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福祸相依

    “住手!”一道倩影忽的飘落在纪天浩背后。  

  那几个幻辰宗弟子看见来人后顿时脸色一变,急忙收回刺向纪天浩的飞剑。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竟对一个凡人出手,是想损毁我幻辰宗的威名吗?”徐雪冷着张小脸对那几个幻辰宗弟子说道。  

  她一头青丝随风飘荡,垂落到那看起来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一身白色衣裳衬托的她宛若从天而降的仙女,不染一丝人间烟火。  

  “禀告师姐,这小子不顾我等劝说,便想擅自闯入主殿,他还出言不逊辱骂我等,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几个幻辰宗弟子哭丧着脸说道。  

  徐雪正要开口说话,却不料身后的纪天浩早已经冲入了主殿。  

  “不好!”徐雪脸色一变,赶忙捏动法印聚集灵气,聚集的灵气瞬间幻化成一只乳白色大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追向纪天浩,想把他给拉回来。  

  纪天浩不知道这幻辰宗的规矩情有可原,可徐雪知道,凡是未经过掌门的召见贸然闯入主殿的,是要接受处罚的,而处罚就是被执法殿的那一群疯子刺上九九八十一剑。  

  她本就生性善良,自然是不愿看到纪天浩受这刑法之苦,更何况纪天浩还是个没有任何修为法力的凡人,若让他受这刑法,肯定是免不了一死。  

  就这时,主殿里忽的传来一句话,“无碍,你们各忙各的去吧。”  

  徐雪心中先是一喜,而后神色古怪的朝主殿里边儿望了一眼,喃喃自语道:“还真是个怪老头。”  

  她摇了摇头,吹了个口哨,一柄通体雪白的飞剑便划过天空,“刷”的一声停在了徐雪的面前,徐雪轻笑一声,声音宛若银铃,本就美丽可爱的小脸此刻展颜一笑,美如梦幻。  

  那几个幻辰宗弟子看的眼睛都直了,可他们也知道自己就只能看看,毕竟徐雪是内门弟子,而他们只是看门的外门弟子,两者的地位不言而喻,就好比是两个世界的人。  

  “走!”徐雪轻叱一声,双脚踏在剑上,飞剑轻鸣一声,载着徐雪消失在此处。  

  ……  

  “手镯,手镯……”纪天浩嘴中喃喃着,他伸出手摸向挂在细柱上的银色手镯,却不料手直接从那根柱子中央穿透而过。  

  “假的……”纪天浩呆住了。  

  “呵呵,小友可是在找这个?”就这时,一直端坐在大殿最上方的老人突然开口道。  

  只见那老人手一晃,之前那个挂在细柱上的手镯便出现在其手中。  

  “把手镯还给我!”纪天浩怒吼着,迈开步子朝老人奔去。  

  那老人一笑,手对着纪天浩隔空一点,纪天浩周围的空间便忽的扭曲开来。  

  “砰。”  

  “嘶~”纪天浩捂着额头倒退了两三步,他觉得刚才自己似乎是撞到了一面墙上,头上起了个大包,痛的他眼泪险些流出来。  

  他抬头望向正前方,可却什么都没看到。  

  “呀!”纪天浩怒吼一声,拳头攥紧,一拳砸向前方。  

  “啵。”  

  一层层肉眼可见的空间涟漪自纪天浩面前浮起,看起来甚是诡异和神秘。  

  “放弃吧,小友,这乃是空间封闭之法,除非你修为高过我,否则除我之外谁也救不出你。”老人淡淡的说道。  

  “你想怎么样?”纪天浩冷眼看着老人。  

  “没想怎么样,只不过之前掐指一算,刚好算到了你,说明你我有缘,不若这样,你可想要回这手镯?”老人脸上闪过一丝狡诈之色。  

  纪天浩警惕的看了他一眼,“想又如何?”  

  “既然你想要回这手镯,那就答应我,通过外门弟子考核。”老人奸笑着,一双浑浊的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着纪天浩,似是将他全身都看透了一般,搞得纪天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一阵凉风吹过,纪天浩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菊花。  

  老人顿时脸色一沉,手指着纪天浩的鼻子怒骂道:“你个臭小子,脑袋瓜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老夫看起来像那样的人吗?”  

  纪天浩默默的点了点头。  

  老人:“……”  

  “你可知,我是谁?”老人脸色一正道。  

  纪天浩摇了摇头。  

  “我就是这幻辰宗的掌门,幻黎。”老人语出惊人,令纪天浩愣了愣。  

  “怎么样?吓到你了吧?”幻黎抚了抚自己那白色长须笑着道。  

  “刚才那空间之法你又可想学习否?”幻黎诱惑道。  

  纪天浩眼中闪过一丝火热之色,显然幻黎这个诱惑让他动心了。  

  幻黎轻笑出声,“呵呵,想要这手镯和空间之法的话就给我通过入门弟子考核,到时我答应你的自会予诺。”  

  纪天浩不解的看着幻黎,“就通过入门弟子考核这么简单?”  

  “当然没那么简单,我要你取得考核弟子中的第一名。”幻黎眼中精芒之色一闪而逝。  

  “唔,考核的时间到了,就让我亲自送你一程吧,记住我说的话。”幻黎长笑一声,手臂高高抬起,大袖一挥,纪天浩刚想开口,便觉眼前一花,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幻黎望着纪天浩消失的地方,脸上的笑意逐渐消散,转而带有一股仿佛消之不去的淡淡的忧伤之色。  

  他抬头望着大殿外的美丽风景,良久,哀叹一声,嘴中喃喃自语道:“是老天要亡我幻辰宗吗?可为什么还要叫个一窍不通的凡人小子来这儿呢?究竟是想表达什么意思?”幻黎目光久久凝视着殿外……  

  ……  

  “啵。”  

  离考核的人群不过几十米的地方,忽然凭空出现了一道道空间涟漪,一个狼狈的人影从中钻了出来,正是纪天浩。  

  纪天浩刚一出来,便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这几天吃的东西全部被他一股脑儿给吐了出来。  

  “呕~,咳咳,该死的臭老头,我纪天浩跟你没完。”纪天浩一边呕吐一边诅咒道。  

  身处大殿中的幻黎突然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是谁在惦记着我啊?”幻黎摸摸鼻子疑惑道。  

  纪天浩吐了许久,总算是缓过来了,好在不远处的人都像是在听着什么人说话,并未注意到纪天浩,否则恐怕又要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事端。  

  纪天浩脚步蹒跚的走到了人群之间,却见人群正中央站着一个人,正是徐雪的哥哥徐鹏。  

  徐鹏一身白衣如雪,挺拔修长的身材显得风度翩翩,俊雅飘逸如谪仙神祗一般。他背负双手,眼睛里充斥着睥睨天下之色,给人一种孤傲之感。  

  “我再重复一遍,此次你们的第一个试炼任务就是在三天内闯过这幻境森林,幻境森林中的事物有真亦有假,如果你们的运气不好,遇到一只妖兽的话,那么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现在退出的话还来得及。”徐鹏的话一说完,当即便有不少人开始犹豫起来。  

  “哎?不如我们放弃吧?这修仙虽1好,但小命可是只有一条啊,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有人这么一说,果然就有不少胆小之人纷纷站出来附和。  

  “是啊,是啊,性命才是最重要的,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如果我死了的话,那她们娘俩该怎么办啊?我放弃。”  

  “我也放弃。”有人带头自然就有人跟着,不过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便有近乎一半的人选择了放弃。  

  但到最后仍旧有将近五百人留了下来,其中就包括有纪天浩。  

  “放弃的可以走了,剩下的人跟我来。”徐鹏此话一出,刚才那帮选择放弃的人顿时一哄而散,离开了此处。  

  徐鹏神色没起一丝变化,似是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个结果,他转过身,带着剩下的那五百多人来到了一处环境优美的地方。  

  此处一眼望去,是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的荷叶。  

  那荷叶,大的似磨盘,有的舒展似伞,那荷叶上的水珠,有的像情人的泪珠,有的分散成细小的碎珠,在荷叶上滚来滚去,闪烁着斑斓的光彩。  

  此时正处黄昏,仔细一看,在周围的翠绿的群山映衬下,在红红的晚霞映照下,那一团团的荷花,像一团团红云,一层层的丹霞,那一望无际的荷田,如胭如染,令人如入仙境。  

  在一朵荷叶上,站立着一位丽人。  

  细致乌黑的长发,轻轻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有时松散的数缕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正是徐雪。  

  哪怕是从小看着徐雪长大的徐鹏此刻也是呆了一呆,更不要说他身后的一众人了。  

  纪天浩也是愣了片刻,暗道此女好生漂亮。  

  徐雪轻笑着,迈着莲步来到了徐鹏的面前,对他晃了晃手,吐了吐舌头,俏皮道:“哥,该回回神啦。”  

  徐鹏脸上非常罕见的露出了个大红脸,他瞪了眼徐雪,道:“好了,好了,快去准备传送法阵。”  

  徐雪嘻嘻笑了一声,“早就准备好啦!咦?是你?”徐雪这才注意到站在徐鹏身后的纪天浩。  

  纪天浩抬起头一脸惊愕的看着徐雪,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望向自己,还说出好像认识他的话。  

  可貌似我们并没有见过面吧?纪天浩内心疑惑道。  

  “小雪你认识他?”徐鹏望着纪天浩,眼中忽然闪过一丝不宜察觉的杀机。  

  徐雪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是很熟,仅有过一面之缘罢了。”  

  徐鹏松了口气,眼中的那一缕杀机也开始缓慢散去。  

  他望了眼身后的一群人,手往挂在腰间的墨蓝色锦囊一拍,一个玉瓶便出现在其手上。  

  “都过来领辟谷丸吧,每个人三颗就足够了,此丹药吃上一颗便可一天不用进食,且对于力量的恢复更加明显。”徐鹏淡淡的说道。  

  半个小时后,所有人手上都多了三颗洁白圆润的丹药。  

  纪天浩拿着其中一颗丹药好奇的打量着,这丹药通体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芳草的清香,煞是好闻。  

  “好了,开始吧。”徐鹏朝徐雪点点头,两人很默契的同时捏动了一个法印。  

  “轰。”  

  一团白色的光圈忽的浮现在众人面前,徐鹏转过头望向纪天浩等人,“快钻进这光圈中,记住了,若三天之内未走出这幻境森林,便算作是淘汰,成功走出森林的人到时候在一棵长有红色树叶的大树下集合,实在走不出来的人也不用太过担心,三天后自会有人来森林里接你们走出来的。好了,话以至此,就看你们各自的运气了。”  

  站在最前面的几个人显然是早有心理准备,待徐鹏话说完后毫不犹豫的钻进了那团光圈之中。  

  纪天浩站在原地犹豫了许久,咬咬牙,最后也硬着头皮钻入了光圈。  

  “刷!”  

  “这……这就是幻境森林?”纪天浩愣住了。  

  远处,奇山兀立,群山连亘,苍翠峭拔,云遮雾绕,加上他站立的地方正处山顶,向下望去,便能看到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云雾缭绕,显得分外壮丽,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  

  “啾!”  

  一道尖锐的鸣叫声,突然自纪天浩头顶之上响起,纪天浩抬头望向天空,瞳孔猛地一阵收缩。  

  那是一双翅膀,一双金色的翅膀!  

  这双金翅无比巨大,其长最少也有几十丈,遮盖了整片山峰。  

  这是一只超乎想象的金翅大鹏鸟,它本该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如今却出现在了现实。  

  它在其头顶上盘旋了片刻后,忽然从天而降,一对比钢刀还要锋利的爪子狠狠的抓向了纪天浩!纪天浩冷汗直流,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滚。  

  “轰!”  

  地面上的石块就像是豆腐一般被金翅大鹏鸟的爪子完全抓碎。  

  金翅大鹏鸟血红色的眼珠子转了转,似是有些诧异纪天浩能躲过自己的这一击。  

  不过,也仅仅是诧异罢了,下一刻,金翅大鹏鸟那对犹如黄金浇筑般的巨翅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拦腰斩向纪天浩,带动着四周的空气都发出了“嗡嗡”声。  

  纪天浩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之色,这一击他根本就躲不开,金翅大鹏鸟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才刚开始就要结束了吗?”纪天浩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凌厉的狂风打在了脸上,可却迟迟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疼痛感。  

  纪天浩疑惑的睁开眼,却见一块圆形玉佩浮现在空中发出一道白光护住了自己。  

  “玉佩……”纪天浩内心震惊不已。  

  金翅大鹏鸟鸣啸着,似是怒了,不停的用那对翅膀对纪天浩发动猛攻。  

  “铮铮铮!”  

  金翅大鹏鸟每攻击一下,玉佩散发的白光便会减弱一分。  

  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纪天浩脑子急速飞转着,最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只见他向后倒退着,一个纵身,跳下了那深不见底的悬崖。  

  金翅大鹏鸟双翅一震,也跟着纪天浩向下落去。  

  “刷!”  

  就这时,一个巨大的蛇头从悬崖峭壁中冒出,快若闪电般的咬向金翅大鹏鸟,金翅大鹏鸟似是也没料到会有这么一条巨蛇躲在这悬崖边上,一个不注意,便被其咬住了脖子,鲜血刹那间像喷泉一般涌了出来,洒了纪天浩一身。  

  金翅大鹏鸟仰天悲鸣一声,耗尽全身力气挣脱开巨蛇后,身体便开始极速下坠,纪天浩情急之下一把扯住了金翅大鹏鸟的翎羽,脚踩在了它的背上,等若是把它当成了一个肉垫。  

  “轰!”  

  一人一鸟就这么狠狠地砸落在地上,纪天浩从金翅大鹏鸟背上跌坐了下来。  

  他只感觉一阵头昏脑胀,险些就这么晕死了过去,好在他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害。  

  再看离自己仅有一步之遥的金翅大鹏鸟,它早已是奄奄一息,鲜血流的遍地都是,看起来甚是凄惨。  

  “咻。”  

  一道白光自金翅大鹏鸟身上散发而出,纪天浩惊呼一声,只见金翅大鹏鸟竟幻化成了一个大概不过二十岁的妙龄少女。  

  鲜血自其嘴角边流出,金翅大鹏鸟幻化成的少女可怜兮兮的抬起头,对着纪天浩艰难的说道:“救……救我,我愿意……做你的……灵宠,若有半点叛逆之心,因果缠身,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金翅大鹏鸟发的乃是此界的毒誓,若它往后真对纪天浩生出叛逆之心,这毒誓是真的会实现的,不过此刻它性命危在旦夕,怕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纪天浩看着金翅大鹏鸟所幻化成的少女,犹豫了好一会儿,终究是心一软,说道:“我该怎么救你?”  

  “用……你挂在胸口上的……玉佩,我可以……感觉到它能救我,把它放在我的伤口上……就行……”金翅大鹏鸟的声音越来越小,似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  

  纪天浩赶忙从脖子上取下玉佩,轻轻的贴在了她脖子那道恐怖的伤口上。  

  “刷。”  

  玉佩猛地绽放出绚丽的白光,少女脖子上的伤口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纪天浩看着的同时,也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语道:“莫非之前我没死也是因为这玉佩救了我?可它就是我家祖传的一块普普通通的玉佩而已啊。”  

  纪天浩到现在都还记得他那个赌鬼老爹死去时曾对他说过的话,说这个玉佩是祖上世代相传下来的灵器,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丢失的。  

  所以到最后他那赌鬼老爹尽管是欠了别人一大堆屁股债,也从来没有将这块玉佩赎卖给他人。  

  过了大概半天的时间,金翅大鹏鸟幻化成的少女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缕红润之色,不在像之前那样显得苍白无力,奄奄一息。  

  一股比之前更加强大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而出,没想到这次的危机反倒是让她多年不见增长的修为突破了。  

  少女脸上喜色一闪而过,待到脖子上的伤口恢复如初后,便伸出手将玉佩拿了下来递给了纪天浩。  

  纪天浩接过玉佩,重新挂在了脖子上。  

  他看着金翅大鹏鸟幻化成的少女,问道:“呃,你叫什么名字啊?”那表情活像是一个拐卖小孩的怪蜀黍。  

  少女看着他那副样子“扑哧”一笑,缓慢回答道:“我叫金璐璐,既然我已认你为主,主人你以后叫我璐璐就好,主人你来这幻境森林干什么?”  

  纪天浩愣了愣,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忙向金璐璐问道,“璐璐你知不知道这附近长有一棵红色树叶的大树?”  

  “知道啊,主人你问这个干什么?”金璐璐一脸好奇的样子简直萌翻了,完全不像是之前那个想杀了纪天浩的金翅大鹏鸟。  

  “先别忙着问,你不是只金翅大鹏鸟吗?快载着我飞到那棵长有红色树叶的大树那里去,路上我在慢慢跟你说。”纪天浩道。  

  金璐璐害羞了,脸色通红抱怨道:“可人家是女孩子啊?哪……哪有你这样的啊?”  

  纪天浩傻眼了。  

  金璐璐“哼”了一声,不满道:“算啦,算啦,就这一次。”说罢还不忘朝纪天浩翻了个白眼。  

  “咻!”  

  金璐璐摇身一变,再次变成了之前那只凶猛的金翅大鹏鸟。  

  她转过头看向纪天浩,口吐人言道:“上来吧,摊上你这么个主人绝对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纪天浩尴尬一笑,一个翻身跨坐在其背上,“走吧。”  

  金翅大鹏鸟金璐璐朝天唳啸一声,双翅猛地一震,载着纪天浩极速朝天边飞去。  

  第二天……  

  一道巨大的身影从天边出现,那是一只巨大的金翅大鹏鸟,早已到达树下的几个人皆满脸恐惧的望着那道身影,唯有一人临危不惧,正是那徐鹏。  

  徐鹏半眯着眼张望着那不断靠近的金翅大鹏鸟,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但随着那金翅大鹏鸟的不断靠近,他心底莫名的涌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他突然面色大变,惊叫出声道:“不是三品金翅大鹏鸟,是……是四品的!”也不能怪他会这样,毕竟四品的金翅大鹏鸟可是相当于修仙者中的结婴境大能,而他到现在也只不过刚入凝丹境罢了,与结婴境修士还相差太大。  

  金翅大鹏鸟化作一道金光,降落在众人面前。  

  “你们快看,那大鸟上坐着个人!”有人提醒道。  

  “竟然是他?”徐鹏惊诧道。  

  纪天浩拍拍屁股,从金翅大鹏鸟金璐璐的背上跳了下来,“总算是到了。”

第五章 福祸相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