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6, 纪家女孩

  这一次去香港的计划并不是提前准备好的,而是临时的——James决定陪着宛宁一起去香港购进一批货源。香港那边有个艺廊,现在艺廊的主人不想再做了,年纪大了,于是想把自己的这些货全部清仓,然后回去中国大陆,也算是叶落归根,这个叶落归根的思想在中国人眼里心里都是相当深的,而天烨一直帮着留意各种的艺术消息,这一下子很快就谈好了价钱,只是为了安全保证,宛宁需要亲自去一趟香港去见一下那位艺廊老板,这一次那位老板是打算把这些货品加上整个艺廊的屋子统统都卖掉,彻底回去大陆是打算这样的。

  宛宁没打算要那个屋子——香港这里虽然有钱人非常多,但是HK地域太小了,而且HK已经回归大陆不过是现在用一国两制来治理罢了,市场潜力极小不说,香港本地的有钱大户早晚都是要回归中国的,所以宛宁这一次过去,他们是打算把屋子和货源全部接过来,货源留下来,屋子高价租出去。宛宁的算盘打的噼啪响,但是的确也还算好,因为香港的地域太过狭小,不过是弹丸之地,房地产行业是相当的暴利行业,而租住房屋的话,每个月的水电费也都是有方可自己负责的,这栋楼一旦改装后租出去,那就是相当的暴利,每个月可以吃租资来做许多其他的事情,况且了,香港的物价很贵,钱很多时候是不值钱的,但在外面金钱是有价值的,所以,宛宁可以充分利用这栋楼带来的租金。

  等私人飞机到达停机坪的时候宛宁和天烨直接坐着车子去了艺廊老板的家,人家已经在那边等着了;老板是个女的,是因为过来结婚住在香港的,可是现在女老板不想继续呆在香港了,所以就打算清算物资然后走人。

  价钱倒也是合适的,没有要很多,只是在货源,货源比较贵了一些。宛宁咬牙用自己现在全部盈利的资金买下这些全部的货源。

  房子的交接手续还要一些时日,宛宁和天烨就顺便在当地的总统酒店套房住下了,等着宛宁接下来和女老板办理好所有的房屋和货源交接手续,一行人就可以回去欧洲了。

  宛宁一个人闲着无聊就跑去看看那些慈善机构。Franke说这边的保育院比较著名的就是保良局。宛宁心里忽然有一个想法冒出来。

  保良局,19世纪末的香港,在1878年11月8日,东莞县侨商卢赓扬、冯普熙、施笙阶、谢达盛等联名上书当时的港督轩尼诗爵士,请准设立保良公局,以保赤安良为宗旨,筹集资金,缉拿拐匪。1880年5月获港督批准,1882年8月英国理藩院通过「保良局条例」,并刊於宪报。后来为纪念创局的艰辛,遂将11月8日定为保良局创局纪念日。保良局的「保良」二字,指保赤安良的意思。

  如今的保良局已经发展成一个壮大的机构,宛宁心念一动。看到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被打扮的整齐干净,十分喜欢,实际上是喜欢透了;到如今位置,宛宁没怎么谈过恋爱,谈过几段也都无疾而终,真正喜欢过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自己的,所以,才不过24岁的年纪,能力也还算不错,宛宁却已经完全没有了,恋爱,成婚,这样的想法,已经不属于她。

  我的青春,从未开始,便已经结束。

  一个人的人生是短暂的也是漫长的,一生很短,一瞬很长,醒来与沉睡之间就如同生与死之间的一线之差,而她,已经放弃了,身边有爸爸妈妈还有天烨哥哥,虽然天烨哥哥的身份未来肯定是要迎娶皇后要组建自己的家庭,可是,如今,自己的一生,已经足够了。

  宛宁下定决心,给天烨打了一个电话,天烨都已经傻眼了。

  电话另一端的天烨已经彻底的呆了,他第一次想不明白,怎么宛宁出去转了一圈,不过是去逛逛街而已,居然就给自己这样一种‘惊喜’,还惊喜呢,有惊没喜吧!

  可是宛宁这一次好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定要这样做,可是宛宁个人的财产并不有多么丰厚,况且宛宁自己这么年轻身体没有任何的问题,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宛宁就算是有心,James就算是有心,也有点无力。

  “法律的空子很多,我当然不是要你钻法律的空子做违法的事情,可是你想想办法帮帮我啊”

  说实话他的确有办法,可他是真的不愿意帮,他们未来会有自己的生活的。而且没弄错的话,之前自己收到的那张相片,应该就是这个小姑娘,长得一样,而且除了衣服不太衣服,年纪个方面也都是她了。

  这样一来就更不好弄了。“我让Franke去找一下我自己的律师,单方面沟通一下”这算是半答应半不答应。关键在于那女孩的身份啊。太特殊了。James其实说实在的并不愿意得罪这些老牌的世家——James地位和这些老牌世家可谓是息息相关。

  可是没办法,几乎只要她一开口,自己就好像是没有了主见,不由自主跟着她走。

  “Dominus Vivaldi vocation”(拉丁:是海顿先生打来的)

  从Franke手里拿来电话“James, bist du verrückt? Du musst die alte Familie beleidigen! Vergessen Sie nicht, dass die alte Familie eine Notwendigkeit ist, dass die königliche Aristokratie ihren eigenen Status behalten muss.! Du bist verrückt. Siehst du nicht das Foto, das du geschickt hast? Dieses Mädchen, das du wirklich willst. Ye Wanning bläst dir einen Kissenwind!”(德语:James你疯了么你要得罪那些老牌世家!你别忘了老牌世家是皇室贵族要稳固自己地位历来的必需品啊!!你疯了,难道你没看到发来的那张相片么,这个女孩你居然要,叶宛宁到底给你吹了什么枕头风!)

  声音都快把电话弄炸了,也难怪海顿这样生气,无奈的和Franke对视了一眼“Haydn bitte bitte dich, Wanning nicht zu sagen, diese Sache ist gegen mich, und wenn Wan Ning und ich sprechen, sollte ich wissen, dass ich nicht so viel denke, dass ich wirklich zugestimmt habe.”(德语:海顿请你不许这么说宛宁,这件事情怨我,宛宁和我开口的时候,我就该知道,我自己居然没想那么多居然真的就答应她了。)

  的确没太多想,可是没控制住自己的思绪之后就是,有可能会得罪香港纪氏家族,这是一个不可谓不古老的世家,在香港多年,病魔皮后剁馅和,显得很是低调,但谁也没听说纪家怎么样。这是真正的古老世家,真正盘旋在这个地方几百年下来,可是从来都是低调做人做事。这样一个亚洲的古老世家,也是轻易得罪不起的。

  事情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就已经搞定了,虽然是HK的管辖地带,不过,钟天烨绕过了这些繁琐,走了国际,这样事情就变得比较简单了——强权干预,凌驾于普通的HK法律之上。

  当小姑娘正式出现在James面前,James更确定自己的判断,就是相片上的小女孩,可惜啊,自己已经把这孩子从保良局抱了出来。也就等于这小女孩以后就是叶宛宁的妹妹了。

  James心里一万个不爽,同时也决定把事情提前腿上日程,而这样一来,自己也才能更有把握并且也好和元老院交代。James清楚的记得父皇,所谓父皇驾崩之前和自己说过的话——家族的权位如果不是他们最近的几代人铁血强权统治,这皇位早就大权旁落了,而必须尽快地生出一个公主,这样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的问题。

  James也是战战兢兢依靠了自己的铁血手腕才统治帝国一直到如今。

  James如今必须尽快了,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元老院就得到了自己的承诺五年内会解决婚姻大事,可是,能生下女性继承人来才是最重要的啊。

  James不确定自己能一次就生一个女儿出来,这个可能性,不大。然而,在宛宁看来自己要是生女儿那可能性是相当大啊,宛宁的姥姥和姥爷有三个女儿,就是宛宁妈妈那一代,然后妈妈她们姐妹三个生了三个女孩,就是自己,现在自己的两个表姐也当然的早就成婚,然后也生了女孩子,自家完全就是女儿国。

  宛宁在晚上吃饭的时候和James这样说着,James几乎没走呢没见过三代人都四代人了,居然都只生女儿,表姐妹三个除了宛宁还很年轻没有结婚生孩子,其余都是女孩子!James是有点呆愣了。

  另外宛宁也注意到——带回家来的这个自己很喜欢的小女孩,安静快乐的自己坐在儿童椅自己安静的吃着饭和汤,不发出什么声响——这绝不是什么小心翼翼的象征,而是完全相反的一种不惧怕,就是不怕。这孩子要么就是习惯了,可是这孩子现如今才不过四岁半,哪可能,要么就是,这孩子从小就习惯了这样,吃饭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出声音,那这样一来,这孩子的来历就大有来头!

  James倒是还没马上注意到这些——今天是他们第一次吃晚餐,James经过这几年的相处早就已经完全习惯了吃饭的时候说话,聊天,一起开心的吃饭——刚开始的时候James还有点放不开,但满满的和宛宁在一起的时候,钟天烨前所未有的开心和快乐,一起吃饭成了天烨每天最乐意做的事情。

  把‘妹妹’放在田野这里,好在这孩子也真的很乖巧很像自己,给她一本书,一杯茶,就在那里坐着几乎能看一天的书,知书达理来评价这孩子毫不为过。

  今天把房屋过户的手续办一下,HK和大陆一样,都是需要本人到场的,相当严格的。和女老板一起过了户,女老板觉得很不好意思,耽误了好几天,大概得有两三天的样子,因为女老板自己有些私事所有耽误了几天再加上货源等各方面都需要交接一下。

  宛宁倒是觉得做事情嘛,认真负责一点比较好。艺廊这些货已经经过James自己的飞机全部空运回去艺术公司了,正在慢慢入库,而画廊的楼,今天把所有的钱款一次性到账之后就一切都搞定了。

  宛宁现在也是一头HK房产证的人了。

  不过宛宁也没闲着,和女老板钱货两讫之后就分开了,然后宛宁马上就回到了酒店,他们也该走了——带着小简宁一起。叶简宁,简单的简,安宁的宁。希望宁静永远静。

  有些事情不可能永远平静,就如同水面不可能永远没有波澜。

  心里对于简宁这孩子想当淑女的表现一直是心存疑虑的。不过宛宁的事情实在是很多的,公司要盈利,要赚钱,必须每天都勤劳的想办法相处更多让公司赚钱的路子,这样一来,公司就一概得,关于文学艺术的事情都得去做,任何领域都得去涉足,这样才有可能活下来。

  “现在你的艺术公司都涉及到哪些方面”“不多,主要也就是艺廊,还有出版一些东西,当时一些小说出版之类的,也并不很多,还有一些寄存业务”

  “那倒真的是不多,而且范围不是很广,这样也不行盈利面不会很大”

  James决定帮帮宛宁,电话通知了泰勒一起帮着宛宁想想办法。这就是宛宁当初想要的,人脉的作用,泰勒也很爽快,不过泰勒也有个条件,那就是泰勒马上快要生产了,泰勒希望宛宁做孩子的教母,但是宛宁却觉得不可思议,自己是教母,那教父是谁啊!泰勒让宛宁别管那么多,宛宁为了公司以后的盈利,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泰勒特别兴奋,看着她们的James却嘴角微勾,泰勒的心思他明白,泰勒是希望今后和他们二人绑在一起,这样对于泰勒的家族和菲利普斯的家族都是有益无害,不过这也无妨,因为二人都是贵族出身,贵族院不会很反对。吸收新鲜血液很多时候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而至于那个小姑娘,James会再去想办法的。不过James也是真的没想到,办法回来的这么轻松这么快!

  因为孩子很小但也需要教育——可问题就在于宛宁现在正属于创业阶段,实在是每天忙得很,没时间,于是只好花点小钱把小孩子先送到幼儿园去。宛宁是绝不会给父母添这样的麻烦的。

16, 纪家女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