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分歧

    我那日的作为多多少少为我母亲挽回了点面子,不至于让她在人前抬不起头,我母亲就是这点好,脸皮够厚,也过于单纯,只要假以时日,多大的事也会当成个屁放掉。不像徐澈母亲,明明是自己整的这一出戏,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把气撒到我身上,勒令徐澈不许跟我往来。  

  往不往来,于我倒是事小,我反正习惯孑然一身,无拘无束的,但我不知道的是,那段时间,徐澈的日子难过到了极点,她的母亲对待他,像是对待一个特务般提防,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防止他再跟我有什么纠葛。  

  我父亲倒是没对我怎样,显然他深知我已经没有什么筹码能与他相抗衡,反倒是经过这件事,他可以更加心安理得的不回家了。  

  闹也闹够了,生活还是那样不温不火的进行着。  

  6月7日,高考如期来临。  

  每年这个时候,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谁知道呢?  

  我庆幸的是,我既不愁,亦不喜,平平淡淡的度过了这个人生中至关重要的节点。  

  成绩出来后,我到学校领成绩条。  

  一进办公室,发现老师们都很和蔼的看着我,我心下了然,然而也不道破,一脸淡定的走进去。  

  班主任给别人分数条的时候,都是单手给,轮到我,就变成双手奉上了,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鄙夷的笑了声,她却以为我是在高兴。  

  “我早说你是块好料了吧,”她拧开保温杯盖,喝了一口茶,闲闲的靠在椅背上,“在普通班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都没有埋没你,当初你要是不下去,指不定还能考得更高分呢。”  

  我把成绩条折了几折,不温不喜地说:“老师,你太抬举我了,我就这水平,不可能再高了。”  

  “哎呦,你们看她谦虚得。”班主任指着我,笑着朝周围的老师嚷嚷。  

  “可以的,好好听老师话肯定行。”其中一个老师接话道。  

  我露出一个虚情假意的笑。  

  班主任突然朝前探了探身子,试探着问道:“你这分数,想填什么学校呀?”见我不说话,又道:“还用想什么,清华北大可是任你挑啊。”  

  我又笑了笑,说道:“老师,我高中毕业就不读了,我回家结婚去。”  

  她笑着摇了摇头,“年纪轻轻,结什么婚呀,别跟老师开玩笑了。”  

  其他老师也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我于是便盯着她的眼睛,很认真的说:“老师,我没骗你,我知道你们想让我填北大清华,好为学校争光,可惜我是富二代,我家不差钱,读不读大学无所谓,况且我也不想为校争光,我妈等着早点抱孙子呢,到时一定请老师喝喜酒。”说完,我便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留下一屋子错愕的老师。  

  走在校园里,想到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远离流言蜚语,明争暗斗,就觉得生活似乎又美好了一点。  

  我向来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虽然做事不能逞一时快意,要顾虑后果,但显然我们今后很难会再有交集,那么,能报的仇,又何乐而不为呢?  

  远处的校门口正在放鞭炮,震耳欲聋,这是学校的老传统了。路上满是红色的炮衣,一眼望去,像是铺了老长的红地毯,迎接那些即将踏进大学校园的学子。然而,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我的快意人生到这里就是终点了,接下来的路,身不由己。  

  我突然很想抽烟,觉得人生应该可以任性几回。  

  我走进学校的小卖部,跟老板说要一包烟,老板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几眼,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性别歧视,但我懒得理他。  

  他给了我一包最次的烟,却收了我很贵的价格,没办法,这毕竟是在学校里,你永远妄想不了香烟可以卖得像泡面一般普遍。  

  所以我多多少少的还是有点忌讳,不敢当众抽,于是便来到了很久不去的图书室。  

  预料中的,门是上了锁的,我看看四周没人,平常这就几乎没人来,我坐在花坛旁的台阶上,撕开香烟外包装,抽出一根用打火机点燃,学着徐澈的样子,用食指和中指夹住烟,然后深深吸了口。劣质香烟熏得我眼眶里盈满了泪,我没有将烟雾吐出,而是用我一颗健康的肺去消化这些有害物质。  

  “你果然在这里。”  

  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我转头,看到徐澈抱着臂斜倚在墙上。  

  他一张漠然的脸,看不出喜怒哀乐,就连我这种反常的举动,他都没有任何表示。  

  我自嘲道:“第一次抽烟,居然抽的是这种劣质货,好没意思。”我看了眼指间燃得正旺的烟,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成绩条,用烟头在那上面烫出一个个洞眼。  

  “有意思吗?”他看着我的举动,这样问道。  

  我突然福至心灵,想起我的未婚夫也问过同样的问题。  

  “是不是你们都觉得我很虚伪。”我问他。  

  “有些方面上,你确实是。”他一针见血。  

  “难道你就没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我反问他。  

  “至少在某些重要的事情上,我有我的原则。”  

  “呵,”我笑了笑,有点自暴自弃的意味,“可惜我就没有你这样的能耐。”  

  他深深的看着我,眼里很多情绪一闪而逝,惋惜的、无奈的、怨恨的、痛惜的·····  

  我们虽然心意相同,但世俗的很多事情,却是我们无法左右的,即便我们深知其中的道理,亦无法改变什么。  

  就像是两条挣扎的,垂死的鱼。  

  不甘的、怒视着这个世界,直到被榨得渐渐失去水分,才鼓涨着一双欲裂的眼珠死去。  

  那是我们第一次意义上的争吵。

第七章 分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