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好久不见

    陆皖惜淡定从容的在宴会上穿梭,扫了眼各国名媛,仿佛刚才的对视不存在,但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陆皖惜的手已经攥得紧紧的  

  低眸间不由在想,尘世生活中,厅堂厨房里,政治名流场,女人的本领可谓是见高见长,尤其是目睹来自同性间如刀目光时,他维持着唇边的笑容,勾勒出姣好的唇形,这些雪莲般的红粉佳丽们,冲着这样的眼神完全可以傲视凡界了!  

  但这样的氛围下,陆皖惜完全不在意那些女人的冷嘲热讽,要不是为了今天的拍卖会,她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如果可以,陆皖惜真希望可以一辈子都不见他们  

  陆皖惜以为自己可以平静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但在四目相对之际,她却发现自己的心还是会痛,曾几何时,陆皖惜将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他,可是她最后得到了什么,或许在她重新决定回J国的那一刻,就注定她这辈子与苏墨衡纠缠不清  

  还有陆凌琦,她也会从她身上,将她夺走的一点一点的拿回来,她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碰她母亲的东西  

  晚上九点,这场宴会的重头戏终于来了——拍卖会  

  今天的这场拍卖会能参加的全都是政界商界的佼佼者,用来拍卖的物件都是今天参加拍卖会的权贵所捐出的,其实这样的拍卖会之所以难得,也是因为有总统的参与,才显得弥足珍贵,只要今晚能用高价拍下总统的拍卖物,那今后不管是仕途还是在商界,那肯定都是顺风顺水  

  但今晚陆皖惜却是为了陆凌琦所捐出的那副《泼墨画霓裳》而来的,这幅画是陆皖惜母亲生前最喜欢的画,自从母亲去世后,她就只剩这幅画来怀念他的母亲了  

  在她15岁那年,她的母亲因病去世,随后她的父亲陆启文就带着程婧秋和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进门,程婧秋在她的父亲面前对她十分亲热,但在父亲不在的时候,却又十分苛刻  

  就在一天父亲去上班不在家时,程婧秋带着陆凌琦把她母亲的遗物都给烧了,她苦苦哀求程婧秋不要烧,可是程婧秋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她恨死了他们母女,如果不是他们,她又怎么还背着小三的骂名,嫁入陆家  

  到最后还是在苏墨衡的帮助下,她才能留下这唯一的一幅画  

  那时的她,抱着这唯一的一幅画,倒在苏墨衡的怀里哭了一夜,那也是苏墨衡第一次耐心的安慰她,或许也是在那一晚,她真正的走进了他的心里  

  可如今,他却眼睁睁的看着陆凌琦把这幅画拿出来拍卖,果然是真的什么都变了,一切都变了,陆皖惜露出轻蔑的笑  

  苏墨衡此时缓缓地从楼梯上走下来,走到陆皖惜身边却停了下来,可陆皖惜却好似没有看见他那般,就这样坐在他的面前品尝着红酒,那种冰冷的高雅从骨子里流露出来,她虽然有一种疏离感,但是却显得极有耐心  

  且先不说陆凌琦的脸色有多么难看,在座的人都是在关注他们的举动,隐隐有些尴尬,可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给总统甩脸色看  

  苏墨衡站在那里,一身黑色的西服,胸前佩戴着总统徽章,黑发简约,鬓边干净整齐,整个人弥漫着儒雅干练的气质,脸部轮廓棱角分明,剑眉英挺,黑眸蕴含着锐利的光芒,修长的身形挺拔,散发着强势  

  身旁的人看到书墨衡走过,都唤声“阁下”陆皖惜抬眸,望进苏墨衡的双眸中,水晶吊灯辉映,那一刻陆皖惜的双眸似乎融进了耀眼的波光  

  他还是那么耀眼,举手投足之间,带着翩翩绅士风度,优雅的无可挑剔,他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他还是他,可她却已经不再是她了……  

  陆皖惜从容不迫的回视着他,良久后目光移向他的背后,那里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此刻正震惊的看着她和苏墨衡  

  是该震惊的,毕竟她没死,而且还回来了  

  好久不见,陆凌琦!

第四章 好久不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