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见

  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这个周末是自己生日,自己知道,为此Tyler那丫头还特地把自己拉了出来去了他们家在法国的大宅,说是要好好庆祝一下,是啊,好好庆祝,在 Tyler他们看来,这好歹也是自己20岁生日,而自己,再过一年就要从考文垂大学毕业了,现在自己已经收到了很多的大学硕士的offer,但自己最想要的那一份还没有发出来,自己也还没去申请,暂时无法鼓起勇气去申请啊。

  巴黎第一大学又称为先贤祠-索邦大学,在本科部主要有普通经济学、工商管理学、经济分析、政治经济学、劳工及人力资源、公共管理及公法、商法、国际研究及欧洲研究、地理、历史、哲学、劳工及社会保障法、政治科学、造型艺术及艺术科学、艺术及建筑学。

  其他的不管,管理,自己学的就是管理,考文垂的管理学不差,这个学科掠过,艺术,自己最喜欢的就是艺术了,太喜欢艺术了。

  这里这一次居然还有艺术的讲座!

  宛宁果断的走进去,已经开始了,讲座虽然是免费的,但是也有很多学生在上课——这个讲座很显然不包括在正课里,讲座里的人还是比较少的。

  宛宁摘下耳机,华为的耳机线,未免也太长了一点!宛宁自己都有点无奈很多时候,但现如今的耳机市场貌似只有华为的耳机线还是这么的长,说实在的,宛宁真心的打算把华为的耳机换一下,但是!目前为止还真的没有苹果最新出炉的那个无线耳机的其他品牌!

  宛宁急匆匆的进去里面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这个座位后面——全都是一些保镖似的人物!至于么,心里吐槽。

  看到这个姑娘坐下来,自己只是微笑一下同时打手势暗示弗兰克不用紧张一切如常。

  艺术讲座进行着,宛宁手机静音,虽然是这样,但却忽然在震动,宛宁烦躁之下不由分说直接关机,手一滑,顺便把耳机线划出来了。

  这耳机线可真长啊!心里暗暗的吐槽,没见过这么长的耳机线!自己心里暗自吐槽。

  艺术讲座据说这一次是一个有权势有钱的皇族赞助的,但是,现如今哪一个皇室家族没有权势啊。

  讲座结束了,宛宁感觉自己身体有点僵了,站起来一个不小心!

  “Fais attention!”(法语小心)

  就说这条线太tm长了!太太太长了!比苹果的长出一大块呢。

  “Merci, monsieur, vraiment désolé”(法语多谢你先生,实在很不好意思)

  宛宁还是差一点被自己的耳机线给绊倒了,还好旁边这位先生把自己拉住,但是这算是啥情况?

  宛宁被拉着——这个男人盯着自己心里发毛啊!那又看一个人看得这么直白的!

  “Pouvez-vous s'il vous plaît laissez-moi vous laisser voir à quoi ressemblent les autres!”(法语先生能否请你放开我,让别人看到了成什么样子!)

  宛宁不是说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她不是那种活在别人眼光里的人,但是她是一个半传统的女孩,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实在不像话,不是一个闺秀该做的事情。

  “Tes yeux sont beaux, très propres,”(法语你的眼睛很漂亮,很干净,)

  宛宁说了句谢谢就匆匆离开了。

  James看着女孩匆匆离开的背影,女孩长得很是娇小,容貌算不上极品然而看得出来读书破万卷,气质很优雅,很,书卷气息。这样的女孩,太单纯了,这女孩太单纯太直白了,她家人一定非常疼她有求必应的那种所以这女孩才会这么单纯这么纯粹。那双眼睛,不是漂亮,是一种纯净,一种纯净的气息扑面而来,让自己全身都感觉像是被水浸透了。

  他飞快的出去追寻那女孩的轨迹。

  弗兰克不知道为啥自己主人忽然之间跑了出去,动作那么快,但也只有迅速跟上确保安全。

  James在附近很快找到了女孩,看见女孩用一张学生卡做了登记然后进入了里面,原来是学生举办的绘画展览。

  女孩是英国考文垂大学的在校学生,James暗暗记住了这一点。英国考文垂不是特别有名的学校,但是考文垂当地就是汽车工业出名的,加上学校加以培养,于是考文垂大学也越来越有名气。不过,James回头还得让弗兰克去查一下这女孩是在哪个校区,毕竟考文垂这样的大学除了本身之外还有好几个校区,在伦敦那边也有校区的。不能乱找。

  Bella在里面看着一些随意的插画,还是不错的,主要是她不能呆太长时间啊,这一周,可以说都是自己的生日,因为泰勒已经决定并且已经告诉了学校他们会在法国一周进行生日。本来,是不能的——谁都能借口生日,然后缺课一周,这可能么!

  那学校不得造反了那么多学生要是都闹着想过生日。

  实际上,泰勒其实是富有的,上层英国贵族之家的女继承人——世界真的就是这么玄幻。

  Bella身上,不得不说真的很有幸运的成分,从小就幸运,从小就想的单纯——泰勒早就被Bella打败了,一个富商的闺女居然连起码的数字概念都没有!

  一个月自己花了多少钱都不太清楚,诶。

  是的,不管怎么说,泰勒实际上都是动用了自己的家族力量,贵族之家干预使用了家族力量硬是把这一周的考勤记录给模糊过去。

  其实,申请硕士这一周的考核记录,也不太算啥,但怎奈Bella是个喜欢完美记录的孩子。

  Bella静静地在这里看着。James绕到后面去“Distrait, vient de s'éloigner et peut maintenant aller à l'illustration de Dieu!”(法语:走神了,刚才走神了,现在居然对着插画还是能走神)

  Bella一下子惊到了,这个人,居然直接和自己这样说话!

  虽然自己刚才的确是走神了,但是,这个人为什么就是能看出来自己刚才的艺术讲座走神了,刚才,也的确是走神了呢。

  这个人,可否不这样了解自己呢。

  James故意用了法语说话,看得出来,这女孩法语还是不错的,但是,他不希望,这也是,遇到了家人般的存在吧。毕竟,曾祖母和曾曾祖母,她们都是大家闺秀。

  “Merci de le rappeler, s'il vous plaît en profiter”

  (法语:多谢提醒,请尽情欣赏吧)

  Bella快速走开了,这一次,James没有在追上去,看得更加清楚了,那双,明亮的,干净的,温暖而清澈的眼睛,他,要定了!

  弗兰克这时候终于追上了自家主人,有点奇怪到底出了啥事情?

  “Francus at tu relinquere me, statim ad identitatem puellae sicut transeuntes tuum, inde ut ex ipsa in schola Verbum in Universitate in UK, tu ad reprehendo eam omnes Ego scio, praeter in hac mittam tibi furtim tutis liceret facere nesciunt.”

  (拉丁语:弗兰克,你现在不要管我,马上去把刚才路过你身边的那个女孩身份给搞清楚,她是英国考文垂大学的在校学生,你去查她,我全部都要知道,另外,在这之前,你派人,暗地里保护起来,不许让人察觉。)

  刚才用法语和那女孩说话是因为这里毕竟是法国,一般人听不懂拉丁语,弗兰克是巴黎堡公国的人,虽然只是一个宫廷侍卫长,但是一直跟在贵族身边所用的语言也都是拉丁语,实际上是很多种语言。

  Bella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这一切,距离中午的午饭还有一段时间,干脆找了个咖啡店在里面小坐。

  James慢慢渡到那个商店窗户前。

  那个女孩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一本中文书籍,而且马上就进入了状态,注意力高度集中。

  好像,她很喜欢看中文的书籍?英文肯定是不错不然不会在英国大学里读书,那么法语也不错,中文?多国语言?那更好。会更适应巴黎堡的。

  “Quod si dominae mens sit et illud,”

  (法语:这位小姐介意我一起坐么,)

  Bella无奈的把书放到一边“Dico quod mens utilis, filius nobilis Gallia”

  (法语:我说介意有用么,法国的贵族公子)

  James一怔,“Ego vere nobilis, sed Im 'non medíocris et non erat Gallicum sed tu mihi quid videatur nobilis est, ego puto, si vult vestimenta sua, ut tunc fortassis et ego negotiator negotiator longe aliter proceresque”

  (法语:我的确是贵族,但我不是一般的普通贵族另外我不是法国人,但,你怎么能看得出我是贵族呢,我是说如果我衣服考究的话那可能我就是一个富商也说不定,富商和贵族可不一样)

  而且,James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我甚至是刚才才坐下,刚才咱俩才见面,加起来没交谈过几句话,还都特别简短。

  James真是满肚子的疑问。

  Bella只是微笑着,“Vous avez trop de traces de votre identité, d'abord et avant tout dans vos vêtements des matériaux méticuleux et précieux, mais ces deux points comme vous l'avez dit même les riches feront ainsi ces deux choses que je ne dirai pas, mais en plus de cela Vos mains, vos mains sont pleines de cocon, mais c'est une chasse de longue haleine, les riches ordinaires ne peuvent évidemment pas passer beaucoup de temps à chasser, ainsi que votre badge de famille sur la manche, le plus important Est ton accent L'accent d'un aristocrate sur la langue est extrêmement strict, votre accent n'est pas utilisé par les civils. Le ton n'est pas utilisé par les civils”(法语:你身上有太多痕迹表明你的身份了,首先在于你的衣服一丝不苟以及用料珍贵不过这两点正如你所说就算是富豪们也会做到所以这两点先不说,但是除此之外,你的双手,你的双手上面布满了茧子但是这却是长期打猎磨出来的,寻常的富豪们显然不可能长期花费很多时间打猎,还有你的袖子上的家族徽章,最重要的是你的口音。一个贵族对于语言的口音是极其严格的,你的口音,不是平民用的。口气也不是平民用的)

  Bella的法文没有多好说了这么多话很费力。

  看着一身黑色衣服的Bella,James忽然笑了略微向前倾身“美丽的中国姑娘你可以用英文和我说话,或者是中文,”

  James无意暴露自己家族的身份,但是他心里却告诉他用中文说话,这样更好。

  Bella眨眨眼,但是没有惊讶——现在的整个西方上层社会几乎人人都把学习中文当成时髦和身份的象征,谁家的孩子能说出流利的中文那家里会很高兴的。

  “出来时间不短了,我应该回家了,日安”

  Bella是真的马上就拎着包打算走人。

  “你的名字?”Bella停下来无奈的看着这个人,萍水相逢的俩人,这人到底想干嘛

  “我没有恶意,我,James Caesar II”

  既然人家都这么诚恳了“Bella,Bella Chen Ye”

  Bella接着就马上出了门离开了,头也不回。

  弗兰克在Bella离开之后马上进店。James慢慢的起身也离开了咖啡店。

  弗兰克惊讶的看到主人手里拿着一条耳机。弗兰克一声不吭,刚才一段时间他已经调查了刚才那女孩的名字学校以及一切。

  Bella拦了车子直接回去了Tylor那边。弗兰克这边在车里报告了自己所打探到的消息。

  “Puella relinquit Wanning Chinese nomine nomen Latina Bello, in UK University Verbum sit amet est membrum eius, non de schola anno secundo anno tres annos a British adipiscing est in institutis studiorum universitates, quae cogitat adhibere, cum in Britannico scores Masters. Opulenta familia natus Sinis elit in Gallia natus sed ideo minus parentes negotium elit crevit multis Sinensium modicum traditionum. Duis aliquam parentibus natus ex matre familiae senex tenuit. Wanning non rudis, sed, quod est simplex quod etiam est bonum vitae: et praecipue parentibus, non valde solicitus: Lectio ex amore, et lingua scripturam amoris, quia amor praesertim historia.”

  (拉丁:这个女孩中文名字叫叶宛宁,英文名Bella,目前是英国考文垂大学的在校成员,今年是她的第二年,英国大学的三年本科制度,她打算用自己的成绩申请英国的硕士。出身于中国一位富豪之家,生于中国北方,但是因为父母做生意的缘故所以不完全是在中国长大的,对于中国很多的传统也一知半解。父母从事银行业出身,母亲出身旧地主之家。叶宛宁性格单纯善良,但就是因为太单纯了生活能力又不特别好所以父母很是担心,酷爱读书,喜欢写作和语言,对于历史也特别喜欢。)

  弗兰克没有说太多,细节不是没有,但是,他认为回去了,主人会更高兴——他调查了大量的资料,更多更隐晦的资料不方便车上说。

  “Marcus, incipiens hodie ad bella defendat, non paulo error, praesertim cum ne homines perditi.”(拉丁:弗兰克,从今天开始,保护Bella,不要出一点差错,尤其不能把人跟丢。)

  弗兰克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从此保护她,她就是那个选定的人了。

  James直接用了保护程序。

  Bella回到了大宅把今天遇到的这个 James和Tylor。都是贵族出身,Tylor会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Tylor也果然是告诉了自己很多,实际上,当Tylor听说自己遇到的这个人就特别仔细地问了这个人的一切的样貌。之后就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Bella这才知道原来这个人,居然这么的,尊贵!

  现如今的国家元首都是轮换制度的,谁有贤能谁就能担任,当然也要有很大的智慧和情商。但就是这样的制度下,却依旧谁也不能保证下一次选出来的人能很好的治理和发展。

  更多古代王国的例子,那就更多了甚至那个时候的王族们接受的也是相当好的教育呢。但是,巴黎堡公国,这个国家自己也是基本没有听说过呢。实际上从来没有听说过。不会是骗人的吧。

  Tylor却说绝对不是。女王世代都深受皇恩。Tylor等一众年轻贵族和老贵族世家的孩子,从小就听着那个隐士皇族的传奇故事。

  传承千年,可是却从未衰落过,依靠的历来都是铁血的统治手腕,以及,一个古怪的规矩——家族的族长也就是王位,传女不传男,也就是说如果皇后生了长女那就不用再去生儿子长女自动继承王位——女尊,男卑。而不是王宫是这个样子的,众多的贵族们也是这样实行的规则,家里有人生了女儿出来,一家人简直乐翻天。

  女子继承家族姓氏,继承家族的财富和权力,并且女子们历来也做的一直都不错。

  当然,越是期盼女儿,就像是其他国家期盼生男孩一样,女孩的数量一直都很少,但是,但凡生了女儿去掌权,一般都真的不错。家族一直繁荣昌盛。

  当然因为女孩数量稀少,这个公国对于女孩的珍惜程度远远超过男孩子。Tylor都十分羡慕说出生在巴黎堡公国或者是生活在巴黎堡公国的女孩从小到大接受最好的教育,不是一般人以为的物质生活,而是一种绝对的精神上的富足。

  Bella听了点头,对于一个女孩子气时并非在于有钱物质的生活就能抵抗住诱惑——生活中的诱惑源源不断你根本没办法想象的,不能靠平常的物质生活去改变什么,但是物质是冷冰冰的,精神上的富足却是一个人一生的宝贵财富。所谓的逆商也就是这样。

  巴黎堡公国的男子们,相当多,而且个个身体强壮,且由于公国的特殊对于资本的保护制度家家都是极其富裕的。

  男孩子们从小就富有向上的精神。整个国家都是良性循环。

  Bella听了Tylor 的解释心里开始对于这个国家有了一丝好奇。

  James回到这栋大宅,弗兰克已经搜寻到了想要的信息。

  叶宛宁,Bella,中国一个北方的富商的女儿,塞舌尔籍华人富商的女儿。因为小时候不在中国长大,所以在中国高中读了一年半之后就去了英国读预科通过之后去了考文垂读大学,现在是考文垂大学的在校学生。相当的,十分的,野心勃勃。

  没有野心才怪,那个女孩,脑袋里想着什么,基本就都显示在脸上。

初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