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9,摊牌

  一个足够高贵的身份不但可以让许多事情顺利,并且也会让宛宁的优雅艺术公司更有一番好看的业绩。

  业绩对于一个公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是,不论是在哪个国家,最主要的是,你得有重大成就才能让人给你荣誉啊,而目前为止,单单就叶宛宁的所作所为,根本没有任何的荣誉级别。Bella只是一个有着自己梦想能打拼的女孩罢了。不过,这一切都难不倒一心向着爱人的James;没有荣誉,我给你造一个机会,机会是可以制造的,Bella的能力来说,是没有问题的.

  或者你就直接摊开来说,给她父母一个贵族头衔,一个真实有效的头衔,这样一来也会轻松很多。这样一来也可以达到足够高贵强大的身份保障。

  “A militia ut solve problems est multum.”(拉丁:一个爵士头衔会解决很多问题的。)

  马上开始着手吩咐Franke去解决一些事情,皇家婚礼的复杂性是很大的,必须要提前将近,至少也是一年,来准备,这样才能让婚礼显得尽善尽美。我们,是彼此的,你,是你自己的。

  宛宁从公司回来听说要对自己父母授勋,心里十分奇怪,简直是震惊了——自己又没有什么突出的贡献,为什么要对自己的父母授勋呢,她不是大明星或者体育明星为国争光。坐在天烨面前,自己是真的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足够好的理由,或者说宛宁干脆就是来找天烨说服他别授勋自己父母。因为James和泰勒的关系,叶宛宁在贵族圈里也算是比较了解,其中的肮脏,歧视,腐败不堪,简直就相当于第二个中国古代门阀制度一样。自己的父母要是真的被授勋成了有头衔的贵族,那才真的是糟糕透了。

  宛宁也算是见识过,西方这些贵族的内部,和外部是鲜明的都对比,外部看起来那么彬彬有礼,规矩方圆,可是实际上内里什么恶心的事情都能做出来。所以,宛宁不同意,让二位老人因为自己的女儿受到贵族这些肮脏事情,宛宁怕玷污了自己爸妈的眼。

  的确贵族圈里的肮脏和内幕不少,可是,如果不受勋,可能会让贵族院不满意啊····

  如果说宛宁需要一个理由,那就是,宛宁帮助了自己拓展了C-J集团在北方地区的疆土。

  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了,可是叶宛宁能做的只有被动接受;并且,叶宛宁感觉这两天这栋大房子里的人似乎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变;倒不是说恭敬,原本这些仆人对自己就够恭敬了,只是,好像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为什么,有什么特别值得开心的事。

  Franke忍住笑让大家都收敛点。与此同时Franke开始去布置,这一次他们需要去北京的确是需要去谈一个大案子。这个案子一旦成功会为中国和公国都带来百亿以上的利润,算是相当丰厚了;“Necesse rex sponsalia fieri potest, ut sic ad vitam et in atrio status post bella valde firmum est. Ut paucis generum esse pretiosior. Ad gazophylacium in nomine Porphyrio aptavit de Bello rediit in Sinis National Museum Domini circumfusum, quasi bella fidem!”

  叶宛宁的聪明也猜到了大家对自己的态度不对劲,可是她首先想到的是,该不会是,天烨选定了皇后要成婚了?叶宛宁找到Franke严肃的问是否皇后的人选已经选定了?Franke发觉叶小姐估计是误解了。

  James告诉宛宁,自己的确是选定了皇后,不过不是某家贵族千金,而是就是你,叶宛宁,Bella Ye,宛宁满脸的不相信。宛宁有理由自卑,在众多贵族女子面前自己不曾有足够高贵的家庭,也没有很好的学历,更没有足够的美丽。

  属于那种丢在人堆里看很久都不会看到她的那种。宛宁自己认为是这样的。可是宛宁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年她自己的努力和奋斗,多年的附属尽然,她的气质,已经得到了很大的升华,说是女神也不为过,温婉的气质和优雅且柔中带刚的气质让身边的很多人都为之侧目,但是却碍于身边还有个巴黎堡皇帝而不敢主动追求。宛宁很多事情自身的很多事情都没有看到,没有看全。

  不过没关系,宛宁这一次也得要去北京,看看试试能否和北京那边牵线搭桥

  所谓狮子吼一吼,世界抖三抖。

  宛宁和James的意见不谋而合,他们都是聪明人,这一次去北京宛宁没有很多事情要做,主要都是James——宛宁这一次是第一次免费帮James翻译各种材料——James的中文听说方面很好,可是读和写就强人所难了。而中文本身就已经很难,所以,对于一个欧洲皇帝就别要求那么高了;

  这一次宛宁仍然是跟着James出席,可是发现与之前不同的是,之前对于自己都是扫一下就又回到两位领导人身上了,毕竟这是国会,可是这一次在自己身上停留很久,宛宁就礼貌的笑了一下,这一幕被摄影师后来称之为自己见过的最美的笑容之一。

  宛宁坐在那里安静的听着James用流畅的中文和政要等人交谈,偶尔会纠正 James说的一些错别字并加以改正或者推荐更好的用词。注意到这一点,表示这位小姐的汉语言文化功底很深厚很不错。这算间接肯定了,宛宁的受教育程度。最后签订使用了RMB作为单位,进一步或者是率先一步肯定了RMB的地位。RMB的地位从这一刻起被欧洲众多国家开始认同,并且James表示已经决定回去就通知贵族院开始承认RMB的地位和使用。慢慢开始推RMB的含金量。也希望两国继续以后的商业互惠互利。

  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不同,公国历来都和中国交好,信任并且喜欢中国,经常在中国可能遇到的难题时候能帮就帮,或者给一些暗示,相当的对中国友好,这不但是因为James祖上两位祖母都是出自中国大家闺秀,并且James自己也对中国有很深的感情和信任。

  做完了公务,James直接带Bella去了北京和平饭店,而没有去任何大使馆。以前都是直接住在某个大使馆的。不过这一次却出乎意料的选择了和平饭店的顶层套房,顶楼的套房一整层都被包下来,团团围住,安保措施堪称有史以来的最严密级别。

  今晚,是时候和宛宁摊牌了。

  宛宁像是感觉到了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一样,有点焦躁不安地呆在豪华的酒店套房里走来走去。天烨一回来进屋,叶宛宁就马上凑上去。

  天烨倒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天烨给宛宁倒了一小杯merlot品种的红酒之后,天烨还是和宛宁摊牌了。

  “宛宁,你说的的确没错,我的确是选定皇后了,而且是在我们认识后不久就选定了皇后,”

  天烨这样慢慢说着,和宛宁对视,眼睛里只有宛宁,只看的到她的存在。宛宁静的如同洋娃娃,瘦小的身体却让人很想抱在怀里好想这样能增加一点重量,不至于被风吹倒了。

  “宛宁,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和你认识当天我就确定你就是我的皇后!你就是巴黎堡未来的女主人,是的,就是你的这双眼睛,就是因为你懂我,跨越了那么多的羁绊,跨越阶级,跨越年纪,跨越很多事情”

  宛宁冷静了一下,“天烨,你需要冷静一下了,我今生不会结婚,我说的很清楚,从一开始就说的很清楚,我宁愿要一个知己,一个蓝颜知己或者红颜知己,可是不是一个丈夫,男人,是信不过的,我信你,是因为我把你当成我哥哥,但仅此而已,你,今夜需要冷静一下了,你放心,今夜你说的话我会当做你是冲动”

  这是叶宛宁的真心话,宛宁的确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嫁给任何人,有点好感的人自然在一起,品尝恋爱的味道,但是也仅此而已了。她太明白,自己太单纯,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未来能把自己骗了,自己改不了的这个性子将来会惹出大祸来,所以,干脆谁都别信,除了天烨,宛宁认定一个人就会彻底的信任,当作一种托付吧。太单纯的性子始终还是会给自己带来烦恼的。所以,不结婚,不是因为不婚主义,而是不信任。平常的人宛宁一个都信不过,并且,宛宁的要求实在太高了,需要的是一个能够深入灵魂的的信赖。一般人都是在活着,就只是在活着,就算是所谓的精英中坚力量也有自己的考量,哪里能这么坦诚。

  所以,独身,独身就算一直到死,宛宁也不敢再轻易相信任何人了。这个世界,信任,比纸还薄,比氧气还要稀少。人们,在不停地倒退,是的确人们联系起来更加方便,生活更加便利一切都比以前更好,抽水马桶带给人们前所未有的方便,可是,一切的文明都在消逝,人们在消耗自己过去的文明历史。而不是自己逐渐创造新的文明。无关复制,无关别的,只单纯那一份信任,已经没有了。不是说很单薄,很稀少,而是说没有了。

  James沉默的看着宛宁,她就像个蜗牛一样,很多时候都不愿意钻出来,只愿意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和文字做游戏,钻研文字和历史。或许这种单纯的生活的确更适合宛宁,所以宛宁才会有了优雅艺术公司。可是,James不是一个能轻易放过子自己猎物的人,虽然在他心里么有把宛宁当成猎物。

  可是,想要,这就是猎物,James就还是处在猎人的角度上。

  生活从来都是不容易的,这一点他们都这个年纪了也该懂事了。James叫住宛宁,宛宁不情愿的转过身来“我当初给出的承诺,告诉了贵族院,就是五年内我会给出一个皇后,这一代的女王,并且我也会努力在五年内给出一个继承人,我说的不是一个儿子,是我会和女王生下公主,然后长公主继承我的国王职位,成为女王。”

  James慢慢靠近宛宁,“难道你不想自己的这一条路走得容易一些么,如果你同我结婚,你就是我的妻子,你仍旧是陈小姐,你可以不冠夫姓,你可以借助我的势力我的力量去发展你的优雅艺术公司而不是你一个人独木支撑,不是么”

  James说的句句是实话,但是宛宁并没有动心。“之前是你吧,一直在暗中帮助我,甚至法国黑帮从来没有骚扰过我的公司也是你在暗中施加压力,我都很感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可是,结婚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我需要的,如果需要帮助我宁愿是借助交易来达到目的。可是这样的一种方式,婚姻不是我要的,我也不需要,我不需要男人也可以活的很好”

  宛宁历来就很耿直。有时候说的话像刀子一样伤人伤己,宛宁自己有时候意识不到这一点,并不多会做任何说话,可是宛宁却有着自己的对于人生的很多想法。

  “不着急,你慢慢考虑,但我认为,我提出的这些条件对你来说,是相当有帮助的,我不觉得你有很多里有拒绝,在北京还要停留大概三天,你和你大表姐一起玩玩吧。Franke已经通知了你大表姐她会来陪陪你的,慢慢翻译那些资料就可以了,不需要太着急”

  James出去了,宛宁坐在沙发上,她知道今夜说的这些话,她必须认真的考虑,James说的,不会是玩笑。这样一场你逃不掉的婚姻,大概是很多女孩的梦吧,被这样一个人从头到尾的呵护着。可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不是我想要的,我就会弃之如履,事实就是这么残酷的;

  海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这是张爱玲说过的话,奈何,这是宛宁此时的心情写照。宛宁从来是局外人剧外人。不参与,这样就不会受伤,说到底宛宁不过是个在冷漠不过的女孩罢了。心里的火球,并不是消灭,而是逐渐只为自己燃烧。自私的姑娘而已。

  “你怎么就看不透我自私的本性呢,虽然我也算是单纯,可是我真的急是这样万事都第一个想到自己,因为我是独生女,又是最小的孩子,从小我只习惯了去第一个想着我自己,然后再去想着别人的,我一直都是这样,从来都是如此,我从来都是第一个想到自己,然后才会去想着妈妈想着爸爸,你怎么就是不懂呢,我们一起生活了几年,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宛宁清楚James也是独生子,不过James的独生子和自己不易眼,James从小就是被按照高标准高要求去培养,和自己的确不一样,宛宁有理由相信,天烨是真的把一切的事情都考虑的很全面,天烨也同样思虑到宛宁的心理。

  因而,天烨烨有理由相信,宛宁的确会考虑,宛宁不想做的事情九头牛拉着都不会做好,只会做得马马虎虎,可是如果一旦想做,那就是一百二十头牛头阻止不了宛宁的疯狂!

19,摊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