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情非得已,身不由己(3)

  谢凌泽说:“我的世界里,只有两件事,不顾一切的爱上你和奋不顾身的爱着你。”

  ——————————————

   再说林夕和方皓渊这边……那可谓是……精彩。

  这林夕慌乱的跑到了楼道拐角处,见方皓渊没有跟过来,不禁松了一口气,“笑话,我林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让你撞到?”

  “哦?……是吗。”谁知这方皓渊是什么时候追过来得,却见他慵懒的倚在墙上,双手抱胸,玩味的看着她。

  林夕显然是一惊,“呵……呵呵……呵呵呵……方皓渊,方少爷,方大爷,我好像没惹到您吧……”林夕赔笑,那尴尬的……估计她自己都看不过去。心里却不仅泛泛,这人生的怎生如此好看……要不是现在这针尖对麦芒的情景,自己肯定要花痴一番了。

  “哦~没有,啧啧……那么……那天那人是谁呢?莫不是林小姐您的个什么双胞胎姐妹,据我所知,好像并不是吧。”方皓渊挑眉,依旧是浅淡的笑容,却让人不禁着迷。黝黑的眸子似是可以勾人魂魄,细细一看,便是着迷。

  “没没没……我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认识堂堂方家大少呢……什么那天啊,我更不会知道了的……”林夕笑着说,那笑,要多假有多假……林夕本不是过于美丽之人,但也很是标志,这一笑,虽说是假,却尽是可爱之意。这倒是勾起了方皓渊的兴趣。

  只是兴趣,无关情爱。

  “怎么不认识呢,我真是伤心啊,那天你强吻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呢……那可是我的初吻呢。”方皓渊伸手撑住墙壁,把林夕圈入臂弯,简称,壁咚……

  然后林夕,呆了,愣了,最后石化了……天啊,天啊……他果然记得那天,他不是要说出去吧,自己的那张老脸啊!!还有,他刚刚那是什么语气,撒娇吗?幽怨吗?天啊……!于是,脑回路极其清奇的梦同学一点没注意自己被壁咚了的情景……

  “那那那那……那个,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我还有课,总不能迟到是吧?”本想着找个借口溜掉,可这个借口,实在……

  林夕用力想要推开方皓渊,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方大少的力气哪里是她可以比拟的?梦同学郁结了。

  “快上课了!!!”梦同学又一次重复了一遍,仿佛想让方皓渊意识到时间这个意义极其深刻的人道主义问题。

  终于,一直没有开口的方皓渊张了张口,在梦同学充满无限希冀的目光下,说到“同我有什么关系吗,反正我没课,现在我比较关心的是你能给我个什么解释。”

  林夕想抓狂。

  林夕想叫娘。

  “我去……解释,好,老娘就赏你一个解释,老娘跟你说,老娘还就是强吻你了怎么着吧,啊?!要不要我以身相许啊?我不在意的啊。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小心眼的男的,我承认,是我的不对,但你何必抓着不放啊!这种事吃亏的是女孩子好不好啊,再说那可是我的初吻,你也不陪的啊,你敢说那是你的初吻?风流成性方大少,谁不知道啊。嘿……那我还真就告诉你了,我吻你就是吻你了,怎么着啊?你咬我啊!啊?!有本事你来啊……”

  然后……

  方少想抓狂……

  方少想叫娘……

  就在方皓渊愣神的这0.00000001秒,梦同学以光速推开方皓渊,然后……“sou”的一下,溜了……留下方大少爷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

  等他反应过来,哪里还有林夕的影子?只剩下方大少爷黯然神伤……啊不对,黯然……黯然……应该是愤然……

  他远远的喊到:“我记住你了,你等着……!”

  已经溜得远远的梦同学不禁打了个喷嚏,天啊,太可怕了,不对,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自己把方皓渊骂了一顿?妈啊……自己以后可怎么活啊!!!

  ——————————

  现在让我们聊一聊我们可爱的男主角:凌同学。

  话说千年不来上课的凌同学竟然破天荒的来上学了,然后,一切的一切都不正常了……

  要说咱们凌同学的出场,那叫一个霸气,现在班级门口,一脚就把门踹开了,把书包扔到座位上,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在同学头顶划过……

  自然,这只不过是一众同学们的yy罢了,真实的情况嘛,是这样滴……

  当天凌同学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早上早早的起来,梳妆打扮,咳……对,就是梳妆打扮了一番……然后,然后竟然对司机小陈说,送他去上学,接着……所有人都凌乱了……

  自然,凌同学凭着优越的条件,学校特批,不用住宿舍,当然,宿舍还是有他的位置的,而且他也可以自由出入校园,这可就厉害了不是?

  不过哈,他即没去宿舍,也没直接去教室,咱们凌同学啊……一进学校就直奔教务处,连门也不敲,直接推门而入。

  “来了啊。”秦梓却是看都没看,直接招呼着,毕竟敢如此这般无礼的,也就谢凌泽一个了。

  谢凌泽也没应答,自己轻车熟路的拿出茶叶,沏了一盏茶,动作,也竟然那么潇洒,带着他一贯的漫不经心,沏好后,直接放了一杯在秦梓面前,一句话都没说,就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秦梓想也是习惯了他的这副样子,也就淡然接受。

  谢凌泽缓缓的喝着茶,倚在秦梓的办公桌边,透着闲适之意,什么也不说,秦梓也是在电脑上看着一份档案,不是端起喝上几口。两人静默着。

  良久,谢凌泽的一杯茶见了底,转过身,对上秦梓,一手撑着桌子,另一手的食指轻轻敲着茶杯,这才终于开口,“秦姐姐,我说的那人,入学了?”

  “自然。”秦梓抬眼,婉然得戏谑之意,“你可没这么关心过一个人的,怎么,对人家有意思?”

  手上的动作只停留一瞬,又继续了原本的动作,“这有没有意思你就别管了,你只要多关照关照她就好了,有空啊,多管管你的顾言小哥哥吧……”

  “你……”秦梓瞬间红了脸,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要这厮一提到顾岩,自己可就无言应对了,为什么?光顾着害羞去了是不是?哎……明明想调侃他一番,结果被他反客为主了有木有。

  谢凌泽缓缓敲打着茶杯,极其有所韵律,突然,停了动作,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玩味的开口,“对了……最近,启明可是正在尽力打压华润(即秦家。)啊,我看……啧啧。”

  “呵……是啊。”语气虽是不屑,但眼底的焦虑任傻子都看得出来,“现在启明可在a市一枝独秀啊,在国内,势力绝对是极大的,若是硬拼的话,原来的话,还有胜算,现在……三四个华润都不是对手。近几年在a市,华润可是渐渐不行了啊……”

  “哦?……照你这么说,现在a市,是个什么行情?”

  “我说你真的是出了趟国就什么都不管了啊!”

  “出国不就是玩乐吗,还管这么多做什么?”

  “你啊……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市场上41%的地产生意都是他们启明的,而我们华润不过16%,可华润过去靠的就是地产生意啊,可以说,现在的地产生意,就是他们一枝独大啊,我们这是拼了很多,才不至于让他们进行商业垄断。剩下的除了服装,食品我们华润赢得过他们,还有什么可以同他们抗衡?而这些食品本也不是利润大的行业,暂且不说服装多难做了,而且现在人们对服装的苛求是越来越……不禁要求质量,贵了还不行,如果是奢侈品哪那么好销售?且就看产出,与收入,那有时简直只有微薄的利润,这还不算整条生产线的消耗呢,哎……我们想着打不过,我们还躲不过?近年来我们几近是销声匿迹,可本以为收敛锋芒,不同他们对上,就可以相安无事,现在看来,他们是忍不住铲除我们了啊。不过……”话锋一转,“有你们谢氏,我怕什么?”

  “我凭什么帮你?”谢凌泽一脸玩味。

  “凭什么?嘿……你小子长大了是吧,六亲不认了是吧,亏你父母和我父母是忘年交呢,可惜啊……伯父伯母去的早,我是一点一点把你拉扯大的啊,你怎么能这样啊,儿大不由娘啊……”秦梓故作悲伤。

  “去……乱了辈分,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帮你这一次。”

  “那我是不是要感谢谢少的大恩大德啊。”

  “没事没事……大恩不言谢的,我不在乎,做善事嘛……”

  “你!说!什!么!”

  “没没没……我说您老人家美若天仙,无人可比呢,秦姐姐,你可是我的亲姐姐呦……小弟可就先走了。放心,忙,我一定帮,顾言小哥哥,你也一定要管啊!!”说完,跑出门外。

  留下秦梓一人哭笑不得。

  偌大的校园,咱们梦同学(即林夕)漫无目的的闲逛着,一边感叹着弋林的有钱任性,这倒好,艳遇了……

  话说其实过程也简单,梦同学自己走到一条林荫小路的拐角处,这时突然出现一个人,二话不说搂住了梦同学的腰,把她压在了最近的一棵树旁。

  梦同学刚想喊,只见这人伸出食指,放在嘴边,轻声说到:“嘘……别出声。”

  梦同学打量起这个人,白皙的皮肤,精致的面容,浑身透露出一种无形的吸引力,脸上带着一副墨镜,但还是一眼能知道绝对是个帅哥。身着一件白色衬衫,搭着一件牛仔裤。梦同学觉得,男孩子穿白衣服什么的最好看了,于是,就真的噤了声。

  这时,身边传来喧嚣之语,好像在念着个什么名字,但咱们梦同学没听清……

  “抱歉,冒犯了。”柔和的声线传入耳畔,用最普遍的话语来形容的话,就可谓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没……没关系……的,可以请问,你是谁吗?”林夕紧张到不行,帅哥诶……

  “我叫陈霄。”说完报以一笑,微微俯下身,算是应尽的礼节,然后,转头,离去……

  陈霄?那个当今红透半边天的演员陈霄?那个明明家里钱多的花不完却偏偏要进军演艺圈的陈霄?那个实力派兼演技派的陈霄?那个凭借一部电视剧一炮而红的陈霄?那个拥有几千万粉丝的陈霄?林夕愕然了。真的是……不过林夕很快的反映了过来,总得让人家知道自己是谁吧。

  “喂!我叫林夕,林夕即梦,要记得啊!”

  陈霄顿下步子,兀自笑了笑,喃喃道,“林夕么?自是,会记得的。”

  弋林。食堂。

  方皓渊和林夕双双离去

  “小晴,我……”樊明开口。

  “樊明。”刘梦晴忽然站起身来,手里端起餐盘,又有一些慌乱,即刻解释到“我吃好了,先走了。”

  “小晴……你听我说。就几分钟,你听我说。”樊明好像认定了不准她走,对上她的眼睛,刘梦晴顷刻间慌了神。还是什么都没说,不过放下了餐盘,坐下,低着头,等待其言。

  “小晴,我们,试试吧……”

  “什么?……”刘梦晴抬头,又转瞬低下。

  “我说,我们重新开始吧。”

  “开始过?我们。”刘梦晴的言语倏而凌厉了起来,但却掩不住几分失落,且说……那话语真是软糯,不过是眼前这人让她凌厉不起来,语气里竟有几分的怯意,不为其他,只因她深爱着眼前这个男孩。

  “开始过,你不记得,我帮你记起来,如果不愿和我在一起,那我追你,高二那年,我不曾通知你,便转了学,我对不起你,但你相信,我爱你。”樊明覆手,握住了刘梦晴的手,沉寂一会儿,又说到,“你啊,总是有些小任性。”

  不曾有人说过,刘梦晴任性,即使是在林夕面前,她也会是悉心照顾她的那个,只有在樊明面前,只有曾经在樊明面前,她才会任性,可现在的他,却是人前受人敬仰的启明继承人,是风光无限的弋林校草,她配不上,是了,她配不上。曾经不知他身份时,她还可以说与他是最好的朋友,可现在,他们之间,差之甚多。

  “小晴,我爱你,无论过去,也无论未来,我都深爱你。给我个机会,我爱你。你,请不要拒绝我。”

  良久,无言……

  慢慢的,刘梦晴肩膀微微颤抖,泪,蓦然落下。

  扯过樊明的袖子,擦起眼泪来,明明是很无礼的动作,可樊明知道,这才是原本的小晴。心想,是够任性的,但是,他喜欢……

  “你……你……你就是吃准了我绝不会拒绝你,你的什么请求我说过不,你拿准了我也是喜欢你的,所以你可以无所顾忌,当初你是这样,现在还是,你总是这么欺负我……欺负我……可我还是依着你,赖着你,离不开你,你一声不响的来到我的世界,又一声不响的离开,什么都不曾留下,好……你离开的好,可你为什么还要回来,还要回到我的世界里,然后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

  “小晴,你可以坏一些的,你可以不当一个好宝宝的。你可以发脾气,你可以对我发火,可以的,你不需要小心翼翼,不需要的。”樊明手放到了刘梦晴头上,轻轻揉搓,宠溺之意实属明显。

  “樊明……”

  “嗯?”

  “当初,为什么离开?”

  “我……不知道怎么说。”

  “那就不要说好了,永远都不用说了,对啊,我又有什么立场问呢?”

  “小晴……我们,好好的,好好的吧。”一把揽过刘梦晴,圈入怀中。

  刘梦晴挣扎,樊明阻止;刘梦晴继续挣扎,樊明继续阻止;刘梦晴放弃挣扎,樊明,笑了。

  “我们……好好的”梦晴说。

   Z市。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莫辰,去帮我查一下,秦瑶和这个谢氏少爷谢凌泽的……”顾言(从后文皆称顾言。)本想说有什么关系,想来又不慎恰当,“他们之间的来往信息。”

  “明白。”莫辰愣了愣,才回答到,心中不禁诧异,自家少爷,何时这么关心过女人?但他清楚自己该做什么,终究什么都没问,走出门去。

  顾岩只觉得头痛欲裂,慌乱拿出药瓶,倒出三粒药片,就水吃了下去。

  缓了好一会,才把那种感觉消退一些,自己揉着太阳穴,喃喃道:“瑶瑶,我相信你,但你,别让我失望。”

第三章 情非得已,身不由己(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