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 去香港的行程

  积攒更多的人脉用来将来成立自己的事业,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广交人脉,这一点总呆在欧洲可不行啊。或者说,欧洲虽然是老牌帝国主义发达的地方,可是,这边的人也早就养成了傲慢自大的性子,不只是因为Bella是亚洲人,是中国人就轻看怠慢几分——永远别想虚伪的欧洲人能和亚洲人握手言谈,除非再来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国人打败欧洲人那个时候恐怕人们的印象才会有所改变。

  不知因为Bella是亚洲人,还因为,这边的欧洲人把持经济命脉的,还是那些上等贵族,你会发现在欧洲战争并没有很大的改变各个阶层的流动性,人们该是哪个阶级还是哪个阶级,没有太大得流通,甚至于那些专门用阶级看待人的人,会在某些人晋升之后还把以前的历史挖出来,就好像是他们才是救世主实际上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救世主。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世界的未来在亚洲,这一点一些有识之士已经开始觉醒开始察觉。欧洲虽然很好,可是浅薄的历史和欧洲人惯用的思维模式已经开始在蚕食他们自己打下来的那一点点天空,他们早就开始在做吃啥空正在一步步地吃老本了。而亚洲,将会凭借其雄厚的历史背景,以及潜力巨大的人口红利,特别是中国,这个历史五千多年近六千年的历史的大国。疆域辽阔,全民上下万众一心。

  但是,在钱去香港开始转攻内地市场之前,James觉得有必要告诉 Bella 自己的另一个名字和身份了。“Bella, en fait, je n'ai pas encore eu le temps de te dire que les Occidentaux appellent le roi de notre pays devant les nobles, mais dans le monde des affaires, j'ai un autre nom, mon père porte un autre nom. Mon nom chinois, Zhong Tianyi, et cette fois je vous ai pris dans le passé Votre identité est le secrétaire administratif de Zhong Tianjun En outre, j'espère que vous serez mon traducteur cette fois Mon chinois n'est pas mauvais, mais si vous lisez des livres, Pour ces contrats, s'il vous plait”(法文:Bella,其实我一直还没来得及告诉你,西方人,在贵族面前都称呼我国王,但在商界,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实际上我父王也有另一个名字,我们的中文姓氏是姓钟,我的中文名字,钟天烨,而这一次我带你过去,你的身份就是钟天烨的行政秘书,另外,也希望你这一次充当我的翻译,我的中文虽然还算不错,但是,看书的话,那些合同,就拜托你了,)

  James就此才说出了自己的中文名字,其实这个身份是他最大的秘密,因为这个身份在商场上简直就象征着另外一个王者。宛宁很快就接受了并且自己真心觉得这个钟天烨的名字真的比James好听了很多,以后自己还是叫天烨哥哥比较好。天烨导师无所谓的,虽然他也觉得这个名字比较帅气,不过二者都是他的名字都随便了。

  宛宁却认为这个中文名字很有深意,想问及James父王的中文名字,但是天烨却从此闭口不肯多说一句,这不是什么禁忌的问题吧?!

  宛宁自认为这个问题不是啥禁忌的问题吧,虽然天烨哥哥的父母亲都已经过世了很多年了,可是,只是想要知道一下上代皇帝的名字罢了。

  Franke看到在外面阳台上吹风的宛宁小姐。宛宁就顺便和Franke提出自己的疑问。宛宁很奇怪,不过自己就是好奇而已啊。Franke却也对这个问题讳莫如深。宛宁看着Franke的态度,心里彻底的明白了,这个事情就像那件事情一样是天烨哥哥心里的一根刺,碰不得。一碰就血流成河的那种。

  宛宁从此绝口不问不提。中午吃午餐,天烨和宛宁的中国行程已经被Franke安排的妥当了。Franke表示他们这一行用的飞机是集团内部的飞机,这样一来巴黎堡国内就不会有啥大动作。而且历年来也都是如此的。宛宁和天烨到达之后,他们一行人都会入住到钟氏在香港的一处豪宅里,虽然天烨之前有在考虑把这处置业卖掉,不过,更加思虑到就算是想卖掉这处产业也得是香港四大家族那样的存在或者是内地某一个身家几百亿以上的富豪才能处理。因为关键就在于这处产业不但占地面积很大,装潢精美绝伦,而且最关键的是在于这个地理位置啊。香港曾经的港督府,现在被人称为是礼宾府。当然,说的不是礼宾府本身,天烨没必要动用自己的权利买下礼宾府,只是礼宾府附近的一块地。香港人多地少,而礼宾府附近也靠近中环,那个香港最繁华的地带。话不多说。总之这还是一个很好的住的地方,比邻中环。

  天烨带着宛宁一行人坐上了集团的飞机,保镖已经在香港那边等待了。天烨在飞机上还处理事情,只是一些小事,是香港那个置业的一些近期财务资料。宛宁则是打开自己的电脑。天烨现在慢慢注意到,宛宁很多的电子产品都是华为的,华为,中华为。是中国品牌,而且用起来质量不比苹果的电子产品差。天烨的投资也有涉及到一些电子商品方面,但是,天烨本人暂时还没有太去管理。

  并没有过多询问这方面——某个人当初投资之后不久就遇到了知音,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投资啊,而且,投资这种东西,富人们都有着自己的规划和投资经理的。

  宛宁大概写了两个多小时的书,喝了杯果汁之后继续,可是飞机就在这个时候有点颠簸,当然机长不是故意的可是宛宁的确写了两个多小时的书的确有些累了,所以干脆的宛宁也就把电脑休眠睡着了;宛宁能睡着是因为连着打了两个多小时的字,而且昨晚也的确有点没睡好。可是天烨却精神很振奋——这一次不但能帮助宛宁积攒广交人脉,而且借助宛宁的语言能力——你见过哪个人能只要听到过几句语言就能随口模仿的,就算知道能这样有多少人能张开嘴说呢。这一次可以借助宛宁的语言能力去开拓更好的市场。中国本土人会更喜欢生意的双方都能讲一点当地的语言,这是一种尊重。而且了。天烨也有自己的私心——他是希望借助这一次的机会去香港转道内地的同时看一看宛宁家乡的样子,并且宛宁是北方姑娘,父母是北方的富商,在当地的人脉都是相当广泛的。根基深厚,人脉广,而且人员也很好,夫妻俩素质也都是上等人——你见过哪一个下等人能培养出上等姑娘上等孩子的,都是家族基础祖辈的力量给你做的依靠的。所以强强联合不是没有道理的。上等人,尤其是顶层人是依靠血脉和权力双重控制的。

  对于这样的父母,钟天烨是带着尊敬和敬仰来拜访的。宛宁曾说过她的父母是后来在一起的。生父之前去世了,离婚之后,母亲就带着她这个俗称的拖油瓶嫁给了现在的爸爸,那个时候她还很小。可是,如果宛宁不这么说你永远不会看出来——宛宁是一个容貌很清秀漂亮很有气质,脸蛋一看就知道是诗书浸染多年的,性格永远是阳光开朗永远笑嘻嘻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在重要场合从来很乖巧的女孩。

  总之,宛宁是一个开朗有之,阳光有之,但同时也有诗书才华的女子。那该是怎样的父母才能培养出宛宁这样一个看成是新时代书香闺秀的一个孩子啊。首先物质基础肯定不能少不然宛宁就是整天打工干活儿不是会这样一个容貌。小巧秀气。

  天烨站在窗口看着外面,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看不到什么东西,他们现在是飞越高空,而且是超高空。

  钟天烨没有去看宛宁睡的正香。而是思考着自己脑中的计划。一个漂亮的空姐走过来给她改了薄被子,宛宁转过身继续去睡。漂亮空姐是新来的不是特别懂得规矩——天烨不喜欢有人在他思考的时候打扰他。空姐慢慢摸上天烨的身体。天烨的身体和宛宁一样,都十分的敏感,除了能允许我手之外,其他热和地方都是会发痒的。而这个空姐,是个没脑子的。

  钟天烨见识过各种各样的手段。一开始就懒得去应付——除非是他真心爱的女人。

  Franke正好在这个时候走进来,见到这个情景看到宛宁小姐在一旁睡得正香。Franke马上放下托盘然后把这个空姐拉到一边去制服了。“Et clausa Franke, ego quoque piger ad administrare et de alio coetus hominum; et dices populo quid airline post se colligunt, at illud diligenter. Familia background, educational background mores tum praecipue in ultimo loco.”(拉丁:封杀她,Franke,我懒得去管,另外和航空公司的人以及集团的人都说一下,以后挑人,要看仔细一点。家庭背景,学历背景还有人品,尤其是最后一点。)

  Franke马上把这个空姐带走了。这一番动静包括刚从天烨说话声音都不大,所以宛宁一直都没有睡醒。继续睡了。天烨则继续看在外面天空陷入了在 Franke看来是很少有的长时间的沉默,或者说沉思。

  要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天烨和宛宁一样,脑子里那思维跳转的那叫一个快。等他们到达香港的时候天烨和宛宁已经填饱了肚子,宛宁还玩了好一会游戏,写了半小时的书。

  宛宁和天烨直接坐着集团的专车走人了,走的那叫一个相当低调。香港各大家族之前在香港国际机场里的人根本就没有见到天烨和宛宁。“讓你小心一點,鍾先生向來不喜歡走尋常路線的,早就和你說過了,現在還不趕緊去問一下鍾先生去了哪個方向,快點啊!”

  走在前面迅速离开的一个公子哥着急生气的和自己的一个随从这样说着。随从点头迎着随即就去打了N个电话。无数个电话打出去。正在一众公子哥着急联系人的时候他们同时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着呢办公室Franke打给他们的,最后天烨还是被宛宁说的无奈了——你别让那么多人就等你一个啊。这样不太礼貌哦。天烨向来是不礼貌习惯了。也喜欢不按常理走。

  给众多公子哥去了电话之后Franke看着那一对该干嘛干嘛的两个人,明明他们之间毫无交流,可是却让人感觉到一种默契和信任,针插不进水泼不透。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明明一个只是普通的大家闺秀,一个人是国王,两个人如果不是那一次在巴黎大学相遇,这一生都肯定没有任何交集。可是,就是这样的两个人现在却有着常人,就连他这样一个小侍卫官都能察觉出来的难以插入的信任——他可是跟了主人长达三十多年了,从四岁多一点就一起跟着主人,四岁时候养成的习惯,现在仍然在继续,保护主人,永远在主人的身后站着,永远做主人的助手。任何场合都是这样。可是,自从Bella Ye小姐出现之后,自己的位置就变成永远站在宛宁小姐身后,保护的对象,变成了Bella。

  明明他该保护的人,这。

  诶,明明不是这样的,可是事情一夕之间就全都变样了。

  看似眼睛望着海平面,可是实际眼角一直看的都是宛宁,这,也就宛宁这个一心只知道低头看诗的小笨蛋看不出来。就连旁边开游艇的人都有所察觉。

  晚上,不用说,在香港最好的半岛酒店,这个酒店是香港历史最悠久,装修最豪华同时也拥有最奢侈最全面的劳斯莱斯车队的大酒店。多位总统以及英国女王都曾在这里下榻。他们今晚的宴会——是为了欢迎天烨的到来。天烨就相当于大财主,一旦谈妥带来的就是十个亿以上的超级大单子,这帮人能不心动么,随便一个数额的合作都能为自己带来几年的利润。钟天烨和叶宛宁当然还有Franke当然心知肚明——也就只有只懂得跪着的香港人还那么直来直去的。所有人都能明白的道理也就没必要憋着。

  提前已经知道了钟先生要过来所以香港各处都做好了准备工作。宛宁实际上这一次过来香港心里还有另一个打算,不过,宛宁谁也没提起过,因为这个计划自己现在还根本没那个实力呢,而且,这种事情是比较随机的。宛宁只是必须先确保自己爸妈晚年有人照顾,这个人选最好是一个亲近的人。宛宁,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啊。

  宛宁和天烨先到了酒店,因为酒店里联系好的造型师和服装师早就已经在那里等待了,宛宁先洗个澡然后就开始化妆,开始一切宴会需要的装扮。

  天烨把宛宁交给这些专业的化妆师之后就不见了踪影,不过每隔半个小时就能知道天烨到底在哪里。宛宁是早就已经习惯了,他们两个人,用自己的话说,就是两头互相舔舐伤口的狼,或者说是黏糕,相当的粘人——本来宛宁以为自家老爸就够粘人了,没想到天烨居然更粘人!真的就应了那句话,一山更比一山高。

  而宛宁现在习以为常甚至不这么做反而觉得不习惯的感觉,在旁边工作的这些造型是化妆师们实际上却已经被震惊的傻了眼,只不过是一直秉着职业操守一直没有乱了马脚。不过他们也提前就清楚。这位能被提前安排好的女孩——注意是钟先生第一次带出来,这么郑重的场合也仍然带在身边的姑娘,本来就不寻常了。轻易不能得罪。

  实际上,就算是对外宣称宛宁只是进入集团实习的,宛宁出身也不低,大家闺秀,可是,宛宁在欧洲人眼里,平民到还没有什么,只是那些特权阶级和上流社会眼里,宛宁都快成捞女,拜金女这类的典型了——宛宁自己有钱,家里也不俗,可是,当一个女孩和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所有人都只会习以为常,因为都是一个阶层出来的交朋友或者谈恋爱都是非常顺其自然的事情。可是,当一个女孩和比自己阶层高得多有钱有势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不管是男人女人那说闲话的声音永远都不会停止,因为这就是人的性格啊。几乎每一个人都是这样——除了宛宁。倒不是宛宁有多么的与众不同,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宛宁是一个没有青春的人,生命里只剩下目标,只有两个阶段,一个是为了目标的奋斗,一个是为了目标需要暂时停下来喘口气。其他的,再美丽的风景,不好意思,没兴趣。可以说,Bella的生命里就只剩下了目标,而老实说自己也没觉得生命除了那个目标之外还有啥其他的前进动力。活着的意义,Bella一直在寻找,所以很多时候会给人一个不在乎啥都不在乎的感觉。但其实就像是那句话说的,越显得不在乎的人心里就越在乎的不得了。宛宁就是这样的人,可是宛宁这个人也非常别扭——别扭到什么程度呢——到了天烨有时候都受不了宛宁这性子甚至有时候很想给宛宁把这个性子给扭过来。

  不过宛宁很多时候也很决绝的,很果断的实力事情,宛宁说叶妈妈说这一点宛宁随她。当然,姑娘都是聪明一些的,男孩子,虽然也很聪明,可是,论及能力,论及智慧各方面,男孩都远比不上女孩子。这也是巴黎煲一直以来都重女轻男的主要原因之一。

  巴黎堡公国规矩明文规定,同时拥有长女和长子时,长女优先继承,通用皇族贵族以及商贾。也就是说,巴黎堡公国一直以来普遍生活的都是统治国家的皇族,而皇族首当其冲;其次就是贵族,贵族如有长女长女优先继承家族,当然,如果长女身体孱弱,或者无力管家,那这个时候要首先看张女的婚姻状况,长女如有婚配并育有子女,长女的女儿仍旧有优先继承权,可以越过母亲继承家族以及所有的产业——换而言之,男孩子的地位,在巴黎堡,是远远不及女孩的,男人在巴黎堡的作用是作战,以及生育孩子——这和外界世界上众多国家恰好是反着来的。

  而就连当初,James钟天烨的出生,生出来发现是男孩子,也是不受欢迎的——天烨连带母亲都被家族冷落了好几天,就连天烨当时还是摄政太子的父亲,也十分的不待见这个儿子,夫妻努力多年,可是一直不曾再次怀孕,又不能去外面找情人,同样也不能离婚——巴黎堡皇族的离婚通常是没有用的,实际上夫妻只是找了个公开分居的借口罢了。虽然是分居,可是夫妻俩也仍然是住在一个皇宫里,住在一个大房子里的,只是房间被彻底分开,变成两个端,以表示他们分居。

  宴会开始之前的宛宁听着天烨这样平淡的讲述者巴黎堡男女地位的叙述。那般的平静。不过宛宁也明白,天烨如果不是当时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天烨的爷爷和父亲,也仍然是不会理睬这个孩子的

  这,就是生在这个皇室家族的结果。有个时候,外界看一个人好像生活的蛮好的,一个人穿金戴银,实际上,这个人真的生活的如何,心里是怎样感受,外界都不得而知。

  就比如当年的朱莉娅皇后,虽然最后凭借着强大的娘家以及这个儿子的出色,坐上了皇后的宝座,伴随着自己丈夫成为皇帝皇后,可是,内心里却也是无比的着急苦涩的。

  “巴黎堡关于继承权有两个解释,一个解释当然及时长女继承制,这个是毫无争议的因为几乎每一个家族在成长的和建立的同时都看到了身边的女性的能量,她们爆发出来的能力,都是惊人的,更别提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了,能力和决断力,更是远在男孩之上。这个提议当然也就无可厚非了。后来,那时候是公元之后了,也就是所谓的耶稣诞辰之后了,巴黎堡的女性数量虽然还有,但是迅速减少,男性数量不可遏制的增多,巴黎堡皇族上下别无他法,到了后来为了国家发展做了些许让步,那就是倘若没有长女,长子若有杰出才能能通过考试,也可以成为继承人,规矩仍及时偏向女孩的,但是也给男孩留了一个活路。这才让皇族和众多的家族慢慢生存下来,但是男孩地位仍然得不到保证,而现如今,巴黎堡女性书来过是越来越少了。这一点,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

  天烨一边阅卷,一边平静的坐在餐桌前和宛宁说起这些事情,可是宛宁听得出来,天烨很不屑,这个态度是表现在他说那个所谓的耶稣诞辰的时候——巴黎堡全国上下的宗教信仰,是异教,崇尚自然和阴阳平衡。而外界却是在破坏这个规矩。

  参加宴会,天烨不能和这些人握手——实际上皇族是不能接受任何人站在自己身边的——英国******不是就是这个例子么,连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儿子长孙还有自己疼爱的女儿都不能。实际上已经是对宛宁开放了这个规矩了——宛宁现在就是走在钟天烨身边,但是却没有触碰天烨,而一贯走在天烨后面,从来站在天烨后面的Franke。可是这一次Franke居然是站在了这个叶宛宁的猴年进入宴会厅的。

  宛宁并不像是香港这些富豪们想的那样,对于这样的场合宛宁驾轻就熟。宛宁是大家闺秀出身北方富商这个经历这才算是被众人接受。宛宁其实,才不管他们如何呢。

  “”宛宁听不懂德语。把电话直接给了天烨,有关于德语的事情还是得交给天烨去处理。

  天烨接过电话流利的德语和自己的死党说话。和宛宁一起走到了角落那边去,宛宁去了外面的栏杆上透透气。天烨继续同海顿说话。

  “Du sprichst direkt Deutsch, die Person, die ans Telefon geht, ist Bella, kann Französisch-Englisch und Chinesisch verstehen, kann auch Kantonesisch verstehen und kann kein Deutsch, sie lernt nicht weiter Deutsch.”(德语:你刚才直接说德语,接电话的人是Bella,他听得懂法语英语和中文,还听得懂一些粤语就是听不懂德语,当年她没有继续学习德语。)

  “”天烨不知道用德语和那边的海顿说了些什么,说了得有五分钟,宛宁早就进来了,有点饿了直接去找吃的——虽然这些顶级大厨做的食物在这种宴会上基本都是摆着看的,可是,还是那句话,宛宁不被规矩束缚,更何况宛宁是被天烨带进来的,行为举止自然是天烨负责,一大堆眼睛盯着也没办法了。

  宛宁借助这场宴会,在天烨的帮助和引荐下成功了认识了一些香港的老牌富豪,特别是四大家族的人,香港的老牌富豪实力相当强悍,而且在建国初期,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钟天烨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必须要一鸣惊人——天烨与宛宁都清楚的明白,自己没有时间,特别是,就算是有时间在这样的宴会场合时间也不是用来浪费的。

  有的电视剧,总是很喜欢用女高男低或者男高女低来说一段爱情故事,有这样激励人心的电视故事是很好的,可是,要切合现实——而现实就是,倘若一个男人或者一个女人真的是出身普通家庭,那基本不可能结交到富豪,就哪怕是一个百万富豪,实在要这样说的话,可能也就是一个同等阶层的人家,或者是暴发户而如果是要这样一来那就要更当心,这样的婚姻保鲜期极其短暂,特别是男人来说,他们基本管不住自己的。

  回到正题,其实意思很明显,也就是说,这样一种家庭登记悬殊的爱恋或者婚姻,基本是童话,不用太过给予希望——安徒生童话故事里面的灰姑娘是因为家里得到了邀请函姐妹们嫉妒真正的千金小姐所以代替了,但一张邀请函已经代表了灰姑娘的家庭本身就具备一定实力,灰姑娘是贵族的女儿,否则邀请函也不会给灰姑娘家里。所以,门户之见,这个是恒古不变的。就连叶宛宁和钟天烨。叶宛宁数学烂的可以,这个一部分原因是小时候经常生病结果把功课弄糟了,可不管怎样,为了解决女儿的上学问题叶家人也可以决定送女儿去读昂贵的英国大学,英国的大学出了名的贵,而且是约好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相对的也都很贵。而因为家里人供得起叶宛宁,和天烨在巴黎大学相识,也不会有一直到今天的一切的遭遇。当然,不可否认宛宁仍旧会是一个优秀出色的女孩,但是,可能会和贵族打交道么?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而泰勒虽然很喜欢Bella,可是也正如本书一开始就说的,泰勒有很多自己的考虑,虽然尽量平等的去想很多问题,可是,泰勒最终也还是会嫁给互相喜欢理解的同等级的少年菲利普,毕竟二人从小到达一直就有婚约。

  宛宁痛快舒服的洗了一个澡,天烨哥哥说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去睡——貌似海顿先生又研制出了某种新药,天烨哥哥很是感兴趣,两个人已经在酒店的书房里关门很长一段时间了,有时候Franke会出来端一杯东西进来出去。现在已经晚上十点了——天烨哥哥没有那么多时间用来熬夜,也不喜欢熬夜,所以把晚宴的开始时间定在了晚上七点半,七点半到八点这期间是晚宴开始的时间。将会持续将近两个小时,然后在十点之前结束,现在,已经十点半了,可是,一只修安早睡早起生活作息规律的宛宁这一次虽然有些累不过却没有马上去输,而是跑去打开电脑,不是要去写书,这一周的写书的数字都自己早就已经上传完毕了。宛宁只是在秘密地做一些自己的事情。谁还没有点秘密呢。

  这世上,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人心难测。宛宁不惧人心,说句不客气的,叶宛宁连死亡都不怕,他们两个人,都不怕,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真正可怕的么,有,这世界上真正可怕的,是未来,你不会如何自处,不知会发生什么未来。不过,宛宁和天烨同样认为,在这世上走一遭就要感谢老天爷赐予生命,赋予了生命新的意义,让生命变得如此的不凡多彩,所以,未来,让我们拉起手来一起去坦然面对。

10 去香港的行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