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 所谓上等教育

  宛宁的学历不特别高也不低,但是宛宁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尤其是语言能力,所以被巴黎一家文化公司录取。

  James认为宛宁无法对准音调,其根本原因在于宛宁的呼吸不够。只要把宛宁的呼吸调整好,那宛宁的声音就不会再出任何问题了。其次才是声带问题,基本功需要调整。

  更忙乱的,宛宁发现了James这里的几瓶好酒,还都是自己最喜欢的merlot品种。宛宁对于具体的品牌没啥大要求,但是对于葡萄酒的品种却要求非常大,几乎偏执固执的只喝merlot。

  在超市里买酒,也只购买merlot。

  精英,分两种。一种是贵族方面的精英,这种人才适用于社交,适用于政治外交,为国家献身,但却不适合商业。因为商业需要灵活多变的模式,这一点是贵族很难做到的。因为贵族们都有一种,可以说是固执,可以说是固执的骄傲。所谓骄傲。他们不肯放弃所谓的贵族的尊严。

  但是还有一种经营就是对于国家爱和社会都有贡献的人。这种人也是商界精英,通常毕业于名校,出身,大多数都会很牛,但也有少数出身贫寒,但通过自身努力去慢慢填补的。

  都有,但是,宛宁来说,她主动表示希望变成后面一种精英。对于上街和自身都是有用的,努力为国家的财政做出一些贡献,这才是她想要的,而不是所谓的贵族的尊严。那是维护皇室荣耀,但同样的,所谓的皇室荣耀只不过是人生的幻光罢了。最重要的,不过是家,国,命。人生,逃不过这三样的。

  宛宁说,现在的大人都学坏了,所以上帝正在考验他们呢,有些人还没有受到考验,你应当照着孩子的想法去做。小孩子的想法,最天真单纯,但是也是最纯粹最直接没有杂质的。宛宁有时候真的很喜欢孩子,因为孩子很简单,有时候会很伤人,有时候会很爱人。但总之都是可爱的。

  “记住一句话,在职场也好,还是在官场,都是如此,大致是不会改变的。你越没有心肝,就越高升得快,你毫不留情地打击人家,人家就怕你。把所有人折磨的筋疲力尽了,心力交瘁了,就丢掉,这样你就能逐渐达到你想要的高峰了。”

  这个是James的肺腑之言,也的确是所谓的官场和商场都会出现的。升迁和降职,这两样总是你人生当中必须会遇到的。晋升就意味着你赢了。降职就意味着你输了,或者是,暂时的离开;但都没有太大的分别。

  James 不愿意Bella为商场或者职场未来吃苦,虽然就算是他当年也是吃尽了苦头,熬的苦中苦才成为人生人的。吃苦,栽跟头,甚至离职,最惨的,可能会进监狱被银监会盯上,但是,James是真的不愿意她,也经历这些事情,当然,这些事情发生的几率和风险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但是,James,只是私心里真的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

  ‘只愿我们永不分离,只愿,我现在可以有合适恰当的理由正当保护你,’James在心里这样说着。

  将感情埋藏得太深了,有时是一件坏事,对于女人来说,长久的埋藏自己的感情可能就会丧失得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的机会,而对于男人亦是如此,将自己的感情埋得很深,会慢慢心痛如绞。

  宛宁让James放心,一个人并不是生来就要被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她消灭掉,但就是打不败他她。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没有爱过我,所以我也一样,只要关爱自己的家人就好。

  宛宁让 James放心,对于职场商界的风言风语啥的,只要不触及自己底线自己都不会去理睬的,自己的行为最惹人耻笑的人,却永远是最先去说别人坏话的人,这句话是《伪君子》说的。

  而,一旦别人这么说的话,宛宁说自己可能也会高兴——一个让别人去说八卦的人证明是有一定本事的,而有了本事害怕未来不能出头么,冬天已经来了,那么,春天也不会遥远了。

  生活很多时候是不能想象的,因为你无法预知未来是怎么养,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一样东西还是可以想象的,那就是日后将近一年半的学习生活,是的,詹姆斯哥

  哥在一开始就告知了蒂芙妮学习时间将会长达一年半,只会限定在这个时间段内,当然,随之而来的将会是无比忙碌的生活以及,触碰梦想的机会。

  红酒,珠宝,语言,还有那淑女礼仪,这几样是最起码的,都都得学。语言方面是最容易下手的,因为宛宁的语言方面实在很有天赋,任何语言张嘴就来绝无二话,包括那些法语之类的都是在电视里学到的。最迫切需要去学的是古拉丁语,或者说拉丁文。拉丁语是语系里几乎是必须要去学习的语言,欧洲的语言系统系出拉丁文;不过宛宁而言都不怕。

  珠宝,这个才是最难的,因为你涉及到了一个底蕴,要分辨钻石的色泽,来源,北宋钻石的产地倒是很 easy,宛宁直接就略过这一块了告诉James——这一块将来自己接触多了慢慢也就能看出来了。

  James败下阵只好放弃。回想自己小时候,看着Bella这般认真的模样,不禁笑出声来——有些怀念悲凉的看着蒂芙妮认真的样子,詹姆斯想起自己小时候那个时候自己的母后朱丽叶皇后陛下总是把自己排在第二位,继承人这么优秀基本不用她这个做母亲如何费心力,詹姆斯也确实很好教育,但是却忽略詹姆斯也想让别人注意自己,但是六岁那年詹姆斯正式对父母绝望,七岁之后开始开展自己的计划,詹姆斯是天才的也是极其残酷到惨绝人寰的,任何的下手都不留一丝余地。朱丽叶皇后开始惧怕儿子,恺撒一世开始恐惧这个魔鬼儿子并开始怀疑詹姆斯是真正的撒旦到了人间。但是父母光顾着惧怕自己的亲生儿子,却没有人,却唯独没有给这个小魔鬼足够的重视。詹姆斯也不再管别人。一直到现在,詹姆斯只能让巴黎堡皇室成员去恐惧他——他到现在还没有女友,却也没人赶来催促他。

  八岁左右他就受封成了凡尔赛公爵第十八代,十八岁加封巴黎大公陛下头衔并正式接手黑影。而之后的事情根本就不是父亲能掌控的,因为那时候的詹姆斯已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根本不受控制,公司也好,道上的事情还有王室贵族之间的那些事情都好,都已经被这个魔鬼一样的人控制的牢牢的。就连高傲如英女王夫妇也不得不讨好詹姆斯,不得不讨好巴黎堡皇族。多么无奈,但是也没有办法,詹姆斯的魔鬼没有人能抵抗。智商超乎精英水准。

  James第一次带着Bella来到了凡尔赛大公府,这里是自己作为凡尔赛大公时期的居住地,八岁的时候就在这里居住了,詹姆斯给宛宁的精英课程做了一个规划,虽然宛宁需要去上班但这个精英课程时宛宁自己要求的;一周的周末蒂芙妮过来凡尔赛这边住两天,詹姆斯会在这里给宛宁派一个专门的房间,宛你个这两天里行动就完全是詹姆斯安排的,其实就是为了学习而来。宛宁当晚就住了进去,这是一个视角还不错的房间,詹姆斯说有一个仆人就在宛宁的旁边有事情就可以拉铃,这真成了古代的贵族淑女了,詹姆斯却说宛宁住在他这里的时间他就是打算并且让宛宁变成一个贵族小姐啊!这也是原本的计划。

  “睡得怎样?”詹姆斯见到她。刚起床正在吃早餐的的James还是第宛宁一次见到,从来没觉得自己哥哥长得这么帅,“很好,只不过从来不知道我哥哥竟然这么帅气!帅得让人挪不开眼,这么就简单是从穿一身衣服都好帅的!”

  詹姆斯暗笑了笑,“有这么帅吗!或者是,你才发现。”詹姆斯喝了一口摩卡。女仆来问宛宁要吃点什么东西,“我以为你都调查清楚了!”宛宁扬起眉毛。詹姆斯露出一抹属于两个人之间的微笑。宛宁直接看呆了,觉得哥哥着一个早上实在是很有魅力。一股子,男性的魅力,一种阳刚。

  和詹姆斯哥哥在一起就不能避免狗仔队和记者,这一点是宛宁必须接受的,叶家人没有表示什么不满,生活有时候不是他们能选择的,但是叶妈妈心里感觉女儿好像是一种心甘情愿。

  但是要和哥哥继续他们的认识就无法躲开记者,纵然叶家父母现在还在中国。但是宛宁还是决定继续;詹姆斯为了保护宛宁也下令不许媒体去打扰叶家人。宛宁说詹姆斯不必这样可以去做但也不反对,宛宁说自己肯定会坚持。

  宛宁对于这些事情是真的不在乎——有些人有些事情,你恐怕避免不了,那既然避免不了那就干脆面对,不管多坏的结果,自己都去承担,这样也能换来一个坦荡的内心。林语堂曾说过,人生在世,还不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

  “中国民国时期的诗人徐志摩曾经说过,于茫茫人海中寻访我一生的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我如今既然得到了一个知己,我要说,人生得一知己,死亦足矣了”。

  纵然认为不需要了解太多——雪茄真的是男人的事情和女人没有啥关系,James还是打算要和她说,但是宛宁缺明确表示“James,我是天生对烟味过敏,如果和我在一起,和我呆在一起的时候你就绝不能碰一点点烟味,不然就先把自己身上的味道遮掩过去吧!”

  宛宁啥都能忍,但就是烟味不能忍,这个一定会说的。

  宛宁的工作是在一家出版社做编辑——宛宁把自己以前写过的一些中文作品拿出来,虽然是中文,但是也充分证明了宛宁的功底,所以宛宁的工作就是审阅那些文稿。

  宛宁的效率是可以废寝忘食的——午饭忘了吃,中间只是喝了一些茶水——Bella自己带的中国茶叶,然后就继续工作。根本都没有熬夜。也不曾加班——宛宁认为问题在于百褶假出版社,虽然名气还不错但是,Bella觉得自己拿到的审阅的稿件很少——但其实Bella的工作效率和能力让 Bella多做了比别人多了一倍还多的工作。

  就这样,月底的时候,宛宁拿到了奖金——工作太出色了。

  一些本土法国人和两三个外籍的员工,看着都嫉妒,但没办法,宛宁一个人能做他们两个甚至三个人的工作,还不觉得有啥——这差距人比人气死人。

  在一栋摩天大楼里,James坐在分公司的办公室里,弗雷德恭敬地立在一旁。

  都是关于蒂芙妮的工作日志。宛宁工作的那个出版社并不是他的,但是他的人自然会把这些事情汇报。

  James决定今天晚上就安排一次见面会——正式告诉他们,他就是要维护宛宁。

  今天恰好是周五,蒂芙妮刚下班走出大楼就看到了法兰克着装整齐的站在一辆豪华轿车旁边。实际上是一组车队。法兰克看到蒂芙妮小姐看到他了就笑了一下把车门打开“James 哥哥!”里面赫然坐着一个欣长的身影——穿着全黑的西装,剪裁得体,就连腕间的手表都露出来,蒂芙妮忽然停下脚步。她感觉有一些陌生了。这个哥哥虽然是她的詹姆斯哥哥,但却是那样陌生而且,感觉不同了。

  James从座位里出来。举手投足间把与生俱来的上位者的的气质全部展现出来,就连那股子平时内敛的霸气也全开。这种气场基本能压倒那些国际富豪了。“能和我一道参加一个晚餐吗?”知道Bella心里在想什么,不过James没有给Bella说不的权利。叶宛宁不能说不。因为她没得选择。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超乎了James的预料。

  宛宁上车,由于她穿的是有点周五风格的工作服衣服,无法得体的出席邀请所以来两人只能先去服装店先把宛宁改变一下化妆换衣服。

  James 看着宛宁换好衣服——简直是画卷里的古典美女了,接着就把手里的文件放到另一堆上面;蒂芙妮这才注意到原来哥哥手上这么多份文件“看这么多东西,你不会晕车吗?”James 摇头,自己早就已经习惯了。此刻他们正坐在车上,去往目的地,说要和当地一些权贵一起共进晚餐。

  James看着宛宁望向窗外的侧脸,想着黑影组织最近的事情,走私,还有一些更隐秘的事情。诶。真肮脏,但那一个黑道组织不是这样呢。

  到了目的地,是一个私人会所。James对众人正式的介绍宛宁,如此打扮的宛宁倒是让这些权贵们刷新了对中国闺秀的认知,好漂亮。十分古典的一个女孩子。

  美丽,年轻,高雅,加上多年诗书渲染出的那股子沉静,真正的名家闺秀的沉静和腹有诗书气自华平心而论,弗雷德做宫廷男侍卫长从小就开始做了,见过太多的贵族,多少优秀的女士,但是,蒂芙妮小姐从开始的不耍心机,真诚待人善良宽厚到后来的初露锋芒。

  “锋芒太露,会招惹是非也会把自己陷入不义之地,所以,忍”。

  一个人只有做到忍才好保全终身。Bella的愿望是用自己的工资能养得起爸妈,这里的养得起爸妈说的是,宛宁可以用自己的薪水在爸妈闷的时候出钱给他们去航海旅行,去随便地玩,吃美食,飞机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已经不是那么合适了,所以去航海旅行才是最好的。

  不说太多,且看宛宁在吃饭的时候那般的得体,天生的上等女人。

  宛宁要的不是很高深的东西,只是一些贵族的礼仪以及,最主要的就是学会如何去唱歌。James天生一副好嗓子啊。

  宛宁妒忌的看着 James,James一阵无语,自己从小嗓子就很好的,唱歌也还行;宛宁想着有些人一出生就在罗马,就拥有着别人努力很久甚至可能努力一辈子才能得到的东西。但是有些人,James一出生就天生一副好嗓子,喜欢音乐,因为是音乐发烧友,凭借特殊的身份和家族背景所以可以得到很多特别好的音响。这些音响设备啊,宛宁想想自己都觉得羡慕不已。

  可是这个世界的确就是不公平的,就是有些人生来就有一切的东西,有一切别人羡慕不来的东西,有些人就是想也想不来。

  就像是现在吵得很火的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人家就是一出生就有钱,母亲出自红军家庭,是红二代。有个背景很好的家。

  或者说,用宛宁自己作为例子,一出生家庭背景就很好,然后呢,长大之后别的没啥本事,但是语言能力却是一流,更让人羡慕的是有的人对于学习是有钱没能力,有人有能力但是却没有钱,但是Bella是属于那种有钱也有能力的。

  回去的路上宛宁和James说起自己的经历,只简单用一两件事情讲讲都可以称得上是传奇。

  不过话是这么说,James却表示传奇的父母自然不会有太差的孩子。意思就是宛宁的父母那般的传奇,也挺强悍的,生出来培养长大的宛宁自然也是如此的。正所谓虎父母无犬女啊。

  宛宁现在拥有的东西,一部分是父母家庭给予的阅历,这种眼界必须要是家庭给予。一部分也是宛宁自己打拼的。

  不过,宛宁未来希望的是带着自己父母定居去德国居住。给出的理由是,德国是工业大国,是欧洲乃至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发展强国。

6 所谓上等教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