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1 没有什么是停在原地

  没有人或一件事情会永远停留在原地,永远停滞不前的。万般皆是命,半点都是不由人的,再困难,氧气总是够吸的吧。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会永远困住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情,只看你努力与否,努力的程度和投入的深浅。所以,她叶宛宁不怕什么,如果说是未来,那坦诚面对就好,也不惧怕别人对于自己的过去是怎样的评判——正是过去才铸就了现在的自己,如今的自己,美丽也好,过的生活如意也好,都好,当然,也别以为她就有多坚强,她不比别人多颗心脏,她只是,学会了不去在乎,学会了不闻不问不管。因为有一件事情你必须明白,要走的人你留不住,懂你信任你的人你不去说什么自然会水到渠成,装睡的人你叫不醒,而不爱你的人你也无法感动。所以,宛宁不怕;最怕的也就是宛宁这样的不畏惧死亡,反而畏惧大自然的力量,反而畏惧人心的女孩。宛宁看透了这世间百态。所以就算是现在剥夺宛宁所拥有的一切,宛宁,总而言之,还是什么也不怕。

  让来的人来,让去的人去,顺其自然,这是对自己,对生活都是最大的成全。宛宁一边跑,一边就想了这么多,这家酒店里面的健身房还挺大,宛宁因为要倒时差今天起来晚了半个小时,不过健身还来得及的,从六点半开始就在这里已经跑了十五分钟,足够了。

  回来的时候,天烨也刚好办事回来。今天他们有要紧的事情要去办——分开去办。天烨着斌,得去见一下黑影组织在香港的几个人手。当年英国人殖民香港的时候,黑影组织,那个时候当然不是钟天烨下的命令——否则黑影组织不会一直到现在还在香港继续存在并工作。

  黑影组织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巴黎堡皇族打入香港的,黑影那个时候的目的也很简单——黑影,顾名思义就是影子,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会有黑影的一席之地——中国大陆地区不包括。中国大陆地区的政府虽然,开始的时候,特别是北方地区,在开始的时候也都并不是特别具备体系的,可是,对于黑色性质的团体,是绝对拒绝的,并且不但如此,实际情况是,黑影当时如果要在中国大陆存在的话,是必须要冒着极大的风险的,而这个风险,在当时的上一任巴黎堡皇帝看来,这个风险,他们不值得冒,也没这个能力去承受。所以,一开始就没有在中国内地扎根。

  天烨从七八岁开始,接手大量黑影的事情,这才开始了解黑影。了解之后,就是内部下的黑暗和肮脏。什么黑色生意都做,那一方面,也是做的。所以,才能在一段时间内就爆发性的拥有大量的资金。都是黑钱。天烨不屑的想着。

  这一次在香港敏感的宛宁察觉到了天烨哥哥的一些不对劲的地方,说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愿意总是去想给自己徒增烦恼,不过,天烨哥哥是叶宛宁在这世界上除了父母之外最重视在乎的人了,其他第四个人都给我靠边站!所以,宛宁有空的时候还是会关注一下天烨的内心。

  天烨知道宛宁可能察觉了什么,也不说话,只是在他们回到了天烨在香港的大宅里的时候天烨在第一天晚上就送给宛宁一副耳钉。很漂亮的一副蓝钻石耳钉,造价当然相当的昂贵。只是没有理由,天烨这副耳钉,宛宁拒绝收下;天烨却强行给宛宁戴上,并且告诉宛宁这副耳钉可以在关键的时刻救自己的命。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请宛宁戴上它。

  宛宁马上明白了一些,耳钉,并不普通啊。天烨哥哥,你居然给了我一副GPS的耳钉。

  宛宁只认为,但凡天烨哥哥让自己做的事情,总是不会害了自己就是了。所以几乎啥事宛宁都会听的。这种信任。让他人羡慕不已。人和人之间流传千古的,是爱,是信任,而不是炮火。

  天烨在宛宁不知道的时候,在密室里和Franke日夜研究下一步如何才能把黑影转型洗白。

  可是Franke和天烨也同样清楚的明白,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说起来爽,可是,实际上基本不可能。当年先祖们开创黑影组织,就是为了在关键的时候,就算是山穷水尽的时候也都可以保存一份实力,而这一份实力,为的是未来可以保护自己的家人。家人,永远都是我们所在乎的人。是我们无法离开的人。

  可是,对于天烨来说活着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活着,而是清醒地活着,或者死去。每一个人的生命本身没有太多意义,是一个人的行为和言语赋予了这个生命意义以及来到这世界上的目的。每个人的生存在于自己本身,在于我们的选择。命运,从来都是不公平的,因此对于钟天烨来演,命运这两个字很多时候真的没有啥意义。位置都是相对的,我视君为君,我便是臣,我眼中无君,我便不是臣,这,即是君臣之道。

  “Ut videre est pecuniae mundo per hominem, et homo est, ut continenter summa est.”(拉丁:在金钱的世界里去看一个人,这样看人,才最准确也会全面。)

  天烨这样和Franke说着。

  “Itaque si mori quia est et si tu es, et audebo petere abs te tam certa, sed, si aliquo casu priusquam in occursu Miss Bella si abs te non potest non Miss Bella occurrant, etiam paucis voluntatem Venite post annos bella vestra dominae nubere, rem ita, domine, etiam in vita possibilities multos, qui, non dico esse ex ipsa vita est, sed determinare hoc modo possumus et pactum vestrum cum Miss Bella tamen. Abruptum crucis fines meos et aufer.”(拉丁:那么,如果是死亡呢,要是您,我斗胆问一句,您这么肯定,可是,如果再遇到您之前Bella小姐出现任何意外呢,您能保证就一定会遇到Bella小姐,甚至一定会在几年之后让Bella小姐嫁给您,这样的事情,先生,人生的可能性太多了,先不说人们生命存在的本身,可是您又如何能断定Bella小姐一定会同意与您的约定呢。请您原谅我的唐突和越界。)

  Franke是少数几个,除了海顿之外钟天烨可以信任的人,更别提,Franke是贴身侍从,这是正经的称呼,说白了就是一个仆人。可是天烨是信任Franke,因为Franke从小就贴身为伴,二人已经是一家人。Franke说的天烨也曾有过这方面的顾虑,可是,最重要的是在于,他们已经相遇,他们已经认识,已经如此信任对方。

  至于几年后自己的计划,那是到时候在说的事情,现在,钟天烨自认为没有必要太过于纠结。

  另外,“Bella enim mea consilia ad illam, et domus eius: et erunt in distribuenda erit optimum est, apta est ad alteram partem, in eo casu, ipsa, quare nolueris, ut videtur, quia hoc non possunt,. Nos se habeat fiduciam: quia ita est, non necesse esse nolunt. Et absoluta sunt illa quae non id mihi maiorem fiduciam.”

  (拉丁:对于Bella来说,我的计划对于她,和她的家人,都会是最好的安排,都会是最好的,是理想的彼岸,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要拒绝,我想不出来这个理由。我们彼此信任,那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拒绝。而且,我有绝对的信心,她会答应我的。)

  的确想不出来,这才是宛宁和自己合作的第一年,宛宁听从自己的教导第一年,就已经在各方年都显示出很棒的效果,他们二人配合的几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继续呢。

  接下来,自己要教给宛宁的东西,更多,将会甚至是目不暇接的,宛宁,和自己,她会明白,都是一样的人,既然都明白,这个世界是不会停滞的,这是他们都明白的道理,对于研究人心已经研究透彻特自己和她来说,这个安排,将会是最好的。

  相比找一个我爱的,不如找一个爱我的,相比找一个喜欢的,不如找一个相互信任的,这,才是一段关系里最让人信任也最让人放心的。找一个人,能陪你一起面对死亡,能陪你一起面对人生起伏,这样的人生和伴侣才是我们需要和想要的。

11 没有什么是停在原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