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终究还是要见面

    —总统府—  

  落地窗前,一个身形孤傲的男子,干净修长的指尖夹着烟,烟雾缭绕,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清一踏入书房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副景象,陆皖惜回来了,总统阁下应该开心才是啊,可这背影为什么看起来还是这么孤寂呢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林清很明白,陆皖惜在阁下的心里占据着什么样的地位  

  陆皖惜消失了四年,苏墨衡的心也死了四年,现在陆皖惜回来了,只希望老天能给他们可怜的阁下,一个美好的结局,可这次看陆皖惜回来对待阁下的态度,想必并不那么容易  

  让佣人将画妥当放置后,林清也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低头恭敬的问道“阁下,在拍卖会上拍下的那副画已经送到,是要放到收藏室还是挂起来?”  

  听到林清的询问,苏墨衡才缓缓的转过身来,那双墨黑的眸子盯着地上的画,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但也仅在一瞬间,他将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因为从他懂事的那天起,他就知道了自己生来的责任  

  但只有她—只有在她面前,他才有了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这些都是为她而生的,她不在的这四年,他也同样失去了这些东西四年,重逢的那一刻,他才慢慢感觉到他的心重新的跳动  

  望着窗外的点点繁星,那么耀眼,就如同她在他眼里,她就是他的星空,点亮了他的生命,所以他绝不允许,她将他隔除生命之外  

  苏墨衡淡淡的说道“林清,是上帝在帮我吧?”知道他有多想她,所以把她送回他的身边,是吧?看着窗外,就好像在同自己讲话,不需要任何人的回答,  

  苏墨衡望着放在一旁的画,眸中的坚定!  

  有了这个,她会来找他的!想到这,苏墨衡嘴角微勾,他等着她!  

  而此时在酒店床上,陆皖惜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陆皖惜烦躁的揉揉自己那头秀发,翻身坐了起来,开了台灯,看着床头那张妈妈的相片,不禁更觉得愧疚  

  “妈妈,我该怎么办?我真是没用,连你的画我都保不住”看着妈妈的画,陆皖惜不禁更觉得委屈,泪水就像开了闸那般,止也止不住的流下来  

  “放心吧,妈妈,你珍视的东西我一定会帮你拿回来的”就这样,陆皖惜伴随着泪水和母亲的相片一觉到天明  

  ......  

  抬手挡了挡窗外的阳光,陆皖惜竟觉得有些恍惚,有多久没见过这么灿烂的阳光  

  走出房间,陆皖惜就看到薄尔雅在厨房忙碌着  

  “皖姐姐,你醒啦,快来吃早餐吧”薄尔雅看着陆皖惜走出房门,赶忙叫道  

  “逸辰呢?”陆皖惜望了望四周,没发现薄辰逸的身影  

  “我哥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慢慢要把公司重心移到这边来,所以这段时间可能会比较忙”薄尔雅解释道  

  “这样啊”听到尔雅这样讲,陆皖惜心里对薄辰逸的感激又多了一分,虽说当初,他是因为要报答她才帮助她,但这四年来的陪伴早已超越了救命之恩  

  薄辰逸的这般良苦用心,她不会辜负他的,她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拿回母亲的画  

  想到这儿,她好像记的后天尔雅要参加一个酒会,作为表演嘉宾,到时候上流社会的人士都会到场,据说总统阁下到时也会莅临  

  这是个好机会,其实她要见到他轻而易举,但她实在不想与他再有什么瓜葛了,拿回妈妈的画后,她就要专心的对付陆家那母女俩了  

  转头对着正在喝着粥的尔雅说道“尔雅,后天的酒会我能跟你一起去嘛?”  

  薄尔雅似乎有些不解的看着她“皖姐姐,你开什么玩笑呢,后天哥不是也要带你过去嘛,怎么,他还没跟你说嘛?”  

  她似乎忘记了薄辰逸也是商界的新贵,虽说势力不比在法国,但也是实力雄厚,这种场合怎么会少了他呢  

  陆皖惜低下头继续喝着杯子里的牛奶,曾几何时,她有多排斥喝牛奶,可现如今,还不是习惯了就好,可怕的习惯啊!  

  ——  

  苏墨衡,我们终究还是要见面

第12章 终究还是要见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