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江枫余,你叶伯母上次不是借你一本草药书吗?她女儿现在生病了,你去给人家看病,顺便好好感谢人家借你书。”江婶子把话都说满了,让江枫余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江枫余原本低眉看着报纸,听得这话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他的娘亲。“娘…以后别再这样了。我已经说了,我根本无心那些事…仅此一次。”他慢吞吞地放下手中的报纸,拿过披在椅背的外套,背起一个浅青色布包向门外走去。

  江婶子看着那高挑修长的背影,嗤了一声,“行啊,仅此一‘个’嘛!我可不打算找第二个儿媳妇。”说完得意地往厨房里去。

  ……

  江枫余刚走到叶家,就看到叶阿娘焦急地站在门口走来走去。

  他不禁加快了步伐,谦逊地说道,“伯母您好,我是江枫余。”

  叶阿娘看着眼前这个高大修长的男子,心里暗自赞叹。“哎好好,枫余啊,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还要你跑这一趟。”

  “不要紧的。”江枫余态度谦卑有礼,微微弯腰低头后,跟着叶阿娘进屋。

  叶阿娘心急女儿的病,忙不迭引着江枫余来到叶澜清的房间。

  江枫余目不斜视,踏入房间后一股清淡的香味扑鼻而来。

  “阿清…”叶阿娘轻声呼唤,原本闭着眼的叶澜清微微睁开眼。“阿娘…”

  叶阿娘坐在床边,摸着她高热的额头,“乖,让你枫余哥给你诊一诊,好不好?”还是太烫了啊…换了那么多湿布巾都没一点用。

  “…枫余哥?”叶澜清迷迷糊糊地,声音绵软无力,重重的鼻音像是撒娇似的。

  叶阿娘只是笑笑,忙让出位置,对着站在一旁的江枫余道,“枫余,阿清就麻烦你了。我去给阿清煮点粥,你待会儿也留下来吃午餐吧。”叶阿娘想着阿清一大早啥都没吃,想必江枫余也一样,说完便出去了,江枫余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江枫余暗叹一口气,才转过头就看到一个俏生生的女孩直盯着他看。“你,就是枫余哥?”

  江枫余低下头,轻点下头。“把手伸出来吧。”

  “哦。”叶澜清听话地把手伸了出去,看着江枫余的两根骨骼分明的手指抵在她手腕内侧。真好看啊,都可以跟现代钢琴家的手指媲美了…

  “你…”江枫余刚抬眼想说什么,却看到小姑娘直盯着他的手指看。他轻咳一声,收回手。

  “嗯?”叶澜清在他收回手的时候回过神来,“枫余哥刚刚说啥?”鼻音过重的嗓音软软哝哝的,江枫余神色不改地轻声说道,“是受寒了,而且你本身就体虚,要好好修养。我给你开些药,你要按时吃。”他微微蹙眉,其实说起来容易罢了,叶澜清的体寒,养起来可要耗费不少时间。

  “哦,谢谢枫余哥,麻烦你了。”叶澜清躺在床上看着江枫余的背影,头昏昏沉沉的,胸口又觉得恶心想吐,难受极了。刚刚不过是强迫自己不要在阿娘面前表现出来让她担心。

  江枫余转过身就看到床上的叶澜清紧紧的闭着眼捂住胸口。他默默地拿过一旁的木盆,轻声说道,“吐吧。”

  叶澜清睁开眼静静地看着他,他也看着她。叶澜清就着他拿着的木盆吐出了酸水,酸味蔓延在整间房,她看他脸色不变,好像一点都不嫌弃似的。

  叶澜清吐了之后感觉好了很多,她接过他的手巾,看着干净的手巾,她轻笑,“我可是刚吐过的哦。”她看着他,眉眼尽是调皮。轻挑起的细眉似乎在询问他——你确定要给我擦吗?

  江枫余点头。

  叶澜清擦过嘴,盯着他伸在她面前的白皙的手。

  他扯了扯嘴角,似乎在笑又似乎没有。“拿去丢掉。”

  叶澜清闻言瞪大乌眸,刚才心里的温暖烟消云散。“哦!”

  丢就丢,有必要在一个女孩子家面前,当着人家的面说吗!!这样让我很尴尬好吧!!这种男人一定注孤生!

  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叶澜清一阵龇牙咧嘴,气呼呼地闭上眼准备休息。

  ……

  “哎呀,枫余你在洗什么?”叶阿娘从厨房里出来刚想出去摘个玉米,就看到江枫余蹲在一边洗着东西。“放着让伯母来就好了,怎么能让你洗呢?”

  “没事。刚刚…吐了,所以就拿出来洗了。”江枫余动作不停。

  “呀,清儿吐了?”叶阿娘一听也心急。“伯母进去看看吧。”江枫余看着叶阿娘想进去看却又看着他在洗东西,犹豫不决,于是便开口说道。

  “那枫余你东西放着,待我待会儿洗。”

  “不用,快洗好了,伯母进去吧。”

  叶阿娘暗自欢喜这个年轻人,应了一声便进屋了。

  江枫余高大的身子蹲在水盆边,认真地洗着一条手巾…

  ……

  “嗯?怎么今天只乘两人份的饭?”江国兴看着桌上的两碗饭,不解地问道。

  “嗯,因为我只煮了我们两人的份啊。”

  “为什么?枫余呢?”

  “噢……我猜他一定不回来吃饭的,嗯,是回不来。所以就只煮了两人份啊。”

  “他能去哪儿吃啊?”

  “哦……你未来儿媳妇家呗!”

  “!!!!!!!”

  ……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