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相知

  他都可以看到那女孩眼眸里的自己,那般的清澈。

  但他同样明白,这片清澈的背后,是一种对于世界,对于人类的那些事儿一种透彻的明白;至少他认为是这样的。

  现在,很多女孩说男孩子们,纨绔子弟们喜欢上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女孩呢,傻白甜。我要说不是。其实现在的形势也看得很清楚了,上层社会的男孩们同样智慧选择上流社会的女孩们,一个阶层的人就几乎只会找同一个阶层的人。

  对于 Bella来说,自己的选择也不例外,毕竟,人不是不可以犯错误,但是有的错误,是不能犯的,这些错误真的不能犯。因为这之后,就是你用一生的时间去弥补,一生的时间去道歉,但是就这样,你却还是会后悔。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Bella 只会找一个相知的人,只会找一个相互了解的人,彼此可以懂得那份心灵的默契。

  找到一个相同的人,这也是James同样的执念。所以多年的坚持,十多年来的执着。也有人说是固执。

  都随便人们如何去评价。但是,面对贵族院,他这一次可以提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了。

  “Dixit nuntius curiae, heredes et ad nuptias, non possumus hoc pro certo, quod ego do satisfacere intra quinquennium. Praeterea intra quinquennium redire non sine magna ego supellectilem.”(拉丁:传信告诉贵族院,关于继承人和婚姻,他们这一次可以放心,我会在五年内给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另外,五年内无大事要事我不会回去。)

  弗兰克立刻躬身并马上告诉了贵族院来自陛下的命令。

  转身的那一瞬间,弗兰克知道一件事已经不会改变了,虽然他基本没有见过那个女孩,但是陛下决定的事情,已经不会改变。

  陛下,这一次特别冲动。

  就算是知道自己如此冲动,但,仍旧义无反顾。Bella的生日,是这一周,和James几乎是同一天的生日——二人相差了那么多,整整十五岁,但是却有着同一天的生日,同样的执着和孤独。

  孤独和孤单不一样,孤单时没人陪伴,但孤独却是就算时候人陪伴但心灵却会了解,纵然那个人是自己相当的亲密的人,那样,才是真正的痛苦和悲剧。

  正因为不想让那样的悲剧上演,所以才更加执着。只寻找自己心灵的方向。

  第二天,James和弗兰克来到了Tylor和Bella居住的大宅。James顺利进入了这个大宅院。弗兰克见到这样的情景,心里了然,James看着弗兰克不在意的一笑。

  Bella早就起来了,这孩子基本每天都是五点半起来,冬天可能会晚一点,但是这起床时间也是太早了一点。

  Tylor不愿意起来的那么早,原本她是这么想的,但是,有一个念头,让她,驱动着她,不得不多想一些。

  Tylor无利不起早,见到James惊诧了一霎那然后马上恭敬的行礼。

  Tylor是一个很漂亮的英国贵族女子,但是,从小见惯了各式各样的美女,James心里和身体上需要的都不是美女,James真正需要的是一个不论是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但当然,出身不能太低了那样一个女孩,能读懂他的内心所想。

  Tylor当然不是那样一个人,就算是现实也不允许,因为Tylor是独生女儿——现在的整个欧洲和全世界独生子女逐渐增多。当然,Tylor的父母也努力试着想多生几个孩子减轻 Tylor的负担,但是很可惜都没有,Tylor于是就是这样被当成家族继承人的方式养育长大的。

  Tylor之所以今天起来的比较早,是因为她昨天听到Bella说的那个经历。昨天Bella的几公里,对于Tylor来说,是羡慕,也不是羡慕,更多是一种思虑。Tylor是一个好姑娘,但是还有另一句话,穷人无法善良,只有有钱的人才有权利,或者说有钱的人才会跟随自己的财富发展变得更加善良。这也是 Tylor和Bella的现状。

  Bella善良优雅,但是这一切的知性美要是没有足够的金钱物质作为基础,对不起,一切都不会存在的。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而想到这里,可能会说这和善良有啥关系?

  这是作者想说的话,Tylor从昨天开始就有了预感,或者说Tylor希望透过Bella这一层关系,在众多的欧洲上层贵族中结交更多的世家子弟,无论是谁,要是是那一位,那更是Tylor,是所有的欧洲世家子弟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Tylor的目的James一眼就能看出来。想要利用Bella这一点,James就直接把Tylor放在一边只需注意就好,甚至这个女孩将来会是自己的助力。

  James见到Bella面容瞬时间有了变化,“早上好!”

  James决定用中文和Bella说话,而实际上,由于中国的国际地位提高,全世界各地,好吧,实际上西欧国家和美国上层贵族很多人都把学习中文当成最大的时尚。能说中文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James会说中文是家学渊源;Bella犹豫了一瞬间也说了早安。

  James是特意来邀请Bella出去外面玩的。今天他来充当导游,完全免费的导游为Bella做一日巴黎向导;Bella反正是闲着发慌,完全免费这种好事自然是乐意的;况且,下意识看看 Tylor,Bella心里知道Tylor也希望自己这么做。

  Tylor和她,毕竟是不同的。

  James直接带着Bella进了自己的车里,第一次,除了青年时期自己偷着开车之外,这真的是生平第一次James开车。James不需要考驾照就可以安全行驶在欧走任何一条公路上。

  James没有让弗兰克跟随自己,这一次没有,弗兰克也是非常的担心,满脸的不放心,就差没在脸上写上不可以三个字了。

  Bella无奈看了他一眼,担心写的太明白也不是一件好事,因为那会过早地暴露,或者,用另外的词语,是让人会联想到这个人是某位重要人物,于是更加想要做点什么。

  James看了弗兰克一眼他就退下了,暂时先去做自己的事情。

  Bella所不知道也没有看到的是,James所不知道也没有看到的是,在 James带走 Bella之后不久,Philips就出现了,就那么静静的看着Tylor;Philips是Tylor从小的婚约者,也是另外一个英国贵族。

  Bella这样一个平民家庭走出来的孩子都知道Tylor心里在想着什么,Philip 自然能明白,而且是从昨晚就明白的。

  但是Philip能说什么,他心里也是这般想着的,要是,能攀上那个人,不管透过怎样的关系,都是可以的,毕竟,他们这些继承人身上,关系的是家族的命运,他们必须要经营好自己的家族。

  Philip从小与Tylor在一起长大,从小长辈们就在培养他俩感情,但他们对于Tylor的安排和想法,也会是满意。Tylor和Bella之间,会是友谊,这是肯定存在的,但是,利用,从现在这一刻起,我恐怕也是有的。

  Tylor,如果可能的话,未来将会在漫长的一生里都会与 Bella建立一种特殊的关系,这种朋友闺蜜以及相互牵制的关系,这,也会是未来Tylor家族一道最有力的政治砝码。

  Bella从不怨怪Tylor,谁不想和上等的更好的人接触呢,不要说是为了家族,就算是为了自己,也是愿意的。Bella个人就很愿意的,否则也不会那么多大学里非得选择名牌大学,为的就是和勤奋的人和学霸做同学,哪怕不能做非常好的朋友也要做成很好的同学,为的是彼此取经彼此取暖。

  Bella并不怨恨Tylor利用自己,因为不能否认的一点如果没有Tylor这样的朋友,如果Tylor没有带自己来到法国的大宅,自己根本不会有任何机会见到James。

  Bella和James在巴黎各处游玩。但是让 James感到有点惊讶感到有点丢人的,是Bella对于每一处巴黎有名的名气稍弱的景观,基本都不用他来讲解,简直像个巴黎本土人;感觉就像是很久没回来巴黎的人一样。

  Bella有点,太博学了,Bella尽量不多说话,但是James阅人无数一下子就能看穿Bella不想夺人风头,不过今天主要是想让 Bella尽兴,他是真的无所谓的,有这样一个博学多识的女子他都感觉看傻了眼。

  Bella这样一来很开心的笑了。二人看遍了巴黎城内外的视野之后James看着时间,带着 Bella去了一家饭店吃饭,这是让弗兰克事先安排好的,这间饭店,是米其林三星的,味道很不错以前他吃过几次,味道还算好,就是,James偷看了一眼神色平静的Bella,不知道宛宁喜欢吃么?

  停下车子等着红灯,James无意看到了Bella露出的手腕,那雪白的手腕上戴的表,是江诗丹顿,而且款式虽然是前几年的,但是,却足以显示了Bella的身份;这么来说吧,江诗丹顿是钟表行业里的翘楚,来自于瑞士,之所以说这块表显示了Bella的身份还因为,这块表上面镶满了钻石和黄金;表带是纯粹黄金和铂金制作,黄金和铂金的密度这样的表带制作工艺可以保证表带最大限度地不磨损——只要你不是闲着无事非得拿着一把大锤子那基本表带不会有啥损坏。

  而表盘镶着的黄金以及这块表的表盘才是最关键的——手工贝壳打磨。而且腕表的指针全都是黄金做的,整块表的做工工艺还有材料以及表的品牌一块表买下来少说十多万左右。

  能买得起这种表并且还能给自己孩子用的人家财力可见一斑——James不认为Bella从来没有正式工作却能有一己之力买下一块如此昂贵的手表,这件事情找事有点不太可能,至少在他看来不可能。只可能是家里送的。

  Bella的内心十分平静,巴黎的天空也不过如此,如今倒是也见识了几分。

  James带着Bella走进这间餐厅,Bella倒是觉得这间餐厅装修得有点独特还算符合自己的心意;James来的这间米其林三星是不能自己预定饭菜的,一应菜肴全凭厨师当天的决定临场发挥。

  Bella倒是满意这位大厨的浓郁法国风情。

  “叶,宛宁,宛宁?如果你不介意我这么称呼你?”

  这般得小心翼翼,虽然他们说了一上午话,但是这般得小心,Bella还是第一次见。

  “既然你这般说,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以你的地位,以及,我朋友Tylor的地位,我们都应该已经彼此熟悉认识了,特别是,对于你,你已经把我了解的相当透彻了吧,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到底为什么想认识我”

  不把话摊开来说,宛宁恐怕根本不会继续搭理他。人和人之间的信任都是相互的,宛宁和James之间都是个比个的需要信任,否则完全无法继续谈话——二者来说都是这样,就像是两只寻求温暖但又有些惧怕温暖的狼。

  “那我们就把话摊开来说,的确,在我们咖啡店的相遇之后,我就知道了你一切的事情,该知道的我全都了解了,而你,应该也从Tylor那里了解到我的一些信息了吧,Lady Tylor一定把自己知道的一切信息都尽可能的说给你了吧”

  “是啊,说你的真实身份,你的丰功伟绩,就担心我会在你面前失礼了,”

  Bella半开玩笑地说着。James却不怕她失礼,也不怎么在乎,什么类型的人他没见过啊,矛盾的,野心的,见过太多了。只不过是有的时候真的不在乎这样的东西,随意一些本来应该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协调。

  “那么,现在你我也算是认识了,我也说出我真实的想法,我想让你做我的妹妹,我的知己,如何啊?你也不吃亏,毕竟我是巴黎堡的皇帝,上流社会的君王。”

  此时他们面前已经摆上了第一份菜肴;那啥,Bella吃饭,那简直都无法可说啊,那个慢速度,不过所幸他们今天还真的有时间所以,暂时无所谓喽。

  “我可以说一句,你吃饭速度真的,挺慢的。”慢慢我也得习惯你这个慢速度吃饭的样子啊……

  James心里这样想着。不过,这些是以后的事情了。

  这个米其林三星,味道也不过如此,我可以这么说么……宛宁在心里这样吐槽着,尽管这是自己第一次吃到传说中的,闻名遐迩的,米其林星级餐厅。

  Bella不以为然地吃着饭,但自以为的伪装却还是被James看在眼里。

  “这家餐厅,味道,你感觉如何” James这样问,Bella认为James不是在而是,在真的关心自己,不知怎么的就是这样想的。

  “在我面前,不要有任何的伪装,你可以信任我,你知道的”James一眼看出Bella心里的想法。

  “那我就说了,味道并没有多好,一般般吧,没有多么的美味,我没有拿米其林和中国菜相比,但是就我个人感觉而言,菜的味道,并不是非常有特色”

  James绽开了一个真正的笑容,这才是他想真的想到的回答“这才是我真正想听到的回答”

  “J'ai une demande, peut-il? Plus tard, pouvez-vous s'il vous pla?t me dire la vérité, ceci est ma première demande à vous.”(法文:我有个请求可以么?以后,可否请你一直对我说实话,这是我对你第一个请求。)

  Bella有点惊讶的抬头,这句法文她听得懂。可是。“Je ne sais pas pourquoi je te fais toujours confiance”(法文: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愿意相信你呢)

  James笑着注视宛宁,那笑容,不知怎的,光华万丈,那一刻的 Bella真想拿出手机,拍下这一瞬间,因为那笑容仿佛,雪山融化,美极了。放在一个男人身上,帅极了!

  James今天十分的开心,是这一生以来,真正的开心。小时候母后总是不愿多管他因为这个儿子已经足够有能力,并且母后总是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父皇,父皇从来把自己交给皇宫的教导们,但也难为父皇——母后虽然是皇后但是却啥事都不管,给她都不管,每天只管吃喝玩乐其他啥事都不管,他出生之后母后和父皇本来还想努力生个公主可是看着这个儿子的能力很强加上当时实在挺忙的也就彻底不管不顾了。

  James所想要的,从小的梦想,就是希望,能有自己的能力,用自己的势力和真正了解自己,真正信任自己的人,一起吃一顿饭,一起度过一生。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笑看日出西落尽,这是他想要的。

  而如今,他找到了,但,他更希望眼前的希望,这一份温暖的救赎,能够真正的信任自己。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首先叶宛宁自己是有着明确的人生规划的,先大学毕业,然后凭着优异的成绩去申请硕士学校人家要进修,之后人家会考虑自己的职业,或者干脆开始创业——Bella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这些都只是人生的规划假以时日都可以完成,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在于——Bella的人生计划里,没有结婚这一条。

  换句话说,这一条可有可无。Bella自己本来就有钱,Bella家里有钱,不需要女儿多努力赚钱但是希望女儿自己有能力这样更好。Bella自己也不需要男人。

  这一点,是真的很让James头疼啊,身为贵族,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必须尊重女性,这还是一般的贵族和有过高等教育的人所统一接受过的教育,但是James不一样;相比别人James更加尊重女性——巴黎堡公国从最开始建国伊始就立下一条国策,尊重女性,女尊男卑——倒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这一点原因还恰巧是出于教育的位置去思考的。

  女人是一个家庭的最关键一点,没有了母亲一个家里就彻底失去温度了。

  所以,James现在十分的犹豫想不出一个很好的办法和Bella说自己的心思,另外,不止有Bella这边的计划,他自己一堆的烂事,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和足够的自信带给Bella温暖和爱。

  一个自己都缺乏爱自己都不自信的人,是很难带给自己喜欢的人爱和温度的,这一点,会让彼此都很累,这个累,是身心俱疲。

  James只能先拖着,不说一句,但却必须在她身边。这双眼睛,太干净,太纯粹,这种平静美丽的恬淡心境,他从未曾有过。

  宜言饮酒,岁月静好。逢君拾光彩,不吝此生轻。

  Bella一声不吭地吃饭,盘子里的牛扒味道还算可以,大概是六成熟左右,是自己最喜欢的温度。但吃着吃着,心里挥之不去的是那一股子感觉。抓不住心里那种,安全感。

  是的,自己居然有了安全感,宛宁不动声色,但心里已经炸开了锅,自己头一次有了安全感。这种感觉很是奇妙。有人说。安全感就是当你有了家的感觉,或者,有了喜欢的人的时候,但问题在于Bella并不爱James啊,对于James没有讨厌的感觉否则不会和他一起在巴黎城内到处玩,但是却并不是爱情的感觉啊。

  Bella不是傻瓜笨蛋,自己喜欢谁自己会清楚的。对一个相处不到一天只有三四个消失的人自己居然有一种安全感。不过,Bella有一点好处是既然确定了自己想要什么就会朝着目标尽全力奋进,否则她早就呆在普通的学校里过着普通的生活,她的大学生活,到目前为止,就连Tylor都说太拼。真的挺拼的。

  Bella放下刀叉,认真的看向James,哪知James一直都在认真的凝视她。搞得叶宛宁脸都红了。

  我脸上有东西么,算了。

  “我,有句话想要对你说”清了清嗓子,James认真的听着,神情无比真诚。

  “我,不知道怎么的很愿意相信你,对你有了一种安全的感觉,我,需要相信我的直觉,因为大概也是女人的感觉吧,向来都挺准的,不论是平常考试还是啥事都能挺准的,所以,我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

  真诚的看着James。James只是一脸的笑,笑的缱绻温柔。

  “我愿意相信你,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你也不可以骗我哦!我人很简单,我妈说我人太简单担心我谈个恋爱或者交朋友都可能被骗还替人家数钱的那种,诶其实我觉得我也没那么笨蛋,不过我这人比较随意,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原则问题,我希望你,不相问!”

  其实最后那三个字是汉文帝刘恒对自己的皇后窦漪房窦氏说的,不问,代表的是永远的信任。如今几千多年之后在巴黎的一家餐厅里一个女子向一个男子,提出不相问;

  叶宛宁觉得自己,有点别扭,但已经说出口了。

  “我希望,你能把你的信任,放心的,坦然的,全都交给我,你的抱怨,你的快乐,你的一切情绪,让我感染,我想要你..的全部信任甚至你的梦想你的感觉你的思想我通通都要知道”

  刚才差点就说出口了,我想要你,你的灵魂,你的高贵坦然,你的干净。可是,不能,他甚至懦弱的退缩,不愿意把她拖进自己的烂摊子里。自己的肮脏,自己来承担就好。

  有的时候,人需要的,只是多一步的勇气,就像Bella当年选择学校一样,需要多一点点的勇气。勇气很多时候会让一切变得很简单。

  叶宛宁是真正有勇气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于是尽自己全力去拼一次,就算最后不成功,也能甘愿退场。

  勇气,很多时候都很简单,就看你是否能抓得住,但不合时宜的勇气却会成为鲁莽。

  宛宁被那一番话震动了,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这样对自己说话;宛宁再次看向James的眼光,充满了温暖,光明。这光芒,James之后的一生一世,都不曾遗忘过。

3相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