。成功登上六十层以上的,可直接成为内门弟子。”徐鹏的话好似一枚重磅炸弹,令人群霎那间沸腾了。  

  “真的吗?还有这种好事?可如果有人登上了七十层或八十层怎么办?”有人提问道。  

  徐鹏冷笑,“七十层、八十层?你们可知七十层、八十层的威压有多大?我告诉你们,七十层的威压足以将一位聚气圆满的修士活生生的压成肉酱。七十层尚且如此,何况八十层?再者你们还是没有任何修为法力的凡人。行了,废话不多说了,开始吧。”  

  徐鹏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架似是通往天穹的乳白色天梯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上吧。”徐鹏神色淡漠的说道。  

  一个牛高马大的壮汉率先走了上去,踩在了天梯的第一层之上。  

  “也没什么嘛。”这人挠挠头,一口气直接来到了第十层。他踏在第十一层阶梯的一瞬间,忽然猛地吐出一口血,眼中露出骇然之色。  

  纪天浩深呼吸一口气,也快步冲到了第十层,他看了眼前面的那人,毫不犹豫的踏在了第十一层阶梯上,一股极强的威压从头顶上传来,他只觉心神巨震,喉头微甜,一口血险些喷出,却被他强行给咽了回去。  

  “小兄弟如果顶不住的话可不要强撑啊。”那牛高马大的壮汉看着纪天浩嘲讽道。  

  纪天浩像是没听见一般,稳住心神后,再次往前迈出了一步,一股比之前稍强的威压再次传来,他脚步踉跄的往后退了退,而后再次朝上冲去。  

  后面的那个壮汉看傻了眼,“这是……疯了吗?不要命啦?”  

  威压越来越大,纪天浩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在踏上第四十层阶梯的时候,他终究是不堪重负的倒了下来。  

  “呼!呼!”纪天浩剧烈的喘着粗气,全身的骨头像是散了架一般使不上力气。  

  他休息了片刻后,朝后望去,却不见任何人。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人都看不到了?”纪天浩疑惑道。  

  他犹豫了一会儿,咬咬牙,再次朝前迈出了一步。  

  “轰!”  

  “嗡嗡嗡。”  

  纪天浩眼神恍惚,险些晕死过去。  

  “不……我不能……晕过去。”纪天浩咬破舌尖,令自己清醒过来。  

  他耗尽全身力气总算是来到了第五十层阶梯。  

  只不过他此刻的样子看起来甚是凄惨,他一身衣服早已被汗液给浸湿,豆大的汗一滴一滴从他的脸颊上落下,打在他那干涸,有些苍白的嘴唇上。  

  “不行了,要死了……”纪天浩嘴中喃喃道。  

  他抬头朝前望去,模糊不清的视线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那是一个女子的背影。  

  那女子忽的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瓜子脸。  

  “雨……欣?”纪天浩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那个女子。  

  那女子朝纪天浩微微颔首,身形一动,便消失在纪天浩眼前。  

  “幻觉吗?”纪天浩自嘲一笑。  

  他摇晃着站起身,朝第五十一层阶梯迈出一步,  

  “噗!”  

  骨头发出了“嘎嘎”的声响,似是被人强行震碎了一般,纪天浩眼神黯淡无光,喷出了一口鲜红的血。  

  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知道自己像是背负了一座山一般,走一步都要停下来休息许久。  

  这方天地好像就剩下他一个人,死一般的寂静。  

  纪天浩的意识开始模糊,在这种状况下,他又看到了林雨欣。  

  此时的林雨欣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神情冷漠的看着纪天浩,她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虽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雨……欣,不要离开我。”纪天浩喃喃道。  

  纪天浩像是着了魔一样,双手向上缓慢攀爬着,如果有人在场,或许会被他此刻的样子所吓到。  

  纪天浩七窍流血,他早已是晕了过去,唯有一股活下去的信念在支撑着他继续向上爬着。  

  从他身上流出的鲜血在白色的阶梯上留下了一道猩红色的痕迹。  

  就这时,玉佩忽的散发出一道微弱的白光,将纪天浩整个人给笼罩了起来,避免他被前面的威压给直接压成肉酱。  

  第五十九层…  

  第六十层…  

  “啵”  

  似是水泡破裂一般的声音从纪天浩身体里传来,纪天浩全身一颤,忽的吐出一口黑色的血,一股从未有过的舒爽感传遍了全身上下每个细胞。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久远,纪天浩终是爬到了第八十层阶梯。  

  待到他到达第八十一层阶梯时,一股肉眼可见的灵气自他的头顶之上凝聚而出,紧接着猛地钻入了他的体内。  

  “轰!”  

  纪天浩闷哼一声,身体一颤,一层散发着恶臭的黑色污垢便从他的全身上下冒了出来。  

  污垢出来的一瞬间,他只觉浑身飘飘欲仙,仿佛捆绑着自己多年的枷锁在此刻忽然消失了一般。  

  他竟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稀里糊涂的突破了!成功的迈入了修仙的第一道门槛,练气境初期!  

  玉佩光芒一闪,恢复成了原来极不起眼的样子。  

  “刷!”  

  一个人影忽的落在了纪天浩的身边,正是幻辰宗的掌门幻黎。  

  幻黎看着纪天浩,眼中闪过震惊之色,良久,忽然仰天长笑,“天不亡我幻辰宗!”  

  他大袖一挥,此处空间忽的一阵不稳,出现了一道金光灿灿的大门。  

  幻黎抱着还处在昏迷之中的纪天浩,缓步走入了大门之中……

第七章 踏天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