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 悠悠我思

  叶宛宁马上就要毕业了。时间一晃度过很久,而这一段时间,宛宁对于学习的态度,完全就是疯狂。谁都不敢惹她,Tylor更是除了提醒宛宁吃饭就在不敢多说什么,James也识趣不去找宛宁。原因在于宛宁凭借一直优秀的成绩顺利找到了导师。而背后的一些事情,宛宁就不用知道了。有了导师给的推荐信,加上宛宁所出具的证明。

  牛津大学语言学硕士的offer真的给宛宁招手了。

  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这两所大学和英国别的大学都不一样,其他的大学GCSE的成绩也可以受理,或者也可以用别的方式进去,但是牛津剑桥不一样,这俩大学是非得A level不行的。

  可是那时候难就难在这里,宛宁根本没有这些成绩。所以宛宁只能用别的办法,想尽办法接近一些牛津大学的大牛。这才好不容易,得到了很大的帮助。Tylor也在中间帮了不少忙。能进入这所大学的学生,是英国首相的校友。

  叶宛宁没别的想法,只是想圆梦,把自己曾经一个梦想实现,就这么简单,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青青子衿,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挞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没啥想法,宛宁自然而然的就蹦出了这一句话。

  “你怎么忽然间说情诗了,难道你思春了!!!”

  这是一首情诗,宛宁以前告诉过Tylor,Tylor觉得很美就记住了。宛宁很幸运,天生得幸运儿,现在是中国国家地位前所未有的高的时候,而宛宁在英国读大学,西方人把学习中文,当成上层社会的标志。已经是一种标志——中文太难学了,一字多意,一音多字,而且相似的字换一句话换一个字,总之,学习中文的人要么是对中文实在太喜欢,要么就是可能语言天赋好想挑战一下。

  Tylor说自己有自知之明。只要稍微懂一点打招呼语言就好了,这个很简单,所以 Tylor只会拿中文打招呼。

  “ my things, the documents , it all ready, just need to waiting for the end of this year, omg, I still cannoyt believe I did it!”

  Tylor 心里十分懂得,毕竟牛津大学语言学硕士的offer相比其他的LSE和UCL等都是更不容易拿到的。

  宛宁被James一个电话叫出去了。James邀请宛宁吃饭,宛宁痛快的答应了,但是应为还要准备最后一份报告所以二人就在伦敦一家普通的酒店里吃了一次午饭。宛宁之前自己不太会做饭,为了图方便省事也就尽快完成了所谓的食物,是的,宛宁做的那种东西的确只能称之为食物,能吃下去不饿死就成。

  “这是一句拉丁文,虽然我知道你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着要学拉丁文的,但还是Gratulationes, ire ad gradum super domini Oxford GRAMMATICA,,意思是恭喜你,马上就要攻读牛津语言学硕士了”

  宛宁脸上红扑扑的,看起来像个小苹果让人想咬一口。多年的书香浸染宛宁的气质已经大不相同,已经完全被染个透彻,粗粗一看,像个书香门第的闺秀,多年的保养,脸上也显得美极了。真正脱胎换骨,成了一个小天鹅———宛宁身量小,相比其他的女孩子宛宁十分娇小。瘦小的小手,瘦小的小脚。

  只是宛宁同时还打算用明年一年的时间不但要修完全部的课程,还要同时出版自己的小说。Tylor曾说这样一来干脆直接大学毕业之后出版小说算了,但是宛宁知道,学习时候的苦累是暂时的,学到了之后的快乐是一世的。并且,学习虽然不是人生的全部,但是连人生的一部分都无法征服,一个人还能做什么呢。宛宁心里的成功,虽然有名次,可硕士是绕不过去的。

  James已经半秘密半正式的到了自己私人在伦敦的一个房子里,打算处理事情的同时,专门陪着宛宁。只不过宛宁可能够呛有那个时间还能想起他,那就只能他主动了。

  宛宁的确够呛能想起来,这种单细胞生物已经思想简单到了发指的地步。虽然宛宁心里James是不一样的。

  虽然宛宁不一定会及时看到——下午六点以后宛宁基本就把手机静音了,并且白天里也很少看手机,不过James还是想到了办法瞅准时机就把宛宁叫出来一起吃晚餐。

  两个人自从宛宁考取了牛津大学语言学硕士之后就经常一起吃晚餐,学期进行了一半了,宛宁已经和James一起吃了四次晚餐了,James已经充分从四次晚餐的经历体会到了,Tylor之前抱怨宛宁口味挑剔。口味的确够挑剔。不过,宛宁喜欢吃的几种中餐餐点,都真的蛮好吃——欧洲人的确不会吃,这些年仅仅是果腹罢了。

  宛宁已经一天没给他信息了,James相当的不习惯,自从宛宁考取了牛津大学语言学硕士,他们就每天至少一封短信息的。宛宁和自己都不习惯打电话。

  James的心,悬在半空中,心里叹息,心若是没有栖息的地方,那么去哪里就都是流浪,可是,宛宁就是不给自己回短信,自己又不能去找宛宁——宛宁真的挺忙的,又要写小说,又要学习——但不打工。宛宁读了硕士比以前更忙了。但所幸宛宁的家里还算比较富裕,所以能供得起宛宁在英国的生活和学习而不需要考虑打工的事情。而宛宁,宛宁,呵,宛宁的意思是,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的。不论生活是苦难的还是快乐的。自己的心里都会甘之如饴。而如果一个人在某一个生活环境里感受到了痛苦,那就是对于自己人生无能为力的痛苦,本质上都是对于自己无能的愤怒,这才是真正的痛苦。而宛宁,James在心里打心底里赞叹——如果说一开始James接触宛宁是因为宛宁内心的干净宛宁的纯粹,那么,如今对于宛宁的思维,对于宛宁的灵魂,自己是珍视的。这是一个真诚的,充满智慧的灵魂。

  而既然如此,James的选择,是珍惜,比自己,相比整个王国都要珍惜万分。他愿意帮助宛宁。

  最可笑的是,宛宁其实不用非得达到她说的那个高度,但是,人们宁愿都去关注一个小明星的小事也不愿意分出一点点的精力去关注于一个普通的,身边最普通的人的心事,哪怕里面波涛汹涌。

  于是,宛宁只好按照自己的计划走下去。宛宁的意思是一个人总得找一个借口,找一个目标,一个人生的意义,然后生存下去。

  首先是生存。然后再去想着别的东西。虽然,一个人自以为刻骨铭心,对于这个人来说刻骨铭心的一切对于别人来说不过是转头就可以忘却的。

  “他对你简直是一见钟情吧!”

  “什么一见钟情!分明是见我长得好像有几分姿色家里也还不错,所以见色起意了,一见钟情,分明是见色起意罢了!”

  宛宁和另外一个同学从学校大楼里走出来。一边走旁边的中国同学这样对宛宁说,刚才教室里有个同学,已经连续两周对宛宁献殷勤。宛宁对此总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肯定有事!

  至于同学说的一见钟情了,神马啊!宛宁相当有自知之明,自己的长相容颜没有多漂亮。性格不是特别好,自己绝对不算啥美女,或者说自己顶多就是容貌清纯,书读多了。

  同学看着宛宁,其实宛宁有着美好的容貌,不只是清纯,身上那股子高雅的气质,那股子书香的气息,实在很让人舒服喜欢啊。

  可偏某一位没有清楚地意识到——其实宛宁很漂亮。身体也比较健康虽然身体很是瘦弱,这样让Bella怎么看起来都比同龄的人小很多,估计到现在都有人说Bella是否是读高中或者恶事读大学没多久呢。但实际上Bella都已经大学毕业了。

  当时毕业的时候,叶家父母特地坐飞机跑来伦敦赶来参加自己女儿的毕业仪式。叶爸爸穿的西装笔挺,神气十足,叶妈妈十分的骄傲开心,就差没告诉全世界自己女儿大学毕业,又考了牛津的研究生。

  叶家父母并没有见到过James——James想要见一面面叶家父母,但是Bella没让——你又不是我男友只是一个好朋友,虽然如此,但你是男人自然不是Tylor这样的女孩能比拟的,不然我爸妈见到我有个男性的好朋友会误会的。宛宁想的很简单,没有暧昧,他们既然是好朋友的关系,Bella也不想要利用James,所以,很简单啦。可是,James心里话,如果她心里把自己当作好朋友,那同事,可否不要把话说得那么绝对,好朋友,他可否理解为,有一点点认同他在逐渐靠近她呢。

  如果说可能性太多种,人性本就凉薄,这才是真实的世界,又何必介意谁比谁多一点。要知识若无其事才是最狠的报复,那代表着遗忘。

  “读书可以培养一个完人,谈话可以培训一个敏捷的人,而写作则是可以造就一个准确的人。”

  宛宁这样对父母说着,实际上她还是没有完全的说出为何自己如此的热爱写作。

  送走了叶家爸妈,宛宁一直到现在想起来还会笑——爸爸妈妈肯定回去了会说我女儿是英国牛津大学的语言学硕士!

  任何的父母看到女儿就读了最好的学校都会开心到炫耀。要知道有时间读书,有时间又有书读这是幸福,没时间也没有书读才是苦恼,在最美的年岁里能够好好的读书。这很棒。读书是最好的学习,追随伟大人物的思想,是最富有趣味的。

  “今天等下要不咱门一起聚餐吧,大家一起吃个饭啥的,总算,这个report pass”

  Bella拒绝了,实在没那个精力而且,report通过了感觉也没啥啊,Bella早就习惯了,看着周围的这些个同学有很多都是在中国读完了大学然后过来读个硕士进修并顺便镀层金。但自己却是从大学就一直在英国,早就习惯了英国的这样的节奏和做事风格,十分的没觉得咋地。

  宛宁只是在路边站了一会,自己不想去同学聚餐,但现在马上回家,显然也不是自己最想要做的,只是,啥时候回家不是自己的第一选择了呢。好像,是从James出现之后就变成这样了吧。看吧,她都学坏了,她的信仰不是上帝,所以,是她自己的内心正在考验她。一时的迷惘代表什么呢,内心的空虚,内心真正心灵的迷失。但她相信一切终将回归正途。

  宛宁后来还是被“路过”的学长给带走了。上了学长的车子。现在的宛宁,如今的宛宁亭亭玉立真的一代美人了,不知当年大乔小乔,只知现在如今的宛宁多年的出淤泥而不染,清纯的如同刚洗,没得不得了,加上那张古典美人般的小脸,显得很是高雅。

  James这边刚处理了一些集团内部的事情。对于集团内部的升迁晋级,其实法则一直就是,你越没有心肝就越高胜晋级的快速,你毫不留情地打击人家人家就越怕你,只能把所有人当成马,等到所有人都累得筋疲力尽,到了站上丢下来,这就就能达到你想要的那个位置你想要的那个高点。

  只可惜,这个道理恐怕很少有人能懂,另级,就算是有人能明白,但是恐怕又时候也狠不下心去做。

  能够晋级的人,都是差不多的模式,都是特别能折腾的模式,而且这特别能折腾的意思里就表示了,就包括了一直不停努力。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不知不觉又念起了诗经,但是这一次,“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我记得的不多,只这一句,抱歉”

  身边的学长竟然跟着念出来了另外一首诗。我有点惊讶。“看你很喜欢诗经,平时Kindle装了很多版本的诗经,于是我专门去恶补了一下,不能因为比你年长了一岁就什么都不知道就想着追求你啊!”

  追求!我惊愕了,“我长得没有多漂亮,满脸的痘痘还在不停的冒出来,学习也没有多好,家庭也很普通,你为啥喜欢我这么个在人堆里都找不到的平凡丫头啊”

  “平凡!我的天,你还是没看出来,你根本都没有意识到啊!你有多美丽,气质这般的优雅,静谧,能读得起英国超级精英五校的家庭也都不一般,你根本就已经是公主了,我喜欢你也已经很久,一直到今天才敢说出来!”

  有点骇人听闻啦。我自己这相貌,诶。宛宁是有自己知之明的,哦,错了,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贵在自知,否则就是一个傻子。

  仍是不相信学长的话,学长也无奈,学长不想我叫他学长,搞得好像是他读博士,但,年纪大我一岁我不这么叫还能怎么称呼!

  我被学长带去了一个餐厅,晚餐时间到。“我希望你就是叫我名字,不然这样我会比较别扭”客随主便。这一句嘟囔被学长听了,无奈了;

  James听到汇报,揉了揉眉心,“Magister: Volo ut monitio et clam?”(拉丁:主人,我是否要让人暗地里警示一下?)

  James听罢反而说不用——没有身份,他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去说宛宁,宛宁正常的交际,放在任何国家——除了朝鲜,都是很正常的。只是,心里就像是最珍贵的宝物被人偷了去,特别的不是滋味,当然,他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他喜欢这种感觉,活了这许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却从没有一个人像这样让自己心动。

  但是接下来的情形,确实让弗兰克这样的宫廷老人也不敢喘口大气——叶小姐,已经三天不给主人回信了,三天,以前一天不回信,主人就低气压。

  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快点过去。

  宛宁终于来信了,请James去伦敦一家饭店吃饭,James欣然前往。宛宁没有太多钱——有钱的人都很节俭,把更多的钱和资源留着用到真正要紧的地方去,宛宁将大笔的钱,都存别存了起来,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可以依靠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

  有人说太过压抑自己的情绪,那后果就是你总会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好,你想破头皮也做不好。

  宛宁就是这样,新的考试来临了,却怎么也没有办法放松,于是乎,约了James出来,随便找个游乐场,酣畅淋漓的玩了一会。

  之后宛宁想唱歌,但是找不到地方去唱歌——当地华人一般都会直接去KTV,但宛宁真心不想去那种地方,人员混乱,各种事故发生几率极高!

  James想着,于是干脆带了宛宁去自己常去的一个地方,宛宁和James一起唱歌,互相释放压力,宛宁喜欢唱中文歌,喜欢读中文,如果有两种语言给宛宁选择,第一个宛宁会选择中文,然后会选择德语,德语很是优雅。

  James则不同,拉丁文,在他们国家,整个巴黎堡公国看来才是最优雅最美丽的,随后,James也会选择中文,中文甚是得体。而且,James是认为练习中文书法有助于平复自己的情绪。

  至于,意大利语,那不过是拉丁文的附庸者罢了!已经把优雅丢开了。

  宛宁的考试考得很顺利,不过宛宁现在着急的不是考试成绩,而是,自己想请求James教自己——那天两个人一起唱歌,James一个男人,居然唱各种歌曲毫无障碍,嗓音也十分好听,宛宁十分的羡慕。

  宛宁的生命力一是离不开书本,二是离不开音乐唱歌。甚至有些时候宛宁唯有听着音乐才能写出东西来。James这样的程度与自己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宛宁的希望太强烈了,James实在无奈只好答应,James决定让宛宁整套的接受自己曾经的那一套教育方式,宛宁却是非常想好好学习音乐。

  宛宁得到了一个机会——可以去德国海德堡大学进行为期两个月的交换生。宛宁是到了德国自己住的地方之后才告诉了James,宛宁非得来这里的——宛宁来到德国海德堡大学的机会实在太难得——来了之后就算是正式的学生,事情结束之后宛宁会得到海德堡大学颁发的海德堡大学的硕士文凭。宛宁只是喜欢德国,所以也愿意来德国进行教育。叶家父母知道了也非常高兴。

  宛宁事后才告诉James,James来不及做任何的准备,而且为期只有两个月,这让 James没办法过去德国;离开了宛宁所在的土地,哪怕只有两个月,James已经痛苦不已。她,是不能爱的深爱,要这么说吗,他真的说不出口啊。去想象一下,如果未来的生活里总有一天要只能这样的去关心宛宁,只能用哥哥的身份去关心宛你,他真的做不到啊。

  宛宁去德国,不太会讲德语,就只好讲英语法语和中文。德国人很多很喜欢中文,但中文实在太难讲,简单一些的打招呼还好,但是稍微难一点的简直没办法说,宛宁懂得三国语言,在德国勉强度过了交换生时间。

  宛宁迅速回到了英国,基本上已经快要毕业了。

  James这是才觉得心里好受了很多,否则自己的内心简直就如同万般虫咬,一颗心脏疼的很。

  在学校里,宛宁用的名字是Bella,拉丁语系里意思是美女的意思,所以有很多餐馆名字la Bella Italian。Bella本身长得也很漂亮。清秀典雅,一张瓜子脸娇小可人,多年读书浸染之后更是美丽动人,不过,Bella显然没完全意识到这些。

  不错的家世背景,一张好看的学历证明,还有优雅的气质和漂亮的脸蛋,Bella简直是个小公主。

  可是 Bella并没有完全意识到,或者对她来讲也并不特别重要——遇到一个知己可遇不可求。所以只需要把自己过好就好。不去讨好别人,只讨好自己和爸妈。

  James这段时间透过一直在准备自己婚礼的Tylor了解到了更多宛宁的琐事,很多时候自己想一想特别搞笑开心。Bella的笑声超级女汉子,很爽朗。

  宛宁终于硕士毕业了,从这一刻起,她就是牛津大学语言学硕士了。叶家父母再一次赶来参加女儿的硕士毕业典礼。脸上已经是赤裸裸的骄傲了。宛宁毕业之前就已经狂投简历——主要都是一些语言和文学类的公司,自己的学历宛宁还是很有信心的——再加上现在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宛宁的中文优势成了自己击垮其他竞争对手最强有力的一环。

5 悠悠我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