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2 泰勒的婚礼

  香港四大家族起码满意了一个家族,因为他们还是和钟先生签订了一份合约,虽然钟先生本人不一定看中这一份合约,但是,对于这四大家族来说,能够和钟先生牵线才是最重要的。

  钟天烨看着叶宛宁认真地选择礼服,礼物早就已经给了,宛宁不是什么贵族的孩子,自然没有泰勒那些贵族朋友之间那些财力。另外,泰勒当年决定去普通的学校历练而不是去牛津赛德商学院这个全世界最棒的商学院之一,全欧洲认证的三所商学院之一,然后遇到了自己,这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了。证明了宛宁自带幸运体质。

  “礼物给的很贵重么,我是说,礼物你选了什么?”天烨漫不经心的问着,看着宛宁在那边认真的挑选礼服“就是一个八音盒,或者也可以说是音乐盒”

  天烨听到这回答呆了。出身贵族之家的朋友成婚,你居然就送个这个?!!

  我的圣母啊!天烨只有这个想法了。“我知道,听起来十分的不可思议,但是,我才是那个最不可思议的好不好啊,当年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我问她,我说你结婚的时候我该送你什么礼物好,结果泰勒居然就说,要八音盒或者音乐盒,说不是为了我考虑的,而是自己从小就喜欢想要的,可是一直没机会买就是了。这话我听了都不信啊。可是,泰勒之前知道了我要准备给她送结婚礼物,就特意给我打了电话,你也知道,我基本不打电话的,但是她这么坚持,那我也只好,客随主便了,我还能怎么说,尤其是我那天去泰勒那边,宋礼物过去,泰勒拿了看,简直开心得不得了!那样子就像是小孩子,得到了自己最喜欢的糖果一样!”

  宛宁也是实在忍不住,不可思议的和天烨说了这件事,这简直也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好吧,天烨也承认,自己也很有一个东西,一直,从小到大一直都非常想要的一个东西,宛宁听了担心会比较贵,自己真的很想送天烨哥哥一件礼物呢,说起来,一直以来都是天烨哥哥送自己东西,自己还从来没有送给天烨哥哥什么礼物呢。

  天烨一直都没有说;一直到他们送宛宁去参加典礼——天烨的身份不适合去参加一个普通的英格兰贵族的婚礼,天烨一直都没有说。宛宁参加完婚礼回来,问起这件事情,天烨依旧是,左顾右而言他,把话题转开就是不说——你到底想要什么啊,还说是从小的心愿。

  天烨不是不说,而是说不出来,有些话,不是秘密,却不能对一个特定的人去说。宛宁看着天烨哥哥的模样,心里明白了,无奈的放任,或许,到了某一个时间天烨哥哥会说吧;毕竟天烨哥哥不是自己,不是自己这样一直都是单向思维细胞的。皇族,更多时候,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而不是多么高贵,就像是所有的权力所在,他们的第一选择从来都是保存自身的实力。很简单的人性,是谁都会先第一选择保护自己的权利,这是自己的资本,然后再去捍卫所谓的正义。而正义和邪恶,本身的界限并不十分清晰,人们只是做了他们觉得该做的。

  “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这界限本来就很模糊,人们永远对某一件事外面内在的都有一丝丝评论,无论这评论是否会伤害到别人,这就是天性。别管中国还是外国,人们都会有这样一丝人性,这就是人性。所以我说,别去太纠结太较真人性,人性的善恶如果真的要较真,如果真的要认真,

  那我就只能说,人性中的恶大过于善,这是事实。”

  天烨没有表示,实际上宛宁不想听天烨对此事的评价——真的一点都不想,说完话就拿着水杯回房间去了,这栋大房子不是天烨的皇宫,而只是天烨个人的私宅,更何况,皇宫里天烨都给宛宁留了一个房间,一个客房,更何况是在天烨的私宅了。宛宁在这里有一间还不错的漂亮屋子。

  宛宁和妈妈通电话,自己决定得再挣一点钱,要多挣钱,然后早点和妈妈住在一起,住在一个大房子里,装修要很阳光才行。妈妈年纪大了,不适合住在装修暗的房子里。另外,得让妈妈和自己住在一层楼,这样一来妈咪有啥事基本就可以很方便的叫自己了。

  爸爸却说,买房子的问题不是宛宁要想的,宛宁要想的就是到底在哪个欧洲国家!之前说是想去的过现在也没了音信。那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里是没了音信啊,现在得看天烨哥哥到底想自己去那个国家。而且,自己首先是想在天烨哥哥手下做事学到很多职场有用的东西,然后就可以自立门户了,时间至少也需要一年。

  谁家没点自己的糟心事呢,皇族也是人家,钟天烨也是父母生养长大的,同理叶宛宁也一样。叶宛宁家里人,钟天烨从来不过问,清官难断家务事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在天烨心里,没有什么比宛宁之间彼此的信任和理解更重要了。明明他们差别这么大可是宛宁却仍然和自己相遇相识,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至于,这份缘分究竟是孽缘还是福气,都是他说了算。

  “Le mariage de Taylor, hier a oublié de vous demander, comment ah, Taylor doit être très belle”(法语泰勒的婚礼,昨天忘了问你,如何啊,泰勒一定很漂亮)

  到了早上吃完了早餐,两个人在一旁闲聊,今天总算有了闲暇的时间。天烨这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Eh bien, Taylor est une mariée, nous avons tous des costumes soigneusement choisis, nous ne nous permettrons pas de dépasser la beauté de la mariée, je porte des vêtements roses hier, j'ai défié le système rose pour la première fois, j'étais tendue hier. Je suis mort, de peur que j'ai peur”(法语:很好啊,泰勒可是新娘子,我们所有人都精心挑选了服装,自然不会让自己能超过新娘子的漂亮,我昨天可是穿了粉色的衣服,第一次挑战粉色系,我昨天都紧张死了,唯恐不得体呢)

  宛宁不会不得体,只是,一门心思的全挂在泰勒身上了。还好英国人不像中国人那样婚宴喝酒祝酒,不过也够能喝的。婚礼过后休息一两天,他们马上就要跑去美国,不过,在这件事情上面,

  叶宛宁也是有自己的坚持的,坚决的,决绝的不去美国!就是不去!你把我杀了我也不去!实际上去美国半只脚就等于是去自杀。谢谢,自己的小命自己虽然没有说超级珍惜,但是自己还想多陪妈妈几年呢,至少叶宛宁是打算平安的送走了妈咪然后自己再去了断的。

  所以,“绝对不去美国!Franke!把我的箱子都砸了!!!!!”

  Franke 已经傻眼了,叶小姐和自家主人,简直是疯了一般的扭在一起——国王陛下要带着小姐一起去美国看看在那边的三家分公司,结果叶小姐这就开始着魔一样的不去,非常坚定的反抗——主人都被着坚定的决心吓了一跳,要知道,以前主人说几乎任何事情也包括不去德国的事情,小姐都是持赞同状态,或者会根据自身状况做一些退让或者改变的。可是这一次小姐的态度异常的坚决。

12 泰勒的婚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